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新闻 > 精彩推荐 > 张黎明长篇纪实文学《大转折:深圳1949》出版,向远去的历史致敬!

张黎明长篇纪实文学《大转折:深圳1949》出版,向远去的历史致敬!

更新时间:2019-04-12

 

11.jpg

近日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出版了张黎明的长篇纪实文学作品《大转折:深圳1949》,本书为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推出的大型非虚构图文丛书《我们深圳》中的一本,是献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的献礼作品,是一部讴歌为1949年深圳解放做出杰出贡献的老革命的群像作品,也是一部弘扬红色革命文化的原创作品。

张黎明祖籍深圳,在广州出生,幼年跟随父母在珠三角的佛山等城市生活,1979年返深,1986年任职于深圳文艺创作室。主要作品有《猫低》《浮绳》《走出边缘》《阿木夫人》《猴年七月》《妈妈也9岁》《濒临绝种的人》《记忆的刻度——东纵的抗战岁月》《解码边纵——粤赣湘边纵队口述史》《血脉:烽火罗氏》《她的老街:1979-1983》等,作为东江纵队的后代,张黎明有着浓厚的革命情怀,多年致力于挖掘记录本土抗战故事,其作品以厚重的历史、热情的文字、感人的情怀吸引着广大读者。

22.jpg

▲作家张黎明


2006年深圳史志办和深圳原粤赣湘边纵战友联谊会共同策划,张黎明创作《解码边纵一粤赣湘边纵队口述史》的两年间行程两万多公里,横跨粤赣湘三省实地寻访和调查,走访多位经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的老革命、老战士,倾听他们艰苦卓绝的革命经历和故事,因此保存了亲历者的资料,才可能在许多亲历者已经逝去的今天,还原历史写就了《大转折:深圳1949》。

张黎明说起非虚构写作“需要亲历者,需要海量资料,需要求证核对,在我采访、收集资料的阶段许多史志工作者、亲历者、知情者和老深圳都伸出了援手,深圳市原粤赣湘边战友联谊会会长何鹏飞、副会长卓辉带着我寻觅香港当年的秘密交通线;原粤赣湘边纵队东江第二支队司令员郑群亲自联系当年的老战友曾坤延、麦启华、袁创接受采访并带我行走九连山和东纵北撤后几十名战士隐蔽在江西归美山的银线山坑;何祥、欧阳英、陈玉英在寒冬陪我沿韶关一路寻找奇心洞、湖南汝城、胡凤璋山寨……港九大队海上游击队中队长罗欧锋提供了当年他用莱卡相机留下的许多东纵和边纵的珍贵照片。”

2017年5月至2018年4月,张黎明远离城市喧嚣在博罗山埋案创作,在整理采访录音和图片、综合研究资料、参照相关文献基础上写就了《大转折:深圳1949》。

33.jpg▲ 1949年10月19日,深圳宣布解放,建立了人民政权。图为当时在深圳民乐戏院广场。“这是深圳千年来未有过的大转变,未有过的兴奋热烈场面……我们的队伍所走过的街道……被炮竹的光和爆炸声充塞着……”(摘自汤洪泰日记1949.10.19 汤洪泰提供)


《大转折:深圳1949》以小切口、微视角带我们回到历史现场,以文学的笔触反映历史,把宏大叙事与细微透视统一于一体,通过“乱世众生”“绝地反击”“择木而栖”“报国之心”“破局寻道”“水到渠成”等六大章结构和丰富的史料,通过英勇机智的共产党交通总站站长罗许月与她的战友、穿草鞋的共产党员宝安县县长黄永光、著名画家黄永玉、达德女生关汉芝、“白皮红心”的保长、九龙关的“护产小组”等等人物与故事,生动地反映与还原了1949年前后深圳大时代的风云历史。深圳史志办主任黄玲说:“张黎明敏锐地发现了1949年深圳历史大转折中的变化与呼唤,发现1949年的深圳与1949的中国历史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挖掘与还原这个特殊年份的深圳历史,是非常具有历史价值意义的。张黎明用自己一颗炽热之心告诉今天的人们与后人,当我们回望大历史时,别忘记深圳!别忘记1949年的深圳历史对今天的价值与影响!2019年,将是粤赣湘边纵队成立七十周年,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我们可以通过张黎明的《大转折:深圳1949》一书,向远去的历史致敬!向1949年的深圳致敬!”


➢➣➤链接一

当我们回望大历史时,别忘记深圳!

●黄玲

张黎明1979年回到故乡深圳,成为深圳特区最早一批建设者,在这块改革开放热土上,她经历了激情燃烧的特区建设岁月,用自己的笔记录这个时代,成为一名作家。与其他深圳作家不同,她的血液里蕴藏着红色基因,她始终忘不了父母曾经战斗过的东江纵队的历史,数年如一日走访老同志,实地踏访东江纵队、粤赣湘边纵队战斗过的地方,所听所见所感,使她走入历史深处。由此,十多年来她先后出版了《记忆的刻度——东纵的抗战岁月》《解码边纵——粤赣湘边纵队口述史》《血脉中华:抗战烽火中的罗氏人家》《血脉:烽火罗氏》等一系列反映东江纵队和粤赣湘边纵队历史和人物的图书,其作品以厚重的历史、热情的文字、感人的情怀吸引着广大读者!在深圳作家里,她是一个难得有强烈使命感的“红色作家”。

2016年年底她又开始了新的写作,动力来自老同志的再三恳请嘱托,如此,她猫在远离深圳的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博罗山野角落,呕心沥血历时一年完成又一部新作《大转折:深圳1949》。让我敬佩的是这部新作还是一如既往地聚焦革命的历史,聚焦大时代下的深圳。她以犀利的眼光选择了一个重要的年份:1949年。正如历史学家黄仁宇写的《万历十五年》,也是从历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年切入。

44.jpg

▲“ 永玉写于深圳”,这是刘汝琛率队进入深圳的“警察”,扛着枪,拿手枪的应该是干部,口袋上插着代表文化的钢笔。 1949年任职香港大公报的黄永玉,10月20日赶到了深圳,就有了“永玉”的深圳记录……(1949年10月21日香港大公报,吴勇利收藏并提供)


1949年,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重要转换年。1921年成立的中国共产党经过28年的浴血奋战,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拥有八百万军队的国民党政权兵败如山倒,永远败走台湾。多少悲欢离合、多少历史都凝聚在这个关键的一年发生。这一年,改变了中国的走向,改变了中国的历史。曾经有许多著作、许多作品、许多影视或浓墨重彩或轻描淡写反映这段历史。但深圳地区在1949年发生了什么,没有专门的著作或作品记载和反映。不要小看深圳地区,在大历史的背景下,深圳地区具有独特的战略地位。

深圳作为毗邻香港的地区,作为大革命时期就有中国共产党组织的地区,作为广东开展农民运动轰轰烈烈的地区,作为华南抗日武装东江纵队的发源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所处战略地位很重要,发生过许许多多重要的历史事件。1949年的中国历史,有许多人了解,但1949年的深圳地区历史真相可能没有多少人知道。1949年的深圳地区发生了什么?有什么值得历史学家关注的大事?有什么人物应让后人记住?弹指一挥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已近70年,随着岁月的流逝,随着亲历者的老去和消逝,事件、人物、建筑、地形、真相等都加速消失在岁月的深处,历史背影渐渐模糊甚至最终无影无踪。

55.jpg

1949年10月19日的深圳小站,小的仅有站名“深圳墟”,列车还没进站,欢迎的民众等候着……远处大人的位置该是平日的停车地点。(深圳市原粤赣湘边纵队战友联谊会提供)


张黎明以执着和韧劲,以多年的采访积累,穿透重大历史的烟云,敏锐地发现了1949年深圳历史大转折中的变化与呼唤,发现1949年的深圳与1949的中国历史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挖掘与还原这个特殊年份的深圳历史,是非常具有历史价值意义的。她果断地把宏大叙事与细微透视统一于一体,通过“乱世众生”“绝地反击”“择木而栖”“报国之心”“破局寻道”“水到渠成”等六大章结构和丰富的史料,通过这些人物与故事,生动地反映与还原了1949年深圳大时代的风云历史。历史不是无生机的档案,历史也不是沉寂的墓园,历史是鲜活的人与事,历史是由一个个事件一个个人物一个个场景组成的。与严谨的历史专著不同,与虚构的作品不同,张黎明这本书是通过翔实的史料,以文学的笔触反映历史。在她的笔下,东纵历史、粤赣湘边纵队历史、九龙关起义历史等都是有情节有冲突有场景有人物的,特别精彩特别鲜活特别生动特别感人。在她的笔下,乱世自有人生百态、千种选择、万般悲喜。本书所记载的人物有国民党宝安县县长与太太,有英勇机智的共产党交通总站站长罗许月与她的战友,有穿草鞋的共产党员宝安县县长黄永光,有著名画家黄永玉,有达德女生关汉芝,有“白皮红心”的保长,有九龙关的“护产小组”等等,人物是生动的,场景是鲜活的,事件是真实的。张黎明用自己一颗炽热之心告诉今天的人们与后人,当我们回望大历史时,别忘记深圳!别忘记1949年的深圳历史对今天的价值与影响!

2019年,将是粤赣湘边纵队成立七十周年,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1949年已永远成为史册上一个记号,远去的历史并不如烟。身处蓬勃发展欣欣向荣的深圳特区,扪心自问:我们能否在喧嚣的城市中,在一壶清茶的陪伴下静静地阅读这本书呢?我认为回望历史对一个国家、一个个体来说是必要的是必须的。我们可以通过张黎明的《大转折:深圳1949》一书,向远去的历史致敬!向1949年的深圳致敬!向始终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作家张黎明致敬!

2018年5月7日写于深圳市方志馆

(该序作者系广东中共党史学会、广东党史人物研究会副会长,深圳市史志办公室巡视员,深圳市方志馆馆长)


➢➣➤链接二

《大转折:深圳1949》后记

●张黎明

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12年前——2006年2月21日,深圳原粤赣湘边纵队战友联谊会的理事会议,近20位最年轻也70多岁的他们正计划3年后的2009年,粤赣湘边纵队成立60周年的活动,年迈没影响他们的坚定:把我们边纵的历史写下来……这就是《解码边纵——粤赣湘边纵队口述史》的缘起,也是今日《大转折:深圳1949》得以完成的重要因素。

今天这辈人的在世者越来越少,最年轻的也80多了。2016年11月17日《我们深圳》丛书首发式结束,深圳原粤赣湘边纵队战友联谊会常务副会长卓辉特意对深圳史志办主任黄玲和我说,写一部深圳的1949年,3年后的2019年是粤赣湘边纵队,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黄玲仅有一句话:你们找对人了。

也许不见我应许,他的声音变轻,轻得有点涩哑:我们都老了,人也越来越少,你若不写……也就不写了,不写就没有了。

“不写就没有了”

66.png

▲1949年初秋,粤赣湘边纵队独立教导营驻扎大鹏半岛等候接管广州,作家秦牧说他们经常移动,在国民党碉堡鬼火似的灯光下“肃静地疾趋而过”……他“记一辈子”的大鹏高岭古村,令人惊喜的自来水却因老虎吃挑水人而起。这棵树?是他们不止一个月色如银的夜,讨论中国未来时依靠了的那树?(殷秀明拍摄)


非虚构写作和写小说不一样,不能天马行空自说自话,单凭自己完成,需要向导,需要亲历者,需要海量资料,需要求证核对,因为这和东纵、边纵的他们断不了缘……许多帮助过我的人,想说感谢都来不及,人走了。

记得曾强,当知道我需要前往香港的向导,他毫不犹疑和何鹏飞、卓辉带着我寻觅香港当年的秘密交通线,大营救时曾鸿文(曾强父)护送文化人的大帽山,这香港偏僻之地得靠两条腿,他腿脚不好却硬是走完全程。

记得郑群,他亲自联系当年的曾坤延、麦启华、袁创,带我行走九连山和东纵北撤后几十名战士隐蔽在江西归美山的银线山坑。

记得那个粤北的寒冬,从韶关一路寻找,奇心洞、湖南汝城,胡凤璋山寨,几近无路可觅的沮丧还有寒冷,都被何祥、欧阳英、陈玉英的暖意化解了。

记得那些流传至今的东纵和边纵照片,甚多出自罗欧锋之手,当年他拥有一部珍贵的莱卡相机。

记得黄翔,从2006年起每隔十天半个月,都会接到他的电话,很亲很亲的亲人感觉,总有这样一句:书写好了吗?书什么时候出版?

他们给与你百分百的信任,毫不掩饰的等待和渴盼,温情和力量,那些年领我寻觅的亲历者怕有50多人,何止?每到一处,又有新的向导,一个找出一个,一个又一个甚至几个,不仅仅是当年的边纵老战士,还有老百姓,特别记住在香港带我穿街走巷的香港大鹏同乡会那没留下姓名的长者……

没有他们绝对不可能完成当时行程两万多公里,横跨三省的实地寻访和调查。

因书结缘的向导,朋友,甚至不知道姓名,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横卧在胸,这种感觉很重,重得2016年的我对他们的深圳1949,无法说“不”。

77.jpg

▲1949年进入深圳墟镇的艺宣队队员:前排左起:黄舒、刘玉燕、林庄、梁锦权、黄俊、施金波、黄忠民。第二排左起:容卓倫、杨虹、周琳、陈淑玲、李觉寰、祁书、汤鸿泰。第三排左起:刘成浩、唐百川、大容(非艺宣队员)、陈廷堃、陈立人、张允湘。最后排左起:张百乐、何淑端、陈丕山、謝维平、钟新声、程耀华。(汤洪泰提供)


他们不仅仅是他们,更有多年来支持联谊会的深圳市民政局、宝安区民政局,以及那个年代他们立足和赖以生存的老区,一直支持他们的深圳老区老村,村子如今改名了:深圳市水围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山厦股份合作公司、深圳市龙华弓村股份合作公司、深圳市蔡屋围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他们不仅仅是他们,三和国际集团的董事长张华,鲜有人知他是深圳东江纵队粤赣湘边纵队研究会的名誉会长,而在老战士们的眼里,他是三虎队灵魂人物张玉指导员的儿子,张玉走了,儿子张华成了三虎队老战士们每年相聚的召集人;香港新界沙头角南涌村“港人抗日第一家”的罗家后人,黄小抗、黄俊康、黄小平、罗志威、罗志红、罗凯明、罗海婴、罗丽嫦等等都血脉相承……2018年初在罗家大宅作为“沙头角抗战纪念馆”馆址的仪式上,黄小抗致辞痛斥“港独”思潮一派胡言,哀伤当下年轻人不知道父兄辈浴血奋战赶走殖民者之艰难。而其弟黄俊康早在2016年就捐赠了几千册《血脉中华——罗氏人家抗日纪实》给深圳的中小学及图书馆,以期铭记历史。

2017年5月至2018年4月,整整一年,埋案进入文本创作。

感恩深圳原粤赣湘边纵队战友联谊会从筹划开始至采访和创作一如既往的支持,感恩所有各尽所能给以协助的史志工作者、亲历者、知情者和老深圳:黄玲、何鹏飞、卓辉、廖远耿、梁柏合、梁仓、陈敏学、汤洪泰夫妇、陈梅英夫妇、张百乐夫妇、邬少尉、张明胜、蔡培、幸镜如、赖荣茂、戴建邦夫妇,叶润牛、龙邦彦、江福仁、林谭煌、郑鉴枢、周梓森、刘蔚娟、林庄、刘成浩、刘成仪、刘成恩、陈永申、易凤仪、刘伟良、刘镇、张杏元、袁匡年、陈淑梅……香港大鹏同乡会,以及联谊会办公室卢小玲、曾卫平协助联系当年的老村老战士和知情者,曾卫平更是从开始的资料搜集至文字录入细节核实等都给以不可替代的帮助。

88.jpg

▲ 1949年10月19日下午,汤洪泰们和老百姓一起坐上布吉即将开往”深圳墟“的平头货卡。“今天,候到了十点多钟才得到一个消息,我们艺宣队和工作队开入深圳,我们欢喜地跳起来了……”摘自汤洪泰日记1949.10.19(汤洪泰提供)


深圳方志馆文献阅览室和宝安档案馆让我看到深圳档案管理的规范和便民,谢谢罗雨芬等等专业的档管人员,还有一些大力协助却不肯留名的朋友,只能把感激存储在心。

2006年深圳史志办和深圳原粤赣湘边纵战友联谊会共同策划完成的粤赣湘边纵队口述史,时至今日才深感及时和重要,没有那3年寻访而得的录音和图片资料,许多亲历者离世之后,无法完成这部《大转折:深圳1949》。

因为寻找图片和电影电视编导殷秀明,民间收藏家吴勇利结缘,得到他们相助,想不到这些80后的年轻人,对东纵边纵历史有如此自发性的探求,历史是通向未来的幽径而已……

我的编辑岳鸿雁,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了,之所以继续,归缘自《我们深圳》。

再次感谢深圳史志办、深圳原粤赣湘边纵队战友联谊会以及深圳我的父老乡亲们。

2018年4月20日

于麻陂石泉

立即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