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新闻 > 精彩推荐 > 深读诗会 | 主题诗人钟晴:诗歌是令人迷恋的家乡

深读诗会 | 主题诗人钟晴:诗歌是令人迷恋的家乡

更新时间:2020-09-14 来源: 深圳市作家协会

微信图片_20200914142557.jpg

钟晴 中国诗歌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南山区作家协会理事兼副秘书长、深圳市《前海潮诗报》执行主编、少陵诗词文学社副社长。从小爱好文学,写诗是与生俱来的眷恋,十六岁开始在省报发表文章,作品散见于《诗刊》《诗选刊》《星星诗刊》《作品》《延河诗歌特刊》《大河》等报刊,共计一百多万字。有作品入选《2005年中国散文诗精选》《牵挂》《闪烁的星群》《致敬太阳》等几十种诗歌选本。已出版诗集《雾正迷蒙》《芨芨草》,诗集《时光在开合之间》即将出版。2016年荣获“珠海《绿荫诗报》新人奖”,2018年5月荣获“凤凰杯”全国山水诗大赛优秀奖。

微信图片_20200914143053.jpg

诗歌是令人迷恋的家乡

2020年9月11日,“深读诗会”第二十二期活动在南山区文化馆举办。本期活动通过朗诵与点评的方式,对主题诗人钟晴的诗歌创作展开热烈的探讨。据悉本次诗会由深读诗会主办,深圳市南山区作家协会承办,活动还得到了深圳市南山区文化馆、深圳前海诗潮报的大力支持。

诗性地生存比写诗更为重要

钟晴从小喜爱文学,十四岁在语文老师的帮助下开始在县刊发表作品,十六岁在省报发表文章。2007年她一度心生倦意,但经过一场生命的劫难后,她领悟到诗歌是她生命中最深处的神,诗歌也让她找到了灵魂的出口。

钟晴离开家乡来到深圳后,面对竞争激烈的城市生活,切身感受到文字在金钱面前的软弱无力。深圳与家乡的距离成就了她诗歌中对家乡不休的怀念和追寻,她意识到庸常的事物中藏着生活的真谛与诗意,诗性地生存比写诗更为重要。

乡愁无疑是钟晴诗歌中非常重要的题材。南山作家协会主席、诗人吴笛评论道,钟晴的诗歌梦幻于家乡的游离,她把“乡愁”提升到一个更加具象的位置,诗歌更像她迷恋的家乡。钟晴的诗句婉约得像家乡的小河,细腻得像家园里的花草。她是比作家更有激情或更加婉约的诗人,她在《甘香桥》中描写了家乡一座即将要被拆除的大桥,用诗行为自己的漂泊和家乡建起了一座永不会拆除的大桥。诗人阿樱用“水晶歌谣”这个词来形容钟晴的诗歌,她认为钟晴的大多数诗歌抒写了诗人对故土龙门怀有的难以割舍的情结,钟晴的笔下有对童年的眷恋和对爱情的热望。

诗人范明认为,钟晴的诗,有对乡愁的反复吟诵。她的诗歌中反复提到西林河,这也是她对故乡依恋的精神图腾。

诗人招小波评论道:“钟晴的诗文字干净、纯洁,情感自然流露,从不矫揉造作。钟晴写故乡的诗,情感真挚得无以复加,催人泪下。”

钟晴诗歌中的乡愁产生自城市生活不适感,因而也有其复杂性。诗人陈马兴将钟晴诗歌中对家乡和深圳的描写归为了现代乡愁,故乡记忆是流淌在心间的自然情感。他认为钟晴的诗歌真挚、朴素、简洁、鲜活,读来亲切、可信,在朴实的基础上,多了些许灵性。

作家张军说:“钟晴的诗歌中,‘乡愁’成为高频率词、关键词。思绪和联想飞翔在南粤大地的山水之间,主题是游走于城乡之间的乡愁与城愁。”

乡愁是深圳移民一种普遍的情怀,也是诗人内心积累的一种能量。诗人唐驹认为,故乡应该是钟晴最初的美好世界,每当她遇到挫折时就忍不住回望故乡,寻找生命中的力量。但诗人生命中“故乡”的美好也是复杂的。唐驹说:“你可以理解为诗人在离开故乡之前,已将故乡复杂的风尘收入行囊之中了,这是故乡给她的最好的馈赠,那就是‘沧桑、孤独、隐痛’。”她认为,这种情感随着时间的修复而变得微不足道,但在此中,诗人体会了生命成长中的痛与美。因此钟晴的“乡愁”中除了对故乡美好的怀念外,还写出了故乡的复杂性,并在此基础上对生命进行了洗礼和升华。

能打动人心的就是好诗

钟晴在创作谈中总结了自己的诗歌风格:语言简练、真情流露、不繁杂,不晦涩。这并不意味着要写大白诗,而是要在语言千锤百炼之后,藏而不露地委婉表达。借物言志,借物抒情,她写深圳系列,从植物的角度出发,将自己所处的大时代以及对事物的认知密切联系起来,思想情感通过描绘形象或者意象,具象或者抽象地表达出来。钟晴认为,无论什么形式什么风格的诗歌,只要能打动人心,引起共鸣,那就是好诗。她希望自己的诗歌是有温度的,能给读者带来温暖和力量,能够证明自己的诗歌价值与生命。

钟晴的诗歌是积极向上的。诗人孙夜评论道,钟晴的诗歌情感,饱满真挚,温暖人心,完成了她独特的诗歌抒情方式。钟晴的抒情是歌唱式的,以生动形象的语言,借物抒情。她的抒情是真挚的,哀而不伤,虽然是对失去的追忆,但是积极、温暖人心。诗人朱正安说:“钟晴的诗歌总是透着满满的善意与温暖,如一汪清泉般甘淳,纯粹美好而无一丝杂质。她的诗有些许轻愁,但绝不会沉重压抑。”

钟晴的诗歌风格虽然抒情,但并不矫揉,而是刚柔并济。作家张军提到,钟晴的诗歌受到《诗经》的影响,继承中国诗歌传统。风格上清新明朗、饱含深情、形象及物。

诗人张三中认为,钟晴的诗歌风格丰盈、轻快、亲和而不造作。拨动心弦,触动深处的灵魂。钟晴这种成熟的、日志式的、贴地而行用心灵写出的作品,在当下浮躁都市里难能可贵。

诗人秀实认为钟晴诗歌中的语句具有去感情化的倾向,是典型的刚中带柔的述说语言。诗歌语言若以思想为主导,对客观事物带有分析性,探求其间关系,则倾向于“刚”的诗歌语言;如以情怀为主导,对客体事物带有渗入性,寻求其间融合,则为“柔”的诗歌语言。优秀的作品刚柔互为交杂,钟晴从极其琐碎的生活片段中,提炼为诗,诗歌风格适切地反映出刚柔并济。

让双眸穿透黑夜寻找光明

钟晴谈到,自己的诗歌创作题材主要由爱情、亲情、乡情以及深圳当下的生活组成。随着年龄的增长,环境的变化,阅历的丰富,每一首诗都是面对内心,和生活碰撞出来的思想火花。在诗歌创作上,她的诗歌没有宏大叙事,作品都是围绕着抒情和言志这两点展开,都是现实生活中的所思所感。歌颂美好,直面人性,绝不消极颓废。

诗人剑兰评论道,钟晴诗的语言朴素,好像南方大地上随处可见的榕树,同时,又是扎根于现实土壤开出的绚丽之花。在他看来,钟晴的诗具有自身的特质,如去性别化、朴素、跳跃、哲思频现、诗意回环。

钟晴的诗歌情感真挚,直抵人的内心,她的诗歌并不滥情,也不仅限于描写单一题材。诗人范明认为,钟晴诗歌题材多样,她写亲情和爱情,写痛失后的心在流血,写得铭心刻骨,令人动容。她的诗歌也有对人世的悲悯与愤怒,这种直面人世的书写,打通了与读者的情感渠道,从而引起共鸣。

诗人唐驹认为,钟晴诗歌整体风格具有丰富的抒情性,诗歌作品的内容上具有对生命广阔的包容性,因此她的诗歌具备了向上生长的力量。诗歌涉及的内容包括:乡愁、亲情、生命成长、城市生活、社会关注和批判。从诗歌内容上看,诗歌轨迹就是诗人生命成长和成熟的轨迹。唐驹以《雾正迷朦》为例,认为这首诗歌的确是以爱情为主题开端,但是在诗歌写作的过程中,诗人或许也没有察觉到其创作的方向已转向或升华到人生的更广阔和更深刻的层面上了。

唐驹接着评论道,城市生活与现实批判的诗歌内容是钟晴开放型诗歌创作风格的延续。《来自先祖时代的暗语》和《穿行在方块字的河流》这两首诗歌反映了城市生活中生命的成长,是钟晴作为现代城市人的身份凭吊和追忆先祖时代的文韵和礼仪,以个人生命中的感慨读懂了过去通往未来之路。同时,钟晴通过诗歌关注社会生活中的弱势群体,这是很难能可贵的。钟晴的诗歌在语言和结构上也体现了其抒情的特色,自如地运用了诗歌的语言推动作品的发展。

诗人秀实认为,《穿行在方块字的河流》《代购》等诗是钟晴的另类书写。在秀实看来,诗歌是语言的行为,它会被诗人操控使其尽量具有“被相信”的可能。钟晴理性的判断让诗意骤然提升。秀实说:“钟晴的诗歌常见以‘言’构‘象’,寄‘意’载‘道’。钟晴诗均有一明显特征:指向光明。在某些诗人而言,诗歌是‘一篇颂扬黑暗的文字’。但钟晴坚持‘让双眸穿透黑夜’寻找光明。她既游走于儒商之间,也曾游历过许多的陌生之地,其眼界宽阔,其情怀兼具侠骨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