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新闻 > 精彩推荐 > 2000万网文作者的江湖:凭一股韧劲写下去

2000万网文作者的江湖:凭一股韧劲写下去

更新时间:2020-11-13 作者:刘长欣 邵一弘来源:南方+

近日在深圳举行的2020年度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终评会上,作为评委之一的广东网文作家阿菩中途突感不适,被送往医院,被医生诊断为因长期伏案写作引发颈椎病。事后,他发朋友圈:“怎么也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登上新闻。”

两天后的颁奖典礼上,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胡邦胜在致辞结束后,特意向“日更”的网络作者鞠躬致意,感谢他们为抒写这个伟大的时代付出的辛勤劳动。

微信图片_20201113095139.png

从过往被戏称为“野蛮生长”,到如今将呼唤精品视为当下行业发展的重大命题,中国网络文学发展二十余年,正在快速接近下一个风口。近2000万网文作者的江湖中,有人谋生,有人谋利,也有人谋求价值的体现。而更多的网文写手沉默在浩瀚的洪流里,甚至没能泛起一丝浪花。

入门

月均两三千元起步的网文作者,已足够让许多人羡慕。新手数十万字的作品“颗粒无收”,是江湖的常态。

网文作者“三生三笑”常在朋友圈晒每日的码字数。以9月为例,每天字数从6000字到14000字不等。在这个广东女生看来,“不断更”是网文作者要遵循的基本法则。“就好像到外面上班,你可以无缘无故旷工吗?”她说。

业界的说法是,想达到“大神”的水平,稳定日产4000字是底线。但日产4000字的却并非都是大神。一部小说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字是常态,对于绝大多数新手来说,小说写出来后乏人问津也是常态。

“如履”在网络平台上写武侠小说已有8年,当初连“金手指”这一网文常见设定都不懂的他,第一部小说以“扑街到惨不忍睹”收场:发书一个月,收藏数不足10个。

用“扑街”形容自己第一部小说的,不止“如履”一人。尽管现在月收入已经达到网文作者的高等水平,但“会说话的肘子”坦言,和如今大多数新人写手一样,他的第一部小说写了30万字便半途而废,稿费少到连200元提现的最低标准都没有达到。

“没有真正进入过社会,不知道真正的职场、社会人际关系到底什么样,写起来就很空洞,自己都写得没意思。”肘子总结道。

微信图片_20201113095149.png

“会说话的肘子”代表作之一《第一序列》近日入藏国家图书馆

也有作者就如“意千重”这般就像开了“金手指”。她的第一本网络小说就得以与起点中文网签约,这意味着网文作者有了专业的编辑指导,有了平台推广销售。写到第三年,她成为了起点女生网的白金作者。

微信图片_20201113095437.png

“意千重”2009年开始写网文,写到第三年就成为起点女生网的白金作家。

头部作者是新手们艳羡的对象,他们很容易激发一种想象:网文写作可以改变命运,有机会在互联网风口中开启一段崭新的人生。但是,更多人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平台的全勤奖:写手保证每天更新达到一定字数,平台给予每月600—1200元的奖励。

像“步枪”这样的月均两三千元起步作者,已足够让许多人羡慕。来自深圳的李泽民在2012年开始使用“步枪”这个笔名,先后创作《战火年代》《1990重铸辉煌》《中国猎人》等军旅题材网络小说,到2015年便月入过万。整体表现平顺,并没有出现影响力惊人的爆款,“军事文题材爆火的可能性很小”,“步枪”说。

自嘲是“金字塔腰部以下的作者”的“如履”,认为除非真的天赋异禀,大多数人终究是要用一些技巧,以及难以计数的精力来打磨作品的。

“总体而言,网文作者普遍非常有韧性。”阅文集团副总裁、总编辑杨晨提示,网文作者和所有内容创作产业,如短视频创作者、脱口秀演员等一样,入行门槛低,但成为优质内容创作者的门槛高。

淘汰

网文作者把高强度码字的体验形容为“大脑被掏空”,个别作者写到中后期放弃了思考,单纯地堆砌字数,目的就是为了拿到奖励金。

“会说话的肘子”曾一度因诸如“月入60万,90后网文大神压力太大导致一夜白头”的报道成为周边朋友戏谑的对象。他对记者澄清说,“白头发的问题是天生的‘少白头’,但腰椎肩颈疼痛是真的。”

微信图片_20201113095558.png

已是“白金作家”的“会说话的肘子”当年写网文也有过“扑街”经历。

2015年迫于结婚经济压力捡起网文写作时,他还在国企工作。每天早上7点半出门,下班回家后从傍晚6点写到凌晨一两点,第二天一大早再去上班。他把高强度码字的体验形容为“大脑被掏空”。

“压力大的时候就想吃东西,所以码字期间体重很难降,对身体、精神都造成很大的负担。”他说。

在大众眼里,写网文只需要一台电脑、一根网线,并没有什么门槛,“如履”却认为这里面的学问可不小。

他不断反思第一本网文小说“扑街”的原因,认为不懂网文写作技巧是主因。当时身为金牌编辑的杨晨创办网文小说培训班,他幸运地被选中了。培训班上,很多责编讲授了网文技巧,至此,“如履”才算是“半只脚踏进了网文的门”。

如杨晨所说,线上公开课、线下培训营等不同类型的立体职业培训体系,更多是帮助起步期的作者提升创作水平。

“步枪”也说,接受针对性的专业培训,对起步作家来说至关重要,但若想写就精品,仍不能闭门造车。他有过两三年专职写作的经历,但似乎与兼职写作相比,产量和质量并没有显著提升,“完全自我封闭反倒不利于创作”。

作品同质化、套路化是不少受访对象提到的行业痼疾,平台的“全勤奖”也成了部分作者“水字数”的理由。

“步枪”犀利指出,个别作者写到中后期放弃了思考,单纯地堆砌字数,目的就是为了拿到奖励金,哪本书火了立马跟风甚至依葫芦画瓢,导致了大量套路相似甚至一样的书充斥其中。

今年9月底,中国作家协会在深圳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高质量发展探讨会上,网文作者“吱吱”也谈及这一点,称网上搜到的剧情故事及写作格式,不知被网文作者引用了多少次,已经没有任何新鲜感可言。

“跟风是不太好的现象,”“会说话的肘子”说,每个人要走出自己的路,要由“想讲什么故事”来定题材,而不是现在什么火就写什么,“难道有一天你写的题材不火了,或是没有抓住热点,你就过气了?”

要想避免同质化,从虚拟世界中跳出来,进行实地采风尤为关键。“步枪”的新作《大国战隼》讲的是空军飞行员的故事,为此他花了一年时间向一位空军转业的朋友请教。他说,包括很多业内人都认为,相对传统文学来说,写网络小说不需要花过多时间采风、收集素材,但涉及到现实题材,收集素材是很关键的环节。

现在“会说话的肘子”的名气打出来了,今年春天,他成为新晋“白金作家”。肘子的经验很实在:写得好就涨粉,态度敷衍就会掉粉,这在网文行业里体现得非常明显,有没有认真写,读者心知肚明。

但对更多人来说,写网文只是生命中的一段插曲。广东省作协主席团成员、广东网络作协副主席周西篱说,有灵感的作者,在爆发式地写完一本两本后,再无写作资源和精力去持续写作,就此退场的也很多,因而相关报告1936万网文作者的统计数据,“是有一点‘虚’的”。

生存

改编作品的版权收益属于“大神”和“白金作家”,这是普通写手无法触及的领域。对于塔尖以下的写手而言,全职写作似乎不是聪明的选择。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9月初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2019年网络文学作者人均月收入5133.7元。大批网友和网文写手掏出计算器,得出结论:大部分网文作者的收入是被站在塔尖的大神作家们“平均”了。

由报告也可看到,收入在均线以下(含暂无收入)的占比达到了七成。这似乎在告诉大家:对于塔尖以下,尤其是塔底的写手而言,全职写作并非聪明的选择。

全职写网文能否养家糊口?“三生三笑”认为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有的单身人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也有人家里一大家子嗷嗷待哺。总的来说,在三四线城市,靠写网文获得一份和工资差不多的收入,同时时间自由,“是很爽的”,但在一线城市全职写网文养家就太不现实。

微信图片_20201113095718.png

“三生三笑”是非常勤奋的网文作者,她认为“不断更”是写网文要遵循的一个基本法则。

“如履”当下就没有辞职的打算,他认为本职工作既能提供一个保底的收入,同时也是他写作汲取灵感的重要来源,“能丰富阅历”;肘子也是写到第二本,“确定可以吃这碗饭”时,才告别了工作五年的国企,而在他辞职时写网文的收入已经远超本职工作。

周西篱的看法是,为兴趣爱好而写没有问题,犹如风吹麦浪,若为“出人头地”为“火”“红”而写,就没那么容易了。“机会总是很多,但是留给有准备有实力的作者的”。

今年7月,教育部办公厅发布《教育部办公厅关于严格核查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的通知》,进一步明晰高校毕业生就业统计相关指标,“作家、自由撰稿人”等被纳入其中。

安徽大学文学院教授周志雄说,作为一种职业,需要职业的尊严和保障,网络作家普遍面临收入不稳定,个人发展受限,与网站的关系中处于弱势。即便是那些一线网络文学大神,也有生存焦虑。

高强度地码字以换取更多的经济支撑,夜以继日的码字又继续形成健康隐患,如此陷入恶性循环的网文作者不在少数。

“步枪”加了一个十几人的微信群,群里都是写军事文的作者,目前坚持写的“好像只剩下我一个了”。创作、订阅量、生存,这三种焦虑交织在一起,足以构成他们“退圈”的理由。

“高收入的网文作者主要靠作品改编的版权收益。”周西篱说。以网络文学作品改编影视剧、网络剧及游戏等已成为确保网络文学版权市场规模平稳增长的关键因素。这样的机会更多属于“白金作家”和“大神作家”。

根据阅文集团近日公布的名单,目前阅文平台的“白金作家”和“大神作家”共有428位,而阅文平台网文作者的总人数为890万。

风口

中国网络文学正在为讲好中国故事、表现中国精神、体现中国力量而努力贡献。

对于缺乏基本保障这一现状给网络作家造成的困难,网文平台并没有袖手旁观。

9月23日,阅文集团发布“职业作家星计划”,包含福利收入、爱心专项基金、作家写作指导培训和作家个人品牌运营等内容。

该计划更倾向保护中小作者的积极性。一位网文作者算了笔账,新书创作补贴原来是每月600元,现在前三个月每月能拿到1500元补贴,也就是说前三个月累计的4500元,在过去需要7个半月才能拿到。

“我得先吃饱饭才能专心创作,对吧?”“步枪”说,起步作家最需要的是不为生计烦恼,只要好作品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待遇是会逐步提高的。从另一角度看,他认为该计划也能起到“筛子”的作用,让想写精品的作者获得应有的待遇和行业认同感,并将其与浑水摸鱼的人区分开来。

尽管网文写作的常态是艰苦与重复,但作品受到认可是“三生三笑”写下去的最大动力。她当下的目标是将正在连载的古言小说写到300万字,剧情不崩,均订过万。有读者留言说:“这是我看过的穿越小说里唯一一本提到大海的”,她心里暖暖的。今年中秋,有读者硬要送给“如履”两盒月饼,礼物不在轻重,读者的惦记是“如履”写下去的最大动力。

“步枪”所写的军事文,在网文领域中一度处于“边缘化”的位置,他不是没想过转型,写相对吃香的都市或玄幻题材。现在看来,他无意间抓住了现实题材的“风口”。

9月30日,2019年度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发布仪式在深圳举办,榜单新增网络文学IP影响排行榜和网络文学海外传播排行榜。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副主任何弘表示,比较而言,以往反响较大的玄幻类题材影响力开始下降,现实题材作品增加显著,成为网络文学主流化、多元化的具体体现。

周西篱说,“网文出海”同样代表了中国网络文学的影响力和创作成就,“中国网络文学正在为讲好中国故事、表现中国精神、体现中国力量而努力贡献。”

阅文集团近日挂牌成为国家图书馆互联网信息战略保存基地,平台内首批百部网文佳作被典藏入馆,则是网络文学逐步融入主流文化的另一例证。

早在八年前,“意千重”就筹划着写一本有关瓷器的小说,但因各种原因没敢下笔,直到去年年初,她才做好了准备。《画春光》这部新作入选了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选题“一带一路”主题专项。“让更多的人知道传统文化之美,知道宋代瓷器之美,是我写这个故事的初衷。”

不少读者受“步枪”作品的影响选择参军入伍,还有考上军校的,他找到了写网文的价值所在。“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影响更多的人”。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