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观点·争鸣 > 陈惠琼|一种精神气场,一种恢宏气势

陈惠琼|一种精神气场,一种恢宏气势

更新时间:2021-03-29 作者:陈惠琼来源:南方都市报

2020年,柯蓝先生诞辰100周年。其散文诗句“因为有了真诚,我的头从不低下,因为有了真诚,我的眼光从不躲闪。”至今回响。柯蓝精神成了广大散文诗文学爱好者的引路灯塔。

《2020中国散文诗年选》选本分四辑,分别是“大地的璀璨”“碰撞的声音”“起伏的音阶”和“网风的馨香”。入选的散文诗各具特色,读来毫不晦涩,同时,颇具审美的层次感。我们品尝了散文诗的愉悦,与文字的情韵一起搏动,能热切地体会到文字语调的流动感。

其中,辑二“碰撞的声音”,头一组抗疫散文诗冲击力强,充满丰盈的诗意和现代性,弥漫着一种精神气场,表现出一种恢宏的气势。这组抗疫散文诗关注现实,用质朴、细腻的文字,体现了人性中最闪耀最可贵的品质:爱、同情、悲悯。

此年年选,建构起当代散文诗的一种独特的美学向度,以真诚、感性的文字作基石,字里行间有着文学的朴素、温暖、深沉。

一种精神气场,怎么写?

著名作家黄亚洲在《她的梦是长脚的》中说:“我写完这首小诗,眼泪也快流出来了。我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也想起了很多人家的女儿。多少孩子为了赴国家的急难,给自己的梦,装上了脚。”

“她的梦是长脚的,因此,她能在梦里打开人生的速度:从隔离房奔到急诊室,从化验点奔到护士站,如一道雪白的穿梭的闪电,直到靠上一柱疲乏的门框,让黑夜抹去闪电。”这首情真意切的散文诗,采用大胆联想和想象的艺术手法,讴歌了抗疫一线医务人员以国家和人民利益为重、勇于奉献的精神。

一种恢宏的气势,怎么写?

应该去感应磅礴的想象,去锤炼崇高的意象,去点燃在场之火,去建构激昂壮阔的恢宏。

例如王厚基(医生家属)的《用使命燃烧爱心,逆行》。这首散文诗这样写到在钟南山团队的儿媳吴医生:“而你若然不怕,今夜,就在今夜,挺起你战士的脊梁,用护卫生命坚强之手,在请战书上把你的名字庄严签下。这并非命运的一场赌注,更不是一种哗众作秀的潇洒,一旦到了前线,你就知道,你有可能永远不能回家!你想好了吗?”

“今夜,就在今夜”,连着用了两个“今夜”,时间的紧迫感跃然纸上。“在请战书上把你的名字庄严签下”,画面弥漫一种英雄气场。“你有可能永远不能回家!”这一刻,凸显医护工作者的义无反顾。“你想好了吗?”作者没有给出答案,其深邃的含意让读者思考,给人以震撼和感动。

又如莫英蕾(医务人员)的《我穿着白色防护服来到你身边》:“我穿上白色防护服,与你肩并肩。只要你不放弃战斗,这圣洁的白色,就是我们亮剑的道道闪光,直刺毒魔阴险的目光,直至它们收起狰笑落荒而逃!那时我会脱下防护服,把你送回亲人的怀抱!”

……

本年度的散文诗多元多彩。散文诗打开了深邃的精神世界,而又字字珠玑、诗意盎然。在现代科技的今天,生活发生了颠覆性改变,顺应时代的变化,传统的散文诗语言也有所突破。作家们思考着科技、商业、城市等所蕴含的时代新奥秘。有价值的写作应该与时代紧密相连,与时代彼此建构,循着时代向未来发展。

散文诗的写作要注重人的灵魂和情感,但同时也需要突破、超越传统陈腐、直白、教化的创作方式,与时俱进。笔法夸张、炫情、矫揉造作,无节制,则易造成散文诗的不自然,当下的散文诗创作也存在这方面的不足。

经典的散文诗具有一些最古老的高超技艺,如波德莱尔(法国)的《巴黎的忧郁》,贝特朗(法国)的《夜之卡斯帕尔》,泰戈尔(印度)的《吉檀迦利》《飞鸟集》,屠格涅夫(俄罗斯)的《散文诗》(又译《爱之路》),纪伯伦(黎巴嫩)的《先知·沙与沫》,兰波(法国)的《地狱一季》,等等。

经过多年发展,散文诗的独立性显著加强,这是散文诗成熟的标志,也是散文诗文体保持自我的前提。然而在2020年度选稿时,仍发现许多稿件把“散文诗”与“诗的散文”这两个概念混淆,笼统地认成是散文诗。其实,“散文诗”是具有诗的内涵或者说是诗的灵魂。而“诗的散文”是带有诗意的散文,是不分行的散文。有些来稿就是“诗的散文”,而不是散文诗。同样,一些短章中的小诗,则是分行的“诗”。散文诗比诗歌自由,诗是多变的语言,散文诗更是如此。但散文诗的语言还有自己独特的要求。只有厘清概念,才能避免将“散文”“诗歌”“散文诗”混为一谈。

新的时代,呼唤新的经典。我们期待,当下及未来的散文诗能成为人类文学艺术宝库中的一份珍贵存留。


陈惠琼,《中国散文诗年选》编选,广东散文诗学会会长,本文为《2020中国散文诗年选》(花城出版社)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