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廖琪 | “广告文学”辩

廖琪 | “广告文学”辩

更新时间:2020-03-24 作者:廖琪来源: 文化潮人

这半个多月,我忙得不亦乐乎。

湖北告急,武汉告急,我的心也急!自1月底省作协发出“以笔为援、抗击疫情”的号召,我的心便被激活。于是,这个月初,我先是写了报告文学《守护生命》,采写对象是福州东泽公司的董事长周少文以及他的伙伴,接着写了《抗疫 爱的抚慰》,文中主人公是深圳海音公司董事长余德文。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前者在此次抗疫中向武汉和贫困地区捐赠出他们创造的民族品牌、价值300来万元的PDGO腹膜透析机及其设备;后者生产的绿能量系列消毒产品源自俄罗斯联邦科学院的技术,工厂才上马两年,正处于艰难发展时期,但在这次抗疫中无偿捐赠出200多万元的产品。他们这种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的慷慨大气,深深地感动了我。这两篇作品正在网易、深圳潮青商会、文化潮人、肇庆作家协会等网站和网页上发布之际,15日,传来了著名作家金敬迈逝世的噩耗。老迈于我亦师亦友,我不能不有所表示,既写挽联又写悼文,用文字表达我至为深切的哀思。直到《老迈  一路走好》上网了,我的心情才稍为轻松一些。

微信图片_20200324155835.jpg

然而,不经意之间,竟有一瓢冷水泼在我刚刚温暖的心上。 

三天前,我闲来观看某个聊天群,有几个作家正议论某篇抗疫作品。一位作家不屑地说:“广告文学!”他虽然不是说我,却点到我内心的痛点了。

我是最早进入汕头特区的文化人,汕头特区最早的一批报告文学《在这片神奇的土地》、《金砂路》、《特区大农业》,便是我和伙伴们深入改革开放现场的文学成果。自从1986年6月13日经省委书记吴南生指定、汕头特区管委会主任刘峰亲自向我指示:采写《庄世平传》,我便从此与纪实文学结缘了。除了已经连续发行九版的《庄世平传》,1992年前后,我为广东省人大的多项重大举措写下了《南粤之春》、《大地保护神》、《水龙吟》等报告文学专著。2004年,我带队前往山区云浮市,组织文化扶贫,采写出版了《大山不再沉默》。2005年,海潮涌入珠江,珠三角面临淡水缺之际,我组织作家采写出版了《创举》,反映了珠江水利委员会千里引淡压咸、关心人民群众生活疾苦的动人故事。2009年,我又带队前往汶川,采写反映广东人民援建汶川的英雄事迹的《感动》……作为一个在文学领域奋斗了四十余年的作家,每每国家有事,人民有难,我都责无旁贷地负起责任,参与到直面现实的战斗之中。即使平时,在小说创作的思考沉淀期,我也不会坐在家里苦思冥想,而是走向生活,在现实中寻找激情和灵感。记得1985年后,就有人给我的一些作品贴上标签:“广告文学”!

微信图片_20200324155840.jpg

这标签是褒是贬,我想圈内外的人心里有数。我才不管呢!那怕后来,我自投罗网,让人家坐实我是“广告文学作家”,也在所不顾。

1991年前后,我在《作品》杂志当编辑,上头有政策下来:文学刊物要自负盈亏,自寻活路。眼见上级拨款无望,当时的省作协主席陈残云特地找到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的老朋友,要求办一份专供莅会嘉宾阅用的广告刊物《中国企业》。结果如愿以偿,每年春、秋两季各出一本,每本盈利可达20万元以上。至1992年夏天,杂志社干脆指定我专门负责《中国企业》的编务。翌年春,我又与交易会宣传部合作,创办了综合性经济刋物《大市场》,既有国内外市场分析,企业和产品的深度介绍,又兼发一些与经济有关的文学作品。其时,除了解决办刊经费,《作品》编辑的福利也大为改观,皆大欢喜。因此,对我的封号“广告文学作家”,算是板上钉钉了。

微信图片_20200324155848.jpg

为了心爱的文学,为了心爱的《作品》,我当然无所谓。但在一些人心眼中,是不是“广告文学”与“文学”之间,就低了一等呢?搞“广告文学”的人是不是因为“文学”上的低能而求其次呢?是不是肥了私囊呢?不得而知。反正,1994年底突如其来的一次查账,虽然证明我十分的干净清白,但我已灰心丧气,翌年便到文学院当专业作家了。走时,留下的余款是200多万。但三个月后,《中国企业》和《大市场》相继停办……

好在,我刚刚痛过,聊天群里那位刚才还不屑人家的作品是“广告文学”的作家,马上又发出了牢骚埋怨:报告文学“缺乏发表园地”,“缺少活动经费”……我的心又释然了。那些思想观念还停留在“工农兵学商”、将商人列为末流、以职业分贵贱、不屑与商人为伍的作家,是不是与钱有仇,嫌某些钱因为来自广告而拒绝呢?这,我倒未见过。大凡瞧不起广告文学的人,只要别人买单,吃喝玩乐起来比谁都痛快!他才不管人家的钱是不是因为广告文学才赚来的!

于是我想,已经是2020年了,中国社会已从计划经济进入市场经济,怎么还有人抱着旧的僵尸不放!一个新时代的作家,怎么会没有几个企业界的朋友?你手中的笔,不能为企业界的朋友画画像,为他们的产品推广推广么!你的穷酸状态,不正源于你的穷酸观念!想想我这几年的生活,多么的丰富多彩。未及退休,东莞和广州为我开办了工作室一一廖琪书院,我除了出版重版文学作品,还举办过近十届个人或集体的书画展。经费上不成问题!只要我开口,自然有企业界的朋友慷慨解囊。能用我们自已的一点小技能,推动经济社会的发展,换取我们创作上的更大自由,何力不为!顺便作点小人的表白,即使采写庄世平这样的红色大商人大老板,我也从未让他为我繁重的采访经费买单。连同这次采写《守护生命》和《抗疫 爱的抚慰》,我也未向采写对象伸过手。只有慷慨的付出,才能在日后得到人家的慷慨支持。2004年,广东作协与中国作协联手举办“当代中国作家书画展",碰到经费上的大难题,经我向庄老一开口,庄老马上找来企业家给予赞助,一次性给予70万元。我为我有这样的能力,暗暗自豪。

微信图片_20200324155844.jpg

由此可见,如果硬要在文学样式上再加上一个“广告文学”新品种,我毫无愧色地以“广告文学作家”的身份为荣。

顾名思义,文学的神奇,不就是广而告之、潜移默化的功能!当年巴金、刘白羽到朝鲜战场采写志愿军战士,40年前徐迟撰写《歌德巴赫猜想》,包括我那部《庄世平传》,都是新中国作家对新时代正能量的广而告之。请别忘记:庄世平是商人,是大商人,是中国银行名誉副董事长、香港南洋商业银行董事长!可惜,我从未听说过谁指摘我的《庄世平传》是广告文学。谢天谢地,他们是看在庄老的份上还是钱的份上呢?

啊,说了这么多,我无非是要说明,那怕是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作家,那怕是广东作家中自诩要直面现实生活的报告文学作家,也还需要在思想观念上不断地拨乱反正,不断地解放飞跃。否则,文学的创新和繁荣将无从谈起!

是不是这样呢?笑骂由人,我都乐意接受。

微信图片_20200324155852.jpg

廖琪简介:

廖琪,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原委员、广东省作家协会原专职副主席、文学创作一级,广东作家书画院副院长,长篇传记文学《庄世平传》连续出版发行九版,已出版《廖琪文集》等文学专著四十多种,曾获中国改革开放文学成就终生奖、首届全国优秀传记文学作品奖等多个奖项。

书法作品已在北京、台北、澳门、广州等地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