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批评进行时 > 李国伟:《摇啊摇,疍家船》带来耐人寻思的张力

李国伟:《摇啊摇,疍家船》带来耐人寻思的张力

更新时间:2018-12-27 来源:广东作家网

长篇儿童小说《摇啊摇,疍家船》是佛山作家洪永争最近的一部力作,该小说获得第二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最高奖“青铜奖”。“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是由著名作家曹文轩发起,以其代表作《青铜葵花》命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天天出版社、曹文轩儿童文学艺术中心主办的奖项。

作为水边长大的孩子,洪永争对疍家人非常熟悉,因此作品取材身边人和事,以被疍家人收养的九岁男孩杨水活为主线,描写了疍家孩子生存状态和成长青涩的同时,也为我们展现了一帧疍家人——水上人家真实、鲜活的,具有历史感的乡土民俗画卷。

一、《摇啊摇,疍家船》不但填补了中国儿童乡土小说叙事的空白,还在一定程度上抢救了已经基本消失的疍家民俗文化。

前不久,我在评述湛江儿童文学作家陈华清儿童长篇小说《海边的珊瑚屋》时提出了一个观点:就是目前中国的儿童乡土小说,鲜见海边渔村生活的儿童叙事,更鲜见南海渔村儿童的生活叙事。《海边的珊瑚屋》的出现,一定程度地填补了中国儿童乡土小说叙事的空白。

同样,洪永争的儿童长篇小说《摇啊摇,疍家船》,也是一部填补了中国儿童乡土小说空白的作品。因为,我们至今仍没有看到一部完完全全描写疍家孩子生活的儿童小说,甚至也没有一部完完全全写疍家人题材的成人小说。

疍家人数虽然不多,但在中国儿童小说乡土叙事的语境中,不可缺了疍家儿童这一章;少了疍家儿童的叙事,中国的儿童小说的乡土叙事同样也不完整。

而且,在整部《摇啊摇,疍家船》里的疍家民俗元素十分突出,民俗元素就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国家文化基因,这个文化基因如果我们不传承下去,会影响我们儿童的成长。                                              

所以笔者认为,《摇啊摇,疍家船》在一定程度上,为中国疍家传统民俗文化做出了抢救式的贡献,疍家人是对中国沿海地区水上居民的一个统称,主要分布于福建福州、广东、广西和海南等省份。以佛山三水为例,三江汇流,曾经聚集着成千上万的疍家人,他们过着最为原始的水上生活。他们以船为家,以渔为生,如同疍壳漂泊在江面上,所以称为疍家。

但是,随着历史的变迁,特别是中国开放改革后,人民生活水平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党和政府的关心关怀下,疍家人已经离船上岸,过上了新生活。直至2018年,也即是今年的一个统计,目前广东三江地区的疍家人仅存两户。随着疍家人的消失,疍家人的生活习俗也将自然消失,如果我们不及时记录、抢救,这不但是疍家民俗文化的损失,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损失。

在《摇啊摇,疍家船》中,作者通过疍家佬杨永年一家,特别是疍家仔水活的生活经历,反映了上世纪70年代中国岭南水乡、特别是水上人家的生存状态,并通过做竹屐、远远看去,像一只摇曳在江面的巨大木屐的蛋篷、疍家人必备的救生浮具宝葫芦、疍家咸水歌、捕鱼时敲响的木鼓等等物像和细节,展现了生活在中国沿海地区水上居民——疍家人独特的民俗民情民风,再现了疍家仔纯真的童心、童趣,展示了水上人家儿童生活的无限诗意。

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摇啊摇,疍家船》不但填补了中国儿童乡土小说叙事的空白,还在一定程度上抢救了已经基本消失的疍家民俗文化。

二、《摇啊摇,疍家船》是一部具有雅正特质的优秀儿童文学作品。

“雅”就是大雅、优雅,这指的是文学作品的审美性,“正”是指传递正向、正面的价值理念。雅正是一切优秀儿童文学应该具备的一种基本品质。

洪永争在《摇啊摇,疍家船》讲述了一个11岁,但还没上过学的少年水活的生存状态,和在水活11岁这一年中发生一系列事件:姐姐出嫁、水活想读书,但又苦于要照顾瘫痪在船上的母亲无法上学、父亲重病却没钱动手术、发现并找到亲生父母……在这过程中,疍家少年水活慢慢地懂得了眷恋,懂得了爱和感恩。

当知道姐姐要离家出嫁,深深不舍的水活,甚至非常憎恨那位未来姐夫海福,可是,当海福从水活的家——船上踩着跳板上岸时,跳板突然下滑,这位水活憎恨的未来姐夫将要落水的瞬间,水活想也没想,冲过去死死的抱着跳板……

还有,失学少年水活为了让曾经岐视过他的在学小学生陈勇改掉坏毛病,不再再惹老师生气和爸爸打骂,不惜为陈勇顶雷认错……

还有,水活跑回医院亲生妈妈的病房,为了最后叫一声妈妈……

小说通过这一系列情节和细节,传递了感恩、反哺的价值理念和深厚的家园意识。而公社主任光头佬、还有水生伯等在水活一家有难时的侠义相助,为水活营造了一个处处充满爱意的乡村成长环景。如此种种都为小说增加了丰富性、情感和正能量。

真善美是文学共同的追求,《摇啊摇,疍家船》把我们带回纯真又丰富的童年世界,阅读这些作品也让自己回归童年的状态。

三、《摇啊摇,疍家船》的艺术风格,就像一幅温馨而又有几分凄美的水上人家风情画。

《摇啊摇,疍家船》不像目前一些儿童文学作品那样,并不以哗众取宠的故事悬念和矛盾冲突取胜,这是一部不论大读者还是小读者,都需要静下心来,一杯清茶、云淡风清,气定神闲地慢慢品尝的小说,

《摇啊摇,疍家船》虽然有对曹文轩的《草房子》《青铜葵花》等乡土童年书写的传承,但也有着对于生活色彩、生活感受、生活侧重的不同选择,作者洪永争不避讳写生活中那些沉重的东西。《摇啊摇,疍家船》有香、有甜,也有苦、有酸、有涩,还有刺。疍家佬杨永年的善良勤劳,水活的身世、感恩,以及从疍家人的独特视角看这个世界,都很有特点,语言平实传神,有表现力。

无疑,这些不同指向的元素必然会给《摇啊摇,疍家船》带来耐人寻思的张力。

可以说,对于童年乡土经验的表现,中国的儿童小说已经留下了很多弥足珍贵的文本;同样,面对当下的乡村,儿童小说仍然存在很多空白,对正在发生着的乡村儿童生活还没有足够的关注,没有多视角的立体的表现,而这种缺失恰恰又是今后儿童小说发展的空间。风清云淡的《摇啊摇,疍家船》的问世,对打破目前中国儿童小说狭隘、重复和对娱乐、搞笑、言情等口味低俗迎合的格局也许会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