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住棺材里的女人》

《住棺材里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7-12-12 来源:广东文坛

作者简介

阿北,本名张传奇,生于1982年,河南郸城人,居深圳。文学创作二级,广东省作协会员,深圳市作协理事。曾就读于深圳大学首届作家研究生班、鲁迅文学院第八届网络作家班。出版有长篇小说《释梦者》《心理咨询师》《易翔的王国》等,获京东首届“寻找锐作者”长篇小说奖、广东省作协“南粤好故事”中篇小说奖等。

一位老人经历了种种灾难后,住进了棺材,开始成为别人躲避不及的“不祥人”。然而,她倔强地活着,即使身患癌症被医生宣判死刑之后,仍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新一年的正月初二,在与从台湾返乡探亲的同村人赵三闭门谈了许久之后,她溘然离世。离世的时候,她面带笑容,身着新婚时的服装……赵三到底对她说了什么,以至于让她这么安然地离开?又到底是什么样的奇迹,让她即便一次次遭受到外界不公的打击,仍坚强地活着?生命中的一次偶然交会,又将如何演绎出截然不同的人生?

名家点评

在这部小说里阿北用一个日常故事的外衣,掩盖了岁月留下的伤痛,家族的记忆与时代变迁糅合在一起,形成了非常细密的叙事逻辑与内在张力。从另一个角度看,小说以理性而平缓的节奏引渡了一个纷繁复杂的心灵世界。 ——马季(中国作家网副主编)

阿北的这部小说,再次实现了文字潜行中的突破,或者说,又是一次大胆的叙事超越。显然地,他能够在更大的时空区域和更深刻的人生体验中去驾驭这个世界。他能够将历史与现实、人性的荒诞与信念的坚守融于一体,且在谜底揭开给予肉体毁灭性一击的同时,又让一切精神瞬间生长并无限延伸。 ——周航(文学博士,教授)

这是一部关怀作品,作者高举现实主义大旗向被日常喧嚣遮蔽的深处开掘新的叙事资源。有趣的是,阿北的第一人称叙事,将一个“中年父亲”的历史感在三代人之间传递与延伸,暗讽了当代人对历史的无知与漠视,并提出了深刻的社会命题,如何看待我们自己的历史,又如何面对历史,历史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到影响一个个普通人的幸福问题。同时,昭示着一个极为普遍的生活法则,无论社会多么凌乱,在有定力的情感世界里,“信念”是维系一个民族精神的强大力量。如此说来,阿北的小说不啻是一种提醒,也是一种象征。

 ——吴长青(爱读文学网总编辑,副教授)

▲精华选读

晚饭我没有起来吃,喝了一碗热汤便又躺下休息了。我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出了一身又一身的汗。半夜里,我梦到深圳山体滑坡的场景,持久而响亮的轰隆声,把一个又一个人的哭喊声淹没。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在漆黑的屋子里查看,那滑坡是否影响到我家。铃声继续响着,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发现,那是我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床边闹钟的时针指着凌晨一点十五分。我心里一惊,首先想到的是云飞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把抓过手机:“喂?”

一个遥远的男人的声音问道:“是一山哥吗?”

我的意识清醒了一些,这才想起,现在是新年,云飞就在我对面的房间里睡着。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是张一山,请问哪里找?”

“一山哥,是我,赵大宝。您现在睡了吗?”

“没事,你说吧。”我的心开始狂跳。

“很抱歉这么晚打扰您,我得告诉您一个不好的消息。”

我的大脑一下子麻木起来,另一只手紧紧地抓起了被角。

“是关于兰婶的事情。”

“她——我三姨娘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她去了,一山哥。”

“不,”我发出了低沉的一声怒吼,“大宝,你是不是喝醉酒了?再敢给我胡说八道,小心我揍你。”

“一山哥,您误会我了。纵然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拿这事情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兰婶真的走了。”

“什么时间的事情?”

“我不清楚,应该是晚上。”赵大宝说,“刚才,我从邻居家打牌回来,看到兰婶屋子里的灯还亮着,她院子里的树上,还停着两只乌鸦。我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就过去看看,叫了几声没有人应,门没锁,我推开门进去,兰婶已经去了。”

看来是真的了。这是一场噩梦,但却真真切切地发生了。我说不出话来,舌头也像大脑一样,麻木了、僵硬了。

赵大宝的声音还在继续:“喂,一山哥,您没事吧?”

“我知道了。我明天上午过去。”

挂断电话,我怎么也睡不着了。赵大宝口中的兰婶,就是我三姨娘王春兰。前天云飞去见她的时候,我一再交待云飞,要把她接过来与我们一起过年。可她怎么都不肯过来,说今年这个年,无论如何,她都要自己过。难道我三姨娘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有预感,将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的大脑懵懵懂懂的,像一台老掉牙的机器,迟缓地运转着。我忘记了自己只穿一件单薄的内衣,呆呆地坐在黑暗中,全身冰凉而浑然不知。我内心的不安这时已经远去,甚至我高烧发热也已经不治而愈。我终于明白,我一整天的烦躁,并不是因为戒烟,而是因为我对三姨娘那种骨肉连心的感觉。

窗外,突然间有密密麻麻的白色物体飘落。我扯开电灯,抖抖索索地披上棉袄,下床穿上棉靴,打开门走了出去。我轻手轻脚,惟恐惊醒了母亲。不知是不是人越老睡觉就越轻,凡是有一丁点儿的风吹草动,我母亲都会从睡梦中惊醒。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堂屋时,侧耳倾听了一会儿,母亲还在熟睡中。我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轻轻打开门,走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