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新闻 > 精彩推荐 > 以笔为援,抗击疫情——惠州市作家协会“抗疫”诗文专辑(第七辑)

以笔为援,抗击疫情——惠州市作家协会“抗疫”诗文专辑(第七辑)

更新时间:2020-04-07 来源:惠州市作家协会

妈妈是男孩子一样的天使 

作者:吴小军 

镜子里是一张年轻女子的脸。不是很典型的瓜子型,下巴稍显圆润。一双本来很水灵的大眼睛,因为昨晚值夜班赶上了一例危重病人的抢救,一夜没睡,眼里有些血丝,带着几分疲惫。唇膏是刚涂的,浅色,衬着白皙的肤色,整张脸让人感觉舒适而恬静。她嘴角向上翘了翘,嘿嘿,就是一个邻家姑娘!那个傻瓜在把她变成自家姑娘之前就是这样说她的。想到那个傻瓜,脸不由有些发烫。她看看镜子里,呀,羞死人,耳朵都红了。

妈妈,你真好看。三岁的儿子蹦跳着进来了,妈妈,你脸好红。

她疼爱地看着儿子,宝贝儿子,爱妈妈吗?

儿子有些害羞地笑了,说,爱妈妈。

她用被消毒液、洗手液和滑石粉腐蚀得很粗糙的手把儿子拉过来,在他胖乎乎的小脸上亲了一口,嗯,去看着妹妹。

儿子搂了搂妈妈的腰,把脸挨进她的怀里,姥姥看着妹妹在睡觉呢。

嗯,乖。妈妈有事要忙。她狠了狠心说。

看着儿子懂事地走出房间,她心里有些疼,对着镜子笑了一下,镜子里就是个善良的姑娘啊。她歪着头把扎着的发髻散了开来。立刻,一匹黑软发亮的瀑布就泻了下来,一直柔顺地覆到了她柔软的腰肢上。这是她最引以为傲的,读书的时候,多少少年为这一头青丝倾倒。三千情丝系一身,最终她还是选择了他。待你长发及腰,哥来娶你可好?好!她嘴角漾起了幸福的笑容。

她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剪刀,在头发上比了比,心里有些发酸。读书时,老师就不止一次地批评她,当一名护士,首先要学会保护自己,那么长的头发,怎么戴防护帽?她总是说,我知道。是啊,知道,但怎么舍得剪?

今早交班前听说医院要作为定点医院后,这点倔强,不舍变成了决绝。在传染科工作这几年,她见了太多生死。传染科的医护人员,每天都在刀刃上来去,救护别人,首先要保护好自己。生命的教训,让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时时紧绷神经。每天上班,她会小心地扎好发髻,戴上防护帽,穿好防护服,再套上护目镜才进入病房。结婚了,有了两个可爱的宝宝,所有也许曾经有过的任性,都变成了责任。

咔嚓。那匹青瀑落到了她柔软的手上,在她眼角溅起了了一滴泪珠。她把这剪下的长发贴在脸上,还会长起来的。

镜子里的短发姑娘,圆润,美丽,闪着爱的光辉。她拉开抽屉,拿出平时给儿子剃头发的推子。

要上啦?母亲一手拉着外孙,一手在给熟睡的外孙女掖被角,转过头看到她光光的脑袋和手上拉着的粉红色行李箱,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嗯。母亲是曾经的老护长,当年抗击SARS病毒的时候,她也是义无反顾地上了战场。

你把头剃光了,他知道吗?母亲笑了一下。

他执勤没有回来,没跟他说呢。她调皮笑了一下。在母亲面前,她就是个女孩子。

儿子有点陌生地看着她,哭了,妈妈,你怎么变成男孩子了?

她亲了儿子一口,宝贝儿,妈妈是天使呀,妈妈要去救人呢,长头发不安全。

儿子不哭了,他点点头,说,妈妈是救人的天使,是男孩子一样的天使。

她抱过儿子,乖,儿子,妈妈很快就回来。放下儿子,她亲了熟睡的女儿一下,拉起行李箱准备出门。

等等。母亲站起来,拿起一大包尿不湿,这个,带上吧。

嗯。她知道,一穿上防护服进了病房,下班才能出来休息,中间是不可能给你上洗手间的。她深深地看了母亲一眼,一转身,开门走了。

她关上门。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拎着尿不湿,站在门外,刚剃的光头有些冷,但她分明感到了一股暖意,毕竟是春天了。她深深地鞠了一躬,亲人们,我爱你们,我一定会安全回来的!


蛋糕里的故事

作者:高国均  

“今天是三十号了吧?”莹玉问亚飞。

亚飞想了一下,告诉莹玉说:“是元月三十号,星期四。”

“嗯”,莹玉嗯了一声,对亚飞说:“今天是我家甜甜的四岁生日。”

“那你下午要不要休息一下?我替你找书记请假。”

“不用了,疫情形势这么紧迫,书记不会准假的。我中午去给她买个蛋糕就行了。”莹玉对亚飞说。

这是莹玉和亚飞走在街上的对话。早晨,江北的街道上行人还很稀少,道路两旁的居民小区里,只有麻雀在欢快地嬉闹。莹玉和亚飞开始新的一天工作了,她俩要走街串巷,对网格区内的疫情防控情况,逐一开展摸排检查。

莹玉已经七天七夜没有回家了。大年二十九那天,她计划上午处理完手头的事务,就去菜市场买过年的新鲜蔬菜。可是,刚刚踏进办公室她就接到了防控新型病毒的任务。根据网格化管理的布局,她负责13个物业单位,三万多居民的疫情防控。

大年初一的晚上,排查了一整天的莹玉在值班室里躺下了,她没有脱外衣和袜子,身子卷曲在被子里就睡了。十点钟左右,莹玉的手机响了,她接完电话,喊醒了亚飞,两个人一起去了C小区。

C小区里发生了疫情,前几天从疫情发生地来鹅城过年的一户人家,有人出现了发烧咳嗽的症状。

“楼下围观的人马上离开。”莹玉进了小区,看到昏暗的灯光下站着几个看热闹的人,她马上驱散了他们。

“患者出楼了吗?”莹玉问身旁的物业疫情防控员。

“被市里的防疫人员接走了。”物业防控员回答。

莹玉又问:“楼里的住户都知道情况了吗?”

“还没有。”

“你马上去落实,张贴通告,暂停电梯,安排消毒,封闭小区里无事人员的串动。记住,对患者家里一定要严格消毒,安排专人管控。”

“是。”

莹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口罩,对亚飞说:“你在这里监督,我去患者家里安置一下。”

亚飞一把拉住了莹玉,轻声说,“姐,别进去了,你又没有防护用具。”

莹玉明白亚飞的意思,这里已经是一个高危的感染区域,发烧患者的家里更是险情重重。但是,作为一个基层防控人员,莹玉必须这样去做,她要为社区的居民负责。莹玉要和患者的亲属亲自交谈,了解他们活动的第一手情况。她也要亲口嘱咐家属不得外出,自觉接受居家隔离的措施。还有,莹玉要知道他们生活上的需要和困难,为他们安排买菜送米,垃圾丢弃的事情。莹玉神色坦然地对亚飞说:“放心,我不是戴了口罩吗?”

“姐,普通口罩在这里没用了,要不你让我去。”

莹玉噗嗤一笑,在亚飞的肩上拍了一把,说:“这就是战场了,我是党员,网格专管员,必须我去。”

亚飞的鼻子一酸,眼角潮湿了。莹玉按照疫情防控规定处理了现场的各个问题,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凌晨二点了。

三十日的中午,莹玉午饭没有顾上吃,就到超市为女儿买了生日蛋糕。

莹玉拎着蛋糕走到家门口,她没有用钥匙开门,而是站在防盗门外,轻轻地敲了敲门框。门咯吱一声拉开了,开门的是女儿甜甜。甜甜见了妈妈,脸上没有惊喜,反而有些恐慌,她说:“妈妈,我不让你进家里来。”

莹玉本来就没有打算进家,但是她不知道女儿为什么不让她进家。她就问:“甜甜为什么不让妈妈回家呀?”

“因为你身上有病菌。”

 哦,莹玉想起来了。她在和女儿视频聊天时,甜甜问她为什么晚上不回家睡觉了,是不是不喜欢甜甜了?莹玉给她说过,这几天外面有病菌,妈妈有许多工作要做。莹玉举着手上的蛋糕对甜甜说:“今天是甜甜的生日,妈妈给你送蛋糕来了。”

“妈妈反正我不吃你的蛋糕,你快拿走吧。”甜甜说完关上了门。

莹玉瞅着手上的蛋糕,泪水滚落了下来。一颗泪珠滴在了蛋糕盒上,在洁白的纸盒上留下了清晰的印痕。莹玉老公重新拉开门,问她吃过中午饭了没有?莹玉擦着眼角上的泪水摇了摇头。一会,她老公戴了口罩,端着一盘盖浇饭,打开了防盗门。他俩谁也没有说话,莹玉把蛋糕递给了老公,她老公也把饭盘子递给了莹玉。

莹玉已经好几天没有吃到老公做的饭菜了,她坐在楼梯的台阶上,吃了一顿爽口的午饭。


永远的英雄

作者:毅心

自从志鑫出征后,为了能让他专心致志地工作,避免增加他的负担,我和他之间暂停了所有的联系!我只能够通过关注关于疫情的新闻报道和各个网络媒体的途径来获取消息,其实更想在人群中寻找他的身影,知道他是平安的,他是健康的,也想要看见他全心全意投身工作,为国家为人民服务的身影。

半个月前,志鑫跟往常一样,忙完当天的工作,就会给我来电或在微信发视频聊天。尽管平日里我们是聚少离多,但是彼此之间都能够相互理解和支持。

“亲爱的,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这件事我想了一个下午,本来我不打算告诉你的,但是我不想对你有所隐瞒,让你伤心,希望你听了之后,能像以往一样,支持我、理解我!”

志鑫突然对我说出这些话,让我感到莫名的不安,像是要发生什么重要的事似的。

“好的,你说,不管什么事我都相信你,支持你。”

“亲爱的,我要上战场完成我的使命了,这段时间我不能陪你了,我不能再在你身边叮嘱你了,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

听到这个简短的消息,我竟不知道是喜还是悲!每天都能看到新增病例以及疫情严重性的新闻,搞得人心惶惶的,而志鑫却告诉我,他要奔向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现场。

虽然我很清楚,这是他的使命,他必须要承担起这份责任,而我也希望他能将军魂融入生命里,将军人的血液流入骨髓里,但还是免不了伤感和担忧。

我忍住哽咽的声音,忍住难过的泪水,说:“好,好,好,我知道这是你义不容辞要承担的责任,我支持你,我知道你是一个心系祖国心系天下的军人,我会听你的话,照顾好自己……”而此时的我竟忍不住抽泣,有些失态和语无伦次。

“亲爱的,我是属于国家的!我们的祖国陷于水深火热中,百姓民不聊生,我就必须挺身而出,因为我不仅是一名军人,更是一名党员,我感恩我们的祖国,我有义务和责任保卫我们的国家,前方即使刀山火海,我也决不能退缩!”

“亲爱的,你也希望我能做一个不忘使命的军人,灵魂也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军人,对吗?”

志鑫用非常坚定的语气,心平气和地向我表明了他的决定和态度,而我也被他的军魂感动。

“是的,我会支持你,我永远都支持你,为国家效力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必须要做到的,等你凯旋归来的时候,我就在婚礼的礼堂上,穿着洁白的婚纱迎接你!我为你感到骄傲和自豪,你是我的英雄……”

我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泪水,在电话里头大哭一场,而志鑫只能在电话的另一头安慰着我。霎时间,我感觉自己好脆弱,明明知道这个时候,他想要的是一份力量鼓励他,能让他安心出征,而我却如此不堪一击。

“亲爱的,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福,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理解和支持!”志鑫的言语中藏着愧疚,但是他早已是视死如归了。

自从这场肆虐武汉,继而席卷全国的疫情爆发后,志鑫每次给我打电话或微信里聊天,言语里都饱含着对国家和民族的牵挂。每当国家有难,百姓陷于水深火热当中,他就恨不得能早日奔赴战场,平息硝烟!而当初,我也是被他那份担当和军魂所感动!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打开手机里的微信,看见志鑫给我发了一条留言,“亲爱的,我和我的兄弟们要出征了,我不会令你失望的,你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

为了能让他安心出征,给他力量,我不敢表现得太脆弱,也不能让他牵挂,唯一能做的是,给他力量和支持!

“我相信你们会凯旋归来的,我为你感到骄傲,我的英雄……”

这是我们首次流下离别和相思的眼泪,但是我始终坚信,待到祖国春暖花开时,就是我心中的英雄凯旋归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