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陈南先 | 人物传记园地的重大收获

陈南先 | 人物传记园地的重大收获

——写在《碧血丹心》再版之际

更新时间:2020-09-07 作者:陈南先来源:广东作家网

2020年8月9日,中国农工民主党成立90周年纪念大会在京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出席大会并代表中共中央致贺词。中国农工民主党成立90年来,历经波澜壮阔的光辉岁月,形成了爱国、革命、奉献的优良传统。就在这个时间点上,文友周后运先生撰写的反映中国农工民主党创始人的传记文学《碧血丹心——邓演达传》要出第二版。此书再版之际,周君嘱我作序,我欣然答应。  

图片1.jpg 

写革命志士光辉而传奇的人生,歌颂他们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对重建人文精神大厦,坚定广大青年的信仰,显得尤为重要。后运先生于众多的广东历史名人中,对“惠州三杰”(叶挺、廖仲恺、邓演达)之一邓演达先生传奇的人生情有独钟,这既表现出他独特的创作视角,也表现出他强烈的社会责任心。

这本三十六余万字的传记文学大作,给人感悟最深的是作者尊重历史、细致沉稳的写作态度,当今社会风气日益浮躁,在这种功利主义盛行的时代里,70后的新客家人周后运多年来却能甘于清贫、默默耕耘,他的这种豁达的生活态度和精益求精的写作精神,令人感佩。正是有了一大批像后运先生这样的笔耕者,才有了文学创作的不断繁荣。

由于邓演达先生牺牲得比较早,他的英勇事迹鲜为人知。但与他的另外两位惠州乡贤叶挺、廖仲恺相比,邓演达的事迹一点也不逊色。因为他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杰出的中国民主革命的活动家、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国民党左派领袖人物,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的创始人(王夫玉:《邓演达思想研究》,《人物春秋》,2012年第2期)。” 

为了弥补邓演达文学传记方面阙如的遗憾,前几年,周后运先生在工作之余,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又多次到邓演达革命经历过的地方进行了实地调查研究,在此基础上,他从文学艺术的角度去表现这位历史文化名人,写出了反映邓演达短暂而光辉一生的长篇纪实小说《碧血丹心》。这部长篇传记小具有很高的学术水平和文学价值,可以说,周君的这部长篇小说填补了邓演达文学传记方面的空白。

写历史人物传记,必须以研究为支撑。历史人物传记小说,虽名曰小说,但也是不能随心所欲地胡编乱造,主要人物和主体情节必须符合历史的真实面目。邓演达先生的一生虽然十分短暂,但其阅历却十分丰富。对这样一个充满传奇色彩且经历丰富的历史人物,如果没有独到的历史眼光和敏锐的学术洞察力,没有系统的学术研究或对学术成果的吸收是决然写不好或写不出深度的。这些年来,对邓演达的研究,学界开始重视起来,出现了不少研究成果。后运先生借鉴学术界同仁的研究成果,结合自己的研究心得,在浩如烟海的历史材料中爬罗剔刔,独运匠心,取舍自如,写出煌煌大著《碧血丹心》,把邓演达先生当年一段真实的战斗生活和真实的人生以及革命之风采还原出来,让读者觉得真实可信。作者以大量史实为依托,以虚实相生的笔法为创作之原则,从而使这部作品的真实性、生动性、可读性做到了完美的统一。

我国的史传文学自从司马迁《史记》以来,奠定了以人物系历史事件,在矛盾中写人物的传统。以人物系事件,在矛盾中写人物,使人物形象十分鲜活。后运先生继承了这个优良的写作传统,在写作中,作者视野开阔,通过对邓演达短暂人生的描写,通过对他一些具体革命活动事件的描述,展现出民主革命时期及国共合作时期一段波诡云谲的斗争,把一些重大的历史事件穿插其中,以人系事,再现出那一段光辉的革命历史,近代史上一些重大的事件在作品中都有反映,诸如袁世凯篡位之野心、武昌起义之炮火,广州起义之风云、北伐战争之烽烟、黄埔军校之创立、国共合作之历史、农民运动之浪涛都在作品中得到了绘声绘色的表现,《碧血丹心》既是一部记载人物传奇故事之传记,也是一部革命斗争之历史。作历史文献来检视,其可信度高;作为文学作品来阅读,其可读性强。作者深谙人物塑造之三昧,在典型环境中塑造典型人物,整部小说把主人公邓演达放置于风口浪尖中去表现,特别是放在与蒋介石的尖锐斗争中去表现,真实地展现出邓演达先生不屈不挠之个性,刚正不阿之品格,明辨是非之立场,光明磊落之胸怀。作者以如椽之笔,把一个鲜活的历史人物再现于人们的面前。周后运先生笔下的邓演达先生形象鲜明逼真,栩栩如生,须眉毕现,读后让人有身临其境,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之感。读完这部《碧血丹心》,读者朋友一定会对传主邓演达先生有个全新的认识——他真不愧是一个被孙中山视为“左膀右臂”的人;一个被毛泽东批注为“诸辈以身殉志,不亦伟乎”的人;一个让蒋介石爱恨交加的人;一个最终死于自己学生“枪口”下的人;一个被胡耀邦誉为“一贯支持”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战友”的人!《碧血丹心》这部人物传记重史厚文、纪实传真,它具备了纪实文学的本质特征:即“主体创作的庄严性、题材选择的开拓性、文体本质的非虚构性、文本内涵的学理性、文史兼容的复合性(章罗生:《纪实文学的挑战与文学观念的更新》,《社会科学战线》,2013年第4期)。” 

正因为如此,周后运先生殚精竭虑积数年之功精心创作的《碧血丹心》于2014年4月出版以后,当年8月就被南国书香文化节列为重点出版物,并获惠州市第六届(2012-2014)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图书奖,2018年,该书又获得粤港澳大湾区(惠州)“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最具影响力长篇小说奖。也正因为如此,这部小说很快又要再版了。面对荣誉和鲜花,周后运先生仍孜孜不倦从事文学创作,又创作出版了46万余字的长篇小说《开国将军袁也烈》。袁也烈将军是周后运先生的湖南邵阳老乡,袁也烈前辈也在后运君现在工作的惠州浴血奋战过。

周后运先生,心系惠州,胸怀大爱,他年富力强,笔耕不辍,他在文学创作方面取得了很多成就。《碧血丹心》甫一出版,笔者就有幸获赠书一册,品读再三,我写了一篇长篇书评《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此文刊发在《文化与传播》2015年第2期。读过《碧血丹心》原著和我的评论文章的朋友,与我心有戚戚焉。                                

毛泽东同志说:“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2020年,是我国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决胜之年,是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在全国人民抗疫防疫、复工复产取得阶段性胜利的时候,《碧血丹心——邓演达》再版,为人们提供一份珍贵的精神食粮,这是可喜可贺的事情。

是为序。


作者陈南先系广东技术师范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文学博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