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新闻 > 精彩推荐 > 文艺报|大湾区文学是“向前”的文学

文艺报|大湾区文学是“向前”的文学

更新时间:2019-08-05 来源:文艺报

1564993956(1).png

作为首届粤港澳大湾区文化艺术节的系列活动之一,由广东省委宣传部指导、广东省作协主办的“粤港澳大湾区文学周”活动于7月6日至7月9日在广州等地举行,活动以“大湾区大融合,新时代新经典”为主题,先后举行“粤港澳大湾区文学联盟成立签约仪式”、举办“粤港澳大湾区文学发展峰会”、组织“粤港澳作家进校园、进企业、进图书馆”活动、组织“粤港澳三地作家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采风活动”。与会作家、专家、学者就如何梳理挖掘粤港澳大湾区文学传统与资源,如何提高粤港澳大湾区重大主题、重大题材文学创作水平,如何把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成为国际文学版图中璀璨夺目的区域板块,缔造世界级城市群文学发展的“湾区典范”等进行了探讨。现刊发部分专家发言,以飨读者。——编 者

缔造文学发展的“湾区典范”

□张培忠

“尚得古贤雄直气,岭南犹似胜江南”。粤、港、澳三地一衣带水。湾区既是地理概念,也是经济现象,更是文化纽带。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谋划、部署和推动下,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迈出了坚实的步伐,美好愿景正变成现实行动。

文学发展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题中应有之义。一流湾区呼唤一流文学,一流湾区成就一流文学。我们倡议粤港澳大湾区文学界,精诚协作、携手共进,创造富于湾区特色的文学瑰宝,营造团结、和谐的文学生态,努力把粤港澳大湾区文学建设成为国际文学版图中璀璨夺目的区域板块,缔造世界级城市群文学发展的“湾区典范”。

一是共同传承中华文脉。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作为具有特定人文环境和文化积淀的地区,粤港澳地区一直是文学创作的沃土。长期以来,粤港澳文学工作者自觉承担起为时代立传、为人民抒怀的历史责任,体现出可敬的创作智慧和可贵的使命意识,树立了现代化城市文学创作群体应有的崭新形象,粤港澳文学以题材广泛、视角新颖、文化内涵丰富、审美风格鲜明等特色享誉文坛,丰富和充实了粤港澳地区人民的精神生活。要充分发挥粤港澳地域相近、血脉相连的优势,把继承创新和交流互鉴统一起来,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着力创新思想观念、创新文学形式、创新表现手法,提升文学作品的表现力、感染力。通过开展主题采风、互访交流、社区活动等多种形式,积极探索作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文学惠民的有效途径,正本清源,守正创新,形成以中华文化为核心、岭南文化为纽带、开放文化为特色、融合多元文化的文化体系,进一步提高居民文化素养和社会文明程度,共同塑造和丰富湾区人文精神内涵。

二是共同讲好湾区故事。充分发挥粤港澳语言相通、文脉相亲的优势,在人民的创造中进行艺术的创造,在历史的进步中造就艺术的进步,推动粤港澳大湾区文学的全面发展,推出一批反映时代要求、弘扬中国精神、体现湾区之美的扛鼎之作、传世之作,以湾区巨变彰显中国魅力,以湾区故事折射中国故事。牢固树立精品意识,通过富有艺术创造性的湾区故事,全方位、大视野、多角度呈现湾区的发展与进步,构建湾区文学话语体系,不断标注湾区水平的新高度,在独特的审美创造中形成独特的湾区风格、湾区特色流派,提升国际对湾区的认知度和美誉度。

三是共同推动融合发展。建设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是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目标。国以人兴,事以才成。经济与文化发展相互促进、相互推动的恒定规律,已被历史发展的进程所反复证明。粤港澳地域毗邻联通,文化同根同源。继往开来,我们倡议立足三地优势、加强三地联动,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在广泛的文学交流和合作中实现文化的融合和创新,成为互学互鉴、相携并进的文化先锋,为深化粤港澳合作、促进港澳与内地联动发展提供文化支撑,在不断的融合中建立一套先进的文学合作机制,探索出一条超越常规的发展路径,进一步推进大湾区文学事业高质量发展,增强粤港澳文学的凝聚力、影响力和辐射力,提升湾区文化软实力,擦亮大湾区的文化形象。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伴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大发展、大振兴,每时每刻都在演绎着精彩的人生故事,必将蕴含能量巨大的机遇潜力、取之不竭的文学富矿,粤港澳大湾区文学事业大有可为,值得期待。

同根同源 共创文学繁荣

□周蜜蜜

粤港澳大湾区的文化艺术,同属于中华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同根同源,一脉相承。近年来,随着各地区之间的文化艺术交流活动频增,大湾区文学的概念也呼之欲出。两年前,广州就曾举行过“粤港澳青年文学研讨会”,当时与会的学者、作家就专门讨论过,在文学上实现大湾区叙述的可能性,同时还策划出版了一套名为《香港文学新动力》的丛书,着力向内地读者介绍优秀的香港青年作家,已经初见成效,打开了令人可喜的局面。

香港由于特殊的历史地位,多年来文化处境非常复杂,但尽管如此,始终没有改变岭南文化在其中的主导地位,这是难能可贵的。将香港、澳门地区纳入大湾区发展的范围之内,这会加快岭南文化的发展,同时也可以通过大湾区这个展示平台进一步加强各地作家的交流,创造文学艺术的共同繁荣、走向世界。

这一次,香港作家和大湾区各地作家共同参加的粤港澳大湾区文学周活动具有特别的意义,我们带着各自的文学作品与不同地区的同行深入交流文学创作经验,到不同的新环境中去采风,学习新的创作思维,获得新的生活体验,这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机会。希望今后能有计划、有规模、有深度地进行岭南文化文学艺术各种不同形式的考察以及交流,包括各种不同主题的文化艺术作品的创作和出版,使我们的岭南文化更加繁荣,努力取得更大的成果,与大湾区内外的广大读者、观众分享。更希望以后能让文学史的叙述、文学的阅读和批评跨越行政区划,不断容纳新角度和新活力,逐渐形成崭新的文化空间,增进作家及作品跨区域的交流和互动。

以文学促进湾区文化共同体建设

□吴志良

粤港澳大湾区不仅是一个经济共同体,更应该是一个文化共同体。粤港澳同属岭南文化核心圈,人相亲、习相近、心相通,同根同源、同声同气,有天然的文化认同感和亲切感。这个文化共同体的建设需要岭南文化的共同性与粤港澳文化发展的独特性的有机结合,更需要文学走在前面,因为文学的共通性和独特性,比较容易找到打动人心、沟通感情、引起共鸣的契合点。从前我们说,广州城、香港地、澳门街,只分地域的大小,没有感情的远近,都是一家人,在过去40年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大家又走在一起,为国家发展共同奋斗,有许多共同的事迹和故事值得文学家去书写、讴歌。

澳门是大湾区最小的城市,但是澳门独特的历史发展过程和独有的文化环境可以在粤港澳大湾区文学构建中扮演积极而关键的角色。澳门是保存中华传统文化最完整的城市之一,又长期与西方文化朝夕相处、平等交流,古今同在,中西并举,形成了不同的人文性格,包容开放、兼收并蓄,这一文化特征和特性是大湾区文学大交流、大合作、大发展、大融合所必须的。

粤港澳大湾区文学的构建需要大家凝聚力量,整合力量,一起行动,并形成共同的发展前景,拟定共同的行动纲领,打造共同的合作平台。粤港澳文学不仅可以在交流合作中快速发展,促进粤港澳民心相通和大湾区文化共同体的形成,还可以成为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先锋队,为扩大中华文化的国际影响力贡献力量。这是新时代赋予粤港澳文学界的历史责任,也是粤港澳文学界应有的理想、抱负和担当。

史诗般实践呼唤文学新篇章

□蒋述卓

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着眼的是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增长极和科学技术变革发展的前沿地,致力于打造世界级城市群,是区域融合发展、全方位对外开放的国家战略。经济与文化发展相互促进、相互推动的规律,已被历史发展的进程所反复证明。粤港澳大湾区的大发展、大振兴,必将蕴含源源不断、弥足珍贵的生活源泉和思想财富,这给粤港澳大湾区文学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社会基础并提供了丰富的文学资源。

回望历史,互联互通是粤港澳大湾区文学合作的天然属性。粤港澳地域毗邻相通,文化同根同源。无论是从珠玑巷散向珠三角、港澳地区的广府人,从闽南迁移至沿海一带的潮汕人,还是从中原至赣闽粤交界处的客家人,都在地理的迁徙和文化的融合中,造就了粤港澳文化的开放性、包容性和创新性。粤港澳文化不但具有兼收并蓄的广阔胸襟,善于学习不同文化的优长,而且具有与时俱进的创新精神,不断吐故纳新,“敢为天下先”成为最鲜明的标记。近代以来,最有现代性的文学艺术观点和样式都在粤港澳地区率先出现,如文学界的黄遵宪、梁启超、李金发、刘以鬯、金庸,油画界的李铁夫,电影界的蔡楚生、司徒慧敏、黎民伟等等。依托地缘优势,粤港澳大湾区以海纳百川的胸怀,积极吸收先进、科学、有益的东西,在广泛的文化交流和合作中实现文化融合和创新的历史,必将进一步增强粤港澳文学的凝聚力、影响力和辐射力。建设人文湾区,提升湾区文化软实力,毫无疑问地会成为粤港澳大湾区文学合作的重要内容和目标。粤港澳大湾区的文学合作必将馥馥吐芳,前景广阔。

展望未来,共融共享是粤港澳大湾区文学发展的必然趋势。粤港澳自古是中国和外国通商与文化往来的交通枢纽,是西方文明最早的登陆地,是遍布世界各国华侨的最早始发地。长期以来,粤港澳文学工作者在日新月异的现实图景中自觉承担起历史责任,体现出可敬的创作智慧和可贵的使命意识,树立了现代化城市文学创作群体应有的崭新形象。一大批作品为探究粤港澳地区整体思想风貌、风俗人情提供了可贵的文本,其所负载的艺术魅力和审美意蕴成为粤港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丰富和充实了粤港澳地区人民的精神生活。大湾区是一个基础设施、资源互换、产业合作和经济文化交流的区域,又是精心打造的优质生活圈。文学要发展,同样需要树立适应这个特定时代特定地域发展的思维方式和思想观念,强化融合意识,相互吸引、共同参与、强化交流、增强共鸣、拓展文化交流与传播的深度和广度。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国不乏生动的故事,关键要有讲好故事的能力;中国不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仅要在经济发展上创造奇迹,更要在精神文化上续写辉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掀起南方大地上新一轮的史诗般实践,时代呼唤文学工作者书写新篇章的凌云壮志。如何善于把握民族性与世界性的平衡点,在文明、文化的传承中汲取艺术创作主题和母题,延续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保持独立的文化品格,锻造富于个性的文学,展示作品魅力?如何以湾区故事折射出中国故事,为解读全球性“中国热”、经济性“中国方案”提供文化参考,在树立中华文化形象、形成中国印象上作出重要贡献?这将是大湾区文学工作者面临的光荣使命。

经济繁荣地区,历来是文化活跃、人才辈出、成果纷呈的地区。粤港澳大湾区文学发展与新时代同步,必定会在不断的探索和突破中创造富于湾区特色的文学瑰宝,擦亮湾区的文化形象,走出一条超越常规的路径,建立一套较为先进的良性运转的文学合作发展机制,形成适应经济环境的健康文学氛围,营造团结、和谐的文学生态,缔造城市文学发展史的“湾区方案”,吸纳优秀文化要素,努力成为中国文学对外传播的先行区。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变革与创新,发展与进步,是粤港澳大湾区宏大交响曲中的铿锵之声,文学工作者的文化自信、文化自觉和文化创新弥足珍贵。我们相信,蓬勃发展的粤港澳大湾区构筑了作家的文学想象和思想疆域,文学发展的丰硕成果必然闪耀在粤港湾大湾区的文化星空中,粤港澳三地文学界一定会携手共进,勇于创新、善于创造,勇于突破,勇于超越,不断拓宽合作领域,积极创新合作方式,共同奏响新时代大湾区文学合作的步步高!

通向世界文学的幸福港湾

□丁 帆

作为中国沿海经济最发达最开放的地区,“粤港澳大湾区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广东省广州市、深圳市、珠海市、佛山市、惠州市、东莞市、中山市、江门市、肇庆市(以下称珠三角九市),总面积5.6万平方公里,2017年末总人口约7000万人,是我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在国家发展大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

我毫不怀疑这个地区的创新能力,也不怀疑这个地区在不远的将来会拥有一批在全国乃至全球具有重要影响力的高校、科研院所、高新技术企业和国家大科学工程。但是,我想强调的是,这个区域能否成为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幸福港湾,也许就是本届政府应该规划在内的一个长远的文化战略目标。世界先进文学应该在这里抛锚停泊;中国的创新文学应该从这里起航,走向世界。

“国际化水平领先”如果只是停留在商业领域和技术领域内,那一定是残缺的,物质层面的东西如果是硬件的话,那么精神层面的提升才是真正软实力的体现。只有在文化和文学上占领高地,才是最有利的创新和竞争。所以,规划中提及的“社会文明程度达到新高度,文化软实力显著增强,中华文化影响更加广泛深入,多元文化进一步交流融合”的定位才是高配的战略目标的另一翼,只有经济与文化的同步发展,才能让世界更加尊敬这个地区的实力与内涵。

小时候在课本里读到苏东坡的名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始终想不通的是,如此美景、美食的南国怎么会变成了古代的发配之地了呢?改革开放让这里的一切都蓬勃生长起来了,让这个充满了中国生机和力量的土地繁盛到了极致,当代散文大家秦牧笔下的“花城”也只是艺海贝壳折射出来的一束光晕而已。

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香港,是近百年来世界级金融贸易中心,也是世界重要的港口城市,但是,有人将其称为“文化沙漠”,认为香港只有经济,没有文化。其实这是一种误读,我以为,从香港文学发展的历史来看,它既是中国商业文学与通俗文学的集散地,同时也是现代文学和后现代文学的城市文学发达港,前者有以金庸、古龙、梁羽生、梁凤仪为代表的作家,他们的作品对内地的文学冲击力是非常可观的;后者有亦舒、刘以鬯、李碧华、董桥、张小娴、黄易等作家作品同样对内地文学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如今,这样不同而多元的文学交融在一起,多层次、全方位的合作格局一定会催生出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和国际航空枢纽,拥有高度国际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以及遍布全球的商业网络,是全球最自由经济体之一。澳门作为世界旅游休闲中心和中国与葡语国家商贸合作服务平台的作用不断强化,多元文化交流的功能日益彰显。”所有这些,都是外部的条件,文学和文化的繁荣才是内核发展的要素,我们只有将其内涵不断增值和叠加,才能使粤港澳大湾区真正变成世界瞩目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幸福港湾!

最后,我想用唐代大诗人、广东韶关人氏、官至丞相张九龄的千古名句作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大湾区的明月升起之时,则是世界仰望的时刻。

城市文学与大湾区的多维世界

□陈晓明

大湾区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最有活力最有未来性的地区,无疑也是21世纪世界经济的引领地区,它必须也必然成为中国文化新的中心。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的媒体曾经宣传过美国思想文化将要南移的观点,一些有远见的媒体人发现,一批年轻的科技知识分子南迁,他们移到美国南部,这就是后来硅谷的创立。当然,美国的科技文化影响甚大,它会较为快速地转化为思想文化。同样的,中国自八九十年代以来,随着科技的发展,特别是随着电子工业的迅猛发展,中国社会的思想文化也发生相当深刻的变化,这是人们有目共睹的事实。当然,美国媒体的预言也并未全变成事实,科技极大地影响了社会,但美国的那些老牌长春藤大学有相当多的还是在北方,思想文化的集中地北方起了很大作用。我们回过头来看中国的情况,以广州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地区,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区,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引领中国的改革开放,但是,思想文化方面一直没有特别明显的引领作用。中国的思想文化还是以首都为核心地域,这是中国现代以来的传统和国情决定的。现在,珠江三角洲的概念拓展为大湾区的概念,这对中国南方地区来说,不只是经济和科技创新的一个契机,也是文化创新的一个极好机遇。

中国改革开放时期的思想解放运动就是以文学为引领,大湾区文学的提出是很有创造力、有当代性的一个概念。 我以为在打着文学旗号的同时,集中于大湾区的优势,集中于推动城市文学的聚集和发展最为有效。大湾区天然地与城市文学有一种关系。大湾区是城市化程度最发达的地区,也是经济和科技最富有创新活力的地方,40年来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示范区,也是未来中国发展的引领区域。在深圳可以产生出华为和中兴通讯等一大批世界知名的科技产业并不偶然,同时,深圳还有一大批金融创新公司和中国最为庞大的各种基金群。现在港澳在经济和科技创新也加入进来,它在经济上和科技上的创造性活力,必然会激发文化上和思想上的创新欲望。实际上,新生文化与科技文化应该是互动激发的关系,没有新的思想文化的激发和引领,仅靠科技一脉,是不可能产生最一流的科技创新产品的。所以,可以在这个互动背景下来理解大湾区文化和文学创新的可能性,可以从它和未来城市发展相关的意义上来构想新型文学的未来形态,我想这里可以讨论几个问题:新的城市空间的建构形成新的心理意识,尤其是港澳元素的介入,新的多维、多元性的空间的交换,对文学观念和文学感觉方式的影响都将是积极有效的;新的未来性人群、科技新人类的生长,必将给文学书写带来有时代感和未来想象性的人物塑造;在城市空间里,多样性的生存活动,打开了无限想象空间,尤其是科幻和网络,构成了大湾区城市文学新的维度,大湾区的城市文学在这方面天然地处于时代前沿;新感觉新语言和新文体的生成。大湾区以新的流动人群为基础,必然也是多种语言的混杂,这里的多语杂糅性对新的文学感觉和新的语言生成,甚至对新的文体生成都是可以积极预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