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周思明︱南翔非虚构作品《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小手艺彰显大情怀

周思明︱南翔非虚构作品《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小手艺彰显大情怀

更新时间:2019-06-21 作者:周思明 来源:文艺报 

南翔的《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是一部为深圳民间手艺人立传的非虚构作品,系统而忠实地记录了15名中国工匠的人生沧桑及手艺传习。为了记录民间手艺人的行踪和工作生活状态,南翔历时三年,从南到北,遍索西东。细致艰辛的田野调查让他得以深度访谈人物,广泛采集素材,积累了丰富的一手资料,目不识丁的壮族女红传人、世界非遗项目宣纸的捞纸工、当代工匠之钢构建造师,以及日常生活中的制茶、制药、铁板浮雕、夏布绣、成都漆艺、蜀绣、蜀锦、棉花画、印泥、弓箭、正骨等优秀工匠(手艺人)和精湛技艺,都在作品中一一呈现。

《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可视为一本为中国手艺人(工匠)立此存照的传记之书。作家深入挖掘多位手艺人的人生经历与职业成就,作品语言自然婉约,故事情节充满张力。其中的各篇文章既独立成篇又整体勾连,既血肉丰满又行文优美,加之诸多精美绝伦的手艺人工作与作品的图片,更对这些文化珍藏起到生动再现的功效。此外,该书的一个突出亮点在于对各类技艺的细腻呈现,这得益于作者掌握了大量资讯信息,以原生场景描摹、叙述视角切换及旁征史料佐证等方法,让读者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了工匠之神、技艺之美。

手艺人通常是指以手工技能或其他技艺为业的人群,包括陶工、瓦工、铁匠、织工、木匠、厨子等等,甚至也包括一些行当的文化艺术巨匠。事实上,手艺人的范畴是相当宽泛的,只要娴于一技,均可纳入手艺人范畴,中国古代的卖油郎、解牛的庖丁,堪称手艺人的典范,而欧洲的米开朗琪罗被视为最伟大的雕塑家,也可划归手艺人范畴。描写手艺人的作品中,日本有盐野米松的《留住手艺》,美国有桑内特的《手艺人》。这两位异域作家通过细致描述施展技艺的过程,试图将“手艺”更深层次的含义挖掘出来。南翔的《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则状写传统文化的活化石,记录手艺人的跋涉史,描述力与美的里程碑,用小人物的沧桑勾勒出大时代的轮廓,进而实现了历史与当下、思想与审美、思辨与情感的熔铸。

《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堪为一本意蕴宽泛的非虚构作品。南翔作为学者型小说家,对多元文化、民族命运、人类前景的思考,使他总能找到最能与时代相呼应的写作资源,形成了传统与现代融合的写作风格特征。这部作品呈现了40多年来作为传统文化符号的手艺人的变与不变。他们的难能可贵之处就在于,面对各种各样的诱惑和驱动,虽然每个人都曾热闹过、徘徊过、闯荡过,但最终仍能归于静谧,回到本原,踏踏实实,精益求精,全力专注地做好自己的手艺,这就是“道”之于“器”所彰显的力量。中国古代讲“道器之辨”,其价值不仅仅在器的层面,也在道的层面。器中所含之道,是有价值的、有生命的、有活力的,值得我们认真体察和领悟。手艺的问题不仅仅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还是器和道的问题。

《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凸显历史的纵深和精神内涵。作为一名学者型作家,南翔这部非虚构作品通过写手工艺人,阐扬民间工艺传统文化,写出了中国工匠精神。书中的开篇人物木匠文叔令人感动,他所面临的现实处境令人担忧,钢构建造师陆建新也给读者留下很深的印象,其他如夏布绣、棉花画、铁板浮雕等等,均传达了工匠们艺术创造的独特审美。值得关注的是,该书选题体现时下国家力倡的“工匠精神”,反映时代精神的核心价值,契合历史文化需要,为历史文化研究留下一份珍贵史料,同时也契合读者阅读需求。在文本意义建构上,具有深厚的思想性和文化品质,在写工艺的同时不忘写人,写“绝活”的背后,凸显了较为厚重的历史感和审美感。

中国老话说:无须黄金万贯,只需一技在身。手艺人大多有一种心定的表情。然而令人忧虑的是,手艺人的传承现在成为了问题,散布在民间的手艺人越来越少。尤其现在的年轻一代,基本改变了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对条件优越的多金行业趋之若鹜,对做工复杂的手艺行当基本不再接触,尤其是刺绣、挑花等老手艺。有手艺人吁叹:在他的徒弟中,已经有很多人不再问津传统手艺行当。在这样的生态情状下,传统手工艺文化的传承不容乐观。当然也要看到,经济和科学的进步,包括信息、材料、技术的极大丰富,给传统手艺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提供了极大便利,为丰富非遗实践提供了条件和机遇。南翔的《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对此做出了及时有效的回应。相比之下,由于历史语境和生活语境嬗变,手艺人及其曾经赖此安身立命的各种从业,既潜藏着巨大的非遗文化价值,也面临着亟需抢救、保存的危机,因而该书不仅具有文学价值和史料价值,同时也具有现实价值和实践指导价值。

《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是一部记录之作,更是一部唤起读者对手艺人及其技艺的现实关注,思考手工艺文化命运走向的警笛式作品。日本比较技术论学者森谷正规指出,“文化虽然不像文明那样有地区的广泛性,但是,它相应地和各个国家的每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具有更深刻的联系。”南翔作为一名文化守望者、历史发掘人,经由创作这部非虚构作品,体现了作者的责任心和使命担当。作品昭示人们,传统文化是我们的民族标识,是我们的发展优势,要重视传统文化的传承,这是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走向世界的基础和底气所在。文学要做到感染人、感动人、感化人,也要像手艺人那样,一丝不苟,精益求精。《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通过书写小人物、小手艺,彰显了工匠们的大情怀和大格局,是一部兼具文学性、民间性和史料性的非虚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