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陈东明|从沼泽地走进大湾区

陈东明|从沼泽地走进大湾区

——读张启雄长篇小说《爬过沼泽》一书有感

更新时间:2021-04-19 作者:陈东明来源:中国作家网

近读江门市作家张启雄撰写的长篇小说《爬过沼泽》(花城出版社,2016年7月第1版),全书约20万字,故事情节跨越了近半个世纪。这是一个底层人物在痛苦里追逐光明的故事,写一个人的跌宕命运,同时也描写一个时代的风雨变迁——从乡村到融入大湾区。

《爬过沼泽》一书以珠三角近几十年来的发展变化为背景,叙述憨厚老实、备受欺凌的主人公“拉尾”的颠沛流离、路途曲折和不断抗争的一生,给人们以启迪和思考。

小说着重刻画了拉尾和凤娟这对同学夫妻典型人物性格和人生取向的不同,同时还重笔描写了其他几个人物的命运悲剧,主要是儿时的同伴唐泥鳅、鬼头马、吕沙尘等。他们都因为贪婪自私、行为不轨、违法犯罪和投机取巧而不择手段,最终没有得到好下场。

全书从上世纪70年代末到现在,时间跨度近半个世纪,从乡间到城市,互相穿插,一连串的故事中,有悲有喜,有分有合,宏观的时间推进与微观的人物变化,使得作品内涵丰富,故事精彩,情节曲折,环环相扣,扣人心弦,反映了一个小人物近几十年来在社会转型期间的人生经历和跌宕命运,在一个个复合的故事当中让价值升华,耐人寻味。

《爬过沼泽》一书是用比较通俗的粤语写成。丰富的粤语特色十分贴近生活,不但刻画了人物的个性,而且还反映了那个年代的社会特色。比如那年代的少年几乎人人都有绰号。现实生活中人们给某个人起个绰号,是根据其人的性格特征或品德而取,名如其人,如书中主人公“拉尾”,从动物到人是落在最末尾的那种、是弱者,他的人格特征含有瘦小、体弱,并有诚实、愚蠢和无知。

再比如对凤娟的描述为丰乳肥臀,长大后人们将其称之为“肥婆娟”和“国际码头”。前者是形容她的体胖,后者是那个年代对女子性行为泛滥的一种蔑视的称谓。此外对其同伴、同学唐泥鳅、吕沙尘、鬼头马等称谓,无不以其圆滑、虚伪、奸诈的个性去分别命名。

书中语言灰谐幽默风趣,令人看时忍俊不禁。在语言上描写“拉尾”傻乎乎去偷花生交给同伴,为一伙赌博的人“站岗”等等;描写吕沙尘通过混官场借钱不还弄假文凭,后来当成了“老板”(局座、副县长、县长);描写鬼头马走私汽车、霸人店铺、私设公堂、睡了肥婆娟并让其生了孩子等很多无耻的劣行……

书中的主人公拉尾,从食不果腹到当修单车档主、再到当小镇的第一家游戏机室老板,见证小镇从坑坑洼洼的小路到道路宽阔、高楼林立、河堤亮丽,成为珠江三角洲一座美丽的现代化城镇,这无疑是一个历史性的变迁。

《爬过沼泽》一书读后,那熟悉的乡土生活、岭南的风趣的民间语言和社会各个时期的变化,让我感觉是我近年来很少读到用粤语写成的好小说,晃如我少年时读黄谷柳写的长篇小说《虾球传》、陈残云写的《香飘四季》、吴有恒写的《山乡风云录》带有浓郁的乡土味那样高兴,因为用粤语写成的小说和写得比较好的小说近年来其实并不多,而《爬过沼泽》就是我比较喜爱读的一本书。当然,这书和上述名作家的书相比,无论从篇幅上看,还是在艺术上看只是小家碧玉,还欠缺一种大气、恢宏的感觉。只是我认为:时代在不断变化、在前进,作为身处大湾区地域,就很有必要倡导大湾区这个地域的文化特色。

文学艺术要百花争鸣。走进新时代,在建设大湾区这个前所没有的伟业中,我希望能看到更多的文学作品以丰富生动的乡土语言写好大湾区的新成就新风貌,从而更好地建设我们美好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