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新闻 > 精彩推荐 > 书写岭南海岛风云——鲍十《岛叙事》新书分享会

书写岭南海岛风云——鲍十《岛叙事》新书分享会

更新时间:2019-08-26 来源:南方+

8月24日,广州市作协副主席、广州市文艺报刊社原社长、著名作家鲍十做客广州289艺术园区岭南活力非遗艺术馆,出席“海上生明月,天涯映渔火”——《岛叙事》新书分享会。

微信图片_20190826115928.jpg

在分享会上,鲍十向观众介绍了新作《岛叙事》的创作缘起和过程。广州青年作家代表王威廉、蒲荔子、冯娜、唐诗人到场祝贺前辈新书出炉之余,也交流了各自对鲍十文学创作成就及艺术特色的观点和感受。

本次分享会是广州文艺市民空间“生活艺术大家谈”系列活动之一。分享会现场,广州市文联专职副主席童慧为鲍十颁发“广州文艺市民空间艺术导师”证书,海珠区作协主席王龙、广东省朗诵协会副会长王国省、海珠区政协教科委主任钟晖先后上台为观众带来了声情并茂的《岛叙事》选段朗诵表演。

鲍十的新作《岛叙事》以珠海一座方圆不到两平方公里的虚构的海岛——“荷叶岛”为背景,书写了几代岛民一个世纪以来的命运变迁。小岛随着时代的前进不断发展,旅游业日渐发达,而商业资本的不断侵入,最终掀起了一场“全岛覆盖”式开发。岛上的渔民不得不离开世代居住的小岛,家族记忆、人文脉络也随着宗祠和祖屋的拆毁而逐渐断裂、消失。鲍十将之总结为“一个温柔的悲剧。”

微信图片_20190826115936.png

从黑土地到热带岛屿

鲍十1959年出生于黑龙江省肇东市,是东北黑土地上成长起来的作家,1989年开始写作,曾在《当代》《十月》《花城》《钟山》《中国作家》《作品与争鸣》《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小说家》等刊物发表作品200余万字,并被收入多种年度选本。其以往的作品大多以东北平原的风土人情作为背景,以淳朴、平实、敦厚、细腻的风格见长。

其中篇小说《纪念》,被张艺谋改编成电影《我的父亲母亲》,由章子怡和孙红雷主演,鲍十亲自担任编剧,该片获得第五十届德国柏林电影节银熊奖,以及中国电影华表奖、百花奖、金鸡奖最佳影片奖等奖项。讲述大山深处一位智障母亲感人故事的小说《樱桃》,也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连续剧,上映后广受好评。

自2003年调入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鲍十至今已在广州生活了16年。分享会上,鲍十回忆起初次到广州生活的感受:“光是为了适应气候就花了一年多时间。”

微信图片_20190826115942.jpg

对于从东北黑土地走出来的小说家来说,广东临海的生活体验无疑是新奇的。除了气候环境的差异,南方遍布的祠堂里透露出的浓厚宗族观念,也让鲍十感到好奇。

作为一个成熟的小说家,鲍十善于在日常中捕捉素材,于是他顺理成章地将这些鲜活的经验转变成他的创作源泉,开始了以广东为背景的文学创作。

鲍十对广东本土故事的书写从西关开始,陆续写了一批带有岭南风情的短篇小说,如以城中村为背景的《冼阿芳的事》等。在一次《花城》杂志召集的作家笔会上,鲍十游览了珠海的万山群岛,瞬间被南方热带海岛的特殊气质所吸引,萌生出创作一部关于海岛的小说的念头。

为了创作《岛叙事》这本书,鲍十做了充分的案头工作,下大力气搜集广州各地区的区志、县志,还委托朋友搜集岛志,并亲身上岛体验岛民的日常生活。在这个过程中,书中主人公云阿婆一家的故事渐渐在他头脑中成形。

在广东生活期间,鲍十亲眼见证了各个城市的飞速发展,传统文化和习俗的断裂与延续一直是他非常关注的话题。《岛叙事》就用大量笔墨描绘了经济发展与传统生活方式之间的矛盾冲突。

评论家王春林认为,《岛叙事》用饱含深情的笔墨讲述了一方小岛的故事,艺术地凝结、表现百年历史风云,体现了作家非同寻常的思想和创作才能。

评论家江冰认为,鲍十在这部作品中再次表现了艺术含蓄且内涵丰富的艺术风格:“绝不剑拔弩张,却又张力十足;表面波澜不惊,其实暗流汹涌。”

青年作家热议本土创作

作为广东文学界和编辑出版领域的资深前辈,鲍十关于广东本土题材的挖掘和写作也引起了青年作家们的关注。

青年小说家王威廉认为,鲍十以往较多专注于故乡东北的叙述,如《生活书:东北平原写生集》。书中收录的短篇小说都是以东北平原某个村庄为标题,比如《大姑屯》《翻身屯》《蓝旗屯》等。

微信图片_20190826115950.jpg

在王威廉看来,鲍十新作书写的南方海岛故事和东北平原有着某种内在气质上的相通之处:东北一望无际的黑土地,和海洋的开阔是相似的,而东北平原上的屯和南方海域的海岛,都是零星散落在一片大空间之中,都是一种边缘化的存在。

王威廉称:“《岛叙事》这本书打通了东北内陆和南方海域的精神联系,以更加恢宏的视角来审视中国历史变迁。”

作家蒲荔子则引用了《傅雷家书》中“真诚是艺术的第一把钥匙”作为引子。他认为《岛叙事》这本书中描绘的人物刻画得十分出色,无论是人物的观念还是行为,都真诚得让人动容。

蒲荔子还幽默地表示:如果书中所写的荷叶岛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岛叙事》这本书可能让这个岛成为一个文化旅游景点。 

诗人冯娜认为,鲍十的写作轨迹表面上是从东北平原向着热带岛屿延伸,精神内在上则是从一种纪念到一曲挽歌,“这种风格题材的突破,写作版图的拓展,是小说家稀缺的特质。”

冯娜还在现场感谢鲍十对她文学创作的指点和鼓励。在写作之外,鲍十曾多年担任《广州文艺》责任编辑,大力提携、奖掖文学新人新作,冯娜就是其中之一。

暨南大学文学院博士后唐诗人则注意到,鲍十的写作一直秉承着一种边缘意识,善于捕捉边缘地区普通人的生存状态。鲍十对此表示认同,他笑称“从小就是一个喜欢‘溜边’的人”,从文学创作中从未刻意经营过“重大题材”,更倾心于书写平凡人生的悲欢。

据鲍十透露,除了《岛叙事》,手头正在创作另一部同样以海岛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分享会的对谈嘉宾、广州市作协秘书长张鸿认为:鲍十对南方海域和广东本土的书写和创作,“打破了原本乡土作家的标签,开拓了一个新的写作场域。”

【编辑】黄楚旋

【通讯员】刁宵华

【摄影】林富智

【统筹】郭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