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江冰|宝刀不老青春常在

江冰|宝刀不老青春常在

——评章以武小说集《朱砂痣》

更新时间:2019-11-04 来源:南方日报

章以武属于见证新中国文学发展史的一代人。他们这代人的文学启蒙背景是《红楼梦》这样的古典文学名著,以及巴尔扎克和托尔斯泰等大师的代表作品。他在历史大潮的起伏中,延续着自己的文学事业,改革开放给他注入了新的活力,上世纪80年代初,《雅马哈鱼档》(小说、剧本)的成功令他声名鹊起,正式迈入实力作家的行列。

不久前,章以武推出了中短篇小说集《朱砂痣》。新作延续了他对现代都市生活的深入观察,以及《雅马哈鱼档》所奠定的从平凡小人物写起的创作传统。这部新著的书写范围主要集中在都市知识分子人群。同名中篇小说《朱砂痣》细腻地描写了都市女性的情感生活,以被称为都市“黑色幽灵”之一的抑郁症作为人物成长背景。小说书写了女主人公朱莎莎如何通过诗歌和药物辅助治疗,从抑郁症的阴霾中走出来,云开日出,重归正常人生活,再次获得家庭和谐的生活轨迹。小说中的人物始终置身于广州都市背景之中,粤语的俚话、羊城的生活方式,在他的作品中尤显亲切自然。尽管他本人并非土生土长的岭南人,但却一直都是最乐于宣传岭南文化的外地文人群体中的一员。

作家善于描写女性的情感状态,且“发乎情,止乎礼”,尽管情意绵绵、缠绵悱恻,却又不失温暖,不越伦理道德规范,书中人物游走在友情与爱情之间,分寸把握得很恰当,从一个侧面展示了中国当代都市两性关系的微妙。从《朱砂痣》的某些描写中,我们还可以品味到类似《红楼梦》的笔墨意趣。比如说在绿呢大台下发现一只脚——她睡在大台下面,这一段描写让人联想起《红楼梦》中史湘云“醉眠芍药裀”一章中的情节。书中人物的外貌描写也让我们不断回想起大观园中一个一个人物粉墨登场的情景。章以武的过人之处还在于,他虽然写情感过程,但并不拖沓啰嗦,而是非常注重营造情绪上的波澜起伏,通过在主人公的日常生活中制造一些情节的突变,让阅读始终保持着一种诱惑力。

另外一篇《暖男》其实不“暖”,在看似轻松俏皮的笔触下,揭露了当下某些高等学府遭人诟病的现象:勾心斗角的人事关系、学术评价标准的混乱、人品人格的倒挂等。书中虚构的高等学府远非一片净土,更像一个世俗功利的江湖。虽然作品中的男女主人公描写因采取漫画笔触,有时会给人轻浮草率的印象,但如此写法,也是作家匠心独运之处,其目的在于对部分青年知识分子不免沾染上社会恶习提出批评。而书中所谓的“学术委员会”,则更让人失去信心,对此作者也进行了深刻的讽刺。

作家章以武的用心还在于,用人物关系与情节变化呈现自己的批判倾向性。在诙谐的描写中,展示大学人事关系中的善与恶、美与丑。当然,其中一些细节,以及对男女主人公田边草和肖俏的人物塑造,其性格分寸把握尚有可商榷之处。小说在这里将生活经过一番精心的艺术加工再度呈现出来,让深居其中者与外来窥探者都能重新予以审视和反思。这篇作品也彰显了章以武这一代作家的现实主义批判精神。

而另一篇《太老》则根本不“老”,作品字里行间跳跃着一颗年轻的心,让我不无惊讶。二十多岁小红娘介绍中年闺蜜与年过半百的男主人公认识,却在不经意间与他走到了一起。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行”——中国传统小说的“无巧不成书”再次上演。但作品的亮点并不止于此:如果说开场男女主人公的恋爱过程尚存传统笔法的话,进入第二段“忘年恋”模式时,行文却是风驰电掣,一派现代风。打破传统人生格局,敢于自由发挥,追求个性张扬,居然使得陷入“忘年恋”的男女主人公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两人心有灵犀、心心相印,同奏一曲青春凯歌。书中对现代都市生活如火如荼的描写,涉及车模、微博、网络公司等当下热点,让人无法相信作品出自一位已经年过八旬的小说家之手。真可谓:宝刀不老,青春常在。

短篇小说《头发上停着许多蚊子》则是一出都市轻喜剧。爱美的妙龄女性吕小玉去发屋做了一个新发型,因为啫喱膏香气惹来一群蚊子,患了过敏症,被紧急送入医院治疗,幸无大碍,没料到却又因此惹上发屋官司。作品诙谐调侃,幽默感十足,好一幅都市人情百态市井图,发人深省,让人啼笑皆非。

简而言之,作家章以武的新小说集《朱砂痣》具有两个亮点:一是人物活灵活现,个性鲜明,既有传统小说情节跌宕起伏的优点,又有现代心理刻画的细致入微;二是浓厚的都市生活底色,色彩斑斓,时尚新潮,生活变幻不定,情感摇曳多姿,书中涉及的新型生活方式和人生观念颇为耐人回味。这足以显示作家对于生活的敏锐观察,以及善于接纳新事物的好奇之心与包容襟怀。其中不少精彩描写,火热而激情,现代而时尚,让人再一次对曾经荣获“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的老作家章以武刮目相看。这里诚挚地祝福他的艺术青春热烈旺盛,天长地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