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美与真的寻觅:王晓波诗歌印象 ——《雨殇:王晓波诗歌选集》序

美与真的寻觅:王晓波诗歌印象 ——《雨殇:王晓波诗歌选集》序

更新时间:2019-02-12 作者:吴思敬来源:广东文坛

看一位诗人是否形成了自己的抒情个性,就是看他是否有了自己独特的笔调,也就是说,拿出他的诗,将作者的名字掩去,读者还能认出是他的作品。从这一点来衡量,王晓波是形成了自己的抒情个性的。诗如其人,生活中的王晓波干练、谦和,温文尔雅,他的诗则清新、俊逸,有一种阴柔之美。

王晓波身居改革开放的前沿的广东,他目睹底层人民的苦难、改革过程中的酸辛不比别人少,但他不是赤裸裸地揭开伤疤,展览痛苦,而是在苦难的泥土中播撒美的种子,使之成长为诗美之花,从而与污浊的现实、与市侩的人生相对抗,在苦难的大地上放飞理想,让平凡的生命闪耀出别样的光辉。

诗之美,永远是和爱联系在一起的。只有充满爱心的人,才能有独具的眼光,在平凡琐屑的现实生活中发现诗意。尽管“爱”,在诗歌中被重复了不知多少次,以致使人已经对这个词感到腻味、感到麻木了,但是,当我在王晓波的诗中读到:

在黄昏  在黄叶 

倦意飘荡的一刻 

在人们感到  

生命如白开水 

一般  凉时 

爱说  她回来过 

 ——(《爱回来过》)

我还是感到一种久违后的新鲜,也让我想到了泰戈尔《飞鸟集》中的那行诗:“美啊,到爱中去寻找你自己吧!”

王晓波写了一系列的爱情诗:《相信爱情》《我叫你梅或者荷》《沉香》《谁能及这青梅竹马》《听雪》《传说》……在这些爱情诗中,与其说他表现了对一位心仪的女子的钟情,不如说是表现了他对一种理想爱情的向往:

我是你前世的守望 

无奈却让你化成了 

石头  却望不到头 

盼不了 

望不见 

在江边守望千年的一个传说 

你是我无心却相遇 

无缘 

却千里寻觅 

望得见 

盼不了 

化蝶双飞的前尘往事 

               ——(《传说》)

由现世的相遇,到前世的守望,他相信爱情,相信缘定前生,在一种充溢着浓郁古典美的抒写中,一种对爱情的坚贞也就自然流露出来了。

王晓波写给母亲的诗也让人动容。在母亲节到来的时候,他在医院陪护母亲。随着时间由清晨、黄昏至深夜的流逝,他的思绪也不停地流动,透过一个个时间的截点,母亲的身影似一幅幅幻灯片迭印在一起:“光芒一再向我涌来,晨曦中/年轻的妈妈背着不愿睡醒的孩童/提着早餐,在崎岖的小路快步//光芒一再向我涌来,夕阳下/中年的妈妈牵着背着书包蹦跳的学童/提着菜篮,在悠长的小路漫步//光芒一再向我涌来,灯影下/年迈的妈妈正折叠衣服整理背包/提着背包,在小巷送别出外奔忙的青年//光芒一再向我涌来,烛光中,我看见/苍老的妈妈在雷雨停电的夜晚侍食儿孙/仿佛看到年幼的我……”(《母亲,是一种岁月》)四个时间点,四个特写镜头,把母亲对自己的爱永远定格,烙印在内心深处,也凝结在他的诗篇之中。再如《菩萨》一诗,写母亲到禅城祖庙祈福,请回了一串开光佛珠:“念珠至今在我手腕,已近十年/穿连念珠的绳子断了数次/每次我将这念珠串起佩戴手腕/总觉自己被一尊菩萨搀扶”。至这里,才知道这首诗所写的“菩萨”,不是那座庙里的神祉,而是一直在慈爱、护祐着他的母亲。

王晓波心中鼓荡的爱不只是给亲人,同时也投向周围的世界,投向大自然。他笔下的莹火虫成了传递爱的小精灵:“紧跟落日的脚步/她们提着/一盏盏小白灯笼/寻觅在村野/闪烁在河畔/天空绽放的/闪闪冷光/那是爱的音讯”。当秋风渐起的时候,他唤起的是一种乡愁:“起风了秋风渐凉时/蓦然回首/岁月了无声息的流走/日升日落的感触/乡愁又再占满心头”(《另一种乡愁》)。

爱是王晓波创造诗美的驱动力量。正是由于他的心中充满对亲人、对故乡、对自然、对人类的博大的爱,他才能勃发出不竭的诗情,创造出不同形态、不同格局、不同风格的诗美。除去上述抒写爱情、亲情、乡愁的诗歌之外,王晓波还把他的眼光投向当代,写出了《雨殇》、《一条咳嗽的鱼》、《另一种乡愁》等紧密贴近当下社会现实的作品。然而不管他写什么,王晓波总是把握住一个“真”字。他知道,美与真有着天然的联系,诗的生命是真实。不过,诗歌中的真并不等于生活经验的照搬,而是如艾布拉姆斯在《镜与灯》中所说,诗的真实往往“偏离经验真实的逻辑”。也就是说,诗是在内在情感的驱动下,对经验的重新组织,与日常经验比起来,有集中、有跳跃、有偏离、有变形,体现的不是现象的直观,而是心灵的真实袒露。长诗《雨殇》在篇首引用了李时珍的“地气长为云,天气降为雨”,强调的是雨本是一种顺天而行的自然现象,但是在狂热追求现代化的工业社会中,雨却成了逆天而行的污染天空、涂毒大地的祸水。雨本身是无辜的,雨之殇是人类在现代化过程中无休止地向自然索取,而不重视生态环境带来的恶果。诗人不只是以诗人的身份对这种现象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审问,更以勇于承担的精神,展示了其宽阔磊落的胸怀:

我站在全世界的屋顶

我大声叩门我幻想惊醒酣梦的女娲。

远去的诸神。我站在全世界的屋顶。

陨落的流星雨,没能扑灭我心中的火种。我梦想

我的矮小身躯拦截雷激霆怒。

我那残缺身躯堵塞那泄漏灾难的天洞

打开另一扇窗,开窗千里放云行

明天,虽然是一个未知的梦

心是永远不灭的火种

与《雨殇》相呼应的,还有《一条咳嗽的鱼》。如果说《雨殇》是大义凛然的呼号,《一条咳嗽的鱼》则更像一个黑色幽默的寓言。此诗写一条河里的鱼,想逃离黏滞的积水、腐臭的河流,便蹦高跨跃龙门,成了一条在城里用腮呼吸的鱼,然而“在行人不见路/城中不见楼的/雾霾里/一条没法/高兴的鱼  终日/咳嗽不止”,于是又想回到河里。临到结尾,诗人还不忘调侃一句:“可别忘了/出门佩戴口罩”。此诗带有荒诞色彩,但是透过这条可笑的鱼的经历,读者感受到的是在环境被污染的情况下人们的窒息、愤懑与无奈。

王晓波在追踪诗神的道路上不停地奔波,不知不觉已步入中年。蓦然回首,一种沧桑感油然而生:

时光如染  如雕刻

今日你我相逢不识兄弟旧时样

今日你我  两额斑白 

我们都是岁月的艺术品

             ——(《艺术品》)

这是诗人为自己镌刻的一幅小像:青春已逝,两鬓飞霜,棱角分明的面部,如同刀刻一般。诗人为韶光的流逝而慨叹,也为诗歌创作中经历的坎坷与无助感到痛苦。但是他没有后悔,这是因为他在寻觅诗的真与美的过程中,不只感到压力与痛苦,同时更感到一种幸福。他说过:“阅读诗歌可以分享幸福,创作诗歌同样是一种幸福。诗歌给幸福插上了翅膀。”实际上,诗人在创作过程中感受到的痛苦与幸福有着极密切的内在联系,正像古巴诗人何塞·马蒂在一首诗中所说的:

痛苦使大海枯竭,乌云密布,

这有什么要紧?

诗句即是甜蜜的慰藉,

它从痛苦中轻快地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