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文选 > 丘克军 | 湛江看海记

丘克军 | 湛江看海记

更新时间:2019-11-19 作者:丘克军来源:南方日报

湛江看海记(上)

 一

小时候父母对我说,长大后带你去湛江看海。但这个愿望一直到我上大学都没有实现。因为从家里到湛江虽然才一百多公里,坐汽车也要颠簸三四个小时才能抵达,那时真是“路难行”。

大海没看成,电影《城南旧事》课堂里“我们看海去!”那一片童声却一直回响在我耳边。改革开放以后,湛江陆续开通了三茂铁路、沈海高速,近年又通了动车,从广州南到湛江西450多公里距离,也只需3小时10分钟。因此参加工作后,到湛江看海的机会多了。但其实说是到湛江看海,由于来去匆匆,除了工作,也就是晚饭后到金沙湾的海滩和观海长廊,沐浴一下海风,感受一下海湾城市的魅力。湛江究竟是一片怎样的海?我一直不甚了解。

直到今年7月,我参加湛江市委宣传部、湛江市文联组织的“我和我的祖国——名家写湛江”采风活动,才有机会深情地拥抱湛江这片海。

湛江,是一片什么样的海啊?

采风前夕,我曾查看最新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还上网搜过资料。入住湛江海滨宾馆后,我发现房间里有两本书:一本是中国旅游出版社的《图说湛江》,另一本是海滨宾馆自印的《海滨往事》。翻阅后,在地理概念上,我心中已经有了湛江的一片海。

湛江主要区域属于雷州半岛,因此百度词条里“湛江”和“雷州半岛”有80%内容是相似的。虽说名曰“湛江”,除了不属于雷州半岛的吴川有条源自茂名市化州和信宜的鉴江,和一条源自广西陆川和博白的九洲江,可以说在雷州半岛上没有真正的江。但由于地下水资源丰富,雷州半岛上反而拥有南渡河、遂溪河等40多条流量不一的河流。

湛江没有一条叫做“湛江”的江也就罢了,湛江主要区域甚至整个雷州半岛没有一条真正的江,又取其名叫“湛江”,这让我有点奇怪。毕竟,在人们印象中,黑龙江省有黑龙江,牡丹江市有牡丹江,浙江省也有钱塘江。为了解开心中的谜团,我只有往史料里钻了。原来在雷州半岛有人类居住的4000多年历史里,汉代属交趾部,唐代至明清历属雷州、广州、罗州、化州、高州,1899年被法国强占为租界,称“广州湾”,直至1945年9月中国收回,设湛江市。因历史上湛江曾属椹川县,古椹川也有称为湛川的,椹川境内曾设椹川巡检司,因而得名。

湛江不看江,那就看海。

湛江所处的雷州半岛,与山东半岛和辽东半岛并称为我国的三大半岛。山东半岛和辽东半岛均地处我国北方,共享渤海和黄海。雷州半岛则独处我国南方,独享南海和北部湾,隔着琼州海峡与海南岛隔海相望。湛江市所属的市县区均临海而设,不论是东北面的吴川,还是中北面的廉江、遂溪,还是南端的雷州、徐闻,在这1.32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拥有2万多平方公里的海域、1555公里美丽的海岸线(包括400多公里海岛海岸线)和140个美丽的岛屿。湛江三面环海,你可以在东海岸的东海岛、特呈岛、金沙湾、观海长廊上看海上日出,也可以去西海岸雷州乌石镇的天成台海滩欣赏海上落日。

到湛江看海,你还得看看它那与众不同的天文潮汐。你在渤海、东海、黄海的大沽、青岛、厦门听到的涛声,看到的是半日潮,你在渤海的秦皇岛、南海的汕头看到的波浪,却是全日潮。而在湛江,你在面临北部湾的西海岸看到的是一天一次规则的全日潮(约相隔12小时一次涨落潮),在面临南海的东海岸,看到的却是一天涨落两次(约相隔6小时)的半日潮。

我们在雷州乌石的天成台小住了一晚。当晚迎接我的是在落日余晖映照下的惊涛拍岸,涛声震荡。出于对天成台海滩的眷恋,我决定离开之前再和海浪来个亲密接触。凌晨5点多,当我穿上泳衣奔向海滩时,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海水已经后退了二三百米,海面变得一片平静,完全没有汤显祖《徐闻留别贵生书院》中“海波终日鼓”的景象。这与昨天晚上的惊涛拍岸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两个场景。此时与昨天晚上刚好相距12小时——原来潮水12小时的一涨一落,就是典型的规则全日潮。

在一个半岛上能够看到不同的潮汐,这体验美好而独特。

这难道就是我所看到的湛江的海吗?

 三

在湛江,作家采风团看到了一片多彩的海!

7月的湛江,白天的平均气温高达33摄氏度。这个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半岛以其巨大的热情迎接来自北京、辽宁、甘肃、安徽、广东等全国各地的作家们。尽管热情的主人为作家们准备了充足的饮水、遮阳帽和雨伞,但在太阳底下大家还是大汗淋漓。作家们诙谐地说:这雷州半岛的天气和湛江人民一样的热情。

在这里,既有热带土地特征的赤红壤、砖红壤,也有滨海土壤特征的滨海沙土、滨海盐渍沼泽土、潮汐沙泥土,以及火山灰土。由于赤红壤和砖红壤居多,所以雷州半岛也被称为“红土地”,由此在雷州文化的基础上产生了许多红土地文化。在釆风中,我遇上了著名作家、诗人洪三泰,他是这片红土地孕育出来的广东省作协副主席。虽然早已旅居广州,但他仍然不忘为湛江这片红土地文学事业不遗余力。我们一见如故,在湛江海滨观海长廊,他给我讲了许多关于红土地的故事。

回到海滨宾馆,我推开窗户,海腥味的海风吹拂脸颊,我望着海上星星点点闪烁的灯火展开想像:这一片红土地孕育了什么呢?

据史料记载,4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雷州半岛已经有人类居住;春秋战国时期,这里已经居住着勤劳的百越民族;一路走来,形成了自成一体的雷州文化;延绵至今,积淀成今天的雷州方言、雷州音乐、雷歌、雷剧、醒狮、人龙舞、傩舞、雷州石狗等元素丰富的雷州文化,与广府文化、潮汕文化、客家文化并称为广东代表性的“四大文化”。在雷州,作家们十分惊叹一个县级市能看到一座颇具规模的雷州博物馆,这里把雷州文化展现得淋漓尽致。在翻阅湛江的历史沿革时,我特别注意湛江的历史交汇点,湛江由古到今,辖管范围多次变更,直至1958年11月,今天湛江市的前身湛江地区管辖西至广西的北海、合浦、灵山、防城、东兴、钦北,北至广东阳江、阳春,多地域多民族的交融,又地处粤、桂、琼三省区交汇之处,由此而形成的是既独特又多元的雷州半岛历史文化。

这不是雷州半岛一片色彩斑斓的文化海洋吗?


湛江看海记(下)

在湛江的日子,我一直惦记着另一片海——著名的“菠萝的海”。

清晨,我们从特呈岛乘轮渡抵达渔人码头,上车后大巴就沿着湛徐高速直奔祖国大陆最南端的徐闻县。

徐闻县的地理位置十分独特,三面环海,与海南省的海口市隔海相望,还拥有中国第一大汽车轮渡(海安港)和亚洲第一大火车轮渡(粤海铁路轮渡码头),难怪苏东坡说,“四州之人以徐闻为咽喉”。徐闻于西汉元鼎(公元前111年)就设县,因“其地迫海,涛声震荡,徐徐而闻”而得名,这里还有中国大陆架浅海面积最大的珊瑚礁群。

一个多小时汽车就下了高速,走上一条红土路。烈日之下,车的尾部在颠簸之后扬起一路撩人遐思的红色尘土,难怪这条公路被誉为“广东十大最美旅游公路”——“菠萝的海”就在这片广袤无垠的红土地上。

一百年前,徐闻并无菠萝。“菠萝的海”的主人向我们讲述了菠萝的故事:上世纪初,徐闻县龙塘乡北平村民倪国良逃难到了南洋新马,成了当地种植菠萝的“菠萝王”。1926年,他带了200多枝其在南洋精心培育的菠萝种苗回到家乡,成为“中国菠萝第一人”。

在“菠萝的海”最佳观景点田阳,徐闻县许副县长介绍说,徐闻的连片菠萝种植面积达26万亩,年产量50万吨,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强,是中国菠萝生产第一县。

我们放眼望去,一望无垠的菠萝犹如大海的波浪般起伏变化,红色的土壤,绿色的菠萝叶子,金黄色的菠萝果实,白色的风电风车,与碧蓝天空、白色云朵相映成趣,好一幅生态农业的壮美画卷!

这一景观令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脱口而出赞叹为“菠萝的海”,也受到了《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青睐,誉称“徐闻以菠萝制造了中国罕有的壮美景观”。我也心生感慨:中国人不远万里跑到荷兰阿姆斯特丹去看郁金香风车村,跑到法国普罗旺斯去看薰衣草,其实我们更应该到徐闻来看“菠萝的海”。

许副县长还告诉我,徐闻的热带农产品很丰富,还有十几万亩香蕉、七八万亩良姜以及一大片北运蔬菜基地。在汽车上,我们真的还看到成片的香蕉的海、良姜的海、茶叶的海……

在湛江东海岛,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一块两米见宽的钢板——这些钢板,去年为东海岛宝钢基地带来400亿元产值。

东海岛是我国第五大岛,广东第一大岛。它地处湛江市区东南面,既拥有四面环海、距湛江市才20多公里的优越地理位置,又拥有龙水岭、28公里的海滩和湛江港东海岛港区。

东海岛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还是个离岛。1958年湛江市动员近万名农民、工人、学生、机关干部日夜奋战22个月,建成6.8公里长的东海岛大桥,让天堑变通途;60年后的今天,正在建设的东海岛特大桥和通明海特大桥,也将东海岛推向了高速发展的坦途。

2009年8月和2012年5月,中科炼化和宝钢基地项目落户东海岛,紧接着即将成型的是投资100亿美元的巴斯夫。一个钢铁、一个石油、一个化工,怎么就落户到同一个海岛上了?在公众的心目中,那里就是东海岛旅游度假区,那里有28公里长,宽度为150至300米的可以与意大利“黄金海滩”媲美的“中国第一长滩”,却不知道这个宝岛还有湛江港东海岛港区等诸多深水良港,有着天然的工业基础;更不知道,在市场经济初期的1992年7月,广东省人民政府已批准设立东海岛经济开发试验区,2009年10月,东海岛经济开发试验区与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合并组建新的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

到达东海岛我们才发现,这里是一片工业的海!

宝钢湛江基地总投资500亿元人民币,年产钢材1000多万吨,所产的热轧卷板、冷轧薄板等销往华南和东南亚,满足高端碳钢板的目标市场需求。

我们参观了2250热轧生产线,看到了一块钢板从模块到成品的全过程。这是一条全自动生产线,在巨大厂房几百米的长廊里,看不见一个工人,只见一块原材料钢板经过除鳞、侧压、粗轧、再除鳞、精轧、层流冷却、取样、卷取……一卷宽度800-2100毫米、厚度1.2-25.4毫米、长度几百米至4000米的钢板就直接出厂送往港口码头了。据介绍,这钢板可以按照客户需求轧到0.23毫米的厚度,就是一张A4纸那么薄!这些钢板将用在汽车、船体、高强度集装箱、家用电器上。

中科炼化是一个在建项目,总投资430亿元人民币。建成将年炼油1000万吨,年产乙烯80万吨,配套建设30万吨原油码头,将于今年年底投产。

我们的汽车在中科炼化的建设工地中穿行。在这片8.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1.7万名工人和技术人员正在日以继夜地建设着我国南方最大的炼化基地。我们看到徐工集团生产的全球最大履带式吊机正在安装,这位“巨人”能够把4000吨设备吊装到规定位置。厂区里正在建设的还有一片圆形或平顶的原油和成品油存储罐区,海边就是有8个泊位的中科炼化码头。陪同我参观的小伙子姓井,去年12月从天津中石化公司调到东海岛中科炼化负责安全生产工作,整天在几平方公里厂区奔跑,南方酷热的天气把这位北方的小伙子全身皮肤炼成了古铜色。为了赶工期,他今年春节就在工地上过。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向他们这些建设者致敬。

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负责人向我们介绍,宝钢、中科炼化、巴斯夫三大重点项目就是依海而生,靠海发展。

首先它们依托东海岛的深水良港:钢铁、煤、气、油的原料和成品基本上都是依靠厂区里的码头从海上进出;其次依靠东海岛铁路专线;再有就是充分利用湛江港石化码头和管道运输网络:湛江至茂名111公里原油管道,湛江至西南1740公里成品油管道,湛江至珠三角成品油管道。

东海岛主岛总面积近300平方公里,宝钢基地占地12.98平方公里,中科炼化一体化项目占地8.5平方公里(其中向海要地填海2.5平方公里),只占全岛临港区域很小一部分。因此就算三年后三大项目全部投产,东海岛上也不会到处是油罐车、货柜车奔突,届时人们将听到的是海上货轮、油轮拉起长笛的嘟嘟声,美妙得很。

这位负责人还说,这三大项目全部投产后,产值将达到6000亿元人民币,湛江市将增加2000亿GDP,相当于再造一个湛江。

离开湛江时,我又读了一遍冰心的《湛江十日》。我在为上世纪六十年代勤劳的湛江人民取得的成就激动的同时,更为湛江深化改革开放的明天而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