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马忠|探索一种新的生态审美诗境

马忠|探索一种新的生态审美诗境

——读华海生态散文诗集《红胸鸟》

更新时间:2021-04-19 作者:马忠来源:南方日报

广东诗人华海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生态诗歌创作、批评,先后出版生态诗集、生态诗评集、生态散文集等9部,在诗坛引起较大反响。最近,他又推出了自己的首部生态散文诗集《红胸鸟》。

这部散文诗集共分“鸟语”“山居”“火焰”三辑,借助于大自然的各种意象来表达个我的思维与情绪。作者在自序中写道:“红胸鸟,可能只是一个人的玄想或虚构,但它确实与我们当下的生态状况和精神生态相关联……这本书还寄寓着我的一个愿望:希望红胸鸟不仅在那片想象的树林里出没,它也能飞近你——我的读者的居所和生活,飞进你的心灵。”这是华海的内心独白,他的散文诗是从内心自然流淌出来的。没有做作、没有矫饰,浑然天成。这些发自肺腑的内心独白,恰恰是他生态散文诗创作的真实写照。对大自然的深层理解与热爱,对生态梦想的追求,构成了《红胸鸟》这部散文诗集的主线,是这部散文诗集的灵魂。

一个优秀的生态文学写作者,不仅是自然生态的观察者和展现者,而且是生态理念的思考者和传递者。散文诗集《红胸鸟》的每一首诗里,都少不了大自然的意象,所有的篇章,都是大自然的畅想,是作者在“行走”之后对大自然的一次特殊拜访、对大自然的一次特殊巡礼,他的关注点始终不离开大自然中的物象——大自然中的每一个物象、大自然中每一个细微的季候变化,都成为他思想的一部分,成为他重新认识世界的一个角度、一个契合点。

华海的生态散文诗带有明显的个人辨识度,其异质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从他生活的粤北清远地域生态出发,在探索一种新的生态审美诗境的同时,也努力表现清远文化的“别一性”:面对湟川河,诗人“沉静下来,如一面镜子”;在静福山,他“又一次听到时光的脚步,它在心底、在山岗低低地回响……”;江心岛上的书房,“总让人想到江水之上打开的一本蓝封皮的书”。二是他的自然审美观建立在个人的生态观之上,从“生命共同体”的整体视角,以散文诗的方式构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诗意栖居。从生活现场论,环境保护已成为全人类在当下时代的共同责任;从文学自身看,与自然紧密相关的生态文学渐成潮流。在此背景下观察,华海的写作自有其意义。

首先,华海的作品中充满对自然万物由衷的热爱。如各种鸟类,及各种普普通通的自然之物,都被作者描写得生机盎然,拥有独特的品格。其次,诗人对自然的热爱,缘于对自然的尊重。作者笔下的花草生长在自然环境中才会获得生命的活力,而人在亲近自然的过程中更能体验到本真的存在。最后,其诗歌作品中不乏对自然与人的哲学思考。作者并不仅仅停留在生态写真的表层,而是在畅游自然的过程中不断地拷问人类的行知方式,思索生命的价值。立足当下现实,反思生态行为,追问生态问题根源,这一创作思想在诗集第三辑“火焰”中得以集中体现。华海的诗歌再次提醒人们,即使是在科技如此发达的当今社会,我们对重大传染病和生物安全风险依然不可掉以轻心,必须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

散文诗要在狭小的方寸之间,去展现一种对生活的哲思和生命的体悟,以及揭示深邃的精神探求,并非易事。散文诗更重要的任务是呈现,而非说教,然后让读者去解读,让读者的灵魂与作品的灵魂产生碰撞。请看《红胸鸟》:

“它胸前的一束红火苗把山野瞬间点燃,那些枫树、火炬树、槭树、乌桕树都举起了红色的火焰,山岗上的风也吹响了一支牛角号和一支芦笛。

就是这里,停下一个季节的漂泊吧,在红胸鸟神秘消失的树林,在彼此默默对视的眼眸深处,我们找到一脉宁静的泉源和安居之所。”

从这首诗不难看出,华海努力打破传统诗歌的抒情和修辞模式,《红胸鸟》这种倔强的内心吟唱,体现在审美效果上,是以幽微含蓄的通感、暗示、寓言等隐喻性手法,在语篇的层面上获得整体的有机性和完形感,来表达诗人的生态梦想。

在《红胸鸟》这部散文诗集里,虽然充盈着树、叶、花、草、鸟、虫、风、夕阳、月光、流水等意象,但其实诗人观照的对象永远是自身,或者说是自我意识,自我和世界的关系等。

在阅读华海的生态散文诗时,我们会发现自己仿佛置身于一种诗意的环境,各种缤纷的动植物被收纳于散文诗之中,并被诗人赋予一种对爱与生命的思考,而且多种审美体验交织,如《重回笔架山》《潭岭九章》《南岭》等所描述的人与自然亲切相处时的身心放松状态,在这个审美层次,是自然给予人的一种感官的轻松和美好。而在《临河而居的山城》《江心岛》《林中》等作品中,人与自然的和谐相亲、对自然万物的爱意,则使得人与自然之间形成生物性上的和谐生存、精神情感上的相互支持,从而体现出人类从精神层面达到生命体验的自主性。

人类也许永远都参不透自然的一切奥秘,因为自然有自身的规律和不可告人的秘密。正如“最早感知秋风的,应当是一只蛐蛐,它在野地里鸣叫,嗓音里已有隐隐的凉意。”(《听秋风》)这是蛐蛐对季节变换的感知,也是诗人的感知。昭示着生命的尊严,展现了生命的力量。因此,对宇宙之中的一切事物,我们都应在充分尊重的前提下,给予平等对待。我们终有一天会老去,生命总有一天会消逝,但只要我们能放下一切成见,去体会生命更深层的意义,就能发现生命的奥秘。

如果我们从生态美学的角度来看华海的散文诗创作,关注其作品中的生态审美意识,我们就会发现他散文诗温暖人心的深层原因,那就是人在自然生态中能够汲取的力量,生态的平衡会帮助我们找到心态的平衡。从这一层面看,华海的《红胸鸟》无疑是情感写作技巧性很高的一部生态散文诗,对于当下散文诗的创作不乏启迪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