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作家云空间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母亲的爱情

母亲的爱情

更新时间:2019-02-12 作者: 张育梅来源:广东文坛

正月里开始,母亲的左手因为颈椎影响而不能动弹,同时伴随她的还有肿和痛,几个做子女的每天陪着她去医院看病,忙里忙外,尽管做得体贴周到,在一次晚餐时,母亲还是哀怨地说了一句,“你们在乡下的爹还真没良心,一个多月了,我的手痛得要命,也没问过一句关于我的病情。”

弟弟抬起头,笑了笑说:“你现在还不了解他啊?都三十多年了,说句不好听的,你们现在决定离婚,我都支持你们。”

紧接着,是我们兄弟姐妹几个的谈笑,只有母亲眉宇紧锁,面对眼前的饭菜难以下咽,整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夹在筷子里的饭拿起又放下,最后只说是因为手痛得厉害吃不下。于是便回房间躺下,侧身微曲的身影写着孤单,也写着心酸。弟弟开玩笑说的“离婚”二字突然被放得无限大,只是这熟悉的画面早在二十年前就已出现,如果离婚可以轻易地出现,又怎会有今天的我们?

二十年前,母亲做了个小手术,住院几天,父亲依然忙于工作,没有给过母亲一句问候或关心的话,只有亲朋好友在照顾生病的母亲。母亲出院回到家中,见父亲便破口大骂,嘴里说出来的依然是没良心、自私、懒惰等等负面的评价。父亲无动于衷,对母亲的一切视若无睹,仍旧在客厅里忙他的事,甚至没有想过要为出院的母亲做一顿午饭。身为女儿的我,面对父亲这样的“无情”是又恨又气,守在母亲身边不愿意面对父亲。

约摸半个小时,母亲见我依然在房间里,便质问我:“怎么不去给你父亲做饭?”

见母亲如此没有骨气,我气不打一处来,口无遮拦地和母亲吵起来,母亲见我如此执拗,手按住伤口厉声大喝:“我和你父亲吵架是我们的事,你做子女的就应该孝敬父母,现在还要他养你,你就如此嚣张,以后还能指望你养老?”骂完我,母亲的双眼流下了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的泪水。二十年前的我不懂她的泪水,二十年后的我依然不愿意去懂她的泪水。只记得那天面对母亲的生气,我顺从了她的吩咐,给父亲做了午饭,母亲才消了对我的气。至于父亲,母亲从不说原谅,也从不停止对父亲的服侍。

母亲是一个从旧时光里走出来的女性,身上有着浓厚的传统气息。一个偶然的机会,弟弟翻出母亲的情书,在孩子们的追问下,母亲告诉我们,当年嫁给父亲是因为他能写一手好字。不识几个大字的母亲,顶着狂风暴雨嫁给了父亲这个穷书生,就因为那一纸她当年看不懂的情书。外婆去世得早,母亲从小没有机会读书识字,能找一个识字的丈夫大概就是她这一生最大的心愿吧!

爱情是什么?我们期待的爱情是朝夕相处、生死与共的轰轰烈烈。母亲的爱情不是这样的,她的爱情在父亲教她的一笔一画里,她的爱情在父亲床头教的《增广贤文》和《朱子治家格言》里,她的爱情是“男主外,女主内”的男耕女织,是传统的相夫教子,是打理好一切,让在外打拼的父亲没有后顾之忧。正因为父亲教会了她那么多做人的道理及生活的准则,她才活得更睿智,知道夫妻关系和父子关系的区别。

月光爬进了母亲房间里的窗户,再慢慢爬上了母亲的脸。月光下,母亲安详地入睡了,也许睡梦中她依然在和父亲吵架,也许父亲永远不会改变他爱母亲的方式,给母亲一声关怀或一个拥抱。只是谁又能说他们的婚姻不幸福呢?父亲给了母亲一个家,教会了她如何走风雨飘摇的人生,母亲则给了父亲四个孩子,四个让父亲在月光下喝茶时可以慢慢咀嚼的孩子。

母亲的矛盾在于一生都在责备父亲,又一生都在教育子女如何孝敬父亲,如果还有什么可以更好地阐释母亲的行为,那就只剩下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