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张坤 | 丁力:平视众生

张坤 | 丁力:平视众生

更新时间:2020-07-10 作者:张坤来源:广东作家网

有一段时间,我很喜欢看小说杂志,经常读到丁力的作品,那时便非常钦佩这位作者对商业生活信手拈来的熟悉。后来,因为研究的需要,我又专门读了丁力的长篇小说《房东》、《跳槽》、《苍商》、《散户日记》、《深圳河》以及中短篇小说集《高位出局》等。这些小说展现了在经济大潮中翻滚的人们的生活,或股市沉浮,或商海挣扎,他们从企业的初创到颠峰,从颠峰到低谷,从登台到谢幕……作者从容把控商海沉浮,纵横捭阖,挥笔自如。就小说的人物与故事而言,在物质利益面前,有的人坚守自身的义,有的人抛却了本有的真,恋人互弃、夫妻反目、婚姻出轨、朋友离间等诸相呈现。其小说内容丰富、引人入胜。读了这些书以后,对于丁力的思维敏捷、下笔迅速、故事巧妙,我深感惊叹!

丁力是怎样一个人?何以如此犀利?更引起我的八卦之心,好奇心更多源于丁力的个人经历及书写内容与我个人的经历异质性极强。

我从6岁以来到现在,一直呆在学校里。单就高中毕业读大学,大学毕业教中学,研究生毕业以后做大学生辅导员,博士毕业后教大学,从不曾离开过校园,于是人也显得迂阔。丁力的小说,增加了我对社会的了解与认识,如果从历史的长河上而言,我感觉他数量众多的作品有些类似于巴尔扎克的小说,是21世纪以来改革开放前沿地带的众生群像展。就其写作的体量与描摹的真实度而言,确实令人叹服,而时间一步步往前推演,历史便如影像般一帧一帧地呈现,也确实需要具有敏观察与深刻作家记录时代的大势与人心的微变。从这个角度而言,丁力不足二十年的时间里出版了40部长篇小说(除我所列之外,《造就老板的女人》、《通灵人》、《有罪释放》等三部分别发表于《小说月报》(原创版)、《现代世界警察》和《啄木鸟》杂志,未出单行本,《无为之为》获安徽省重点扶持即将出版)以及58篇中、短篇小说便是一份珍贵的史实资料。

直到有一天亲眼见到作家本人,我的以上认识便得到当面证实。关于丁力,我也获得了更为真切的印象。那次,丁力来我所任教的学校作报告,报告会以后大家一起进餐,我与其相谈甚欢,得出如下几点结论。

第一,丁力的智商远远超出一般人,其勤奋刻苦也绝非一般人可比。长期以来我都认为人的努力比智力更重要,老盯着那些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人说事,见到了丁力,我才知道自己的视野多么局限,我没有看到有些人智力远远超出一般人,其勤奋也远远超出一般人。丁力在工程技术方面有产生影响较大的发明创造,他转行下海之后在企业管理方面成绩斐然,投入写作之后,以其独特的眼光以及对商业领域的熟稔迅速成名并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其数量与质量都很可观,不是超群的智商,不是非凡的勤奋,何以至此。

第二,丁力极其直率、真诚,以一颗平等心与一切人相见,内心坦荡无欺。在讲座上,丁力跟同学们侃侃而谈,在交谈中他透露出幽默、爽直、坦诚、平等的精神,让人感觉不到他跟学生们四十岁的年龄差距。我在与丁力交流时,也感觉到他的平和。本来我比他小二十岁,应该在本文中尊称他为“丁力老师”,但我想,以他的性格,一定会以为“老师”二字毫无必要。

有时候我感觉丁力是一个划时代的人,他和魏晋时的刘伶、王徽之颇有几分相似,因为无所欲求,所以率真得可爱而自然。读丁力的作品,再去想像丁力这个人,你会感觉到有不少人物都有他自己的一点影子,比如《苍商》中的刘劲龙、《跳槽》中的张绍康、《善庄》中的王星焰等等,而这些人物各自又在不同的场景中树立其独特性,这也正是小说家的高明之处。

学界对丁力的研究与评论是丰富而深入的,从文学评论家贺绍俊、王干、吴义勤等人,到经济刊物编辑部主任廖令鹏等,再到作家南翔、王十月、石一枫等等,以及将丁力作为硕士论文研究对象的白吉秀,这些不同学术背景的评论者分别对丁力提出了独到了见解,名不见经传,且以文艺美学、古典文论为主要研究对象的我也斗胆写了一篇文章来评述丁力,论述其作品中探讨的人性问题。

这次我们编写深圳文学研究系列《在地的回响》,从众多关于丁力的研究文章中精选三篇,难免有挂一漏万之嫌,况且也难以说这三篇文章一定就是最好的评论文章。那么我们是以什么样的原则编选文章呢?原则是具有学理性,以学术研究的方式对待研究对象,在这样的标准之下,我们在形式上也比较看重具有一定篇幅的学术论文,那些短小精悍的评论文章便没有被选录进来(当然,这样的评论文章其评论眼光及深刻性很可能不亚于学术论文)。另一个理由是,尽力突显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深圳文学研究中心的创立宗旨——深圳文学的史料性价值及其意义开掘。

作家丁力的作品数量很多,这成为他被某些人垢病的一个由头,因其量大而质疑其质量与水准,因其量大而怀疑其写作方式是否有 “写作工厂”之嫌疑。我觉得这些看法皆缘于低估了作家的天赋及勤奋程度。我认为,我们没必要庸人自扰。正如我们不能因为巴尔扎克的作品量大而怀疑其为世界大文豪一样。不论作家的创作量怎么大,那都是他本人的自由,不论作家的主观性有多少,对于研究者而言,都应看作一种客观的史料,从中开掘作品所反映的社会问题,进而分析时代症候。这样一来,深圳文学的研究便不仅仅是文学评论界的事情,而是涉及社会学、经济学、管理学、城市规划与发展,乃至德育、人文学等若干领域的综合研究。而作家丁力的作品恰恰正适合这种综合研究,作者呈现给我们的这些芸芸众生,其所言所行,我们不应该作简单的道德评判,而应作深层的人性思考,在此基础上思考宏观的社会问题,探索实现社会美好、人性纯净的路径。

(张坤,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人文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