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何光顺 | 《骑着月亮飞行》:为永恒而来,重启月亮里的古老爱情

何光顺 | 《骑着月亮飞行》:为永恒而来,重启月亮里的古老爱情

更新时间:2019-09-25

《骑着月亮飞行》是广东诗人王晓波新著,列入暨南大学出版社创意出品物“新世纪爱情诗集”。“月亮”和“爱情”,在中国文化传统中是一个古老的主题,诗人又如何从民族的旧章里开启新时代的爱情新篇?

我们知道,在这个时代,人们已不太相信爱情,诗人们也不大敢轻易抒写爱情,爱情既已被商品和市场洗劫,又有谁会相信?没有爱情的时代抒写爱情,难免成为心灵鸡汤,让喝汤的人暂时被麻醉,而醒后却是无尽的失落与惆怅。是的,我的描述或许看来是消极和绝望的,然而,我们不要忘记,真正的诗人是不惮于去书写深渊中的光明,去唤出绝望中的希望的。诗人,真正的诗人,就是拯救者。

从这个维度上来说,我们就可以理解王晓波爱情写作的意义。在物质化的时代,诗人保藏着精神;在干涸的土地上,诗人灌溉着生命的种子。爱情是神赐予人的生命象征,爱情是人走向神的救赎路程。拒绝爱情的稀薄化与被遗忘,诗人就是要唤起人心朝向神灵的希望。凡人的爱情里,都播撒着诗歌的种子,每一对恋人的相守、凝望与认同,都是神灵赐福的见证。爱情就是超凡脱俗的价值与意义的确认,就是神圣临在的证明。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那神圣的等待,总在远方,那远方希望的到来,总得从当下出发,谁能摒弃脚下的路而获得远方,诗人王晓波就在抒写此在的生活中让远方到来。“谁家今夜扁州子,何处相思明月楼”,“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古时诗人寄深情于明月,古时恋人寄相思于明月,期望月老能将跨越千山万水的恋人的情缘予以见证和牵系,指天地而为誓,相约于黄昏月下,他们相信爱情能够穿越时空,能够进入永恒,诗人王晓波骑着月亮飞行,就是在一个明月精神破碎的现代世界重新开启月亮里所指向的中国古典爱情。

因此,从我们的叙述可以看到,诗人王晓波就是承续了这华夏古老的爱之精神,重新激活了华夏文化的明月精神。或许,没有哪一个民族能像华夏民族寄予明月如此多的美丽情愫。王晓波的诗,就不只是简单地写着全世界都有的爱人的信念,而是借着具有丰富中国历史文化内涵的月亮以及月亮的柔和光芒照耀里的中国人所想像的宇宙和精神图景,以建构起了当代中国诗人的信仰,也同样是中国哲人的信仰,“旁日月,挟宇宙,参万岁而一成纯”(庄子),诗人就是人间的爱之使徒,就是伟大的传道者。每一个中国爱情诗人,都是庄子精神的传人,也是屈子精神的守望者。当代中国诗人王晓波就以“骑着月亮飞行”的奇特书写和奇特命名,展现着中国的诗人之爱,也是那跨越时空的哲人之爱、圣徒之爱。诗人领悟了,只有爱的超越才能拯救爱的沉沦。

于是,承续古老华夏的爱之道,乘天地之正以游弋于日常人间,王晓波的诗就是有大气象的。我们看这部新诗集的卷一被命名为“狮子座流星雨”,卷二被命名为“穿过银河去看你”,卷三被命名为“点亮一盏明灯”,便构成了一个从人间之小爱进入宇宙之大爱的上升。读王晓波爱情诗的读者或爱人,似乎也看到了自己在花海里,在高山上仰望苍穹的流星雨,他们经过亿万斯年,穿越浩瀚宇宙,也要去如约相会,在当代,在未来,爱情并没有殒落,爱情并没有被遗忘,那是因为有诗人为平庸的世界点亮了一盏爱情的明灯,照亮了人类的晦暗的夜,人类因为有了爱情,而后有了希望,有了光明!当代中国诗人抒写的爱情,就为当代世界爱情文学注入了厚重的中国精神元素。

在此一说的是,《骑着月亮飞行》诗集亮点颇多,翻阅诗集佳作比比皆是。诗集由洛夫、叶延滨、吴思敬、陈卫、杨庆祥、张德明、陈爱中等海内外“老、中、青”诗歌名家联袂推荐阅读。收录王晓波近年来在中国、美国、菲律宾,以及台湾、香港和澳门等地区发表的爱情诗歌一百首。 在这些爱情诗中,与其说他表达了对一位心仪的女子的钟情,不如说是表达了他对一种理想爱情的向往。王晓波心中鼓荡的爱不只是给亲人,同时也投向周围的世界,投向大自然。爱是王晓波创造诗美的驱动力量。他的诗歌是真挚、诚恳、热爱生命的内心歌唱,语言朴素、准确,感情的传达充满动感。在这些诗歌里,读者能感受到,来自远古及当下现实的纯粹爱念,为读者传递爱情至上的勇气和力量。

相信诗人,就是相信爱情。阅读中国诗人的爱情诗篇,就是开始一次独具东方韵味的爱情洗礼。请跟随诗人的脚步前行,请用当代中国诗人的诗笔去描绘你的灵性路程,你的人生就终会有星辰照耀,你的未来就会一路光明!


图片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