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作品

作者

广东作家网 > 新闻 > 焦点 > 李敬泽:放松姿态对话经典

李敬泽:放松姿态对话经典

——携新书亮相南方文学周,讲述中国传统的阔大与幽微

更新时间:2017-08-11 作者:毕嘉琪 刘长欣来源:南方日报

8月10日,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文学批评家李敬泽带着他的新作《青鸟故事集》和《咏而归》亮相2017南国书香节的重要品牌活动——南方文学周,知名作家毕飞宇和文学评论家谢有顺到场与他展开主题为“山河春风夜航船——中国传统的阔大与幽微”对谈。

两部新作中,前者讲述的是东方与西方之间的神奇故事,大篇幅书写了“广州十三行”;后者则收录了李敬泽历年来所写的有关古人、古代经典的短文。

这场对谈活动吸引了大批观众,关于如何面对中国传统和古代经典,李敬泽直言,自己是以放松的姿态来直面经典、与古人对话的:“要看到古人亲切、活泼、活生生的那一面,在这个过程中,我想阅读经典是快乐的。”

变身“新锐作家”

从“传统”的江河舀一勺水

毕飞宇翻阅过《青鸟故事集》多遍,他表示,书中描写广东的一句话特别有意思,即“广东在古代中国是一个散发着奇香的地方”。“因为很多香料从广州出发,然后运到北方、布满全国。其实在我心中,这个香也不仅仅是种气味,我首先联想到的是风,广东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它也把改革开放的风吹向了全国。”

站在《青鸟故事集》读者的角度,毕飞宇则直言这本书读起来有些“困难”,很难用一种文体来界定书中的文章。毕飞宇说:“你可以说它是散文,也可以说是论文,可以说是天马行空的幻想,还可以说成虚构,他的写法涉及多种多样的笔调。”他的结论是,李敬泽是一位非常独特的写作者。

谢有顺将此形容为“四不像”文体,他指出,许多经典作品诸如《论语》等都体现出文体的复杂性。“我认为他模仿了我们日常的对话。我们每个人说话都混杂了几种文体,没有人一开口说话就是小说,也没有人以议论文的方式与别人对话。”

面对嘉宾和观众,李敬泽调侃自己是“新锐作家”,他本人对文学批评家的看法也因此有了转变。“以前我老觉得批评家很多余,现在我当了作者,看到他们在这讲,我内心深处对批评家充满了敬畏。他们真的很有本事,说的全是作者没想到的。”

这场对谈活动的主题为“中国传统的阔大与幽微”,李敬泽坦言:“我们都在谈论传统,我在想,传统不应该是僵硬的传统,也不应该只是那几本书。中国的传统生生不息,它像一条江河。”

犹如一条江河的“传统”,有它无限丰富的幽微之处。李敬泽坦言,他实在不敢说自己很懂传统。“我们不过是站在江边的一个孩子,舀一勺水,我们尝到了传统的味道,闻到了传统的气息,但我们也只能从这勺水里去领会传统的阔大与幽微。”

如何面对经典?

将孔子想象成楼下的大爷

李敬泽在现场给大家讲述了写书的心路历程。他个人也很喜欢《咏而归》,因为写作过程很放松,主要呈现的是他阅读诸如《诗经》《左传》《牡丹亭》《红楼梦》等传统经典的读后感。

这并非严格意义上的读后感,在阅读经典的过程中,李敬泽不是以正襟危坐的姿态来面对这些作品的。他说:“我把这一阅读的过程当作与古人对话、聊天的过程。简单来说,不要把它当成经典,也不要把孔子当成圣人,就把他视为智慧的长者。我读《论语》,就像和一个智慧的长者聊天。”

李敬泽还作了一个有意思的比喻——把孔子、孟子比作“楼底下的大爷”。“我没事儿跟他聊聊天,有时候对方一两句话就把我点醒了,这个过程我觉得是幸福的。”当然,在李敬泽的想象中,两位“大爷”有不同的脾气和性格:孔子是个爱聊天的人,以循循善诱的方式讲道理,跟他聊天压力不大。相较之下,与孟子“聊天”令李敬泽颇感压力:“他性格非常刚强、好胜,你会发现这位老先生一定要占上风。”

在他看来,如果太敬畏经典与古人,会拉远了心理上的距离,“远了之后就不能真正领会他们的精神面貌、特质以及他们精神力量的所在”。

李敬泽总结道,读经典是一个与古人“相亲相爱”的过程:“我想,如果我们以这样一种聊天的态度去对待他们,那么,所谓的经典会变得亲切很多,我们的获益也更多。”

从经典中汲取什么?

学古人“笨”的那一面

“即便没读过经典著作,这些作品所包含的精神,对世界与人生的看法都流淌在中国人的血液里。”李敬泽说。

“有人会问,古人会用电脑吗?古人会开汽车?古人吃麦当劳吗?要这么说,现代人太厉害了。但这不过是幻觉而已。古人所面对的诸多问题,现在我们依然在面对着,比如生老病死,比如如何追求自己的幸福等问题。古人为这些事焦虑,我们同样也要为这些事焦虑。”李敬泽说,古人离我们真的不远。

李敬泽还提到,现在读经典陷入了一种误区——不少人将此视为“成功学”,把更多精力花在了研究古人的智谋之上。

“从机灵劲儿来讲,现在的我们一点都不比古人差。我们应该学的恰恰是古人‘笨’的那一方面。”他举例称,在孔子、孟子眼里,幸福并不等同于成功。另一方面,古人在面对生老病死以及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时的态度,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我觉得古人是我们的老师”。

对于这些年的传统文化热,李敬泽说,这背后的原因是我们在思考自己是谁,来自何处,我们的根到底在哪里等最根本问题。“在我看来,今天我们重新认识传统文化及它的力量,并从中找到能对传统创造性转化的因素,是很有必要的。”


友情链接: 人间杂志社 全国各省市作协官网 中国作家网 网易读书频道 国内各大文学网站论坛博客 广东各地市作协文联官网 广东各大文学网络论坛博客

©广东省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4976号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术支持: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