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新闻 > 精彩推荐 > 广东作家王威廉、塞壬获第四届华语青年作家奖

广东作家王威廉、塞壬获第四届华语青年作家奖

更新时间:2019-04-29 来源:封面新闻

原标题:第四届华语青年作家奖获奖名单

第四届华语青年作家奖——非虚构作品奖主奖

胡正刚《丛林里的北回归线》

微信图片_20190429145609.jpg

作家简介:

胡正刚,作家、诗人。1986年11月生,云南省姚安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参加过《诗刊》社第33届“青春诗会”。著有诗集《问自己》,非虚构《丛林里的北回归线》。曾获2015年度扬子江青年诗人奖,现为云南巍山县南山村驻村扶贫工作队员。

奖词:

这是一部关于云南众多原生文明的田野调查笔记,具有人类学文本与文学作品的双重属性。胡正刚用了四年时间,深入云南各地山河丛林间,拨开各族群和地域文化现象上的迷雾。他近乎直白地把小人物的生活史,用艺术的手段记录下来,让读者身临其境,同冷暖,共悲喜,真切地体会到了非虚构的力量。

第四届华语青年作家奖——非虚构作品奖提名奖

塞壬《沉溺》

微信图片_20190429145437.jpg

作家简介:

塞壬,散文家。原名黄红艳,1973年4月生,湖北人,现居东莞。2004年开始散文写作,已出版散文集《下落不明的生活》《匿名者》《奔跑者》《沉默、坚硬,还有悲伤》四部。两度获《人民文学》年度散文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百花文学奖、冰心散文奖、孙犁散文奖等。

颁奖词:

塞壬在《沉溺》中书写自己的独居生活、一段爱情的开始、消逝以及与父母的相处,她不避讳谈论生活、生存,坦诚地呈现自己的内心波动,同时敏感而准确地捕捉到生活中转瞬即逝的喜悦、温暖和失望。她的书写显示出明确的自我反省意识,正是这种直面自己内心的反省,让她对人性的宽度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王林先《商纣的罪与罚》

微信图片_20190429145430.jpg

作家简介:

王林先,作家、诗人。1973年1月生,四川省通江人。在国内外数十家杂志发表散文、诗歌作品。出版有诗集《沿着时光的刀锋行走》《掠影与宿醉》《世界可以这样美好》等诗歌、散文集10部。现居成都。

颁奖词:

王林先用充满哲思与诗意的笔触,表达了对家国概念的深邃思考,通过查证史料,运用辩证法,从神话、部落迁徙、政治、战争、人性等各个方面还原商王朝的兴与衰,把对历史的考证、对文化的探究、对生命的思考与感悟融入到平静从容的叙述之中,既有历史的现场感,又洋溢着家国之思、民族之情。

第四届华语青年作家奖——短篇小说奖主奖

付秀莹《春暮》

微信图片_20190429145424.jpg

作家简介:

付秀莹,小说家。1976年10月生,河北无极人。著有长篇小说《陌上》《他乡》,小说集《爱情到处流传》《朱颜记》《花好月圆》《锦绣》《夜妆》《有时候岁月徒有虚名》《六月半》等多部。曾获小说选刊奖、十月文学奖、蒲松龄短篇小说奖、汪曾祺文学奖、茅盾文学新人奖、施耐庵文学奖等。现为《长篇小说选刊》主编。

颁奖词:

《春暮》从司空见惯的男女情感纠葛处开掘出了不同寻常的题旨。作家探讨了人的内心能承受怎样的悲哀,以及人在人生风雨扑面而来时,如何自持,如何自我救赎。在这篇小说中,作家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学的审美和入世之心,向我们展示了悲悯的力量以及她对人性之恶的测度,从而维护了小说应有的风度和本心。

第四届华语青年作家奖——短篇小说奖提名奖

斯继东《禁指》

微信图片_20190429145418.jpg

作家简介:

斯继东,小说家。1973年2月生,浙江嵊州人。中短篇小说散见《收获》《十月》《人民文学》《天涯》《上海文学》等刊,著有小说集《今夜无人入眠》《你为何心虚》《白牙》等。曾获林斤澜短篇小说奖、十月文学奖、浙江优秀文学作品奖、浙江优秀青年作品奖。现为《野草》杂志主编、绍兴市作协主席。

颁奖词:

斯继东的《禁指》节奏缓慢温和,语言素净,处处落在接住地气的日常里,又超越日常。在素朴的语调、简净的气韵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代琴师的有所为有所不为。比起匍匐在现实中虚构善恶的小说,斯继东有能力看到一种属人的优雅高贵就在世上人家的日用起居之间。那些日常的琐碎因为有所不为的照亮,笼上了一层澄澈的光。

赵依《四季日料》

微信图片_20190429145412.jpg

作家简介:

赵依,青年作家。1989年11月生,四川成都人。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文学硕士,青年评论家、助理研究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鲁迅文学院教研部教师。小说和评论文章发表于《北京文学》《长江文艺》《青年作家》《南方文坛》等刊。现为《人民文学》杂志社编辑。

颁奖词:

《四季日料》是一篇充分呈现青春色彩的短篇小说,从切实的生活体验出发,运用轻快的笔调,呈现了年轻人面对成人世界时遇到的各种问题,包含了各种琐碎的事件、物件和场景,这些生活化对象的堆叠让读者看到了世界的繁复,以及成长中心灵深处隐秘的忧伤、欢喜和眼泪。

第四届华语青年作家奖—中篇小说奖主奖

周嘉宁《基本美》

微信图片_20190429145406.jpg

作家简介:

周嘉宁,小说家、翻译家。1982年2月生,上海人。作家,英语文学翻译。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文学硕士。著有长篇小说《女妖的眼睛》《荒芜城》《密林中》,短篇小说集《流浪歌手的情人》《杜撰记》《基本美》等。翻译过弗兰妮·奥康纳、艾丽斯·门罗,乔伊斯·卡罗尔·欧茨等人的作品。

颁奖词:

《基本美》这篇小说包含了周嘉宁对同时代人生活境遇的严肃思考,它越过了私人情绪和日常生活的山头,也越过了简单的地域界限,把目光投向了更远的地方,包括死亡。她有意让小说里的外在世界摆脱了虚幻感,变得非常切实,使不同的人在这个清晰的世界里有了各自的样貌,使虚构显示了其自身的力量。

第四届华语青年作家奖——中篇小说奖提名奖

林森《海里岸上》

微信图片_20190429145400.jpg

作家简介:

林森,小说家,诗人。1982年10月生,海南澄迈人。现就读于鲁迅文学院和北京师范大学联办作家研究生班。出版有小说集《小镇》《捧一个冰椰子度过漫长夏日》《海风今岁寒》,长篇小说《关关雎鸠》《暖若春风》,诗集《海岛的忧郁》《月落星归》等。曾获人民文学奖、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新人奖等。现为《天涯》杂志副主编。

颁奖词:

《海里岸上》通过半个世纪海里岸上时空的交织叙述,映现出传统与变迁、怀旧与坚守的主题。小说关注生,更关注死,以及死的尊严。在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之中,小说以富于地方性知识的书写别开生面地、有效地将物哀美学融入雄浑的叙事风格,饱含激情又含蓄蕴藉,海洋气息鲜明而强烈。这在有着强大农耕传统的中国文学中,显得尤为独特。一位写作者,能把出生地的风貌和气质融入写作,并用这种独特的写作回馈这片地域,是一件温情又具备功德的事。

王威廉《多普勒效应》

微信图片_20190429145615.jpg

作家简介:

王威廉,小说家、批评家。1982年6月生,西安人。先后就读于中山大学物理系、人类学系、中文系,文学博士。著有长篇小说《获救者》,小说集《内脸》《非法入住》《听盐生长的声音》《生活课》《倒立生活》等。曾获首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文学奖、十月文学奖、花城文学奖、广东鲁迅文艺奖等。现任职于广东省作家协会。

颁奖词:

复调叙事让小说《多普勒效应》有着稳健而强有力的叙述节奏和故事画面。在一个故事场域里,几个人物的现实生活和隐秘内心被多方位呈现。他的文字既落实在现实里的各种丑陋和美好之中,又深刻地触及了人物不可说的内心隐秘和人性意识,这种可进可退的描写使人物和命运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呈现。


相关新闻

我会作家王威廉谈获奖感想:青年作家应该首先为真实的自己写作

我会作家王威廉凭中篇小说《多普勒效应》获第四届华语青年作家奖的中篇小说提名奖。王威廉就获奖感想接受《封面新闻》采访。

《封面新闻》采访——

《多普勒效应》的创作背景是什么?

王威廉:一场漫长的缅怀,当然是在想象中的。我们能否找到我们记忆中被遗忘的人?而那些人曾经对我们的生命是那么的重要。尤其是城市化的洪流汹涌之下,那些小地方的人们,小镇小村里的人们,是如何坚韧生存着的。

这篇小说描写了现代人的精神状态,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主题?

王威廉:人首先是一种物质存在,人要生存下去,需要不断地劳作。但是现代人与物质的关系发生了质变,能够维持人的生物机体的那部分工作,只需要一部分人的工作就可以满足。剩下的大部分人,是在创造新的需要和新的消费,换句话说,现代人愈加成了一种精神性的存在产物。同样的食品,同样的衣服,因为品牌不同,对于现代人来说差别是极大的,人们就在为了这种其实有些荒谬的差别在努力。一个作家需要切入人的这种精神状态当中,思考人类在这个时代的处境。

这篇小说被认为是复调叙事的佳作,为何采用这样的叙事方式?

王威廉:复调叙事首先是严格的限知视角,每个人物都对自己所看所想进行叙述,但在一个总体的层面上,他们又构成了一个整体。这其实是社会的真实状态。人的说话,人的声音,是人的至关重要的存在象征。我们生活的空间里边,有着各种各样的话语和声音,但是也许没有我们自己的,也没有比我们更弱势的人的。小说便是一种对生命本身的最高尊重,它邀请我们自己和那些无法发声的人来发出声音,来显示出自己的存在。这不仅丰富了历史的线索,而且加重了人类秉持的信念和价值。

这次参加第四届华语青年作家奖,您有什么感想?可以简单谈谈您的小说创作观吗?

王威廉:我很荣幸。青年作家应该首先为真实的自己写作,这个真实的自己不是日常生活中的自己,而应该是一个理想的自己,一个自己想要抵达的更高的自己。对我来说,“青年”二字就意味着一种敢于尝试的勇气,因为文学史还有文化大环境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如果我们的命运注定我们会重新回归其中,那我们在此之前得有足够的能力与之对话,否则回归便成了一种湮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