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林延军 | 让青春之花在指尖跳跃

林延军 | 让青春之花在指尖跳跃

——读广州作家王钰瑶散文集《青春不留白》

更新时间:2021-07-15 来源:湛江日报

20世纪70年代,现代诗人席慕蓉创作了一首现代诗歌《青春》,“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所有的泪水都已启程”“含着泪 我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席慕蓉以书来比喻青春,要用一生来品味,写出了青春的青涩,如流年,如似水,但是青春也易逝,不易挽留,写出了作者对青春的独特感悟。而王钰瑶在新近出版的散文集《青春不留白》里,她认为“绿色,是青春年华的象征,有美好的未来,有旺盛的生命力。”“世上虽色彩斑斓,但我唯钟情于绿色。”“绿色,生命中勃发生机的色彩。”

王钰瑶毕业于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曾为新闻媒体从业者,在新闻与文学的芳草地里摇曳,她的作品涉猎新闻特写、散文诗、小说及报告文学等体裁,曾获国家、省级相关奖项。于此,她对文学的热忱,可见一斑。如果不是看过她的履历,还不知道她穿梭于银屏——在《冼夫人之浩气英风》里扮演穆可心,出演过多部影视作品。她多才多艺,从小热爱写作,钟情绘画,当过演员,她的青春之歌悄然绽放,正如印度诗人泰戈尔在《飞鸟集》里描绘的“生如夏花”般绚烂。

青春、奋斗、思考、担当是《青春不留白》全书贯穿和叠加的关键词。

《青春不留白》共分为四辑,分别是“时代沉思”“城乡印象”“感悟真情”“艺海漫步”,在作者的笔下,有关梦想、青春、亲情、艺术人生等题材信手拈来,作者通过细腻的文字描写、巧妙的艺术构思、深刻的奇思哲想,从生活细节中感悟人生,处处透露出一个文学青年的真知灼见。

从《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到《绿色,蕴含生机》,从《“傻爸爸”》到《快乐忧伤我做主》,在王钰瑶的文字里,平凡出真情,她爱观察,爱思考,尽管世界五彩纷呈,她不忘初心,坚守理想,从她的指尖流过的文字就像精灵,写满对生活、对世界的感悟与反思。

她在《成功的路上,不会一帆风顺》写道:“成功,多么美好的字眼。人人都在向往;痛苦,多么可怕的字眼,人人都在躲避。但是,天上不会掉馅饼,想要成功, 必先经过磨砺,而磨砺,必定少不了痛苦。通往成功的路上, 必定布满荆棘,而愿不愿意披荆斩棘,奔向成功,决定权在于自己。”从她的字里行间,让人感受到她的青春充满斗志,又宛如悠扬的琴声,快乐的音符五彩斑斓。

王钰瑶从小生活在绿色的军营,耳濡目染,这令她对生活、对身边的一切拥有不同的认知。她写过《我的父亲》《我的好妈妈》《家有小猫咪》《美好的幻想》《童趣》《永远的爷爷》等亲情题材,这些是王钰瑶成长历程的文学表达,正如她说的:“喜怒哀乐,成长的历程,如同一部生活纪录片,在平淡中透出真实。”

可以说,一个作家心灵深处,他(她)的肩上往往扛着一个流动的故乡,埋藏着他(她)内心深处的写作秘密根据地。对于王钰瑶而言,绿色的军营就是“故乡”,是她梦想的秘密根据地。从这里开始,它装着故物,装着时光,装着幸福,也装着青春的色彩。王钰瑶常常说,也许世人视绿色为“单调”“普通”的色彩,但在她的心目中,涌起的是丰富、坚贞与忠诚情怀。

一个作家的使命,就是创作反映时代主旋律的作品,书写生活的真善美,对生命、灵魂和精神的不断升华和探索。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说:“故情者文之经,辞者理之纬。经正而后纬成,理定而后辞畅,此立文之本源也。”《欧阳海之歌》的作者、著名作家金敬迈是这样评价王钰瑶:“钰瑶的文学潜质很好,她擅长叙述,能够把一个故事讲述得非常清晰,环环相扣,条理分明。这是思维清晰的外现。”

《青春不留白》一书不仅记录了作者成长路上的甜酸苦辣,也充满了对生活的感悟和希冀,不少文章在《羊城晚报》《文学与人生》《粤海散文》等刊物发表;在作者的文学空间里,她用温暖而真诚的文字,记录自己独一无二的青春印记,正如成长、勇气、希望给人的力量。

纵观《青春不留白》一书,它为读者呈现了一个富有爱心、孝心、恒心和信心的作者印象,而文章折射出“生活不平淡,光阴不虚度,青春不留白”的人生感慨,又像一株青春之花扎根在南粤大地!

王钰瑶说过,她不放过生活赋予自己的每一丝灵感,要继续用文字记录生活,从中获得更多的感悟。在王钰瑶的笔下,她把对时代的思考、对生活的观察装进一篇篇方块汉字里,她要让青春之花跃然纸上,用文学照亮生活。正如诗人黄礼孩曾说过:“写作是采集光的过程,我用光照亮自己。”

(作者系广东散文诗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