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文选 > 许小鸣 | 棋盘三月春鸟鸣

许小鸣 | 棋盘三月春鸟鸣

更新时间:2020-03-27 作者:许小鸣来源:牧云庄(微信公众号)

这个棋盘一定不是下象棋用的格子图谱盘子,它是揭阳市揭东区云路镇的一个村庄。这个略带哲学味儿的地名有些引人遐想。我不清楚这个名字究竟是因何得来,是不是从空中看看,地势像一个棋盘?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孤陋寡闻,这是一个我只听其名已久却从未涉足过的一个村庄。

从毗邻的埔田镇进去,沿途都是只足够二车相会的乡村水泥路,错综复杂,各种锐角急转弯都让我提心吊胆,感觉就是在竹林里穿行,辩不清东西南北,除了跟在向导车后面转,我根本不知道到底路径方位在哪里,到了这里导航这些现代化工具似乎意义不大,除了特殊地点比如学校、行政单位可以找到定位,其他的就成了现代化工具的盲区了。棋盘是革命老区,这路让我深有感触,棋盘确实适合搞地下工作,现如今道路交通如此发达,都让我晕头转向,更何况六七十年前?

微信图片_20200327145402.jpg

棋盘村位于揭东县云路镇北侧山区,起初听到山区,我噗嗤一声笑,觉得真逗,这个距离市区拉直不到20公里的地方居然是山区,但不去不知道,去了还真感觉是像个山区。我要去的是棋盘中学,还好找,在向导的带领下在竹林里七拐八弯的找到了。

棋盘中学很美,在教育创强的时候已经建设得漂漂亮亮,跟城里的重点中学无异,操场是崭新的塑胶跑道,我觉得它比城里的学校更漂亮更舒适。它的墙外四面环山,此时正是三月里的春天,满目尽是苍笼的绿,空气中有一种带着清香的苦涩,无法分辨是什么花草的味道,但很好闻。阴冷的天气仍旧没有阻挡鸟儿的嬉闹,不知道是因为这里四面环山抑或是这个春天的病毒使人迹稀落的缘故,还是我已经甚少接触自然,无论是在房间里还是在操场上,鸟儿的叫声听起来格外明亮,清脆得掷地有声。它们在茂密的枝叶中撒欢,看不见身影,时而长时而短、时而高时而底的音调仍旧可以辨别它们跳着二人转提情携爱,把玩谈天。人类在这个春天所遭遇的灾难对它们毫无影响,此刻只有一幅在我禁足多时之后出户目睹的纯美自然图景,让我贪婪的呼吸能够自由伸展,获得新生细胞的饱和,深深的体悟人需要自然,而自然不需要人的呐喊。

微信图片_20200327145406.jpg

操场四周茂密的绿化树中,有三棵树颇有历史的,一棵在进门就能看见在宣传栏旁边的荔枝树,另外两棵是在办公楼对面围墙边上并排着的橄榄树和玉兰树。这三棵树是原来棋盘农业中学时代留下来的。在这里任过职的郑主任介绍,棋盘初级中学的前身是棋盘农业中学。那些土坯平房在危房改造中已经荡然无存,剩下操场这三棵树延续了棋盘农业中学的历史,其实也无所谓延续,因为大多数学生没有兴趣去知道。

棋盘农业中学创建于1958年4月,当时正值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作家秦牧下放到棋盘劳动。他倡导应该建一所中学,让孩子们半天念书,半天劳动,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王木秀采纳了意见,任命了秦牧为教导主任,由此创立了棋盘农业中学。该校主任、知名作家陈丽娟证实,棋盘农业中学创办的时候是在村里的陈厝祠,还不是现在棋盘中学这个地方。她曾经在当时的创建者王木秀和与秦牧私交较好的第一批教员之一的王云德还在世的时候做过访问,但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收获。学校的校史馆陈列的旧照片与秦牧没有关系,创校的四名成员的照片中,秦牧却是晚年的照片,除了与王云德老师的通信手稿复印件,似乎很难证明秦牧和棋盘有什么关系。

然而,好奇心却让我拖系出棋盘的一段历史。棋盘村曾经因为地处偏僻,山地多,耕地少,缺水,常年靠天吃饭而穷得叮当响,甚至曾经流行一首歌谣“父母枭(没有爱心),走仔(女儿)嫁到棋盘寮。”因此成为是广东“五类”分子定点劳动改造的地方。秦牧因为下放劳动改造而到了棋盘。这个时候,村民为了改变吃不饱的局面,在村书记带领下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迁坟开山造田,挖渠凿洞,建设水库,引水保土造田,并获得成功,改变了棋盘的面貌。水土保持,深翻改土成功,使田园产量翻番,成为全国农业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单位,受到国务院嘉奖。时任中南局书记陶铸在1956-1958三年间三次到过棋盘视察。在陶铸的推动下,中南五省连同四川都来棋盘学习,1956年以后参观团络绎不绝,几年间门庭若市。当时任村书记的王木秀在回忆文章中这样记载:“记忆中1957年8月初一天来参观的人特别多,开进棋盘的汽车多达一百多辆。”可见盛况空前。差一点点“农业学大寨”就变成“农业学棋盘”了。

秦牧参与过建设水库,迁坟等劳动,亲身经历体验劳动因此写下了《迁坟记》一文发表在《羊城晚报》,名声大噪,我不清楚棋盘的大红大紫与他的《迁坟记》是否有关系,但据说当时毛主席正好在广州视察,看到《迁坟记》后,立即把他调回《羊城晚报》。历史早已经湮没,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中山大学出版的汉语言自学考试本科教材《当代文学史》中,对秦牧有这样一句介绍“五十年代,秦牧曾经在潮汕一个小村庄参加劳动”,我曾经以为他是在澄海樟林,因为他是那里的人。陈丽娟主任告诉我,曾经有人带着她指认秦牧在陈厝祠住过的房子,但已经崩塌了。看样子除了《迁坟记》证实他来过棋盘,哦,不,还有棋盘中学校史馆压着的几封与云德老师的交往书信影印件,似乎别无其他了。不过这也挺正常的。

微信图片_20200327145414.jpg

不管秦牧来不来过棋盘,棋盘的历史都在那一代人的经历中,也在棋盘人的记忆里。而时代在变迁,棋盘也在变迁,这个纯农山村从自己的实际出发,着力推进经济建设,因地制宜地发展生产,充分利用和开发山地、旱改地种植龙眼、荔枝、竹笋及其他经济作物,已逐步形成水果生产规模化。注重造林绿化,保护植被。全村拥有生态公益林2500亩。在近几年的乡村振兴建设中使村容村貌发生了良好的改变,拥有文化广场与大小不一的生活悠闲活动区,村民们真正在绿色的包围中享受社会主义新生活。

如果你想到棋盘玩,可以到棋盘山上的凤隐岩看一看。它距离棋盘中学并不远,就在学校后面的山上,其实在学校里就可以望见。凤隐岩是一个寺庙,好看的地方是在寺外,走进寺门,穿过殿外,往寺的右边走,越过一段羊场小道,有一道石瀑颇为壮观,灰黑色的巨大且浑圆的石头层层叠叠,从山上冲下来,向上望去不知道它来自何方,往下俯视也不清楚它要往哪里。它陡峭,吸引了登山爱好者像攀岩一样征服它。地壳的变动而成的景观凸显大自然的鬼手乱挥,有些石头叠在那里,感觉一阵风吹来就要往下滚,可它却稳如泰山。一名登山者刚刚从石瀑上攀登下来,全身就像刚刚接受滂沱大雨的洗礼,夏装运动服整个贴在身上。看来攀这段石瀑不是易事。

坐在石瀑旁边,整个人都没在丛林里,鸟儿的叫声比学校里听起来更加响亮。《诗经》里有文“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注:出自《小雅•出车》迟迟:缓慢。卉木:草木。萋萋:草茂盛的样子。仓庚:莺。喈喈:鸟鸣声众而和。蘩:白蒿。祁祁:众多...)南朝著名的山水空灵派诗人谢灵运有诗曰“春晚绿野秀,岩高白云屯。”但此刻,春尚不晚,绿野已秀,岩高也有,未见白云聚集,原因简单,今天是阴天,但即使没有白云聚集,对我来说,已经是一次胸肺的免疫清洗了。

1585292223(1).png

1585292210(1).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