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新闻 > 精彩推荐 > 2019年报告文学:聚焦聚力新时代 萃取淬炼新人物

2019年报告文学:聚焦聚力新时代 萃取淬炼新人物

更新时间:2020-02-17 来源:文艺报 李朝全

2019年报告文学创作最耀眼的成绩体现在新时代叙事上。报告文学对新时代的书写几乎涉及现实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作家们的开掘越来越深入,发现也越来越独到,涌现了一批令人振奋的新作,为新时代文学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优秀的报告文学必定能以浓郁的文学性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为读者实录和报告鲜活的现实和幽微的历史,担负起社会良知的初心和时代书记员的职责。

2019年,新中国迎来70华诞,决战脱贫攻坚进入至为关键的一年,国际局势风云变幻,挑战更为严峻。报告文学当然要呼应国家命运,契合时代脉搏,大力书写新时代、新征程、新成就,刻画奋斗者、追梦人等时代新人,展现时代新姿。因此,2019年度报告文学最突出的成就主要体现在“新时代叙事”或“新时代纪实”方面,注重书写和反映中国制造、中国创造和中国建造方面的新成就,包括对新时代的重大事件、重大工程、重大科技创新突破、重要人物、重要进展予以集中、详尽而生动的反映。

聚焦新时代纪事

在新时代纪实中,对于脱贫攻坚的书写,报告文学作家最为不遗余力,占据相当可观的份额,如凌翼的《井冈山的答卷》,曾哲的《经纬滇书》,肖勤的《迎香记》,王宏甲、王琰的《庄严的承诺:甘肃脱贫攻坚纪实》,鲁顺民、杨遥、陈克海的《掷地有声》,鲁顺民、陈克海的《赵家洼——一个村庄的消失与重生》,沈洋的《磅礴大地——昭通扶贫记》,梁庆才的《时代答卷》等。这些作品均旨在传递新时代的扶贫好声音,讲好新时代中国与贫困进行总决战的故事。

脱贫攻坚题材的创作数量已经不少,目前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是克服创作上存在着的概念化、模式化、同质化和抽象化、说教化的缺憾,努力挖掘、刻画出新颖鲜活的“这一个”,塑造出有情有义、有个性的人物,开掘具有特殊地域性、民族性色彩的生动感人的故事情节,提炼出更加精辟独到的主题立意和思想内涵。

关于重大科技突破和成就的书写是新时代叙事的一个重要方面。王宏甲的《中国天眼——南仁东传》无疑是其中可圈可点的一部作品,对南仁东的生平事迹、家国情怀和中国天眼建造历程的描述比较精到、准确、动人,通过讲述南仁东曲折坎坷的科研人生,弘扬了矢志不渝的报国奉献、拼搏奋斗的科学家精神。作者随后将其改写成儿童读本《你的眼睛能看多远》,以儿童视角重述天眼和南仁东的故事,亦受到普遍好评。何建明的《大桥》重点聚焦港珠澳大桥总工程师林鸣的事迹,情节生动。陈新发表了描写中国大飞机的《C919,飞向蓝天》。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创新报国70年”大型报告文学丛书的组织出版,这是由中国科学院、中国作协、中国科协等单位联合发起和组织实施的一项创作工程。首批推出了叶梅的《大对撞》,许晨的《耕海深洋》,杨丰美、纪红建的《世界屋脊的光芒》和李春雷、李艳辉、李青松、裘山山、董立勃、薛媛媛、葛水平、陈应松、武歆、杜怀超等人的作品,反映和描写新中国成立70年来科技领域的重大成就和重要人物,弘扬了科技报国和科学精神,为科技题材书写增添了华彩乐章。

新时代发生的重大事件、重大变革也是作家们关注和着墨较多的领域。解放军出版社推出的“强军进行时报告文学丛书”是近年来军事报告文学的一个可贵收获,包括黄传会讲述中国海军“红海行动”的《大国行动》,以及江永红的《中国蓝军》、王秋燕的《正在发射》、赵雁的《筑梦九天》等。周桐淦的《智造常州》阐述了关于“中国制造2025”主题的思考,李朝全的《最好的时代》对浙江长兴改革开放40年发展历程作了形象记录,蒋巍的《行走的村庄》反映湖州农村发展进程,长江的《明月村的“月亮”》描述四川一个新兴乡村的新风貌,任林举的《晋江,奔流向海》揭示了晋江发展模式。此外,禾素的《春天里的人们》讲述数十年来在香港地区孜孜不倦推广普通话的教育工作者平凡的经历;王立新的《多瑙河的春天:“一带一路”上的钢铁交响曲》描写河钢收购塞尔维亚钢铁公司的成功范例;李鸣生的《敢为天下先》为珠海20年的国际航展而作,航展实际上也是珠海改革开放成就的一个表现……作家们将笔触伸向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方面,为时代进步留下了真实的印记。

刻画时代新人

新时代叙事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对时代新人的倾情刻画。时代新人囊括了全国评选出的各类“共和国勋章”和国家荣誉获得者、“改革先锋”、“最美人物”、“最美奋斗者”、全国道德模范、时代楷模、“中国好人”、“感动中国”人物,以及各行各业、各地所评选表彰的各类先进典型、优秀人物等。2018年以来,中宣部宣教局和中国作协组织了60余位作家采访创作关于“时代楷模”的故事,发表和出版了一批反响强烈的作品,如杨黎光的《英雄背后的英雄》描写“人民英雄”麦贤得和他的妻子李玉枝的英雄故事,徐剑的《永远的军姿》描写隐姓埋名的耄耋英雄张富清,郑彦英的《玉石滚子》讲述乡村校长张玉滚的生动事迹。而陈霁的《雀儿山高度——其美多吉的故事》,紫金的《一个人的灯火》,李春雷的《北京榜样》《县委书记》《海棠花开——“时代楷模”吕建江纪事》《中国钾——“时代楷模”李守江纪事》,许晨、臧思佳讲述崔善根和亨通集团的故事的《“民企”国魂》,阿勒得尔图抒写内蒙古乌兰牧骑历史事迹的《红色文艺轻骑兵》,鹤蜚描写中船重工英雄集体的《致敬,“8·20”抗灾抢险的英雄们》等作品,产生了很大反响。刘笑伟、王志国的《万里瞻天红旗扬——“人民楷模”王继才》和陈聪、李响的《守岛:寻找烈士王继才》都是描写终身坚守国防前哨开山岛的民兵王继才的长篇纪实。杨年华、葸青华《家是玉麦,国是中国》和唐大山《情系玉麦》都是关于西藏为国守边姊妹花卓嘎和央宗感人事迹的描写。阮梅的《文秀,你是青春最美的吟唱》则是关于以身殉职的青年扶贫楷模黄文秀的动人书写。唐朝晖的《百炼成钢》逐一采访钢铁行业数以百计普通工人的经历和处境,聚焦普通劳动者和奋斗者,特别难得。于清丽的《你的样子:讲述雷锋》是一位女性作者关于雷锋的另类书写,令人耳目一新。此外,新时代叙事还特别重视对生态文明建设浓墨重彩的书写,譬如古岳的《冻土笔记——达森草原的前世今生》,李青松的《把自然还给自然》,陈启文的《中华水塔》《穿越共和盆地》,和谷、杨春风的《春归库布齐》等。

文似看山不喜平。在刻画包括当代英雄人物在内的时代新人方面,报告文学创作容易出现同质化、模式化和概念化等不良倾向。为了克服这些缺憾,作家们应该努力开掘一些以往作品所未曾有过的新人物,或者从新人身上发现代表时代发展潮流和趋势的新品质、新特征。在文学技巧及手法上争取出新出奇,以不同的叙事方式塑造令读者既熟悉又陌生的“新人物”。

报告文学是文学的轻骑兵、侦察兵、尖兵,对社会问题的敏感、敏锐与深刻揭示,也是报告文学创作题内应有之义。这一年中,譬如关于养老问题,有韩生学的《大国养老》、修白的《养老院的故事》、侠子的《生命的最后一站——老年病房采访记》等;关于汶川地震受灾者身体与精神创伤修复艰辛历程的,有杜文娟的《岩兰花开——汶川大地震伤残人员生存状况调查》;关于留守儿童及其社会照护问题,有长江的《“童伴妈妈”——中国的“赤脚社工”》;关于睡眠问题,有李燕燕创作的《拯救睡眠》;南翔的《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和顾春芳的《我心归处是敦煌:樊锦诗口述自传》都是关于中国文化遗产传承与保护的主题,既具现实意义又有长远价值。

一言以蔽之,2019年报告文学创作最耀眼的成绩体现在新时代叙事上。报告文学对新时代的书写几乎涉及现实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作家们的开掘越来越深入,发现也越来越独到,涌现了一批令人振奋的新作,为新时代文学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真实还原历史

在历史题材的纪实书写方面,白描的《天下第一渠》讲述了郑国渠的前世今生,细致梳理了这条人工运河的历史发展,以及水利与农耕文明的紧密关联。罗达成的《八十年代激情文坛》提供了丰富的历史资料,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研究解析上世纪80年代的文坛和文学史。何建明的《革命者》通过打捞1921年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直至上海解放前革命者的故事,弘扬为理想信念、英勇无畏斗争的革命精神。陈启文的《海祭:从虎门销烟到鸦片战争》追述了中华民族的一段屈辱与抗争历史。《半条被子》讲述当年长征途中三位女红军将自己仅有的一条被子剪下半条留给乡亲的感人故事。《第一军规》梳理了解放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规定的来龙去脉。由潘小平、李云、余同友、许含章联袂完成的长篇报告文学《一条大河波浪宽:1949-2019中国治淮全纪实》,力图真实展现艰难曲折的治淮历程。铁流的《“莱西经验”诞生记》聚焦基层政权组织建设配套问题,反映了改革开放中的种种现实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实践过程中产生了许多有益的模式、经验和道路。这些经验、模式和道路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的有益探索,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有机组成部分。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探索、经验和总结,才丰富、充实和完善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报告文学长期致力于讲好中国制度的这些生动故事、鲜活实践,大力彰显中国制度的优越性,为讲好中国故事作出了重要贡献。

大力拓展传记范畴

在人物传记方面,除了发表有一批当代英雄人物的传记之外,还有一些历史人物的传记亦让人印象深刻。张子影的《洪学智》讲述从大别山走出的共和国将领洪学智的人生传奇,洋洋洒洒100余万字,充分展现了洪学智非凡的人生历程和博大宽广的精神世界,应该说是2019年度传记文学的一个重要收获。航宇的《路遥的时间:见证路遥最后的日子》以亲历者的身份,详细披露了路遥在人世间最后的人生片段,更启示人们热爱生活。

传记发展到了今天,出现了很多为尚健在者立传修谱的作品,还从原先主要是伟人、名人立传,转变为为英雄模范、楷模人物、时代新人等作传,尤其是大量地为普通人、平凡人、寻常百姓立传。这是传记文学发展的一个新趋势。普通人开始拥有了更多进入到文学人物画廊中的机会,这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结果,也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体现。在这中间,作家传记大量涌现甚至被不断地重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譬如,关于路遥、陈忠实、贾平凹都出版过不止一部传记,特别是路遥的传记差不多已有10部。这或许是因为作家的生平经历及创作道路,对于其他的写作者和文学爱好者具有特殊的启示与感召意义,同时又具有文学史价值。传评结合、夹叙夹议,注重传记的学术性和研究性价值也成为传记文学创作的一个新的发展趋向。此类评传往往都带有对传主的人生历程和业绩成就的评价,这样的传记不仅是一种记录、记述、记忆和还原历史,还是对传主的一种研究评析,对于推动社会科学和文学的发展也会产生推动作用。

同时,“泛传记”写作大量涌现。如今,传记文学已从为人物立传扩展到为城市立传,为江河湖海洋立传,为大桥道路、沙漠绿洲立传,为一切自然有机体、建设工程项目和所有具有“生命”发展历程、演进演变过程的事物立传。譬如《最好的时代》为浙江长兴改革开放历程作史立传,《天下第一渠》为一条人工运河立传,郭保林的《大江魂》为长江立传,张加强的《太湖传》为太湖作传,曾平标的《中国桥——港珠澳大桥圆梦之路》描写港珠澳大桥的前世今生,徐剑的《大国重器》则是为中国火箭军作传。这些“泛生命体”在作家眼中似乎都变成了有生命的物体和存在,作家通过细致深入地梳理具体事件事物的来龙去脉、发展历程,力求进行详尽准确的考据考证,并在此基础上努力还原其历史面貌,使得作品具有鲜明的史志、史传、文献和学术价值。

传记文学在写作手法上也在努力寻求出新出奇,寻求突破。譬如在叙事人称上,有的尝试运用第二人称,如唐明华的《中国好莱坞》、阮梅的《文秀,你是青春最美的吟唱》,很好地拉近了与主人公的距离,给人以更为亲切的带入感。与对待传记那种敬畏感、庄严感的淡化乃至丧失相伴随,人们包括作者和传主对待立传的态度和价值取向也有了微妙的但却是明显的变化,那就是“隐恶”甚至于“虚美”。传记文学的这一发展趋向,尤其值得高度警惕、自觉防范。

近年,报告文学创作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人才匮缺。2012年后,中国报告文学学会提出要打造“十百千领军人才”,中国作家协会通过重点作品扶持,推动对创作人才的培养、培训和培育。《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北京日报》《解放军报》等注重刊发报告文学作品,吸引和培养了一批报告文学新作者。同时,组织创作和邀约创作在近年报告文学发展进程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在邀约创作中应力避片面性,切不能让作品失真失实。作者还须努力保持创作主体的独立性,做到独立采访、独立调查、独立思考、独立创作。报告文学的文学性需要不断提升,须更加注重对人物的刻画、故事的挖掘、情节的铺陈和细节的捕捉,让报告文学更具感染力和吸引力。报告文学参与现实、剖析社会的能力亦需增强,要更多关注现实问题,反映百姓心声,推动社会发展,保持报告文学作为文学尖兵和侦察兵的鲜明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