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新书架 > 山 豆 | 《从北向南》

山 豆 | 《从北向南》

更新时间:2021-06-11 来源:广东作家网

1623381399(1).png

书   名:《从北向南》

作   者:山 豆

出版发行:广东人民出版社

ISBN 978-7-218-14553-2

版  次:2021年4月第1版 2021年4月第1次印刷

开  本:889毫米×1230毫米 1/32


作者简介

山豆,本名张英,1968年出生于内蒙古鄂尔多斯。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出版诗集《抵达与返回》《生命履痕》《山豆诗选》,小说集《山豆小说选》,散文随笔集《纯粹生活》,作品集《从北向南》等。出版的管理著作有《医院人力资源管理》《从理念到执行》《医生的影响力》等10余部。主编文学与管理著作30余部。现居广州。


第二版自序

生命是一条忧伤与温暖交织的河流

《从北向南》自选集自2017年12月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至今已有3个年头。我从内蒙古鄂尔多斯准格尔迁居广东已23年。《从北向南》出版后,我又断断续续地写了一些文字,因市场缺书且出版社又有重印的意向,于是便进行了这一次的修订,有了现在的《从北向南(第二版)》。借着修订此书的机会,我又重新细细品读了自己30年来写下的这些文字,通过自我阅读,更加印证了自己喜欢写作的原因:不求在文学创作上取得多大的成绩,只求用文字记录自己的生命历程和心灵感悟。文集中不论是小说、散文,还是诗歌,或者是信手拈来的一篇小短文,其实都是当时生存境遇、心灵体验的一种真实写照。正是这些文字,让我有机会反观自己50多年来的点滴生活、关键选择、心理定势与价值取向。加之由于本职工作的需要,我曾写下了百余篇的论文,出版了数十本的医院管理专著与编著,翻阅这些文字,一名少年埋头苦读,一名青年口若悬河,一名中年良久沉思,一名秃顶的先生游走四方的形象跃然纸上。感谢曾经的自己未曾虚度光阴,感恩这些文字留下了真切的记录。如果生命是一条认准了方向就昼夜不停地缓缓流淌的小河,那么我们或是一叶轻舟自由飘荡,或是一块鹅卵石潜入河底,或是一粒沙石随波逐流,或是一滴水悄无声息,不管是什么,我们曾与众不同,活出了自己,活出了个性,对于人生而言,有此便足够了!

2020年,是人类历史上一个非常特别的年份。对于我,也是尤其特别的一年。

2020年上半年,因为疫情原因,女儿先是想尽办法从英国回来,下半年正待准备启身前往,则遇上伦敦“封城”,中英停航,博士学业无奈中断,只好留在广州的一所大学教书。

2020年下半年,母亲在中秋节的前一天离世,这让我无比伤痛。记不清有多少次坐在飞机上,躺在出差入住酒店的床上,或是在某个瞬间,想起50多年来母亲所给予我的慈爱、温暖与关怀,让我突然感觉自己失去了最强大的情感依赖和精神滋养。12年前父亲离世,在他生病离世的前几年,我也是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他在某一天、某一瞬间突然离去,但最终我也仅仅陪着他度过了生命中的最后24小时。当我的父辈们只能成为我生命里的记忆,当我成为整个家庭里最老的一代人,回过头再想想父母、子女,以及其他的亲人,也只能在人生的旅程中相伴相陪,最亲密地走过那么一些岁月,彼此间或亲或疏,或近或远,或短或久,都是一种缘分和造化。

截至目前,我所创办的景惠医院管理咨询机构,已经运行了10余年,经过整个团队的共同努力,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市场份额,在管理上我付出的心思和精力越来越少,专心地做一些思考与写作。从1990年参加工作到现在,30多年来事业上几乎无任何阻碍,总是遇到那么多欣赏我的人和我欣赏的人,通过脚踏实地做事,我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自己的初心与使命。事业的顺遂,家庭的和睦,让我的生命更加充实而多彩。我要感谢全国各地那些志同道合的医院管理者,是那些为医院管理事业而奔跑的朋友让我懂得了什么是良知,什么是正义,什么是梦想,什么是坚守,什么是友谊,什么是无以言表的感动与激励,所有这些都凝聚成了我20年来能够寂寞地坚守这份事业的内心动力和精神源泉。我要感谢我的家人,是你们的欣赏和支持让我义无反顾地完成了医院管理的研究、写作、咨询与教学。本书中的一些文章也正是为这些曾经的心路历程而写下。

在本次的修订中,小说部分未做改动,散文和诗歌部分均有篇幅增加,评说山豆卷未再收入。所有作品均缘自1990年至2020年这30年间的创作,这些文字里有我曾经的迷茫、悲伤、喜悦、收获、兴奋乃至得意,正是这些文字能够让我记得住当年,忆得起过往,感谢这些文字为我的人生作证,为我的生命添彩。

2020年由于讲课和咨询的缘由,我有许多时间是在故乡鄂尔多斯度过的。紧张的工作之余与许多从事文学创作的老友们进行了相聚,看着他们这些年来或一头扎进文学著作等身,或创办实业造就了明星企业,尤其是他们说会经常想到我,谈到我,这种丝丝缕缕的精神联系让我感受到了文学和友谊的温暖与价值。有此,余生里或许会用更多的时间行走、阅读与写作。

1998年初到广州,我曾写了一篇《一路向南》的短文,文中有一句:“哪怕30年以后再对故乡说一声:你的儿子回来了!”我当年的豪情在今天可以说丝毫不减,但父母已不在,此故乡已非彼故乡。我曾经居住过的村庄因为开发露天煤矿已经全部被夷为平地,从地理概念来说,我的故乡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故乡,自此只能是我的一个心灵符号和精神家园。

本书的出版,是对已逝父母的思念!亦是对亲人们的祝福,对朋友们的祝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