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西 篱 | 儿童文学创作的几个问题

西 篱 | 儿童文学创作的几个问题

——以吴依薇小说为例

更新时间:2019-12-17 作者:西 篱来源:广东作家网

儿童文学专为少年儿童而创作,创作者的责任感必须得到强调。早在17世纪中叶,欧洲的教育家就提出:“儿童读物应属于一个特殊的级别,因为儿童不是缩小了的成人。”儿童文学的最大功能,也应该是体现在帮助孩子成长的方面。

依薇已经出版了《升旗手》、《第二十二张汇款单》等作品,在儿童文学创作方面积累了经验。在我看来,她的责任感是多方面的。首先,作为教师,她对自己的学生有强烈的责任感,她关注孩子,乐于倾听他们的心声,关心他们的情绪、他们的梦想、他们的遭遇,这是她的职业素养和情怀;作为作家,她的作品是有情怀有温度的。她在作品中讲述了一个又一个好孩子的故事,通过讲述某个孩子的故事,带给更多的孩子温暖,带给他们思考,帮助他们成长。这是她写作的态度和出发点,是很可贵的。

儿童文学作品体现对孩子的态度,作家有了强烈的责任感和正确的、进步的儿童观,还应该在作品中体现文学的价值。

巴金说,青春是美丽的。

青春的美丽不仅仅是花花绿绿的色彩和阳光,青春会经历成长和蜕变。它可能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会有疼痛,甚至会流血、流泪,在心灵上留下深刻记忆。但这却是一生中最美丽的体验,经历了它,就能走向成熟和完善,与社会融洽,找到自我,找到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所以,成长包涵了人生中很多美丽的元素,也必然地成为文学关注对象。成长就是要找到自我和内在的力量,成长的最高境界是成熟和完善,是找到快乐,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从《升旗手》到《二十二张汇款单》,我们可以看到,依薇力求在人们普遍认为是单纯的儿童文学创作实践中,表现生活的复杂性、人物内心的丰富性和成长的艰难。《升旗手》主人公唐小鹿随父母由乡下移居都市,环境变迁使他遭遇考试失败,接着又是父母离异。这部关于梦想的作品,在展现成长的困惑与烦恼的同时,传达出积极向上的奋斗精神。

任何艺术创作都离不开艺术技巧,依薇的写作有着不著痕迹的技巧。

文学一定是有技巧的,即使是一清如水的儿童文学,背后也有作家的举重若轻。《升旗手》从日记进入、以“我”讲述,《二十二张汇款单》则直接用第一人称写作,以当事者的口吻来叙述。

很多成长小说往往都是纪实性和自传性质的,用自传体或半自传体叙述,把成长经历和体验告诉别人。第一人称的讲述方式往往是直白和倾诉式的,可以充分展现人物内心活动,带给读者自然亲切的感受,达到真实感人的目的。比如《麦田里的守望者》,比如《深夜小狗神秘事件》,等等。

说到底,塑造人物才是故事的重点。美国作家理查德·普利斯顿说:“作家的工作就是在写一个人,讲一个关于人的故事。”

人物之所以重要,因为他是作家的思想和价值观的体现。依薇写的都是好孩子,好孩子却不一定都是幸运儿,他们甚至会面临命运的袭击和考验。他们经历了,挣扎了,最后走向勇敢和坚强,确立了自我,有了理解和宽容的能力。

由吴依薇的创作,可以扩展到对整个儿童文学创作走向的思考。传统的儿童文学,比如冰心作品,创作主题可以总结为一个“爱”字:爱母亲、爱孩子、爱大自然。所以,冰心的名言是:“有了爱就有了一切”。她的创作就是在不断书写这句名言。

同样,安徒生童话作品的主题,也包括真善美和爱。安徒生的许多童话都是写他自己,比如说《丑小鸭》。他还有一个比较长的童话《幸运的贝儿》,基本上就是他的传记。

时代在发展,文学的样态也在不断演变,在今天,仅仅写真善美爱,容易让我们的儿童文学“糖化”。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我个人是很留恋童年和少年的。我认为,童年是一种超级状态,自由、纯真,甚至充满神性。我们喜欢的很多童话、小说、动漫等等,都体现出一种努力:把童年尽可能延长。像安徒生这样的作家,从心理上说就是一生都生活在童年世界里的,他的写作永远以大自然为温暖背景,以普通人的生活和美德为歌颂对象。

从这一点来说,我对依薇的创作持有别样的期待。

(西篱,本名周西篱,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一级作家,广东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