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吴琪 | 富于文学性的网络小说——《爱不可及》

吴琪 | 富于文学性的网络小说——《爱不可及》

更新时间:2019-12-18 作者:吴琪 来源:广东作家网

网络小说,大多时候我们会用情节扑朔迷离、篇幅长、时间跨度大等特点形容它,可是看了伍呆呆的网络小说《爱不可及》后,会有不同的见解,虽然该小说依然延续学界对网络小说的认知——情节扑朔迷离、扣人心弦的特点,但是篇幅与传统的网络文学相比显得颇为精致,全文仅十万字篇幅,在网络小说中并不多见,最大的区别当然不只是篇幅,还有作品的语言。

整篇作品为了推动情节的发展,人物活动场景、事件也在不断地变幻,一环扣一环,一个故事接一个故事,而这其中离不开语言的表现力,伍呆呆的语言张弛有度,节奏紧凑,不断推动情节发展,因此读这部小说自然一气呵成,一言以贯之,《爱不可及》是一部可读性很强的网络小说。读来酣畅淋漓,心潮彭拜,所有的神经全部跟随作者进入到她用灵魂沟壑的另一世界,那个世界爱恨情仇魂牵梦绕,穿越了一个又一个轮回,荡气回肠的爱情让每一个阅读的人陶醉神往却也汗颜失色。

作者伍呆呆虽然很年轻,但文笔却很娴熟,尤其在人物关系网构建、情节设计上非常巧妙,扣人心弦,步步紧逼;细节刻画生动形象,人物心理与情景完全交融,给予人很强的画面感;情感细腻,语言干脆利索,却不失美感,有极强的文字驾驭能力;读完后很难从作品情感抽离,幻似自己也穿越其中,脑海中会浮现非常清晰且带有色彩的画面,而这一切要归功于作品的文学性。

本文将结合文本从以下三个方面阐述《爱不可及》作品的文学性。

第一,环境描写形象生动。

细腻的笔触令读者有极强的画面感,将读者带入情境中,也奠定了全文的感情基调。

“古城门前的风与别处不同。

寒冷的夜里的风声,隐隐约约地有一种金属感,仿佛刀剑在空中相互撞击。

这夜的风刮得惨烈,似千军万马在呼啸,裹挟着尖利的金属声在城门内外卷袭,从树上卷下来的几片叶子在空中诡异地旋转着,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揉搓得粉碎,碎片上下翻飞着,却始终不落到地下。”

小说开篇就是一大段的环境描写,遣词造句上颇为用心,尤其在从动词上可以看出作者的精雕细琢,一连串动词运用,展现了情节发展的紧迫感,将全文笼罩到“诡异”的气氛里,为后文徐幻之受伤做铺垫。

小说中还有多处情景交融的妙笔,将自己的情感赋予到景物中,让景物具有情绪,使全文有生命力之感。环境和人物心理的巧妙融合也是这个作品的特色:“初秋的天气在南方还十分炎热,好奇心在肚子里迅速发酵,才从空调房里走出来的章筱雨额头上顿时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经年累月,喝一念花开,喝一念花落。那天泡的还是那壶茶,突然他的左手一抖,开水差点浇在了他的右手上。或许是该离开的时候了,徐幻之无数次这样想,却又无数次选择了留下来。留下来,便遇到了她。”很有诗意的叙述风格,将徐幻之心里的独白与充满意境的表达融合,读来微风徐徐,给予人阅读的美感。

第二,重视细节刻画。

无论是刻画丝巾的动态感,还是结尾丝巾最后依然在榕树上的首尾呼应,都能看出作者的用心,彰显出作者很强的文字功底。

“醒来以后,窗台上那棵小小的四季桂果然开花了。”“开花”一语双关,暗示章筱雨和徐幻之的关系会进一步,感情也会升温。

这样一语双关的技巧在呆呆的这部作品中也较常见:

“上天竟是这样的安排!

既然注定不能与之相爱,又为何要一世一世,一次一次地相见?

徐幻之无语,金钱豹亦无语。

徐幻之便瞪视着金钱豹。

金钱豹亦瞪视着徐幻之。

你名为冒犯,又何尝不是在冒犯别人?

既是如此,我便要再冒犯一次!”

这里徐幻之和金钱豹之间的“瞪视”“冒犯”都有一语双关的效果,将徐幻之对章筱雨这份跨越六百年的爱所承受的煎熬淋漓尽致展现出来,为后面徐幻之不顾一切捍卫与章筱雨的爱情埋下伏笔。 

第三,意象丰富。

《爱不可及》有大量的意象贯穿全文,既是线索,又是推动情节发展的重要物品,在这部作品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梦、榕树、梳妆台、玉佩反复出现于作品中,都有深刻的思想意蕴,既推动情节发展将故事一步步沉浮于水面,又为故事的贯穿发展充当了线索,体现了情节安排的逻辑性,让读者被一个个故事牵引。下面分别结合具体文本浅析这些丰富意象在具体情境下的意蕴和作用。

【玉佩】 “照片里,徐幻之胸口处半露出一枚温润的玉佩,色深如墨,露在外面一角的花纹,隐约是一朵盛开的兰花。章筱雨一怔。十八岁那年她才得知自己的父母并非亲生,得知亲生父母在她不到一岁时便双双去世。十八岁那天养母交给她一块墨玉,养母说的话她还记得:‘雨儿,你母亲说,见了有另一块相同玉佩的人,离他远一点。’‘为什么?他是什么人?’也是年少的章筱雨不解。你母亲没说,只说,若不然,你将终生不幸福。”养母也不知真相,直到她和养父相继去世,她的话对于章筱雨仍是一个谜。终生的幸福竟然和一块石头相关?”

——“玉佩”在全文不断地呼应、层层相连,巧妙结合,对后面情节发展有刻意的铺垫,章筱雨的身世及她与徐幻之穿越千年的爱恋,即故事的高潮都源于这个玉佩,所以玉佩是推动小说情节发展的因。

【梦】“她梦见古城门口那只金钱豹伏在她面前,不言语,没有动静,只在高处静静地盯着她,胸有成竹地,像盯着它的猎物。”

——“梦”在通篇串联了故事脉络,也映射了故事的发展,起到很强的铺垫作用。章筱雨并不知道自己和金钱豹的关系,而一个看似毫无关系的东西在梦里出现还胸有成竹的盯着她,无形中是在暗示读者她和金钱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为进一步情节发展埋下伏笔。

【梳妆台】

“‘徐先生,请你再讲讲梳妆台的故事,上次说得不详细。’她要求,他便依旧不忍拒绝。点点头,喝口茶,便开始了述说。不记得是哪年。不记得是多久以前。那年的某一天。”

——作者用“梳妆台”插叙了前世的故事,连接前世今生,将跨越几千年的爱恋故事呈现,引出了两人复杂的关系。

【榕树】“每一棵榕树上都有数不清的垂下的气根。”

——榕树也是本文的意象,反复出现,意蕴丰富,暗示人物命运和情节发展,为塑造人物鲜活的性格和故事的高潮埋下一个个伏笔。

综上所述,《爱不可及》是具有文学性的网络小说。不仅如此,这部作品也同时是具有思想性的网络小说,作者将自己对文字娴熟的驾驭能力充分运用到文本创作中,使文字在其笔下具有灵性和生命力,在品读文字、领略情感的同时,也感受到人物生存的无奈,也看到了面对金钱、利益及各种诱惑下人性的丑态,文中有这样的一句话,给人以深刻的思考,既直戳人性最赤裸的一面,也反映了现实都市人生活的真实心理写照,道出了社会浮躁喧嚣背后的现实境况。“心里安静才是真的安静。村里那些老房子现在住满了人,他们嘴里喊着要安静但其实并不安静。宅子里本来很安静,你们来了,就不会安静了。”“现世便是如此。多少人在繁华浮世中沉溺,拼尽一身气力去追求名利,到头来,却又叫嚷着要‘修行’,要去寻求安静处‘返璞归真’”。借徐瞎子一个不是特别重要但又对推动情节发展至关重要的次要人物的嘴巴道出了这个人世间最简单的现实世态。

小说的结尾余音袅袅,虽然故事的结局给予人无限的悲凉和惋惜:

“恍惚中,六百年前的白衣少年霍幻之向她走来,伸出手,一双狭长的凤眼微微眯缝着,嘴角带着温柔的笑。

悬崖下,波涛翻滚,她握住他的手,便握住了永恒。

悬崖上,寒风萧萧,杜鹃悲啼: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跨越六百年的爱情故事怎会随一跳跃就真的消逝,这段爱情故事随着作者诗意的笔触继续在上演着,他们的灵魂会在此生来世继续谱写着永恒的爱恋,“不如归去”恰恰暗示了现世对这份爱恋给予的各种煎熬与折磨,让这段跨越来世的爱总无法得到幸福的结果,作者呆呆用余音的方式给予读者无限的思考,将读者带入到前世今生的轮回中:悬崖下,他们虽然生命离世,但是却获得永恒的爱情;悬崖上,“杜鹃”也为此悲啼,阵阵凄凉。结尾颇有诗意的处理显示了作者呆呆扎实的文学功底,如此有诗意的叙事风格,为网络小说注入了一股清流,这股清流不仅在作者心田流淌,也定会流向读者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