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文选 > 陈彦儒 | 中山老板种茶去

陈彦儒 | 中山老板种茶去

更新时间:2020-11-02 来源:中山日报

拉布拉多摇着尾巴,在前方带路,它不时吐着舌尖,侧回身望着正忙着拍照的我们。

这里是位于广东英德沙口镇平峰村的一片茶园。回想起11年前拿下一千亩土地种茶,从中山市过来投资的企业家老林话就多了,他指着一大片茶林说:“这片茶林我包了50年,为当地提供了65个工作岗位。”

与外地茶林茶山相比,老林的茶园杂草丛生,整齐的茶林外,到处都挤满半人高的一包针等各类杂草。

“我们从来不用除草剂,因为除草剂会污染土地,土地一旦污染就没救了,种植的作物就会出现重金属超标,有害物质超标现象。”老林解释说,自己之所以种茶,就是为了喝到不施农药、催长素、除草剂和化肥的有机茶。

微信图片_20201102153237.png

一同前往茶园的林太太告诉我们,当年拿下这片地,他们深翻改土埋下牛粪、花生麸之后,足足空了半年才去种茶树,就是为了有效改善土壤,让有机肥充分发酵。“刚种茶树那年,草长得比树还高,我们坚决不用除草剂,1000亩茶园全用锄头去除草,第一年聘请农民工的除草成本就花了七十万元。”

老林夫妇种植的是英红九号品种中的优良品种“粤德红”,英红九号源自1956年云南引进的大叶茶,1961年科技人员从中分离出22棵无性系单株,1964年经初步品比试验,入选的单株被正式定名为“英红9号”,1985年广东省为了便于推广,将名称中的阿拉伯数字改成大写数字,“英红九号”从此逐步成为与滇红、祈红一道走出国门的三大著名红茶。老林说,粤德红是英红九号系列众多品种中的最有特点的新品种之一。

傍晚的阳光耀眼,橙红的光芒照着茶林,密密麻麻的茶叶上布满一个接一个的圆圆的小虫眼,透过虫眼,光线一缕缕投射在堆着厚厚的落叶的地上。“我们的茶从不除虫,茶林虫害是有阶段性的,”林太太又指着茶叶说,春天采明前茶,秋天摘白露茶,茶园一年只采三季,采完茶后即安排工人背电锯截枝,挖沟埋牛粪、花生麸。“截枝,追肥,下一季茶叶长势才好。”林太太又补充了一句

远处,河流在余晖中缓缓流淌,从茶园边角望去,河畔有一株柿子红了,一个个圆圆的红杮很是招眼,更远处的青山,像重重叠叠的日子凑在一起。

见我们围着茶园聊个不停,拉布拉多干脆就趴在地上,也许闲得无聊,也许是背痒难受,也许要引发我们关注,它突然翻了个身,四脚朝天,肥硕的背脊在滚烫的水泥路面一左一右搓了起来。

“这条白狗养了几年了?”我好奇问道。

老林答道:“养了两年了,是我从中山工厂带过来的,一有客人来参观茶园,它就会欢天喜地跟着来,陪我们逛茶园。”

老林夫妇在茶园养了好几条狗,其中有一条凶悍的杂交狼犬和数条黑狗、一条卷毛狗,还有两条黄色的田园犬,也许狗也有狗性吧,能一直陪着客人走完茶园参观路线的,也就是这条雌性的拉布拉多和一条雄性的田园犬,其他数条狗一走出大门,摇摇尾巴又掉头窜回去,好像很不屑于带路之举。

而喜欢带路的拉布拉多与另一条不时跑进茶林嗅嗅,不时追着蝴蝶跑,然后又溜回来追我们的那条活泼的雄性田园犬相比,性格特别娴静,我们走,它就走,我们停下聊天,它也就趴在地上静静听着,有时,耳朵尖还会一抖一抖,仿佛很留意我们说的话题。

“你看看,这条拉布拉多的表现,万物皆有灵。”老林说,“同样,土地也一样,你如何对待它,它就会如何反馈你。用粗放式方式种植的茶叶和精细化有机种植的茶叶,口感味道区别很大。”

当每年繁忙的采茶季结束后,当中山工厂调来帮忙的一批批工人送回去后,坐下歇息的老林并没有一丝轻松的感觉,他坐着泡茶,仔细研究着沏出的有机茶的口感与克数、与水温、与茶色、与水质等等相关的话题,也思考着与未来有关的事情。

在茶园,聊着采茶季,老林告诉我们:“不仅仅是种茶,制茶也很关键,我们开工制茶时,工人们心情好,揉青轻揉慢搓,一下一下揉得很耐心很平和,茶叶中的细胞壁在加工中慢慢挤破了,这时茶的味道就出来了,这样制出的茶泡四壶五壶还有茶香扑鼻,而工人情绪不佳,心里有事赶着下班,胡乱揉几下应付了事,没有挤破茶叶中的细胞壁,这时制出的茶往往冲第二壶水就没有茶味了。”他解释茶道理论一套又一套。

“我用文言文写了篇文章,提到‘惟识茶疗养生者,可远万药而身健,神久安矣’”老林的侄子林大从事医疗行业,他插言提到茶疗,提到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叶海峰提出的茶疗激发细胞释放胰岛素,达到“控制血糖”,这项研究成果发表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科学·转化医学》。

茶疗虽好,但是还有一个值得警惕的问题:三十多年来,有关茶叶农药残留的问题一直不断被提及,二十年来,各式各样香型的香精茶开始冲击着市场,几年前,还有一堆堆标志着产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某些城市销量加起来恐怕超过一世纪的产量之和、让众多了解历史的顾客嗤之以鼻的茶叶层出不穷……茶叶,在今天依旧是一个让人关心、揪心、又备感虐心的话题。

老林自称是“完美主义者”,他1989大学毕业,曾去深圳打工,后来逮住机遇创办工厂,代工生产迪士尼、熊本熊、小马宝丽、Hello Kitty等等国际知名品牌产品。多年一直强调质量和细节的他爱喝茶,对鱼龙混杂的茶叶市场观察了很久,2009年,为了能喝到真正的有机茶,老林果断拿下英德1000亩土地开茶园。

种茶,种没有农药残留的有机茶,种不施化肥和催长素的有机茶,种没有被除草剂污染的有机茶,老林瞄准的是并不仅仅是茶叶市场,而是尚未起步的大健康市场:“我们做茶叶,还要做茶叶深加工产业链,比如我们将茶叶中的茶多酚等精华提炼出来,要做茶饼干、茶蛋糕,茶面膜、茶糖果等等,还要做真正是用茶叶做出的而不是用食品添加剂调配出来的茶饮料。”

展望未来,老林望着落日照亮的茶林,眼睛闪烁着一丝激动和憧憬。

尽管有旅行社想谈合作开发民宿市场,但老林夫妇对此非常慎重,他们注重细节:一是因为开进茶园的路面狭窄,二是担忧游人和车辆增多,汽车尾气会影响茶叶的品质。的确,老林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商人,他在茶园建幢两层别墅,没有去购买那些古木名卉,而是掏出千元,请当地农民从山上挖了棵硕果累累的铁冬青回来种。

“这树,又叫万紫千红。”进门前老林介绍,门前聊天时又扯起,出门时见我们围着铁冬青拍照,他再一次谈起上山挖树的往事——老林喜欢聊天人合一,认为万物有情,热衷于善待土地,希望在静好岁月中安享大地的馈赠。

夕阳西下,山坳里的茶园渐渐暗了下来,拉布拉多从趴着的公路上站了起来,先是左右摆了摆头,然后又抖了下趴走的身躯,摇着尾巴走到我们前面,它好像能听懂我们的对话似的,提前就摆出返程带路的姿态,要带我们回到那棵种了满树红果的铁冬青的别墅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