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李国伟 | 直击儿童的心灵的《升旗手》

李国伟 | 直击儿童的心灵的《升旗手》

——评吴依薇儿童小说《升旗手》

更新时间:2019-12-12 来源:广东作家网

一、吴依薇不但擅长用艺术的方式来讲故事,还擅长从微妙处捕捉人性。 

吴依薇的《升旗手》是一部儿童成长小说。大部分的儿童成长小说的模型是:主人公出现——激励实践——出现困难——面对抉择——成长。这是一个完整的逻辑循环。在《升旗手》这部小说里,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或生动有趣、或一波三折、或感人肺腑的故事。

《升旗手》中的人物个性鲜明,主人公唐小鹿从乡下来到深圳,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当升旗手。可他第一次考试只得了10分,遭遇他人生第一次重大挫败。接着,父母离婚,有相当一段时间,他只能独自生活,他曾遭人唾弃,也曾叛逆,为了能够得到本来应该得到的母亲的关爱,他甚至对学校精心准备的全市中小学航模比赛场进行大肆破坏。同样,他也有很多优点:他有理想,为人友善、仗义,数学特别好。

在叙事主题上,作者强调主人公的思想与性格的发展,小说的文本结构都是采用一种以“小故事”连缀成“大故事”的方式,而这正是吻合儿童认知水平的。唐小鹿在成长过程中出现的反复起伏,情节布局高潮一个接一个,主人公的成长困惑、突如其来的“灾难”通常在故事进程中就会被厘清、被征服,而问题的解决就相当于一次成长,因而《升旗手》的故事中处处可见这种隐藏着成长意义的标记。可以说,小说的情节属于儿童的世界,有着儿童的视角,能直击儿童的心灵,充分展示了主人公由幼稚到成熟的经历.

而作为儿童文学作家,吴依薇不但擅长用艺术的方式来讲故事,还擅长从微妙处捕捉人性。全面解读成长,关爱少年心灵是《升旗手》的主旨,作品中对青少年微妙复杂的心理,进行了入木三分的剖析。作者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了唐小鹿的旗手梦,描写了同学之情、师生之情。并尝试剖析了孩子内心最需要的情感,而其中又给出成长需要的提领。唐小鹿的命运、成长的心路告诉我们,儿童的成长有不同的方式、路径和可能,但最重要的,其实还是内心的力量。所以从这部小说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小男孩的成长。作品具有动人心弦的力量,可谓成长之歌。

二、儿童文学是引领童年穿越黑暗,给童年前行希望的光。这份光,来源于儿童文学作家艺术人格和情怀的观照。

成长的故事,有时候是要靠不完美的甚至是有缺点的主人公来表现的。

我们说,儿童文学创作是没有“边界”的。孩子的成长过程,充满了无序、疑惑、冒险与复杂。从这个角度讲,儿童文学和其他文学一样,它的疆域是极其辽阔无边的,这个宽度等同于童年生命成长的宽度。苦难、死亡、绝境、暴力,这些曾经谈“虎”色变的灰色题材都已进入儿童文学表述领域,这些都是童年成长必须面对的部分,但没有“边界”并不等于没有规则,没有底线。

儿童文学不是不可以写黑暗,但是它不是黑暗文学,它是给人以光明的文学,就像光明并不是永远没有黑暗一样。儿童文学是引领童年穿越黑暗,给童年前行希望的光。这份光,来源于儿童文学作家艺术人格和情怀的观照。所以,它的边界是由儿童文学作家的人格情怀和艺术素养究竟能够抵达何种高度而决定的。

吴依薇在《升旗手》充分展示儿童文学作家艺术人格和情怀的观照,她在作品中直面家暴、写到了破碎家庭、写到了唐小鹿因为成绩不好被同学家长歧视。但始终并没有被生活所打倒,而是通过自我调节的能力,在他生命中迸发出的力量,让他在新环境里找到新的平衡点。

唐小鹿谨记着母亲的话,“积极、主动”就像一把金钥匙,他用这把金钥匙,最终完成了自己的价值实现,打开了属于他的美好生活。

当唐小鹿终于实现了他来桂花香小学最初的梦想——成为一名光荣的升旗手时,这位少年已经经历了一路风雨,长成了坚韧的大人。

真正的儿童文学,不是将快乐作为全部,而是将悲剧精神与童真完美结合。所以,创作儿童成长小说,叙写儿童成长中快乐也许还夹杂着痛苦、哀伤、残酷的童真记忆,是儿童文学作家自觉的使命担当。

三、《升旗手》不再是对童年生活表象的描摹,而是深入到少年儿童的内心、进入到孩子们生活的内部。

所有的人的成长,都不会是孤立的。从社会学的角度看,每个人的成长都会受到一些人的影响。同样,在成长小说中,主人公的身边总有着一群有着“重要使命”的人,他们共同构成主人公的人生,也展现着自己鲜明的特点。他们对主人公的影响巨大,在他迷茫懵懂的过程中,或正或邪的出现在主人公的生命中,完成对他的引导。

在《升旗手》中,在唐小鹿出现的每一次反复,遇到每一个重大困惑、挫折时,方老师都会出现在唐小鹿身边,她一直温和而执着地引领着唐小鹿。班主任方圆圆老师无疑就是唐小鹿最重要的正面引路人。

当下儿童文学的现实主义写作面临的挑战和困境,就是儿童文学作家和这个时代的儿童存在着隔膜。首先,网络时代和全球化的快速推进,使儿童的经验出现了同质化的倾向,儿童经验在趋同中又产生了更为巨大的差异。比如,伴随科技快速进步和经济飞速发展,社会变化空前迅速,造成了成人和孩子间代沟的加大加深;而这种儿童经验的差异性在当前儿童文学创作中体现得远远不够。面对当代中国式童年,作家们过往的经验有可能不足甚至失效。

解决这个难题没有捷径可走,必须“蹲下来”“弯下腰”,下苦功夫、笨功夫,长期和孩子们生活在一起,了解他们的生活和内心世界,而不是依靠蜻蜓点水、走马观花式的采访。当下儿童的经验、内心世界需要我们去了解,也需要在更高的精神层面加以观照,这样我们的作品就不再是对童年生活表象的描摹,而是深入到少年儿童的内心、进入到孩子们生活的内部。

我想,在这方面吴依薇是颇有心得的,正因为她本来就是个老师,天天和孩子在一起,通过儿童文学作家的视角,深入到少年儿童的内心、进入到孩子们生活的内部,可以说,那位方圆圆老师就是作者的化身。在小说中,方圆圆老师用了多种办法,进入唐小鹿内心,包括把一些有助唐小鹿看成长的书籍故意遗漏在教室里。她还写出了一封封给虚拟查明明同学,实质是写给唐小鹿的信,不但借寄信给唐小鹿奖励,还在唐小鹿遇到种种困难的关键时刻,给予及时的,无微不致的指点、引导,甚至还细致地教唐小鹿如何炒鸡蛋。当唐小鹿把自己学炒鸡蛋的经历写了出来后,方圆圆老师又把这篇作文在班上念出来,让唐小鹿很有成就感。

唐小鹿在跌跌磕磕中,和所有同学一样健康地成长起来了,也终于当上的升旗手。

关于唐小鹿最后当上升旗手,我倒有一个不同看法,作者可能想让小说有一个好看一点、热闹一点的高潮,最后特意设计了唐小鹿的见义勇为受伤这个情节,这让人觉得有点画蛇添足,好像唐小鹿是因为见义勇为受伤了,才能当上升旗手。其实,唐小鹿参加全国小博士杯奥数比赛得了小学金奖,就足已让他优秀得有资格当上升旗手了。而这样处理,小读者更容易认同和仿效。

儿童文学总是与儿童的精神成长联系在一起,是孩子们的精神家园,他们在儿童文学阅读中获得愉悦,同时也寻找精神的力量。吴依薇的《升旗手》为时代的儿童面影,从而成为安放孩子心灵、给他们温暖和情感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