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新闻 > 精彩推荐 > 广东省小小说学会“抗疫小小说选”之十二(综合专辑)

广东省小小说学会“抗疫小小说选”之十二(综合专辑)

更新时间:2020-03-23 来源:广东省小小说学会

编者按: 

“以笔为援,抗击疫情”,为响应省作协号召,2月13日,广东省小小说学会第一辑“抗疫小小说”,通过公众号与广大读者见面,立即引燃微信群,刷爆朋友圈。不但受到广大读者热烈欢迎,也引起省作协领导高度重视,之后每两天在各市选出一辑,持续推出,以飨读者,以鼓斗志。现推出第十二辑:综合辑。

综合辑目录

朱耀华:亲爱的巴比(广州)

陈树龙:红包软件(惠州) 

欧凤香:第十三夜(深圳)

张  霖:坚持,为了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广州)

刘洁瑜:春天的祝福(汕尾)

叶翔清:一个老党员的遗嘱(东莞)

施小燕:如  兰(潮州)

谢鹏翼:鼠年探亲(潮州)


亲爱的巴比(广州)

□朱耀华

巴比趴在阳台,眼巴巴地向下面张望着。它的眼里流露出焦急和渴望,老爷子怎么了?他还回来吗?

巴比是一只小狗,他跟着老爷子已经很多年了。几天前,老爷子病了,被一辆救护车拉走。从那天起,巴比就独自呆在了屋里,与世隔绝了。巴比第一次和老爷子分开得这么久。以前,他们几乎形影不离。

老爷子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但他们都在国外,一两年才回来一次。偶尔,他们会连通视频,叽哩咕噜地讲上一阵。老爷子讲完了,总是要把巴比抱起来,儿子或者女儿就在视频里摸着巴比的头,说,好乖。然后,老爷子就托着巴比的手,摇着说拜拜,巴比嘴里便发出汪汪的声音。两边的人都开心地笑,夸巴比懂事,聪明,通人性。

巴比是老爷子的儿子买回来的。

儿子说有了它,老爷子就不会寂寞了,有巴比陪着,就跟儿子女儿陪着一样的。事实上,老爷子也把它当着自己的孩子,从来没有打过它骂过它。老爷子高兴的时候,还会让它钻进被窝,相拥而卧。吃饭的时候,巴比也站立着,前肢趴在桌边。老爷子吃一口,也给他喂一口。有时,老爷子还会端起酒盅,让它碰碰嘴。巴比嗅到酒香,会兴奋地打个滚,撒个欢。有次,巴比趁老爷子不注意,迅疾地伸出舌头,尝了一滴酒,老爷子生气了,冷落了它两天。那股酒香,啧,沁狗心脾呀。

老爷子常带着巴比到楼下的花园里散步。遇到熟人,老爷子打招呼,也让巴比打招呼。老爷子说,叫叔叔阿姨哥哥姐姐。那些人呢,有的高兴,有的撇嘴,有的还骂上两句。也有喜欢它的,把它抱过去,摸摸它的头,拍拍它的背。巴比就乖巧地眯着眼,或者礼貌地轻轻“汪汪”两声。

巴比不知道老爷子去了哪儿,为什么不带着它一起走呢?那天,几个穿着白衣服戴着口罩全身蒙得严严实实的人抬着老爷子走了。没人理睬巴比,门“哐”地一声,把它关在了屋里。巴比趴在阳台上呜咽着,但是没有人听到它的声音,或者没有人在意它。一条狗嘛。巴比看见老爷子躺在洁白的担架上,向阳台扬起手臂,摇了几下。巴比还看见老爷子的眼里滚出了泪水。

巴比在屋里跑来跑去,它想打开门,但没有成功。最后,它只好又跑回阳台。那时,老爷子已经不见了。巴比觉得自己的心也一下子空了。

没有人知道巴比的存在,它孤独而又寂寞,哀伤而又绝望。渴了,它就喝马桶里的水;饿了,它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日子一天天过去,也不知过了多少天了,巴比的气力越来越小。有几次,巴比趴在电话上,它学着老爷子,拨弄着上面的按键。巴比知道,那个家伙连着外面的世界,还连着老爷子的儿子和女儿。但是,巴比没有成功。这个时候,它恨起自己来,他觉得自己很笨很笨,像一条笨狗。

巴比一直牵挂着的老爷子。它决定,无论怎样,都要找到老爷子。于是,那天,它拼着命,钻出了阳台的栏杆。以前,巴比是无论如何也钻不过去的,但现在呢,它瘦了,瘦得皮包骨头,已经不像是一只狗了,所以,它成功了。巴比望望楼下,闭着眼,一横心,纵身跳了下去。长这么大,它可从来没有这个狗胆。多高的楼哇,和天一样高!风在叫喊,星星在摇晃,巴比觉得自己好像一颗流星,它竟然没有一丝儿害怕。一棵大树托了它一下,树叶被打得啪啪地响。巴比在空中转了几个圈,落在草地里。

巴比还活着,只是一条腿瘸了。它爬起来,一拐一拐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路上人很少,路灯闪着朦胧的光。巴比用鼻子嗅着,它似乎捕捉到了老爷子的气味。寻着气味,巴比穿过小区,穿过树林,穿过一条又一条道路。很幸运,路上,巴比还捡到了一个苹果。苹果上有几个虫眼,显然是被人丢弃的。巴比含着苹果,它虽然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但没舍得吃。它得把苹果留给生病的老爷子。

突然,几个带着袖章的人向巴比冲了过来。他们手里拿着木棒和铁叉。巴比的耳朵里传来凶狠的叫骂:

“打死它,害人的东西!”

“小心,它有病毒!”

“这个狗杂种!”

巴比意识到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它怔了一下,想跑,但它实在跑不动了。立时,巴比的腰上挨了一下,紧接着,木棒落在了它的头上和腿上。

巴比趴下了,那只长着虫眼的苹果也滚落在了一边。

几天后,老爷子回来啦。经过抢救,他病愈了。老爷子没有看见巴比。老爷子的手机里有巴比的照片,于是,他出门去,拿着照片,一个一个的向人们询问,你们有没有看见我的巴比?人们都摇着头。终于,有个带袖章的眯着眼,盯着他的手机屏幕看了一会儿,说,哦,它呀,死了。

老爷子不信,那人绘声绘色地讲起来。

老爷子晕过去,又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


红包软件(惠州)

□陈树龙

拜年派红包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个优良传统,大家见面互相道贺图个吉利。

但阿六认为,派红包是一个大学问,大有讲究。因为,派红包涉及了经济学、会计学、统计学、公共关系学等多方面专业知识。

为此,阿六为自己专门开发了一个红包软件,一个模仿股市行情的软件,专门收集红包数据信息,预测红包市场行情走势。

阿六将所有的亲戚好友都编上号码,如父亲A00001、母亲A00002等,然后每年将与亲戚好友互派红包里的数量填入数据库,因为阿六从小有收集红包的习惯,所以数据收集比较齐全。

从红包软件的K线图可以看出,我国的经济水平日益提升,红包指数呈线性往牛市上。父亲在1978年春节给阿六的红包是1角,2018年春节父亲给阿六儿子的红包是100元,40年提升1000倍。红包软件的K线图就是我国经济的晴雨表。

阿六的红包软件里所有编号一共998个,其中,外公外婆提前“退市”,给予删除;个别朋友失联列入ST名单;还有并购的,譬如好友张三娶了阿六的表妹,本来全家去大姨妈家拜年,表妹是要给儿子红包的,现在只由张三一个人给红包儿子了,张三B00003并购了表妹A00029。还有“借壳上市”的李四C00004,2015年大舅子荣升科长,李四非要给岳父大人当干儿子。

阿六的红包软件每一个号码还会自动生成年度红包损益表,譬如阿六输入时间2018号码A00001,软件马上生成:2018年度父亲红包损益表:借+1000;贷-100;借方期末余额:+900。这表示:阿六给父亲的红包是1000元,但父亲给阿六儿子的红包是100元。父亲收益900元。

阿六的红包软件还可以生成年度红包总损益表,这是针对阿六自己的。阿六把派出去的和回收的红包数据输入后,红包软件自动汇总、提取数据,自动生成:阿六年度总损益表。

阿六预测红包行情走势,相对准确,但最怕的是“新股上市”闯出黑马。

2016年的春节,阿六到岳父家拜年,刚好李四也去。李四给阿六儿子派红包,阿六也赶紧给李四女儿派红包,阿六对李四了解不多,按红包软件预测,普通朋友按20元一个红包。当时李四女儿当场打开红包,一看是20元,撅着嘴巴对她妈说,妈,才20元啊!我们给的可是100元啊!当时阿六“刷”的一下,满脸通红。

阿六回家后马上对李四进行“新股上市”,增补李四编号为C00004。

2017年春节,阿六也是在岳父家遇见李四,阿六马上给李四女儿100元的红包,李四女儿也是当场打开红包,乐呵呵地笑起来,对妈妈说,今年他家给的是100元,把去年亏的红包钱赚回来了!

阿六每年都会进行数据调整修正,大盘趋于稳定,总盈亏控制在10%的可接受范围。

但个别号码比较活跃,譬如张三B0003一直难以预测,捉摸不透,曲线忽高忽低。

张三跟表妹生了三个小孩,可张三乡下的哥哥有时也带小孩到阿六家过年,他也是三个小孩啊!张三这人啊,他哥来他家过年时,故意把红包派100元,有时200元,有时还不用红包,直接给现钞,弄得阿六措手不及尴尬得很。他哥没来他家过年吧,他的红包就变小了,50元,20元。可阿六家就一个小孩。这就是所谓的人口红利吧!

为了提高红包行情预测准确率,阿六需要提前收集张三的内部资料。

元旦那天,阿六给张三打电话,探探口风,问他哥今年来不来过年,准备住几天。张三回答说,还没定。

1月10日春运开始,阿六又给张三打电话,聊聊美国伊朗又聊聊中美谈判,最后又提及张三准备在哪里过年你哥过不过来。张三还是回答说,还没定。

1月20日,张三打电话给阿六说,武汉疫情正式公布了,你看新闻吗?阿六说,看了!你哥还来不来这里过年啊?张三说,还没定呢!

1月23日,阿六打电话给张三,武汉封城了!你看新闻了吗?张三说,看了。阿六说,外出都要戴口罩,建议待在家里,减少流动传染,别去人口密集的地方!别给国家社会添乱!张三说,我哥说了,村镇长已经发通知,全村村民一律不准外出,待在老家过年。今年我就不去你家拜年了!阿六说,宅在家里,也是贡献!祝你新年安康快乐!

晚上,阿六在红包软件的公告上输入:因武汉疫情,2020年春节红包市场歇市!万众一心,抗击疫情!


第十三夜(深圳)

□欧凤香

耳朵由外到内发热,隐隐约约的胀痛从耳廓传到脑门心里,丝丝绵绵的催眠曲,成了聒噪刺耳的噪音,四面墙像匣子般把我扣在里面,喘不过气,背下电热毯传递过来的热量,象巫婆散发的烟雾弹,焦灼难安。

我一把扯掉耳机,掀掉被盖,跳下床来。

妻从梦中惊醒,瞪着双眼睛,吃惊的看向我,你怎么了?

我又想发作,想到隔壁,满脸隐忍,冷冷应了一声:刚刚做了个恶梦。

我揉揉撞疼的脚踝,重新爬上床,一半身子在被内,一半身子在被外。冷空气从我的一半身子,浸透到另一半身子,全身出奇地清爽,舒畅。

睡吧。妻的话,习惯性的不带一丝温度。

我翻来覆去,无法入睡,原想明天可以解脱,逃离这如牢笼般的家,可以到外面海阔天空的任我飞,没想到又来一个隔离期。我看了看手机,凌晨一点多,索性穿上衣服。

客厅的灯还亮着,播放电视剧的声音很低,打开门还是能听得见。

我,就是你的影子,你走到哪,我就跟到哪,我要用我的生命护你一辈子周全。男主人虔诚执著的表白。我一向鄙视当今这些泡沫剧:粗浅,幼稚。可这幽暗的背景,哀伤的音乐,配上那沙哑、弱带磁性的声音。心里有什么东西被搅动,那颗在生意场里逐渐冷却、麻木的心,有一丝丝怪异、酸涩的感觉。本是睡不着想来客厅消磨时光,却看到妻弟和弟媳相互依偎在沙发和着电视剧的场景一起泪流满面。

我一㦗,有种东西似曾相识,在内心深处,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

还不睡呀,你们。我装着去上厕所,不经意的问。

睡不着,看看电视,妻弟抹了抹眼角回我。

妻弟带着新婚的妻子来拜年,没想到遇上封城,走不了,只好待着。

我以为把主人房让给这对小夫妻,给他们最好的待遇,他们应该能安心地住下,可他们睡不着,每天追剧到深夜,我弄不明白,就像我弄不明白妻子,夏天多热都不开空调,冬天不管温度高低,都要垫上几床棉被,插上电热毯,把个床整得像火炉。

我无法理解。

忍到无法容忍了,我跳起来跟她闹,分居吧!妻无语,默默地搬到客房。她似乎得到了解脱,从此不用等我,每天早睡早起,仿佛我的存在成了多余。

那之后,我更忙,应酬更多,在成功的路上意气风发。我不知道孩子是怎么突然长这么大的,更不知道妻为什么越来越怕冷。

姐夫,睡不着就一起看看电视吧,演得很好,很感人的。

妻弟把弟媳眼角的眼泪擦干,端正坐好,给我腾出个位置,他似乎看出我的意图。

我有些尴尬地坐下,电视剧还在继续,那生死相依的爱情正在我眼前上演,我一本正经地看着,内心却不知道在抗拒着什么。

太晚了,还是早点睡吧。我对妻弟说。

姐夫,现在已进入第十四天了,原计划可以走的,现在又通知还有第二个十四天,还得待半个月呢。妻弟满头满脸的沮丧。

怕什么,安心待着,平时想玩都没时间,想聚都难,有我吃的就有你们吃的,此刻家里最安全。我安慰他们,更多的是在安慰自己。

回到房间,妻已睡了,卷缩在被窝里,耳朵里塞着耳机。床头柜上堆着妻刚抽出来的电热毯和棉被。

我钻进被窝,没了电热毯,不再燥热,我伸直腿正要安心睡觉,碰到妻冰冷的身体,我内心阵阵不安。十三天了,同在一张床上,彼此却隔着千山万水。我把脚伸过去,贴在妻的脚上,有种熟悉的感觉,慢慢拉近我们的距离。

我,就是你的影子,你走到哪,我就跟到哪,我要用我的生命护你一辈子周全……男主人公那抑郁的表情,煽情的表白,莫名的在脑海里浮现,平时觉得那么粗浅、幼稚的东西,这一刻却翻出了我心底的阵阵酸楚。

我伸出手,一把把妻抱在怀里,贴在胸口暖着,妻的身子一阵痉挛,有些抗拒,挣脱了几下,渐渐的,周围变得安静了。


坚持,为了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广州)

□张 霖

“阿嚏!”刺耳的声音划破沉寂的夜空,如同军号一般,命令人们赶紧关闭通风的窗户。

匆匆合拢窗户的男人,又坐在床边,拿着手机,正如一个小时前那样。

“她怎么还不来电话啊?”他喃喃自语。

那个她,因琐碎家务曾和他争执,也因不愿生孩子和他闹过离婚。

还是那个她,两天前在机场集中,随医院支援队奔赴武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那天,他们紧紧相拥……

男人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

白天的一幕幕就像放电影一般在他的脑海中回旋:大妈在超市抢购食盐,身为警察的他上前规劝,说“封城断物资”是谣言,却被对方口吐芬芳;大街上,父女缓步走来,忽然,女童全身发软,拉着父亲的手,跪在地上,口罩落地,满脸通红,大街上本已不多的人立即四散而去。他帮忙扶起女童,并拆了自己准备更换的口罩给女童带上……

凌晨两点,电话终于响起。俩人诉说着一天的故事:病人众多,物资紧缺,如果不是万不得已,那一身防护服谁也舍不得换……

听筒中陡然传来脚步声,接着听见妻子急促的声音:“有个重症,我得去处理下,你要保护好自己!大家都要好好的,回来,我给你生娃……”

“生不生孩子无所谓,活着,平安回来就好!”电话挂断,男人流泪了。

晨,男人去上班了,和昨天不一样,他往口袋里多放了两个口罩,以便可以随时送给有需要的人。

门关了。

他给心爱的人发去信息:坚持,为了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春天的祝福(汕尾)

□刘洁瑜

这个年过得忐忑不安。

女儿毕业后去了妻子原先任职的医院工作,几年后,他拿出老家底给了首付,在临近城郊买了套房子。今年入伙,只道人生的任务告一段落,也算对亡妻有个交代,剩下的就看女儿自己了。本想着高高兴兴,轻轻松松地在新家过了年,就和心爱的女儿去西安旅游,结果疫情越来越严重。看着每天新闻报道里翻倍上升的确诊数字,他心底里不禁一阵阵恐慌,宛若面对十七年前的那一场夺命的灾难。

之前对疫情的了解,仅限于网络上零星的有关不明肺炎的三言两语,也不怎么上心。因为沉浸在假期休闲和乔迁新居的欢乐里,腊月廿七那天,他和女儿兴冲冲地逛了花市,女儿让他戴口罩,他还固执地说:你爸身体壮着呢,不用戴口罩。女儿在前面走着,不时停步驻足,回首嫣然笑着,招呼他来看花。他在后面亦步亦趋,满眼宠溺地看她身影窈窕,女儿长大了,眉目疏朗,举手投足、面貌神情出脱得越发像她的母亲,他的女神。

廿九日他又去了涌尾市场,买了除夕和初一的年菜。市场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大都戴上了口罩,他也戴着了口罩——新闻里说武汉“封城”了,他有点怵,也有点警觉起来,但想着武汉远着呢,疫情哪能说到就到呢!

那天阳光灿烂,他走在街上,看打糍粑的大汉口罩戴在鼻子底下,抡着大锤一下一下地拍打,啪啪啪,粘重的脆响,仿佛一下下拍打在他心头。他提着两大袋食材,特意拐过几条街,走得满身大汗,到药店里买了几打口罩回来备用。

年假还没过完,女儿工作的医院紧急召唤集合。女儿抓起大衣准备开门时,他站起来追到门边,张开双臂给女儿一个拥抱,女儿甜笑着说:“哎哟哎哟,又不是不回来了!”他忧心忡忡,嘱咐女儿一定要注意安全注意防护。关上门,他使劲摇摇头,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十七年前的非典,女儿还小,他和他的白大褂女神也是这样告别,他的女神也是这样笑着说,可谁知道呢,一语成谶。

他心里一酸,刚才一直拼命忍着的眼泪不禁滴落下来。

新闻铺天盖地,每天睁开眼,手机新闻都是有关疫情的:武汉封城了,全国各处出现的病例也都与湖北相关,一时间,谈鄂色变。他担忧:离开湖北的人都发病了,那湖北本地的人民不是水深火热吗?

小区的楼道天天消毒,电梯间有一股浓浓的消毒药水味,进入小区都要测体温,来访的客人都要登记。大年初一,小区群有人说一辆湖北牌的车停进来了,小区的人都恐慌,报警的报警,投诉物业的投诉物业。不一会儿便水落石出:邻栋一位湖北籍业主在群里说:“对不起大家!我是业主,我们一家元月17号从湖北回来,已经在社区报备过。我们会自觉做好居家隔离,不出门,不给大家添麻烦!”

群里沉默了几十秒,有人便说:“邻居你好,毕竟廿三到现在还不到十四天,请你多注意,不要随处走动,辛苦你了!祝你新年快乐!”

“这是必须的!社区和派出所每天都过来量体温,做登记的,请大家放心!”湖北业主秒回。

群里气氛马上便轻松了,他也跟着回复列队跟上:“辛苦你了!湖北人民不容易啊,大家都不容易!新年快乐!愿我们平安健康!”

女儿几天没回家了,电话里总说忙忙忙,他除了交代女儿要做好防护保护自己之外,也没什么说的——知女莫若父,女儿从小跟着自己,不多话,与生俱来的善良使她的心柔软得像和了水的面,小时候看见流浪的小猫小狗都会落泪,觉得它们可怜。在医院工作,每天见到的生老病死生离死别,都不知回来哭过多少回,哭完擦干眼泪,又回到病房里对病人嘘寒问暖。

他接到了回学校值班的消息,西安之行像一条未曾扬帆的小舟就此搁浅,他退了去西安的机票,决定返程。开车回家下高速时,发现回老家的路口也设了卡查体温。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工作人员拿着电子体温计在他的额头“嘀”一下,又叫他伸出手在手背“嘀”一下,然后一挥手让他过去,他舒一口气,说:“谢谢,您辛苦了!”他为工作人员的认真感动,感觉里便踏实了许多,觉得有了安全感。

接下来,他奔忙于校园与家之间,排查,电访,登记一连串的忙。晚上刷刷微博、朋友圈,自媒体上看到许多人间惨剧,也看到许多暖心时刻,他的心里除了悲伤、愤怒、担忧,还有的是感恩的,感恩疫区人民的付出,感恩一线医护人员的奋勇战斗。

正月十五,女儿来了电话,她说她报名支援武汉了,他沉默着。女儿又说,医院里的阿姨和叔叔们都不让她去,要她和爸爸商量。

女儿说:爸爸,非典那时候我还小,我只能诅咒病毒,眼睁睁地看着它夺走了妈妈。现在,我长大了,我看见那些失去亲人的家庭,我难受,我想到最需要我们的疫区去,去跟病毒抢人,我不想坐在这里一次又一次地感受着当年的疼痛。

他心头酸酸的,说,爸爸尊重你的选择,唯一的要求是:为了爸爸,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女儿笑,爸,您放心。

放下电话,他望着窗外的阳光,暖暖,他默默地祈祷着,祝福着:是的,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一个老党员的遗嘱(东莞)

□叶翔清

“康哥,我是祥军,在东莞向您问好”。

“祥军啊,我很好。”

这是进入2020新年,我和退休老党员曾祥康的一段电话交谈。

康哥从市环保局局长的位置退休,住在乡下已经十五年。虽然他大我二十五岁,可按照老曾家的辈分来排,我与他同属“祥”辈,所以我叫他“哥” 而不是叫“叔”。而康哥呢,从未介意我对他这样的称呼,还开玩笑地说这样叫好,显得他更年轻了。

“年轻”的康哥在乡亲们的眼里可是个有分量的乡贤。退休后带领村里人办了许多好事:修桥、筑路、修缮祖宗祠堂……作为一个老党员,本该安享晚年的的他,退休后发挥余热,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将大伙埋藏在心底的冷燃烧起来,整个曾家村充满了人情味儿——原来各家都极少走动的,现在他的影响下,都互动起来了。

而我作为村里“曾氏文化研究会”的秘书长,与康哥约好了在年底来筹建成立“曾家村春节文体活动筹委会”,进行一年一度的庆春活动,现在接近农历新年了,打电话给康哥请教他就有关事项该怎么做才合适,康哥不但德高望重,而且文笔也极佳。因此,这个由村里发起成立的组织,除了得到外出工作的乡贤们的大力支持外,康哥是个不可缺少的人物。许多事情他不出面就搞不定。

“军啊,今年春节的各项活动都取消吧!”电话那头,康哥的口气非常坚决。

看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消息已传到老家,老局长的决定与我不谋而合,政府和单位已要求我们延迟上班,尽量少出门,少聚集,老局长的鼻子很灵敏啊。在往年,村里都要举行篮球比赛、拔河比赛等活动的,还有“村晚”呢,这些都是历年来我村喜闻乐见的活动,取消的话,村民有意见吗?村里岂不是变得非常冷清,没有春节氛围了?

我将顾虑与康哥说了。

“军啊,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大于一切,我作为一名老党员,必须听从党和政府的要求,从我做起。” 老局长的话铿锵有力,态度异常坚决,同时我也从他那稍微沙哑的声音中感觉到他的身体比以往弱了不少。

“好吧,康哥,您多休息吧。”

随后的几天,我每天关注着中央台的新闻联播,微信的各个群里也占满了关于湖北方面的疫情播报,原定初七开工的我,延期到初十。变化比计划快,过了一天,公司“钉钉”群发了延迟到2月10日(初十七)开工的消息。期间,各种传闻铺天盖地而来:封城了,堵路了,菜涨价了,米面抢购一空了,某市又增加几例疑似病例……

这些消息在短时间里风干着人们的心,生命好像隐藏不了世间所有的秘密,时光的幻觉,击打在尘埃之上,春风吹起,竟是落叶缤纷。春日的暖阳,竟比寒夜还冷,似乎能裹挟夕阳走进众神死亡的魂墓……

身在东莞的我,却很淡定,妻子担心一家人一日三餐没了正常的供应,三番五次催我去菜市场囤买食物,我经历过2003年的那场“非典”,胸有成竹地劝说妻子:要相信政府的能力,哄抬物价,发国难财者必受惩罚。

果不出所料,我们去菜市场进行了正常的采买,价格与平时差不多,妻子悬着的心才放下来。而一些哄抬物价者,被政府有关部门通报、处罚了。

待在家的日子里,我带着孩子坚持锻炼身体,传达学校通知等。去买菜时,我们都戴了口罩,人们隔着口罩互相问好。

大年初一,我打电话给康哥拜年,电话打不通。我想是因为太忙吧,也没怎么在意。

大年初七。老家的邻居钦哥在微信上留言:康哥已在年三十过身,初六已火化,勿回来。

我顿时泪涌而出。

我的好康哥,曾家村里不可多得的乡贤,您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我们!我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了康哥的儿子,表达了我对康哥的吊唁之情,我说康哥对曾家村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应该让我们早些知道,我们去送他一程才对。

“军叔,谢谢!我爸说了:初七告诉大家,一切从简,不接受吊唁。”

此刻,一阵春风吹来,仿佛是康哥的叮嘱在我耳边拂过。 


如  兰(潮州)

□施小燕

小序:为草当作兰,为木当作松——李白。抗击新冠肺炎,英雄热血丹心,光耀中华,千字小文,权充颂歌。

呼吸内科,她连续接诊九位病人,刚开始,发热,干咳,呼吸急促,正常用药毫无作用。随后病情变得严重,炎症厉害,呼吸衰竭……2003年非典疫情?!她心里一紧,脊背发凉。

“情况特殊……小心!谨记!勿误!!”她心急如焚,通知科室做好防护,同时向上递了报告。

她忧心忡忡的在班群里发布了消息,提醒同为临床医生的同学“注意防范”,向外界拉响了警报……

……

84岁老院士匆匆北上,抗疫防疫战斗枪声打响,沧海横流,显英雄本色,士赴国难,巾帼不让须眉!她马不停蹄,日夜奋战在第一线。

眼睁睁看自己的病人,溺水似的,缺氧而亡。他们临终之前,人清醒着,呼吸极其困难,呼喊求救,不顾一切挣扎,声嘶气竭,吐出最后一息!她毫无办法。热泪盈眶,心,备受煎熬……

从医多年,生死身外,病魔肆虐,她恨力微知浅,分身乏术,中医、西药,病房、实验室,照片、数据……她绕个奔波,有如陀螺……

乏力、发热……不好!

压力?透支?感染?她知道自己病了!她撑着,可病来如山倒。很快,呼吸困难、咳嗽,病情迅速恶化……

“昨晚折腾了一晚上,怎么搞,氧上不来,我以为我要死了,缺氧,烦躁,全身虚汗。今天,打了呼吸机,好多了……”在重症监护室里,她发出了一条微信。 

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怕自己过不了这一关,清醒过来后,她立下遗嘱:“捐遗体,医用解剖。”

医院大规模收治病人,改造病区、腾挪病房、运送病人、调配人员、解决物资……战斗在紧张进行,战士却已经中枪倒下,她千万个不愿意,不愿意此时此刻躺在病床上!万一不行了,就让自己化作一道光,去照亮降妖伏魔路上的同伴吧……

“中医治疗……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临床输注……来吧……通通来吧……死马当成活马医……”面对同事、战友,她喘着气,艰难地表达着自己的意愿。战友们紧握着她的手,连连点头。病房外,几个人泣不成声。

只要有一丝希望,医者,对生命绝不放弃……

战友把一份新冠康复者的血浆,小心翼翼输入她的血管。

奇迹——生命的奇迹!在医者身上见证。血浆的输入,她的病情得到了缓解。战友们欣喜若狂!

移出重症监护室,不管自己虚弱病体,她要来工作笔记本,写下一系列心得……

以身赴死,她活了过来!

她,笑了,春暖花开。

2020年抗疫战争历史上,她,是一道亮光!一位英雄!英雄不能没有名字,英雄的名字叫——如兰。


鼠年探亲(潮州)

□谢鹏翼

大年初一,母亲迫不及待地催促我开车到广州看望多年未见的舅父。

其实,昨晚的团年饭上母亲就一直念叨着这件事,而且还手脚利索地收拾好此行的简单行李。我当时并没吭声,主要是怕母亲担忧。

母亲前几年做过开颅手术,一直在家静养。我理解母亲,她这一生也够苦的。

外婆当年生下母亲后得了产内风,早早撒手而去,只剩下她与外公相依为命。文革期间,外公因有一亲戚居住在台湾,被造反派暴力揪斗致死。邻居的阿哥见母亲孤身一人,便收留了她,两人义结兄妹。后来母亲上山下乡到海南务农,返城后在潮州结婚,都是舅父一家拉扯照顾的。几十年来,尽管母亲已成人母,并且也有了自己的孙儿,可对舅父一家的恩情却一直都难以忘怀。

母亲一大早穿着大红的外套,脸上的笑容像春花般绽开,显得格外精神好看。她利索地把行李搬进后尾箱后,并一个劲地催我开车,说是早点开车路上不堵。我一把拦住母亲,小心翼翼地说:“妈,咱还是过些日子再去看望舅父吧!如今外头的疫情相当严峻,咱不能去。”母亲急了:“不行!明天是你舅父八十大寿,我非去不可!”又叹气说:“唉!我们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说不定哪天说走就走,你这一次说,我一定要去!”母亲说完,沉思片刻后,十分伤感地说:“想当年,若不是你舅父一家对我的百般照顾,哪有今天的你我?再说吧,你看我的身体可棒了,去广州也不会出什么意外的,你就不要再阻拦我了……”

“妈,您听我说,这次的病毒非同小可。它是通过飞沫和空气对人体的交叉感染,谁都难保不会被传染的!政府也都三令五申要求大家不得出门,呆在家里过年,确保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

我苦口婆心的劝,母亲就是听不进,执意非去广州不可。

我深知母亲的固执,只要我耐心劝,陈说利弊,相信她还是会明白道理的。于是我耐着性子劝说:“妈,连日来,好多的医务人员赶赴抗击新型肺炎病毒的第一线,其中就有为上前线而给自己不足一月的婴儿断奶的年轻护士,更多舍家卫国的医务人员,在这次的抗击病毒疫情中以身殉职;好多企业在这场抗击病毒疫情的战斗中,捐钱捐物,他们都图啥?不就是为了大众的平安吗?我们的国家也花费了好几亿的资金,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抗疫战争中。妈,相比之下,我们老实呆在家里,也是为这次防控疫情作出了一份贡献,你说对吗?”

母亲若有所思,沉默了良久后叹气说:“原先跟你舅父说好的。可突然间打消主意,你舅父会责怪我们的!”

“哪会呢?咱舅父是个明事理的人,一定不会责怪你的!”我一边安慰着母亲,一边用手机拨通了舅父的电话,递给母亲听。

果然电话里传来了舅父那爽朗的笑声:“是阿娇哪,如今外头的疫情不好,这次你就不必过来了,在家好好过年,千万别出门啰……”舅父又说:“如今咱百姓都要支持政府的号召,不要外出给社会和政府添乱,我已经告诉家中儿女,今年我的生日聚会别搞了,一家人买点肉菜在家聚聚就行。生命第一,这也是咱以行动对这次抗击疫情的支持,只要咱一家老少都平平安安,这年也就过得舒心快乐!你说是么?”

“对!对!阿哥这话说得实在在理。阿哥呀,你要注意保重自己才好!咱们都听政府的话,人心齐就能打赢这场消灭肺炎病毒的攻坚仗!”

母亲双眼噙着泪花,示意我将行李从车上取下,嘱咐我随后给舅父发去祝寿的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