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新闻 > 精彩推荐 > 诗歌的光芒照耀我们的征途

诗歌的光芒照耀我们的征途

——阳江市诗歌学会2020年新年新诗会侧记

更新时间:2020-01-06 作者:陈世迪

“生活中的各种过程都有它独立的意义和价值,每一刹那有每一刹那的意义与价值,每一刹那在持续的时间里,有它相当的位置。”

在参加阳江市诗歌学会2020年元旦新年诗会之前,我重读朱自清的《匆匆》,难免感慨时间的迅疾与必然。用什么才能留下曾经存在过的种种——诗歌表达日常的瞬间,也演释历史的长久——诗歌是坚守、见证和张扬。

记述这次元旦诗会的声音时,我难免想起作家纳博科夫一本书 《说吧,记忆》。成立于2006年12月9日的阳江市诗歌学会(包括30本《蓝鲨》诗刊、四本诗选集、每年二次的“诗会”),无疑是诗人们的“集体记忆”。我清楚,要言说一个诗会发展历程或诸多诗人状态,其实是艰涩的;或许,我遣词造句时,才发现时间的 “位置、意义和价值”。

来自湛江的林改兰分享元旦致辞,她携带出版不久的诗集《斑驳的时光》:诗歌无疑是她随身携带的避难所。2015年底,因为产后抑郁她患入莫名的精神孤苦无告的境地,好友陈锦红建议她重新写诗,并介绍蓝鲨诗群的一些诗友给她认识,就这样她踏上了写诗的旅程……诗歌是密语,她经历怎样艰难而愉悦的写诗过程,或许只有她懂得“斑驳的时光”的意味。对于她来说,诗集每个作品都有着梳理情绪的作用——诗歌是心灵治疗,她因此走出“孤绝的岛屿”,拥有写诗的意义:让自己成为自己。正如她在诗集的后记里说:“人世嘈杂,唯有净土让灵魂平静。庆幸聪明的人们有诗歌,庆幸自己遇上了诗歌,也希望自己永不言弃。”

阳西籍女诗人何春燕在新年诗会朗诵了新作《时光》,“新年的时光,闪现了远方战鼓声/忍着凛冽的风继续向前/在时光的节奏里过好每一生……”已出版了《圣殿》《如影随形的月光》两本诗集的她,每年元旦都会坚持参加诗会。她坦言,元旦诗会于她是一个“不忘初心”的日子,是自己作为诗人的一种坚守和情怀。她说心灵深处总有一些理由,让自己放下纷繁,抛却烦恼,坚持行走下去,只想持一种纯粹的姿态,持一瓣纯粹的诗香,安然流淌过人生每一个淡泊的日子,从而绽放出别样的精彩。

来自阳春的女教师甘伟青则说:“发表新作品会心跳。”她对于每次刊发她作品的编辑都心存感恩。对她来说,每次诗会都是促进她努力写诗的“检讨会”,每次她都会主动按时“交作业“,以减少愧疚感。

黄远清是阳东女诗人的佼佼者,已出版小说集《陪你活着》的她说:“写完一首诗就会很开心。”近年来她着迷于写诗,“多读多写”是她坚持的观点,她觉得量足够了,质就会上来。她认为,阳江诗人有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对诗歌的赤诚,从不受困于名利,只谈诗歌文本的质量,坚守诗歌的纯粹性。这就是力量。

曾昭强则分享“诗与人脑”的关系,他试图从文化切入,了解文化中的常与变,解决诗歌的开拓性和独特性。多年来他执着于诗歌“三维坐标体系”的建构,认为守着诗就是守着自己的初心。

刘志勇大学期间开始接触现代诗歌和尝试写作,获得过学校诗歌创作大赛的一等奖,入选《星星》诗刊主办的首届中国·星星大学生诗歌夏令营(现在已举办到十多届),2009年毕业来到阳江工作,2017年参加诗会,融入阳江诗歌圈子。他认为诗歌需要纯粹,诗艺需要精进,要深入思考诗歌整体的 “驾驭能力”的问题,比如思考意识写作和无意识写作的关系、捕捉、处理、加工和增进。

出版作品自选集《尘世有爱》的梁永艺坦言,他的诗歌始于校园,成长得益于蓝鲨这个团队的氛围。以前,他写诗注重从内心情感出发,对什么事情都热情,有一段时间创作呈现井喷现象。但随着年纪的增长,思考问题倾向理性,反而不轻易下笔了,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了。也许,诗歌是孤独者的事业,诗人所追求的应该是精神上的高贵。他认为杰出的诗人,总是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我们要为当代写作,因为我们的写作表达了伟大的时代,我们的后人将会记住并感谢我们。

陈勇在读书时期就发表诗歌,乐于在蓝鲨诗群谈及诗歌或哲学,他喜欢语言坚实明朗的作品,认为诗应该写出自己独特的感受。此次元旦诗会他抱着轻快随心的态度,以说唱的方式诵念起诗作《大海:古老之书》,博得大家的掌声和笑声——他激情的诵唱是一种印证,一颗心藏着对诗歌的热爱和敬重。

崔良巧在诗会表演了葫芦丝独奏,悦耳的音乐袅袅弥漫,赢得大家的喝采。已出版作品集《花非花》、诗集《月光会说话》的她,认为热爱诗歌就是热爱生活,写诗是清理自己的内心,治疗生活的疼。

 “我们要坚持出版《蓝鲨》!”,这声音传递出阳江诗人们坚毅而进取的心声。张牛表示,新一年《蓝鲨》诗刊会一如既往地出版下去,希望会员拿出好作品来支持自己的诗歌家园。

《蓝鲨》诗刊无疑是阳江市诗歌学会的品牌和标志,也是众多诗友的精神维系,目前已经出版30期(2007年3月出版第一期《蓝鲨》诗刊,每年坚持出版二期)。蓝鲨的名字无疑富于象征意义:蓝色富于梦幻色彩,对应于诗歌,鲨鱼是海中鱼王,蓝色鲨鱼象征阳江的诗歌、诗人要有海中鲨鱼精神,在诗海里邀游,勇猛进取。另外,诗歌学会宗旨是诗歌研究、创作与交流;倡导诗歌的现代性、探索性、现实感、地方性。近年来,还出版四本诗选集(《阳江青年诗选》《寂静的修辞》《《蓝鲨诗选》和《阳江现代诗选》)——这无疑是诗人集体努力的成果,是支持阳江文化建设的见证。诗歌的价值难以估量,如果从社会效益来说,阳江诗歌学会是一张文化名片。许多外地人,特别是文化界的人,都是通过《蓝鲨》的诗歌认识阳江。

蓝鲨诗群的骨干成员,从满怀抱负的青年进入到静水深流的中年,依然写作不辍。譬如陈计会已出版诗集6种,诗歌入选新编语文教材辅导书《语文主题学习》,长诗《铜鼓  铜鼓》继在《十月》刊发后,最近选入蒙文版《广东当代优秀作品集 诗歌卷》;黄昌成在出版评论集《研磨仓库的诗学》后,接连在《星星》《草堂》《黄河》等刊物发表诗歌评论;杨勇则继续经营富有盛名的“诗国星空”公众号,在《星星》《诗刊》等发表诗歌,最近还在七空间举办了星空诗签100期诗觉艺术展;颜仰建继续保持创作迅猛的势头,2019年出版了他的第三本诗集《漠阳子微诗选》(中英文双语)……年轻一代的诗人正在加入及成长,如80后陈成辉、陈锦红、王洁玲、刘志勇、漠阳、林冬梅,90后米心、王雄基、吴兰香、黄柱衡……值得一提的是,米心入选2019年新发现诗歌营,受邀赴武汉参加湖北(卓尔)国际文学周暨第五届武汉诗歌节活动(本次活动全国遴选出12名青年诗人,米心系广东唯一代表);漠阳作品入选《2018年中国青年诗人作品选》《2018江门诗人诗歌年鉴》;吴兰香作品入选《趁青春年少》《新时代.新生活》;小学生会员谭宇凡获得第六届淬剑诗歌奖银奖。

更重要的是,蓝鲨诗群保持了在国内官刊、民刊诗歌现场的一种存在乃至影响力。2019年蓝鲨诗群接连在国内重要诗歌刊物或平台集体亮相,关注度和影响力进一步扩大。

譬如,张牛、陈计会、黄昌成作品被《作品》“粤东西诗群”专号推出;米心、岑锦苗、谭夏阳、陈世迪、项劲、陈晓君、颜仰建、王洁玲、黄赤影等20位会员作品作为“蓝鲨诗群”被《中西诗歌》推介;陈计会、黄昌成、容浩、陈锦红、萧柱业等7位会员作品入选《中国诗歌》2019年度民刊诗选;《三边文学》推介《蓝鲨诗选》,对黄远清、流云、林改兰、迪夫等22人作品进行选读点评;《湛江科技报》推出蓝鲨诗群何春燕、曾昭强、刘志勇、冯美香、杨计文等17位会员作品;《阳江文艺》推出蓝鲨诗群女作者冯瑞洁、崔良巧、甘伟青、李梅、刘展君、钟子期等15人诗选;恩平市文联《山稔花》文学报推出“阳江市诗歌学会专版”,刊载黄赤影、孙世健、王洁玲、何春燕等人诗歌作品……

譬如,陈计会、容浩作品入选《南方诗选》;谭夏阳、陈世迪、陈计会、项劲作品入选《中国诗歌》2019年度网络诗选;陈计会一批诗歌入选《中国当代海洋诗选》《中国公安文学精品文库(1949—2019)诗歌卷 》《中国诗歌2019年度网络诗选》《中国诗歌2019年度民刊诗选》《年度诗人300家》《中国江海诗歌》(第三卷)《诗屋2018年度诗选》《公安年度文学精选(诗歌卷)》《2018中国年度优秀散文诗》等;何春燕、黄赤影、张牛、陈计会、颜仰建、项劲、卢荣存等会员作品入选《岭南诗歌年选》;杨勇作品入选星星诗刊《2019·短诗大展特别专号》;容浩作品入选《2018年中国散文诗年选》;张蔓军作品入选《新性灵主义诗选》《中华诗刊2019年选》……

顺便说说,不少写作者都因为《蓝鲨》开始写诗,喜好散文的盛秀丽、冯瑞洁、冯美香、梁媛、林派等等,都把诗歌处女作献给《蓝鲨》。出版散文集《水婵娟》的盛秀丽,继续保持创作热情,她说:“诗歌使我重新获得仪式感。对诗歌的拜读,是对理想幻灭的谢意,更是对梦想奋力的敬意。”冯美香即将出版儿童诗集《风中的秋千架》,她对诗歌充满真挚:“诗歌就像风中的秋千架,很自由,很自由!风吹去哪就到哪。或者,想荡到哪就到哪。心中所想的,为之实现,这是一个美好的事情。”冯瑞洁五年前觉得诗歌是遥远的,现在进入创作诗歌的勤奋期,用她的话说:“诗,就在那里,她是灵性与勤奋的宠儿。”林派则坦言“诗歌给我带来很大的幸运”,他如意当上了学校文学社的指导老师,干上了自己喜欢的工作。

阳江市诗歌学会坚持了十多年,把阳江喜欢写诗的人凝聚在一起,让那些且歌且吟的人有了一个共同的家园,它充盈着温暖和愉悦,也意味着闯劲和征途。

无论今天的诗歌有着怎样的突变、混合或消解,阳江诗人传递出一种奋斗的状态:诗歌让我们拥有纯净之心,敢于出发,敢于坚守,敢于创造。每一次诗会,是我们诗歌生命的一个崭新开端。

是的,我们正蓄着风雷,砥砺前行。诗歌的光芒照耀我们的征途。

米心说得好:“诗歌是离自身与他人的语言最近的鞋子。这个世界,诗歌可以替我走一遍,活一遍。”

最后,引用新诗会结束的当晚,陈计会发朋友圈的一段话:

每年新年第一天,这群人都顺应内心的召唤,团结在诗歌的旗帜之下,就一杯清茶一叠诗稿进行交流与探讨。纯粹而清明,让人不禁想到勃莱的诗句——贫穷但听着风声,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