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新书架 > 邹业本 | 《环游世界》

邹业本 | 《环游世界》

更新时间:2019-01-25 来源:广东作家网

图片1.png

中篇小说集:《环游世界》

作者:邹业本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4月

书号:ISBN978-7-5126-6269-8

CIP数据核字: 2018第076042号

定价:25元

内容简介:《环游世界》立足广东本土,展现岭南风情,既有对时间百态的哲学思考,又有对多个行业的精彩述说,可谓内容丰富,题材新颖,可读性强,值得阅读与收藏。

作者简介:邹业本,作家、评论家、旅行爱好者,著有《寂静村庄》《那片松林》《环游世界》等书。作品散见于《芒种》《芳草》《四川文学》等期刊,获文学奖十余项。主张行思结合,先后到过欧美等地四十余国,有文学作品和学术论文入选各类年选和文集。

图片2.jpg

面对世界之广大,人心之幽微,世事之离奇,邹业本善于观看,善于倾听,善于想象,也善于理解。他也不吝于分享。在小说集《环游世界》中,他热切地,通常也是直率地分享他的所见,所听,所想,还有所思。这不只是游历者的途中见闻,也是写作者的心灵历险记。

——李德南谈《环游世界》

李德南,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专业作家,中国现代文学馆特邀研究员。

青年作家邹业本的《环游世界》,是他的第三本小说,内容立足广东本土,展现岭南风情,既有对世间百态的哲学思考,又有对多个行业的精彩描述,可谓内容丰富,题材新颖,可读性强,值得阅读与收藏。近年来,邹业本努力创作,积极投稿,我是看着他成长进步的,也看到了他的创作上的一些不足。然而,他对文学的热爱,对文学创作孜孜不倦地追求与探索,这种精神,是首先应该得到肯定的。他的长篇小说《寂静村庄》,得到了著名作家鲍十老师的肯定,认为他的小说可读性强,具有“个人性”与“灵魂性”。说实在,我当了四年评委,申报中级作家能拿出两部长篇小说的为数不多。在场的评委们对他的作品赞赏有加,最后全票通过……作为编辑大姐,我认为邹业本的这部《环游世界》,还是有些不足之处的。由于时间关系,我主要批评一点,那就是这本书看起来像是游记,然而它却是中篇小说集,由四个不同题材的小说组成的一本书。内容有写粤北历史题材的,有写现实医患关系的,有写空姐爱情的,有写瑶族与改革开放的,总之《环游世界》没有写作者环游世界的见闻感受。听作者说,有篇中篇是写国外题材的,展现了许多国外的见闻感受,但不知何故,最终没能入选,所以,只能在想象的世界里环游了。书名或许只是个吸引眼球的广告,内容好不好,我想,那才是读者最关心的问题。期待邹业本今后保持创作热情,继续虚心学习,努力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陈玉梅《在想象的世界里环游》节选

陈玉梅,二级作家、文学编辑,已出版《感情热线》等多部作品,获文学奖40余项。

业本的笔,很冷。集子中的四个中篇小说,首篇《断臂老爷》仇杀阿狗的血腥与冷酷,令夫人落下了痛经的病根;第二篇《盛夏黄昏》冷到了冰点,憨厚善良的青年农民张小伟被逼到精神崩溃,挥刀砍向岳父和父亲;第三篇《珠海天使》女班长的热力似火,却被男主人公的一句内心独白浇灭了:“只剩下一瓶安眠药”——准备自杀用的安眠药;《寻找莎妖》中,唐木瓜千里寻亲,亲生父母却只躲在音乐厅的暗处看他演奏,最终也不与他相见,吹走了最后一点温暖。正是这种冷,令人读出了作者对存在的深思,对生命的感悟,对时空的超越。而这些,也正是作家和思想者应有的基本担当。而在冰点之下,温暖也在升华:断臂老爷的夫人,灵魂在茫茫天宇寻找伴侣的魂魄;顾教授为了一个具有艺术天赋的孩子,再度深入百里瑶山;外婆的亲情与关爱至死不渝与唐木瓜不顾一切的感恩......人世间的爱,因与冷酷面的对比而愈发强烈。业本编故事的能力很强,述说很紧凑,开笔就很拿人,读了开头,就禁不住要一口气读完。具备这一点,加上惯于哲学式的思考,可以想见其小说创作的提升空间仍然很大。四个中篇都属于现实题材,但表现方式却灵活多变,多处运用了超现实主义手法,恰到好处地服务于表意。比如小唐木瓜的天眼灵耳等特异功能,为他后来破解“1977”密码寻找父母很自然地埋下了伏笔。虽然特异,但也感到可信。艺术作品,现象的真实与否无关宏旨,要的就是这种本质的真实。集子名为《环游世界》,选篇却无一与之直接相关。我理解为这是他“环游世界”的梦想宣言。他已走遍国内各个地市,游历四十多个国家,梦想着拥有一辆普通的房车,沿着祖国的边境线自驾走一回,沿着敦煌之路西行出关,直到欧洲大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祝业本“冰心”依旧,热肠不改,早日实现这一平凡而伟大的梦想。

——杨振林《在冰点下温暖梦想》节选

杨振林,歌词、楹联作家,著有《北江情歌》等多部。

如果说《寂静村庄》《那片丛林》是邹业本的“成长小说”的话,《环游世界》四部中篇合集,则是作家的新台阶。尽管书名与正文“货不对板”,可视作一款“暗示”偏曲。四部中篇四个印象:《断臂老爷》透过“地主女人”的游魂讲述似有还无的桃源镇的故事。《盛夏黄昏》则以医患事件折射人性丑恶扭曲一面。《珠海天使》是当今“逆成长”的暗黑心理自述。《寻找莎妖》疑作“莎腰”的异解——寻母故事。邹业本已学会了讲故事,“藏头露尾”,触须延伸,且大胆去碰一些现实题材。开始“突围”,不再满足于自我“小宇宙”的书写,可喜可赞。四部中篇令吾高看《断臂老爷》,抛开所有文本实验的理解,整个书写相当流畅,人物形象较为突显,尤其是“地主女人”的游魂,凄凉而娇艳。湖心岛的奇遇描写转承中篇上下容量一亮锃之笔。从故事构筑到落笔,作家此一书写用心而神思。估计,四部中编此部写得最为“痛苦”。邹业本的写作已呈上升态势,有两点“赠书回报”的建议。其一,开头一语是否太过?好的开头常常不知觉中进入,四部中篇开头虽有奇特之处,却显“过硬”且突兀。其二,本土书写,本土题材,素材只是其中一面,人物内心与成形,本土基因的内在关系,针尖发处见“四季轮回”。欣喜看到《环游世界》暗示的更高远目光,期待邹业本新作新层楼。

——陈露评点《环游世界》节选

陈露,本土文化研究者、作家,著作《我歌且谣》等多部。

邹业本的小说不以故事取胜,但凭靠对外在世界和个人心灵的敏锐体察和感悟,细细密密地串起一串串梦想的文字珠链,便营造出了一个个五光十色、美轮美奂的奇景,他的作品里透出飞扬的想象和透明的忧伤。邹业本的文学评论,个体性色彩很浓,在他的评论文章的字里行间,总是充满着“我”的言说,他对作品、对作家的评论,总是伴随着自己实际阅读和理解的过程而展开,从而让读者在阅读中时时刻刻感受到评论者具体、真实的存在。

——马忠《“边缘”的活力》节选

马忠,中国评协会员,二级作家,著有《站在低处说话》等多部。

看到书名,很多人会认为这是一本游记,但它却是一部中篇小说集,而且里面收录的四个中篇小说都不是这个名字。我想,大概“环游世界”是以一个梦想的名义来冠作书名的。古有“诗言志”,今有邹业本“书言志”,或者更准确说是“书名言志”,也是不难理解的。邹业本的经历在青年作家一代中绝对是丰富灿烂广阔的,如何把这些经历转化为小说,是他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应该着力解决的关键问题,如果解决得好,我相信,他浩瀚喷薄的内心将赐予他无穷而雄浑的叙述力量。目前,邹业本的“环游世界”是环游处于外在层面的世界,我认为他可以走得更深层一点,像陀思妥耶夫斯基、普鲁斯特、卡夫卡那样,环游自己的内心世界,做到王阳明所倡导的“心外无物”,写出一个比外部世界更大的独特绚烂的内在世界。写作拼到最后就是拼作家个人的阅历。邹业本的内心世界比大多数青年作家要大,这就让他有机会写出比大多数青年作家更大的文字世界。他的未来是值得期待的。

——李衔夏《世界为何物》节选

李衔夏,中国作协会员、广东省文学院签约作家,著作有《加缪的人间》等。

《环游世界》作为《清远禾雀花文集》六本作品当中的一本与读者见面,说明了邹业本在清远80后年轻写作者当中的写作水平与能力。作者安排了《断臂老人》《盛夏黄昏》《珠海天使》《寻找莎妖》四个中篇也是一种大胆的尝试,出这种时空跨度大、风格变化大的集子需要一定勇气。作者通过不同的写作角度,让作品张驰有度、收放自如,通过记录时代变迁透视人性善恶,揭示了不同时代不同阶层的人生观与价值观。

——虞永新《选择》节选

虞永新,作家、诗人,著有《盛开的夜》等。

首先要祝贺业本新出了中篇小说集《环游世界》。业本写成的小说,我读过一部分,且是对文本的详细研读。那是去年的某段时间,业本、清河、衔夏和我四人,曾经相约每月聚首,当面对各自所写小说进行点评拍砖,期望形成一个相互促进的氛围。坚持了三四回,也许是忙,首先退出的是业本,然后是我。据说清河同衔夏至今依旧坚持互评,不曾间断——这也许就是他们的小说写得比我们好的原因之一吧——要知道成功路上,从来就不拥挤,因为坚持下来的人不多。业本有他的想法,就像他新出的这本小说书名。环游世界,是多少人的梦想,在而立之年前,他竟就轻松平常地完成了,简直羡煞旁人。这本书收录的四个中篇,不妨说是他在路上走马观花的产物,离奇、浪漫、极端,天马行空,却又有某种突然而至的旷达和忧伤。他信手拈来,却又努力地构建一个相对完善的故事,注入自己的感受和玄思。

业本精力旺盛,言行随性,尚无定型,是一个永远在路上的人。也正因为如此,落笔行文,便不免有些毛毛糙糙,不管不顾,只把自己写安逸了就好。这倒是业本要留意的问题。以他的明慧,其实这也不是值得深说的缺点,等他真正安静下来,他当然有实力走出一条比物质世界更为宽长的文字之路……

——向明伟谈《环游世界》节选

向明伟,作家、《作品》杂志评刊员。

认真看了《环游世界》中的四个中篇,我觉得它们都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就是作者对小说中“说故事”(情节)的熟谙与沉迷。不妨看一下四篇小说的开篇:每次见到你,我都会月经痛——《断臂老爷》;她断气了。二十岁的身体,躺在病床上——《盛夏黄昏》;我写好了遗嘱,准备晚上自杀。我的内心,很平静,没有一点留恋的意思——《珠海天使》;一颗人头从车窗飞了出去——《寻找莎妖》,几乎决心要从第一句就抓住你的心。而在后面小说情节的推进中,作者同样对明晰的、有节奏的行文语言乐此不疲,给人一种看得“过瘾”的感觉。但这种注重“面”的,“故事全景式”的叙述在强化了“结构性”的同时往往又会削弱人物形象的塑造,所以,我个人认为,邹业本在对说故事的沉迷中还要摆脱故事的斑斓,而在细节上注入更多的“慢”,以丰满与丰富小说人物的人性特点与生命质感。

——罗燕廷《沉浸在故事的斑斓中》节选

一口气读完邹业本的中篇小说《断臂老爷》,最直观的的感触就是邹业本善于讲故事。他能将片段化的民间传说和故事作为基本素材,经过一番再造加工,形成小说文本,把故事情节叙述得有声有色、起落回环、曲折离奇。《断臂老爷》叙述的是清末民初,在清远县桃源圩镇,一个被当地村民称呼为“断臂老爷”的大地主生前的一段故事。小说以断臂老爷的大老婆作为第一视角,以女性的口吻展开故事情节,利用第二人称对话的形式,以“我”对断臂老爷的爱情作为主线,成功刻画出了一个为北伐战争出钱出力,并因此失去一条右臂的进步乡绅形象。小说的情节曲折离奇,颇具传奇色彩,尤其是结尾断臂老爷被成为“野人”的阿狗和母猴打伤致死,加重了悲剧的色彩,震撼人心。

——韩学早简评《断臂老爷》

在这四个题材各异的小说中,我看到了邹业本广博的人生体验、孤独的漂泊之心、忧郁的青春之美。联想到他的长篇小说《那片松林》与《寂静村庄》,我感觉他似乎有些不相信“稳定”,笔下的人物总是游离的,而他的忧郁则渗透在每一个篇章里,每个故事都是悲剧式的。幸好,写作也可以疗伤,北岛说,“其实在某种意义上,诗人(或者说每个人)都是病人,写作就是一种心理治疗。”而每一个热爱文学的读者又何尝不是透过作品来体察幽微的人性,从而温柔或刚强内心呢?愿读过的每一本好书都能滋养我们的灵魂!

——肖群芳《写作是一种疗伤》节选

很遗憾业本师兄比我早毕业几年,但荣幸从业本师兄的《寂静村庄》到《那片森林》,再到如今的《环游世界》能一直陪伴我成长,度过最美的青春年华。读业本师兄的小说,就是在读青春、悟人生,特别是再次用心读《环游世界》时,就会惊喜发现作者笔下的故事角色那么富有魔力,窥见人生奥秘。

——陈秋妮谈《环游世界》

写作并非光鲜靓丽的一时兴起,而是孤独寂寞的长情陪伴。但是,如若我们太过功利,硬要以“有心栽花”的浮躁心态去写作,也许我们永远也看不到花开的诗意瞬间,但若我们怀着“无心插柳”的平静心态,执著地拿起手中笔,孤独寂寞地书写一生,相信不远的将来,我们清远本土作家的文学积淀和韬晦,定会描画出“柳成荫”的“生态”文学,生生不息,绿意盎然!最后,感谢青年作家邹业本的《环游世界》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得以在这闹哄哄的浮躁时代里,在每个日暮黄昏的忙碌与庸常中,多了一份纸媒的安静陪伴,也向所有坚守在纸媒这块最后阵地的作者们,致敬!

——吴文琴《在写作的孤独与快乐中往返环游》节选

读完邹业本的第三本书——《环游世界》,原谅我天生爱比较,“后记”有这样一句话:删减后剩下四篇,所以就成了如今这薄薄的模样了。但当我最终合上书本的时候,就发现它其实比前两本要厚。通过比较,让我体会到作家是怎样成长并走向成熟的,这其中有苦也有乐。手中的这本《环游世界》,是我读完《那片松林》之后所期待的小说类型。它在取材方面,比之前的长篇小说《寂静村庄》、《那片松林》更为广泛和接地气,它不局限于一个故事,也不局限于一个时空,更不局限于一个主题,它融合哲学、历史、乡土,它跨时代、跨行业、跨领域,它涉及社会不同层面的人物命运等等;因而,《环游世界》所给人思考、回味的空间,也就随之宽广了起来。

——冼育靠《环游世界里的那些事儿》节选

《环游世界》似几朵小花在明月下的绽放,这馨香,这迷惘,这悠悠向远又近在身旁的无声绽放,婉如静夜的星轻轻地挽着云儿追着月亮。这是一部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中篇小说集,时空跨度大,张驰有度、收放自如的作品,这是一部记录时代变迁透视人性善恶的作品,作者以独特的视角揭示不同时代不同人物的人生观价值观。具有很强的可读性。放下这本书,我在想:《环游世界》,或许就躲进一个只有自己的角落看天空,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云儿总是挂在天上,她自由飘逸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儿,但却知道只要与风儿同行,心情就不会太过沉重,只要还有天空,心就有所依附,所谓的淡与浓,或许就是一场拓展“心界”的心理支撑。《环游世界》,世界不远,就在你我的心中。

——吴桂芬《心界》节选

新书《环游世界》,非常喜欢。作者还很年轻,却把故事写得引人入胜,把人物刻画得入木三分,是一位不可多得本土的优秀作家。他说“现在世界,我想去环游,文学世界,我也想去遨游。”他热爱生活,热爱文学,他说要扎根人民,多写出一些像样的作品,相信他有这个能力,期待着作者更多更好的作品面世。

——谭艳平《环游世界之我见》节选

邹业本的小说集《环游世界》出炉了,阅读时发现,里面的小说想象丰富,情节曲折,引人入胜;人物个性格突出;文笔清新自然。文风如才华横溢的年轻作者一样,充满青春活力与狂妄。书中《断臂老爷》主人公“老爷”爱也热烈,恨也疯狂,是充满血性的汉子,围绕他的人生斗争展开,情节丝丝相扣,又出人意料。展现了主人公惨烈的人生。小说以女子的口吻对场景、事件、心理等叙述,细腻传神,刚柔兼备,形成独特风格。若小说的主题再深刻一些就更好了。

——唐三清谈《环游世界》

我想说的并不是书中写作技巧处理上的问题,就说说《环游世界》带给我的一点新的认识。当我取到邹业本作家的新书时,封面的《环游世界》映入眼帘。跟他相识以来,到处游玩是他的习性,而这本书的书名跟他也非常贴切,我还期待着拜读他关于周游列国的文章。当我带着这种好奇心翻阅书的内页时,就把我从天涯海角带回了当下,从憧憬中带回了现实,内容跟环游世界没有多大关系。而产生的这种颠覆,并没有让我感到失望,倒让我更有安全感了。传说中的邹业本,他周游列国的习性让人感觉有点野性和疯狂,却又实现着许多人的梦想,与他接触交流之后,才发现了他的温文尔雅、年轻活力中带有的成熟与稳重,这跟他平时环游世界的习性和《环游世界》里的文章、日常生活中的温文尔雅都存在一个很大的差异,而眼前这三个角色里,哪个才是最真实的他?我相信,文章里面的那种精神和心理活动、那种活跃性的思维和意气、在疯狂中又能稳住的是真正的他,也是非常适合他的、珍贵的,对他的粉丝来说,这无疑是意外的厚礼。

——范小花谈《环游世界》节选

本人认为整个故事是单一的,是通过断臂老爷的正室妻子之口来讲述的。其实,故事可以再发散些,人物关系也可以再复杂化一些。有些地方还需要埋下伏笔,比如最后讲到阿狗狗被野猴所救,前面写湖心岛时可以埋下一句伏笔:“湖心岛常有高猿长啸,非常怪异,或一些什么声音之类的,使人不敢接近”,为下文埋下伏笔是必须的,不至于使阿狗的复活令人太意外。伏笔是隐的,不是显的,一两句就够,点得即止。又比如,再引人入胜的地方,就是陈将军带人去湖心岛探过究竟,读者很想知道,作者这时候应该卖一下关子,再吸引读者往下读,阿狗这人物的出现可以慢慢的引入,可以描写一下湖心岛的环境,不至于一下子就急于把阿狗复活交待出来。建议设置悬念的地方还应多一些,故事的人物网络再铺开些,这样,就使得整个故事更有韵味。

——刘海强谈《断臂老爷》节选

今晚,我花了四个小时,酣畅淋漓地读完了邹业本的新作《环游世界》。我惊讶于作者丰富的想像力,他能娴熟地驾驭小说的情节和人物,既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总的来说,邹业本的作品可读性强,有一种种淡淡的忧伤。善于引导读者去环游他所创造的文学世界。“环游世界”也许是他的梦想,其实也是我们每个人的梦想。我记得台湾作家林清玄小时候就有一个梦想——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将来环游世界。我曾经深受感动和鼓舞。如今,有幸拜读到年轻作家邹业本的《环游世界》,再次激发了我的梦想,指引我走向更美好的美来。

——邓带友读《环游世界》节选

带着疑惑将书看完,认真阅读了后记才明白,作家环游的不仅仅是现实世界,还在尽情地傲游文学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理解是否正确呢?作家扎根清远本土,对清远有着深厚的感情,浓浓的情怀,小说的字里行间散发出一种浓郁的泥土气息,粤北风情。喜欢读欧.亨利的小说,它总是喜欢在故事结尾处突然让人物的命运际遇发生出人意料的变化,在邹业本先生的小说我好像又找到了这种感觉。希望读到作家更多更好的小说,散文。

——黄卫华读《环游世界》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