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新闻 > 精彩推荐 > 深读诗会 | 灵魂的闪光就是诗意的存在

深读诗会 | 灵魂的闪光就是诗意的存在

更新时间:2019-01-22 作者:特深圳来源:深读诗会

原标题:灵魂的闪光就是诗意的存在

微信图片_20190122161113.jpg

深读,在诗意的午后

深读,自然真挚的诗性时光

我是爱诗的人,我在深读诗会 

微信图片_20190122161118.jpg

深读诗会第三期视频版 

2019年1月11日,“深读诗会”第三期活动在深圳市《特区文学》杂志社文学空间举行。本期活动通过朗诵与点评的方式,对主题诗人马兴的诗歌创作展开生动的探讨。

马兴,原名陈马兴,生于广东雷州半岛西海岸小渔村迈特村。现任龙华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环境工程科学技术中心董事长。在《诗刊》《诗探索》《南方日报》等发表过作品,著有诗集《迈特村·1961》等。

诗是我心中佛

马兴是一个真诚、有激情的人,和他的诗歌一样,可以说灵魂的闪光就是马兴诗意的存在。诗人马兴曾说过:“读诗和写诗是我的一种修行,通过读诗与写诗把我的心灵修向真善美。因此,好的诗歌和好的诗歌老师都是我心中的佛。也因此,我把对诗歌的虔诚、热爱和欣赏、创作,当作与我的肉身生命平行而过的另一种生活。” 马兴的诗通常都是有感悟、有想法之后才开始动笔,这样的诗歌显得从容淡定。诗人取材于身边的人与事,用朴素的语言呈现生活中的感悟。可以说马兴是用诗歌来呈现自己,接纳他人。写诗就像养花一样,一边浇水,一边静等花开。在马兴看来,诗歌是最干净的艺术,写诗也是最干净的艺术行为,诗歌可以净化人的心灵。也因为如此,马兴的追求、获得感与人生态度在诗歌中得到满足,写诗和读诗于他都是一种修炼。马兴表示:“我写诗是从冗长的生活中,向高处乞讨一缕光芒,照耀我,照耀我的生活。”

微信图片_20190122161124.jpg

深读诗会活动现场照

让诗歌带着自己归乡

 大海、海鸥、波浪、渔船、落日、渡口、远帆……这些词是马兴诗歌中经常出现的意象,也是开启他诗歌写作之门的一把钥匙。诗人何进指出:“马兴的诗,贴近心灵、命运和人性,诗缘自于他自身生存的环境——大海。读他的诗,就读透了他的出生地,读透了雷洲半岛的迈特村。那是个临海的村子,面对丰盈的滋生万物的大海,他呈现给我们这片水域是雄性的,是父亲和风浪,船长和桅杆上的旗。这一切都缘自他切身的生命经验。诗人如一只有神力的海鸥,把海的一切都交给了时间与空间,交给了读者。他的诗,既表现了时光的流逝与悲怆,又是一本裹挟着全部乡愁的家史。读他的诗,就是看高清的迈特村里的故事以及诗人的父亲和母亲,还有亲人。大海的浩瀚和父亲的力量滋养了诗人,而岸上母亲的深情又充盈了诗人的情怀。”迈特村边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岸上则是绵延不绝的沙滩。诗人马兴在这样辽阔、美好的环境中长大,自然也形成了他开阔、大气的诗歌风格。

迈特村是马兴心中最大的地图,这个美丽的小渔村里有他独特的童年记忆,有父母的恩情,也有无法排遣的乡情乡愁。那些诗意就像是大海留给沙滩的一个又一个贝壳,诗人将其拾起,运笔之后便成了一首首精致的诗歌。

诗人蒋志武评论道:“只有让诗歌带着自己归乡,我们最终要达到的人生归宿才会圆满。诗人马兴就是一个让诗歌带着自己归乡的人,他的诗歌中不断呈现故乡的人事物,不断在诗歌中探究故乡的秘密,让自己的人生密码在故乡中一次次被解开,一次次更靠近故乡的水土。”

除了真挚的情感,马兴的诗歌同样具有哲学思考的高度。诗人何进表示:“马兴的诗,有一种传统性与现代意味相融的气息。读起来,语调舒服,赋兴有度,通过虚与实的描写,写了对世间万物追逐中的焦虑、苦难、沧桑、孤独、无奈以及由此带来的个人成长。在此基础上,在他诗的世界里,表达了自己的哲学思考与人生信仰。读他的诗,对人有一种引领的力量。对过往,充满眷恋和珍惜,对未来,充满期待与渴望。”在马兴后期的一些城市诗歌中,也展现出了诗人对于现实的反思、甚至批判,这种反思是多面的、丰富的;这种批判是震撼的、强烈的。

微信图片_20190122161321.jpg

深读诗会活动现场照

诗学是美学的最高范式

在诗人鲁克看来,当代新诗最大的恐怖是描写缺位,诗的最主要特征,或者说诗的核心是美,诗学是美学的最高范式。鲁克在现场说道:“诗的美,如何呈现?这是当代诗学最应研究并解决的问题,但这也长期为诗人和评论家所忽视。诗美的最主要呈现途径,不是这个,也不是那个,是描写。”诗如其人,马兴的诗在风格上带着澄明的味道,情感真挚内敛,描写自然清新,这让读者领略到了描述的魅力。

相较于那些推崇艰深晦涩或口语化诗风的诗人相比,马兴的诗取法乎中,更容易使人进入。诗人赵目珍说道:“马兴通过对各种日常情景的追忆性刻画,表达对逝去诗意生存场景的怀缅,通过对近取诸身的事物的捕捉来思考复杂的人性、观照纷乱的世界,同时对黑夜等时间性概念展开跌宕性叙述,对农村经验与城市经验的巨大差异进行设身处地式处理,让人们认识到一个善于处理生命与生存境遇之关系的诗人的丰富性和震撼性。”

马兴诗歌的另一个特点是内敛的抒情基调。在诗评家赵金钟看来,诗歌的基调很多,大概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外向的张扬型,五四时期的诗歌这个特点很明显,包括郭沫若、闻一多、艾青等人。左翼诗人都偏向于外向,直到朦胧诗的出现。近几年比较多的主流诗是内敛型的,但是写成功的人不多,很多作品成了一个故事或者叙事,但诗歌骨子里面是抒情的艺术。赵金钟表示:“马兴诗歌采用款款抒情,慢慢抵达人心的技法,这使得诗歌耐读、耐咀嚼。内敛的抒情加重了诗歌的深度,让诗情更浓烈、更沉淀,也没有喧嚣、也没有渲染。这种以貌似客观的口吻所书写的岁月,却恰恰表达诗人难以平复的心绪。” 诗人何进表示:“理性不是诗的本质,诗人并非追求宇宙万物的真相。诗为表达情感的文本,诗人必须有感而发,胸中块垒,到非吐不可时,其情感强度才足以感人。马兴充盈着这种情感的力量,他是以童年视角呈现出来的这种力量,常常令人惊叹不已。”

近几年机器人微软小冰的诗歌写作非常引人注目。微软小冰的诗歌水准已经达到了专业诗人的程度,甚至可以以假乱真,这引起了很多诗人的恐慌。在诗人张德明看来机器人不能写出马兴那样的诗歌。他认为人工智能可以写出很有诗意的诗歌,但是和现实原声调配合的东西,机器人很难写。诗人张德明认为,通过想象创作的作品,从某种程度上是可以讨巧,有很多的捷径。马兴的诗歌可以说真情流淌,但也有露拙地方,因为他没有讨巧的可能性,但这也赋予了马兴诗歌的独特性和巨大的上升空间。张德明认为,马兴的诗歌踏实的部分太多了,虚构的地方少了,这会对诗歌的艺术造成一定损害。他说道:“马兴的诗歌可以做一些调整,这样可以让诗歌艺术空间更加辽阔。”

微信图片_20190122161343.jpg

深读诗会活动现场照

令诗人孙夜感到佩服的是马兴所展现出来的强大的叙事能力。孙夜说道:“有些词、有些意向我是不敢用的,我觉得冒险,他却能抓住那些东西并写出来。写诗是形而上的,但是有些东西太实了,他也敢用。诗歌的叙事性和小说、散文的叙述性不一样,那很考验马兴对诗歌的理解,考验他对语言的把握、锤炼。看上去很简单很朴实的语言,但是读完之后就会发现这样安排是有道理的。”

诗人赵俊则认为,马兴在创作过程中可以将一些当地的传说和民间故事融入到诗歌当中,这样会使诗歌带有虚构与现实、口头传说与历史真像、现代性与古典美的融合感。

“深读诗会”由深圳市作协秘书长赵婧、深圳市《特区文学》杂志总编辑朱铁军、诗人鲁克联合发起。赵婧表示,“深读诗会”的发起初衷是基于一种朴素的、单纯的心愿,让诗歌现场融入诗情、诗性,融入诗人与诗人之间,诗人与诗歌之间,语言与情感之间,返璞归真,去繁芜而从心、入境,回归到真诚、质朴、温暖、自然、随性的诗歌交流现场。关于“深读”的涵义,朱铁军解释说:“诗歌是承载想象的,语言是承载想象飞翔的翅膀,‘深读’的内向与外延空间也与诗歌一样,有表面之意,也有想象的羽翼,目前赋予它的,是深度阅读、深层阅读,也可以是深圳阅读,阅读深圳。同时也很希望,它是深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