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文选 > 父亲心中的美妙乐曲

父亲心中的美妙乐曲

更新时间:2019-07-02 作者:陈东明来源:广州铁道报

家有老父,名叫陈添,今年89岁,中等身材,身体健康。

父亲从19岁就在铁路工作,从1950年工作到退休。任职40多年,他当过工长、计工员、领工员、党支部书记,还代理过线路室主任等,与铁路结下了深厚的情缘。

他一生都住在铁路边,听惯了“咣当咣当”的车轮滚动声。

父亲在铁路从事的工作是线路维修和管理。在40多年的生涯中,父亲多次调动,先后在广东境内的石龙站、深圳站、源潭站,广州市区内的车站线路以及原铁路分局机关工作。我们家随着父亲工作调动而搬迁过好多次,最终定居在广州。

我们家无论搬到什么地方,房子都毗邻火车站或者铁路旁边,最近距离是二三十米,最远也不超过200米。过去的年代是单位分配住房,房子全都是建在火车站或铁路边。我们以后购买的商品房仍离铁路不到200米,列车行驶时发出的“咣当咣当”声早已成为父亲心中一支美妙的乐曲,缺少不得。

父亲十分英俊、挺拔,无论年轻时或老年时都仪表堂堂,70岁后仍气质不减。在职时,每当上班,他穿上那套铜扣子的深蓝色铁路制服,戴起大盖帽,比起《红灯记》中的李玉和,还显得更潇洒一些。

参加工作前,父亲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参加工作后,父亲积极参加单位举办的文化学习。由于工作认真和勤奋,他曾被送到苏州铁道学院参加学习培训,铁路业务知识和业务水平显著提高。

父亲对铁路工作有很深的感情,十分热爱铁路工作。他单位离家只有15分钟的路程,但吃住都在单位,一门心思放在工作上。

不但如此,在20世纪60年代初,我读小学的时候,每当假日或下午放学后,父亲时常叫我跟他一起去铁路线上,用轨距尺测量和记录铁轨的轨距宽度。他测量,我记录。每走几步,他量一下,记录下来。他不时回过头看看我有没差错。

他言传身教,让我增长知识,有让我在铁路工作之意。

毕业后,我的二妹和弟弟先后进入铁路工作,但后来他们先后离开铁路到其他系统任职。为这事父亲一直耿耿于怀,生气了许多年,时常叹息他有四个儿女,没有一个在铁路工作,实为憾事。

退休后,父亲仍然关心铁路的事,对铁路一直念念不忘,如企业改革、改制、春运等。他积极参加单位党组织活动和离退休职工活动。

南方电视台TVS1《今日一线》栏目曾以《一个“铁人”的铁路情结》为题对我父亲进行了专访并播出,许多老同事纷纷打来电话,为父亲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