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唐德亮 | “两广”文学多异彩

唐德亮 | “两广”文学多异彩

——唐德亮|当代“两广”少数民族文学述略

更新时间:2019-09-11 作者:唐德亮来源:广东作家网

建国以来,在党的少数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岭南“两广”(广西、广东)地区从过去的所谓“南蛮之地”一朝跨入了文明的社会主义新社会,两广少数民族的人民获得了翻身解放当主人。与此同时,经过两省区广大作家七十年前赴后继的奋力开拓、耕耘,当代岭南“两广”少数民族文学形成了名家辈出、百花争艳、硕果芬芳、空前繁荣的格局。七十年间,“两广”少数民族文学呈现出如下风貌。

一、形成了两支有活力的少数民族文学作家队伍。由于“两广”少数民族人口分布与人数的悬殊,两省区的文学人才队伍不成比例。广西是少数民族人口大区(省)。根据2010年的人口统计得知,广西少数民族人口占全区总人口的41.2%。全国壮族人口的总人数为1692万人,其中有1444.85万人都生活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壮族以相当大的优势成为我国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广西瑶族人口达134.9万人,占全国瑶族人口62%。广东仅有3个少数民族自治县、7个少数民族乡,虽说“56个民族齐全”,但少数民族人口却不多,据有关部门2014年统计,全省少数民族人口为340多万人,且大多为流动人口,少数民族户籍人口仅60多万,汉族人口占全省总人口的97.46%,少数民族人口仅占全省的2.54%。从少数民族人口的结构来看,广西主要汇聚了壮、汉、瑶、苗、侗、仫佬、毛南、回、京、彝、水等少数民族,广东主要是瑶、壮、畲三个少数民族,瑶、壮族为主,占大多数,主要分布在粤北的连南瑶族自治县、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乳源瑶族自治县三县。总起来看,广西少数民族作家队伍阵容强大,门类齐全,名家辈出且众多,而广东少数民族作家队伍阵容相对弱小,名家较少。

以小说论,建国后,广西涌现出了壮族的陆地、王云高、田耳、韦一凡、凡一平、黄钲、孙步康、李约热、陶丽群、蒙飞、黄佩华、岑隆业、潘荣才、阿耒、潘小楼、韦编联、明媚、潘莹宇、梁志玲、路成、赵先平、苏方学、莫俊荣、刘永娟、向红星、侯志锋、潘茜、韦晓明、蓝海洋,仫佬族的鬼子,瑶族的蓝怀昌、光盘、红日、纪尘、冯昱、莫永忠、班源泽、蓝瑞轩、蓝汉东,侗族的杨仕芳等名家、实力作家;仫佬族的鬼子与汉族的东西、李冯等三位小说家被誉为“广西文坛三剑客”,壮族的田耳、汉族的朱山坡、瑶族的光盘等三位小说家被誉为“广西后三剑客”,有评论家称他们是文学桂军的一个品牌。

广东少数民族著名的小说家有土家族的马忆湘、田瑛、杨双奇、谭丽娟,拉祜族的娜朵,回族的杨万翔,瑶族的唐克雪、钟二毛,彝族的阿微木依萝(最近离粤回川定居)、苗族的网络作家姚笛(红娘子)、满族的苏方桂、胡海洋,壮族的亚明、韦驰,土家族的凌春杰、朱耀华等作家,有的已有大名气,有的已崭露头角,正在崛起。

以诗歌论,建国后,广西涌现出了壮族的韦其麟、黄勇刹、莎红、黄青、农冠品、肖甘牛、荣斌、费城、陆辉艳、李甜芬、黄土路、黄堃、黄芳、黄琼柳、古笛、陆少平、蓝焱、韦汉权 、许雪萍、黄鹏、罗勋、谢夷珊、牛依河、微克(韦克东、)、韦武康、谭志表、韦孟驰,仫佬族的包玉堂,侗族的苗延秀、黄钟警,瑶族的莫义明、唐玉文、林虹、何德新、盘春华、蒙新庭、何建强,回族的祁十木等名家或实力诗人;广东的少数民族著名或较有实力的诗人有侗族的柯原,回族的王俊康,白族的冯娜,瑶族的唐德亮、唐小桃、赵翔辉、唐剑明、唐自辉,满族的从容、安然,壮族的黄承基、虞永新、李福坚,土家族的张怀存,蒙古族的王松禄,苗族的梁红玉等等。

以散文论,广西涌现出了壮族的凌渡、华山、冯艺、蓝阳春、庞俭克、苏长仙、黄堃、温新阶、连亭、李甜芬、蒙飞、韦纬组、石才夫、透透、严风华、孟爱堂、廖庆堂、罗南、覃艳群、杨剑华、陈荣廷、罗晓玲、何宪生、林万里、羊狼、黄少祟、黄伟、覃展、羊狼、罗南、莫清荣,毛南族的莫景春,苗族的韦晓明,仫佬族的潘琦、包晓泉、何述强;瑶族的林虹、莫永忠等名家与实力作家;广东少数民族著名或较有实力的散文家有壮族的虞霄、谈健、蒋红、潘小娴,回族的刘鹏凯,布依族的何霖,瑶族的唐德亮,侗族的李代权,土家族的向延斌、谭功才。

以儿童文学论,广西涌现出了壮族的韦其麟、肖甘牛、莎红、陆刚夫、黄钲、宁元士、李春鲜,回族的海代泉、瑶族的盘晓昱、蓝芝同,仫佬族的包玉堂,侗族的杨仕芳;广东有回族的王俊康、壮族的亚明、土族的张怀存、苗族的刘春、瑶族的唐德亮等著名或实力作家。

以电影文学与戏剧文学论,广西涌现出了壮族的周民震、黄勇刹与凡一平,仫佬族常剑钧;广东涌现出了京族的李英敏(也属广西)、满族的从容、苗族的红娘子等。

以报告(纪实)文学论,广西涌现出了壮族的何培嵩、韦一凡、钟日胜、王云高、孙步康等;广东有满族的白岚、侗族的李代权、谭功才等。

文艺理论评论方面,广西涌现出了壮族的黄伟林、农学冠、杨炳忠、黄勇刹、仫佬族的潘琦,苗族的唐正柱,瑶族的莫永忠等著名少数民族文学评论家;广东土家族的向卫国、黎族的王海、回族的张维、壮族的黄伦生、吕立易,满族的张海鸥、满族的白岚、蒙古族的袁向东等。

此外,还有广东籍的著名满族诗人、作家柯岩(定居、工作在北京,2012年去世),有诗歌名作《周总理,你在哪里》、儿童诗集《“小迷糊” 阿姨》《我对雷锋叔叔说》、报告文学《船长》《奇异的书简》、长篇小说《寻找回来的世界》等名世,曾获中国当代诗魂金奖,多次获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周总理,你在哪里》等多首诗作入选中小学语文教材。广西籍的著名壮族作家、评论家石一宁(上世纪八十年代定居、工作在北京),有文学研究专著《吴浊流:面对新语境》、散文集《薄暮时分》、传记文学《丰子恺与读书》、《石一宁自选集》、《湖神回来了》等名世,曾获第三届全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研究奖与第十二届中国图书奖。广西籍的著名壮族作家岑献青(上世纪八十年代定居、工作在北京),著有散文集《秋萤》,中篇小说集《裂纹》,散文《永远的魂灵》等。《秋萤》获全国第四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裂纹》获第三届壮族文学创作奖。广西籍的著名回族作家白先勇(去台、赴美定居),著有短篇小说集《台北人》《寂寞的十七岁》《纽约客》等,长篇小说《孽子》,散文集《蓦然回首》以及舞台剧《游园惊梦》等。2018年获第五届郁达夫小说奖“短篇小说奖”,其《台北人》入选“20世纪中文小说100强”。广西籍的壮族著名文学评论家梁庭望(上世纪六十年代定居工作在北京),著有《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史》(合作)、《壮族文学概要》(合作)、《奇山秀水话壮家》(合作)、《壮族风俗志》《传扬歌》《壮族文化概论》《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合作)等。《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史》获1994年国家教委社科研究成果二等奖,《我是中国的孩子》获1993年全国儿童文学图书一等奖,《壮族》获广西社科一等奖,《壮族文学概要》获壮族文学奖、国家民委优秀教材三等奖。他们创作、发表作品时均已离开“两广”,因此本文对他们的杰出成就不作具体评述。

二、名篇佳著不断涌现。七十年来,“两广”地区(特别是广西)少数民族出现了一大批享誉全国或“两广”文坛的优秀文学作品。先看广西,可称“风景这边独好”:

经典作品历久弥新。广西壮族作家陆地的长篇小说《美丽的南方》《瀑布》,壮族诗人韦其麟的长诗《百鸟衣》,壮族作家黄勇刹的戏剧与电影文学《刘三姐》等,是广西标志性作品,也是中国文学史、戏剧与电影史乃至社会上影响深广的名著名作;根据壮族作家华山报告文学《鸡毛信》改编的同名电影成了五六十年代家喻户晓的经典名片,观众数以亿计;京族作家李英敏的电影文学剧本《椰林曲》《南岛风云》均拍成电影,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著名影片,《南岛风云》获1956年文化部优秀电影奖;壮族作家王云高与李栋合作的小说《彩云归》荣获全国第二届优秀短篇小说奖,后又改成电影文学剧本《情天恨海》并拍成电影在全国上映,影响甚大。

壮族作家周民震创作的电影文学剧本《苗家儿女》1959年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成电影公映,这是广西作家编剧的首部电影;1979年他的电影文学剧本《甜蜜的事业》拍成电影,名扬华夏,片中的插曲《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我们的明天比蜜甜业》流传至今;《甜蜜的事业》的电影文学剧本获首届少数民族骏马奖与大众电影百花奖,由他创作剧本的《春晖》获1982年全国优秀故事片奖,《心泉》与《五朵小红花》获广西文艺最高奖——铜鼓奖。由于成就穾出,2017年,周民震荣获了第三届中国电影编剧终身成就奖。

小说名家与新锐各领风骚。仫佬族鬼子的中篇小说《被雨淋湿的河》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另有作品获1997《小说选刊》年度优秀小说奖、1999《人民文学》年度优秀小说奖、2000—2001双年度《小说选刊》优秀小说奖;田耳的中篇小说《一个人张灯结彩》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2004—2006年优秀中篇小说奖,以及2007年度“人民文学奖,还曾获第十八届、第二十届台湾联合文学新人奖、2006年“湖南青年文学奖”,长篇小说《天体悬浮》获第12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奖,,2016年短篇小说《金刚四拿》获第四届郁达夫小说奖短篇小说提名奖,2018年《一天》获第三届华语青年作家奖中篇小说主奖 ;瑶族作家蓝怀昌的长篇小说《波努河》、散文集《珍藏的符号》分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壮族凡一平小说与影视文学“左右开弓”,他的长篇小说《跪下》获第三届壮族文学奖  、第三届广西铜鼓奖 ,其小说《寻枪记》 被改编成 电影《寻枪》全国上映并引起热议 ,他任编剧的电影《理发师》在全国上映,中篇小说《扑克》 获第六届铜鼓奖,2010年他与章明联合担任战争剧《山间铃响马帮来》的编剧,2013年,任编剧的电影《9号女神》上映,小说《非常审问》获第16届百花文学奖中篇小说奖、《小说选刊》双年奖短篇小说奖;壮族韦一凡的短篇小说《姆姥韦黄氏》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一等奖,又获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颁发的铜鼓奖荣誉奖;长篇小说《劫波》获广西首届铜鼓奖,中篇小说集《被出卖的活观音》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评奖优秀作品奖,短篇小说《新路》获《民族文学》“山丹奖”;壮族黄佩华的中篇小说集《南方女族》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壮族陶丽群的中篇小说《母亲的岛》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小说《回家的路亮堂堂》获第五届广西青年文学奖,小说《一个夜晚》获第三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第二届金绣球文艺奖;另获2017年《民族文学》年度小说奖、2016年《北京文学》优秀作品奖;壮族蒙飞与黄新荣用母语壮文创作的长篇小说《节日》、黄钲的儿童中篇小说《江和岭》等,均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壮族孙步康的中篇小说集《白罂粟》获全国第三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电视剧剧本《边贸女人》获全国第十五届电视剧飞天奖,中篇小说《小镇蝶恋花》获广西首届铜鼓奖,长篇传记文学《陈玉成》获广西首届桂花工程奖;壮族李约热是广西近年闯入文坛的一匹黑马,其短篇小说《青牛》获2003--2006《小说选刊》全国优秀小说奖,中篇小说《涂满油漆的村庄》获《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最具潜力新人奖,中篇小说《戈达尔活在我们中间》获第五届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小说集《涂满油漆的村庄》获第六届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瑶族莫义明的短篇小说《八角姻缘》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广西铜鼓奖;壮族赵先平(安平)的长篇小说《穿过密林》是中国少数民族文学重点扶持工程入选作品,小说《宝根》获广西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征文奖;瑶族纪尘的长篇小说《美丽世界的孤儿》第三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中篇小说《九月》 获《中华文学选刊》文学大赛征文一等奖;侗族杨仕芳的长篇小说《故乡在别处》被列入中国作协2012年重点扶持作品项目,中篇小说《明天,我年满十六岁》《阳光穿过我们村庄》获第五、第六届广西青年文学奖,中篇小说集《阳光穿过我们的村庄》获第四届广西少数民族创作“花山奖”;壮族韦编联的小说《七色人生》获首届壮族文学奖。 

诗歌、散文各呈异彩。壮族韦其麟的长诗《凤凰歌》、《寻找太阳的母亲》分获第一、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 壮族黄青的诗《我们女英雄的一双眼睛》全国第一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仫佬族包玉堂1957年发表的组诗《走坡组诗》蜚声诗坛,组诗《春色满壮乡》《红水河畔三月三》分获首届与第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长诗《少年英雄赞》获广西第二届少儿文艺优秀作品奖;瑶族唐玉文的诗集《误过花期》获全国骏马奖;壮族李甜芬的诗歌《写在弹坑上》获全国第一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广西第一届振兴广西文艺铜鼓奖,歌词《姐姐》获全国第五届城市职工歌手邀请赛创作二等奖,散文集《普通的女人》获第三届壮族文学奖;瑶族莫义明短诗《剪禾把》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 ;侗族苗延秀的长诗《大苗山交响曲》获广西30年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一等奖;壮族荣斌的诗歌获第五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山东文学》年度诗歌奖、第六届《诗歌月刊》年度诗人奖;壮族费城的诗集《往事书》,获第五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壮族陆辉艳获2017“华文青年诗人奖”、2015青年文学•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八届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2012《广西文学》“金嗓子”文学奖、中国诗歌网“年度十大好诗”提名奖、第十九届“文化杯”全国鲁藜诗歌奖一等奖、“中国诗会青春三沙”二等奖;壮族黄琼柳的《望月》获广西少数民族1981—1985年优秀作品奖;壮族许雪萍的诗歌获"广西少数民族花山文艺奖、诗集《河水倒流的声音》获第六届壮族文学奖;壮族黄芳的诗歌散文诗集《是蓝,是一切》获第六届壮族文学奖;壮族的韦汉权、费城获评年度壮族诗人;壮族陆青梅多次获省级诗歌奖;壮族黄鹏、罗勋的诗集分获壮族文学奖;壮族谢夷珊获《人民文学》诗歌征文奖、广西魅力诗人第一名,连续两届获广西现场诗赛冠、亚军;瑶族盘春华的组诗《鸟在远走》入选《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

壮族冯艺的散文集《朱红色的沉思》、《桂海苍茫》分获第四、第八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仫佬族潘琦的散文集《琴心集》获全国第五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散文《幽谷中一棵玉兰》获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优秀奖;壮族凌渡的散文《南方的风》获全国第四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优秀奖,散文集《故乡的坡歌》获广西省首届振兴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乡忆》获1991年《民族文学》优秀作品奖 ;仫佬族包晓泉的散文集《青色风铃》获全国第六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及第三届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壮族黄堃 的散文集《远离天堂》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1997年获第三届壮族文学奖;壮族农冠品的诗集《泉韵集》荣获广西人民政府文艺最高奖铜鼓奖,长诗《金凤凰落脚的地方》、《将军回到红河边》获广西民族文学优秀奖;瑶族莫永忠壮族2018中国西部散文排行榜新锐奖,散文《毛獐》获《长江文学丛刊》全国散文大赛第3名,散文集《假如动物会说话》获第二届全国教师图书专著奖;瑶族林虹获华文散文奖、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奖、广西少数民族文学花山奖;瑶族冯昱的散文《消逝在远山的过山瑶》获全国少数民族作家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祖国颂征文奖,散文《雨哟,归路漫漫》入选《民族文学30周年精品选》;壮族严风华的散文集《一座山,两个人》获广西第六届铜鼓奖;壮族韦纬组的散文获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优秀作品奖,第一、二届壮族文学奖;壮族肖甘牛的代表作《一幅壮锦》,出版后曾被改编为电影并获奖;壮族的石才夫散文随笔集《坐看云起》获第三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壮族黄土路曾获第六届全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研究园丁奖、第三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奖,第四、第六届《广西文学》广西青年文学奖,2013年广西年度作家(散文奖);苗族韦晓明的散文集《云中故乡来》获第五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毛南族的莫景春入选中国作协少数民族作品扶持项目,曾获广西“花山”文学奖;仫佬族的何述强获《广西文学》杂志社颁发的“金嗓子第二届广西青年文学奖”;壮族透透的散文获《广西文学》第四届广西青年文学奖散文奖、第五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仫佬族的潘琦、包晓泉、何述强被称为散文创作的“仫佬三杰”。

报告文学、儿童文学、戏剧文学与评论争奇斗艳。壮族何培嵩的报告文学《归客》获全国第三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另有作品获广西首届铜鼓奖、《民族文学》优秀作品奖;壮族钟日胜的报告文学《非洲小城的中国医生》获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

回族海代泉的合集《得意的狐狸》获全国1980年-1981年优秀儿童读物奖,寓言集《驴的忧虑》获中国第一届金骆驼奖创作优秀成果奖,《鹦鹉的诀窃》获广西首届铜鼓奖,散文《周总理在柳州》获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优秀作品奖,寓言集《螃蟹为什么横行》获全国第五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瑶族的盘晓昱的《爷爷的自行车》获得冰心儿童文学奖;壮族陆刚夫的《海底科普寓言》获广西第五届铜鼓奖;瑶族盘晓昱的《爷爷的自行车》获冰心儿童文学奖;壮族陆刚夫的《海底科普寓言》获广西第五届铜鼓奖。

仫佬族常剑钧的剧本获“五个一工程奖”、“文华新剧目奖”、“中国曹禺戏剧文学奖”等多项全国奖及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颁发的文艺“铜鼓奖”。

壮族黄伟林的评论专著《转型的解读》获第六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另获中国作协第八届庄重文文学奖、《论20世纪中国小说的三种形态》,第三届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三等奖《中国当代小说家群论》广西第五届文艺创作“铜鼓奖”,《文学三维》获广西壮族文学奖;壮族杨炳忠的专著《评〈冰棕榈〉民族的特色》获广西第二届民族文学优秀作品奖,《桂海文谭》和《伟大的时代光辉的理论》分获广西第三、四届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壮族农学冠的壮瑶文学研究评论多次获广西社科优秀成果奖。

再说广东的少数民族文学,虽不及广西,但也一片生机勃勃:

小说方面,既有经典也有佳作。土家族女作家马忆湘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出版了产生较大影响的长篇小说《朝阳花》;拉祜族女作家娜朵的长篇小说《蕨蕨草》、回族杨万翔的长篇小说《镇海楼传奇》曾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土家族杨双奇的短篇小说《清清沱江水》获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文新人奖、湖南省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土家族田瑛的中篇小说《大太阳》《生还》《龙脉》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大太阳》《生还》被《小说选刊》等转载,《独木桥》获广东新人新作奖;瑶族唐克雪的中篇小说《冷太阳》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新人奖;瑶族钟二毛的中篇小说《旧天堂》入围骏马奖,他还曾获第十七届小说月报百花文学奖、民族文学2012年度文学奖、广东省第二届有为杯小说奖等;彝族女作家阿微木依萝的中篇小说《土命人》获第十届广东省鲁迅文学奖与第二届有为杯小说奖;满族苏方桂曾获广东省第二届鲁迅文艺奖、广东省庆祝建国40周年优秀作品奖、1993年广东省通俗文学大奖等,根据其小说《女人花》改编的同名电影获葡萄牙国际电影节大奖;苗族网络小说家红娘子的长篇小说《怨灵》被改编成同名电影于2014年11月在全国公映,《青丝》入选为2008年十大悬疑小说;壮族韦驰、瑶族盘鹃的长篇小说分获中国作协少数民族作品扶持;满族胡海洋的《夜郎棋话》获广东省第十一届新人新作奖,短篇小说《剃头佬》、《木牯先生》分别获《青春》联合征文二等奖、江西省第二届文学艺术优秀成果三等奖。

诗歌方面,姹紫嫣红。侗族柯原的诗歌影响巨大,诗集《椰寨歌》获1962年广州军区政治部优秀作品奖、1980年军区征文一等奖,其作品还获1980年总政治部自卫还击征文奖、1988年中央电视台银帆奖,其散文诗《军人与祖国》入选初中语文课本;回族著著名诗人王俊康的儿童诗也有影响。他曾获全国童谣大赛一等奖,他还多次获广东儿童文学奖,诗歌《小酒窝》入选多种全国选本;白族冯娜的诗集《寻鹤》获广东鲁迅文学奖,她的诗集获中国作协少数民族作品扶持,诗作获诗刊主办的华文青年诗人奖、美国The Pushcart Prize提名奖,诗集获中国作协少数民族作品扶持;瑶族唐德亮的诗集《苍野》获第七届广东鲁迅文学奖,《南方的橄榄树》获第八届广东新人新作奖,长诗《惊蛰雷》获首届中国阮章竟诗歌奖和改革开放四十年全国文学作品征评特等奖,诗作《生命畅想》入选大学语文教材,在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等联合举办的“纪念中国新诗百年”全球华语诗人诗作评选活动中,被评为“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实力诗人”;回族张维作词的歌曲《兄弟姐妹要团聚》获中宣部第八届“五个一工程奖”;壮族黄承基的诗集《南方血源》曾获广西省第二届壮族文学奖,《亚热带》获广西省第三届壮族文学奖;回族的从容获《诗探索》“诗歌传播贡献奖”、《新诗界》“诗歌成就奖”;苗族的刘大程获广东省青年文学奖、美国新语丝文学奖;满族的安然2018年获《草原》文学奖·诗歌主奖,诗集《北京时间的背针》中国作协少数民族重点扶持;布依族何霖的散文诗多次获广东省散文诗一等奖;回族瑶族唐小桃的组诗《牛一直吃着我记忆中的草》入选《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

散文、报告文学与儿童文学,正在发力,。土家族凌春杰长篇散文《我们的村庄》获得中国作协少数民族重点扶持,论文《怎么舒服怎么写》,获得德国禾林小说联网互动优秀奖;壮族女作家虞霄的散文集《越人城记》获广东九江龙散文奖;壮族谈健获第四届路遥青年文学奖,蒋红获第四届《红豆》文学奖;瑶族唐德亮的散文、杂文多次获全国报纸副刊一等奖;布依族何霖的散文《就这样静静地走开》获西安全国青年文学大赛一等奖;回族刘鹏凯的散文《澳门掠影》获《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二等奖,《一个人的花园》获全国城市报刊二等奖。

报告文学方面,侗族李代权的长篇报告文学《将军梦》获“风雨桥杯中国侗族1949—1999五十年文学奖”;谭功才的《快乐单身宿舍》(与人合作)获得2000年广东省第三届期刊优秀作品一等奖。

儿童文学方面,壮族亚明的中篇小说《羊儿在云朵里跑》获广西出版传媒集团主办的首届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铜奖;苗族刘春的《牵手共舞的日子》等篇曾获全国青年报刊好作品二等奖及广东省青少年报刊好作品二等奖;瑶族唐德亮两次被《儿童文学》评为“全国十大魅力诗人”,长诗《羊,或者狼》被《儿童文学》评为“十首魅力诗歌”;土族的张怀存诗歌和散文入选台湾小学教材。

电影与戏剧文学方面,回族女作家从容任编剧的电影《花季雨季》曾获中国电影“金鸡奖”、“华表奖”,她创作的先锋话剧《爱的构思》获“中国戏剧贡献奖”;回族张维改编的汉剧《白门柳》获广东省戏剧节创作一等奖。

文学评论,别具风姿。黎族的王海教授获得中国作协少数民族重点扶持、“第三届全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研究评论奖”、“首届全国中青年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研究优秀论文奖”、“第六届全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研究优秀成果奖”等奖项;回族张维的理论专著《邓小平理论与广东文艺实践》获省鲁迅文艺奖;壮族的吕立易曾获壮族文学奖、中国写作学会科研成果二等奖;土家族的向卫国曾获第三届文艺评论奖、多篇论文获文学期刊论文奖;满族的张海鸥获广东省文学评论奖;壮族的黄伦生曾获广西首届青年文艺评论选一等奖。

……真可谓洋洋大观,硕果琳琅,异彩纷呈。

三、反映近现代以来中国革命、建设与改革开放的波澜壮阔奋斗历程,是“两广”少数民族文学的突出特征。最典型的当数广西的壮族作家陆地。陆地的长篇小说《瀑布》是壮族文学的一部史诗式长篇小说,也是壮族文学的一座丰碑。《瀑布》分两部,第一部《长夜》,第二部《黎明》,它反映了广西地区从旧民主主义革命到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艰难而壮丽的历程,刻画了主人公韦步平寻求救国救民真理,从青年学生到成熟的革命者、掀起轰轰烈烈革命风暴的故事,小说涉及这一历史时期的所有重大事件。通过这部长篇小说,我们可以了解广西地区革命的“来龙去脉”。壮族赵先平(安平)的长篇小说《穿过密林》描写了上世纪30年代初至40年代后期,广西左江地区人民群众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寻求光明,坚持革命信仰,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终于迎来了胜利的曙光,谱写了一曲悲壮的革命史诗。陆地的《美丽的南方》是广西地区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也是壮族现当代文学的第一座丰碑。它反映了广西地区土地改革这一伟大历史事件,写出了土改的复杂性与深刻性,刻画了韦廷忠等一批农民群众的生动形象。这是一部产生过重大影响的长篇小说,与周立波的《暴风骤雨》、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一样,是反映区土地改革的代表性优秀作品之一。土家族女作家马忆湘的《朝阳花》是一部自传体长篇小说,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出版后反响强烈,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几年内一版再版,发行数十万册,并翻译成日语出版,与几乎同期出版的《苦莱花》《迎春花》一起,并称为文坛“三花”。1996年中国青年出版社把《朝阳花》作为红色经典再版。这部小说,描叙了工农红军长征中的悲壮故事,生动鲜明地塑造了吴小兰、王德明、看护长、小刘、柳莹、李连长等一批红军指战员的光辉形象,揭示了革命战士的坚定信仰、不畏任何艰难困苦的精神力量。

“两广”其他少数民族作家也以大量具有鲜明时代气息的作品反映桂粤两地一百余年的历史风云、沧桑巨变,以及人民群众在这些历史风云中的精神面貌。如蓝怀昌的《波努河》是瑶族作家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也是广西瑶族文学的第一座丰碑,它描写瑶族一个分支波努人,从古老落后的山寨走出封闭,迈向现代社会的艰巨历程。赵先平的《宝根》真实地反映了转型时期农民的心理嬗变和农村工作的复杂性与艰巨性。红日的《驻村笔记》,反映脱贫攻坚战,是国内同类题材中较早推出的优秀长篇小说。

四、浓郁的岭南少数民族特色。陆地的《瀑布》与《美丽的南方》给我们展示了广西地区一幅幅壮瑶民俗风情画,并将浓郁的民俗风情与上世纪的时代风云巧妙地融合起来。电影文学《刘三姐》融壮族风情于波澜起伏的故事情节、动听的民歌与绮丽的广西自然风光之中,产生了老少咸宜、脍炙人口的强烈艺术效果。《波努河》的波努瑶风情特色很突出,引人入胜。韦其麟的《百鸟衣》《凤凰歌》等长诗利用壮族的民间传说塑造勇敢、正直、美丽、善良的壮族青年男女形象,善于从群众中采撷生动质朴的语言。农冠品在民族生活的土壤上努力开掘,族性书写使他的诗歌创作显出了独特的民族风格。凡一平的“上岭村系列小说”、黄佩华的桂西北风情小说、蒙飞的长篇小说《节日》,冯艺的桂海散文系列,均发着浓郁的地域民族文化气息。 

“两广”其他少数民族作家、诗人同样写出了大量反映本民族风情的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作品。独特的民族文化心理、地域风情风物色彩,使他们的作品不仅区别于汉族作家的作品,也区别于其他少数民族作家的作品。

五、多元共生的艺术手法。“两广”少数民族作家诗人,从建国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前的阶段,主要是现实主义手法,如陆地的《美丽的南方》与《瀑布》,遵循革命现实主义手法,塑造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取得了杰出的艺术成就。八十年代至今,除了现实主义,艺术手法上可谓百花齐放。不少作家、诗人借鉴现代主义,大胆创新,写出了许多具有探索精神的作品。如仫佬族作家鬼子小说的互文性写作,土家族作家田瑛小说的有意识夸张变形,瑶族作家光盘与红日的小说借荒诞的情节与幽默的语言表现对人类生存困境和心灵伤痛的反思;李约热《戈达尔活在我们中间》等小说以奇诡、冷峻的笔调与当代的先锋小说遥相呼应;田耳小说的奇特的视角与结构,戏谑的语言,黑色幽默与反讽……以及凡一平、冯艺、黄佩华、陶丽群、凌渡、荣斌、冯娜、陆辉艳、费城、冯昱、莫永忠、林虹、安然、唐小桃等人的作品都较好地实现了民族性与现代性的融合,使他们的创作结出了色香味均特异的艺术之果。“两广”探索精神的少数民族诗人很多。可以说,活跃在当今中国诗坛且具有一定影响力的诗人,他们或多或少都借鉴了现代先锋艺术手法。

“两广”少数民族文学发展的差异。比较“两广”的少数民族文学,总体是广西强,广东弱。广西可称之为少数民族文学大区(省)、强区(省)。广西少数民族文学人才数量多,实力雄厚,阵容强大,名家众多,涌现出陆地、韦其麟、周民震、黄勇刹、李英敏、华山、鬼子、田耳、凡一平、韦一凡等蜚声文坛或少数民族文学界的大家、名家,而广东少数民族文学人才数量少,名家少,尤其是广东土生土长的名家更少,少数民族本土生长的作家基本集中在粤北主要是清远地区,实力薄弱;广西引人注目的名篇杰作多,获全国鲁奖、“骏马奖”的作家多,广东少数民族作家引人注目的名篇杰作少,获全国鲁奖的为零、获“骏马奖”的作家作品也很少;广西具探索精神的作家作品多,广东具探索精神的作家作品较少;有的门类如少数民族儿童文学、报告文学,广西都实力雄厚,出了不少有影响的优秀作家与作品,广东在这两个门类则力量较弱。这些都是客观的现实,有待于广东的少数民族作家们努力。当然,广东少数民族有潜力、有朝气、高素质的作家仍有一批,他们是广东少数民族文学攀登高峰的希望所在。

囿于资料与眼光、学识与水平以及地域距离,再加上一些少数民族作家不以少数民族身份发表作品,因而遗漏了一些少数民族作家评论家,以及时间匆忙,应约急就,挂一漏万实难避免,错谬之处,敬请“两广”作家与读者的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