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新书架 > 余史炎|《他们不再言语》

余史炎|《他们不再言语》

更新时间:2020-11-11

微信图片_20201111111612_副本.jpg

书名:《他们不再言语》

者:余史炎

责任编辑:宋怀芝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11

ISBN9787512683143

CIP:2020199242

本册定价:36.80元

内容简介:

80后诗人余史炎近年的诗歌作品选——《他们不再言语》这本诗集,深一层地呈现了诗人内心的蜕变,他没有在与生活的拮抗中沉重地割裂,转换了另一种姿态,重获轻的超脱。他的诗写蕴含心灵滋养,语言保持着鲜润的质感,他的笔触通向生活,催发自然物象的诗性召唤力。

作者简介:

余史炎,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潮州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潮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秘书长,潮州市湘桥区文协主席,韩山师范学院诗歌创研中心客座副研究员。现为潮州文学院专业作家,《韩江》杂志执行编辑。出版有诗集《住在城市的角落》(合著)、《不带尘埃的微笑》。作品发表、入选多种刊物及选本。曾获首届韩愈文学奖评论奖、首届红棉杯文学奖、首届粤东诗人·新锐奖等奖项。

相关评论:

余史炎曾用动人的散文文字书写了母亲离去产生的心碎感受,这首诗无疑也是怀母之作。可是,我总觉得,当他把这份伤逝之情置于“往年离去又在来的秋”的季节转换和对“这尘世依然喧嚣”的审视中,“为什么还听不到她的声音”便不仅是在怀念一个人,而是在审判一种存在。

——陈培浩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中国现代文学馆客座研究员)

这本诗集,深一层地呈现了诗人内心的蜕变,他没有在与生活的拮抗中沉重地割裂,转换了另一种姿态,重获轻的超脱。他的诗写蕴含心灵滋养,语言保持着鲜润的质感,他的笔触通向生活,催发自然物象的诗性召唤力。 

——阮雪芳(诗人、韩山师范学院特聘副研究员)

作为诗集的开篇之作,我以为《巷口》一诗早已定下了全书的基调,那是一种与潮流相背向的脉动,它拒绝灵光一闪的小感悟,甚至不为语言的错彩镂金所动,因为在余史炎这里,诗歌更像是一种历经岁月淘洗之后所呈现出的风貌,它带给人的不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惊艳,而是暮晚时分夕阳与流水共同演绎的天籁,它趋向广阔的虚静和无边的沉思。可以说,余史炎的诗是生命与存在自发性的遇合,与空洞的抒情和语言塑料花式的诗歌相比,它自有一股令人久久难以忘怀的生命经验与真性情在内。

余史炎早就以“余辜”“也瘦”的笔名在论坛时代崭露头角,及至我进入粤东的诗歌生态圈,他已然是“韩山诗派”和粤东诗歌的中坚力量。然而,自2016年底在汕头海边初始史炎至今,我发觉他对诗歌上的虚名基本是漠然视之,既不热衷于在闹哄哄的诗坛显山露水,也不在意自己的作品有多少人在阅读,与此相比,他似乎更陶醉在搭建一座属于自己的精神小庙。

——辛夷(青年诗人)

对故乡和童年的眷恋是平凡的写作主题,容易千人一面或者泯然众人,但在余史炎笔下却是最真实的,而且痛感十足。

——梁彬(青年诗人)

 

作品选读:

巷口

无数次站在那里看落日

无数次想着那里群山青翠,与麻雀分享粮食

无数次坐在那里看着寨门上的“桂云楼”

无数次想着在此可以是画中的几百年

我在一个叫巷口的地方,拥抱这个世界

——活着的流浪,让我绕过寨前的池塘

忙着脚步,让她留下来安详地守望

一切不完整的灵魂必须依托肉体辗转他乡

时间是虚拟的,那里也随着我的苍老存在

巷口是个很美的名字,命书上的重逢

你必须在泪眼烘干之后用尽瘦弱的一生等待


他们不再言语

他们已经枯萎,脱去枝上叶

我正在冰水之中醒来,长出身外衣

 

他们已经陷入僵局,远离喧嚣

我正在忙碌之中回望,接近暮霭

 

他们不再言语。他们

会不会再来抚摸我的童年


晚宴

晚宴是最迷人的

可以安心接受一顿饱醉

来自四面八方的宾客

纷纷落在饭桌上

这是常有的事。主人脸上的光

身不由己的声音在开花

眼睛不停奔跑,今天谁邀请

那个低着头的人

他也满怀祝福。他看到

一群远去的马匹

桌面的草原空空荡荡

唯有未被邀请的女人在行走


菩提花开

不可见的事物啊

从前,我信任和许诺,醉了的形神

请原谅我是一个野孩子

从不抢夺私人的空间,哪怕一张床

也不是最好的兄弟。一只狗的家乡

是我爱着的河流,我也不回去游玩

何况你又不来,和我一起半饥半饿

又历尽艰辛种着茶,喝着酒

在夏夜拍拍桌子,看菩提花开


遗憾的事

一生最遗憾的事,就是没能看着母亲苍老

她到中年,越来越年轻,花的比喻就失去了意义

坐在沙发上,她看着潮州戏,泡起工夫茶

而我,多想枕在她的腿上好好做个梦

看她衰老,老得只能轻轻叹息,老得没有了牙齿

然后,在黄昏里轻轻抚摸来日的骄阳

——我已经没有机会了,没有机会看着

母亲苍老。一生最遗憾的事

母亲未曾苍老,未曾苍老得让我

把她当孩子一样,养着、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