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作品

作者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观点·争鸣 > 陈诗哥谈新作:我们为什么那么容易就接受这些既定安排?

陈诗哥谈新作:我们为什么那么容易就接受这些既定安排?

更新时间:2017-06-12 作者:孟迷来源:中国作家网

原标题:陈诗哥:儿童文学让世界更有趣,大人也应该读

深圳儿童文学作家陈诗哥的两本新作《如果上帝是个孩子》和《我想养一只鸭子》,近日分别由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和明天出版社出版。

《我想养一只鸭子》是一部关于鸭子的“野史”,更是一本寄寓深远的童话,全书通过鸭子跟孩子的对比,从鸭子的身体部位进行谋篇布局,新颖而不落俗套。

《如果上帝是个孩子》则是一部童话作品集,保持了陈诗哥一贯的诗美、哲理、神性、禅思的儿童文学主张。

借此,读特记者专访了陈诗哥。

万事万物都有生命有故事

记者:创作《如果上帝是个孩子》《我想养一只鸭子》的初衷是什么?

陈诗哥:我挺喜欢鸭子的。鸭子好看,憨憨的,却叫个不停,仿佛有什么大事似的。小时候养鸭子,家门口便是池塘,每天看着鸭子迎风畅泳,甚是威武。去年一天,我帮朋友点评一个文章说到鸭子,我便看见一只鸭子闯入我的脑海,大摇大摆地向我走来,我甚至听见它“呱呱呱”的叫声,很响亮,于是我把这个形象翻译成这本《我想养一只鸭子》,一篇关于鸭子的野史。《如果上帝是个孩子》是一部童话作品集,收入我很多作品,创作时间的跨度比较长,我希望创作一些不拘一格的作品。

记者:《如果上帝是个孩子》里多篇文章都很有趣,譬如《一个故事的故事》里你以自己名字入题,既拉近了读者距离,也制造了一定的喜感。

陈诗哥:作家和故事是什么关系?是作家创造出故事,还是故事造就了作家?我觉得很好玩。在我眼中,故事也可以有独立的性格和趣味,也可以化抽象为具象。于是,我反过来以一个故事为主角,说说它和作家捉迷藏的故事,谁知作家找不着故事,反而慌得生病了。这说明,反而是我们作家离不开故事。

记者:而《几乎什么都有国王》一篇则体现出你深刻的洞察力和审美感,你是如何决定文章的叙事风格的?

陈诗哥:在《几乎什么都有国王》里,外星人为了测试地球是否有趣而入侵地球,于是引起了地球上各个国王的紧张,而正是这些国王的憨厚和有趣,化解了这重大的危机。这个故事表达的是,只要你有一个独特的故事,哪怕你是一根草、一扇门,都会像国王一样独特、自由和高贵;也就是说,万事万物都是有生命的,有故事的。

记者:《我想养一只鸭子》通过鸭子跟孩子的对比,是否有对现行教育的一些反思?

陈诗哥:现行教育是有些呆板的,缺乏个性,我们总是要求孩子听话,个中主要原因是大人占据着话语权。《我想养一只鸭子》的写作思想就是换个视角,以鸭子的眼光打量这个世界,会是怎样的呢?如果把鸭子放在造物主的位置,它又会怎样重新安排这个世界呢?我是充满好奇的,我们为什么那么容易就接受了既定安排和约定俗成呢?假若我们通过想像力,把世界换个样子,难道不是很有趣的事情吗?

记者:儿童文学评论家王林先生评价《我想养一只鸭子》时提到几个关键词,认为你的童话具有简约、跳荡、直觉、虚空的特色,对此你以为如何?

陈诗哥:我认为王老师这个评价是恰当的。我是通过诗歌进入童话的。我认为童话和诗歌非常接近,我打过一个比喻:“诗歌和童话,对我来说,就像天使的两只翅膀,一个带着快乐,一个带着忧伤。”在艺术手法上,我觉得童话和诗歌也是很接近,诗歌是少少许胜多多许。童话也是如此。我崇尚留白,把故事隐藏起来,让读者慢慢地去体会。我不太能忍受废话。

儿童文学的意义是让世界有趣一些

记者:面对纷繁复杂的真实世界,你觉得儿童文学有哪些事情可做?

陈诗哥:我对“孩子”这个概念充满了好奇。我认为,我们对孩子的态度决定了这世界的深度和高度。事实上,“孩子”这个概念在古今中外的哲学史和宗教史上都有着深刻的意思。我觉得儿童文学的意义是,让世界有趣一些,比很多事情都重要;唯有回到源头,才能因应这个繁复的世界。

记者:你说儿童文学作家要心存“敬畏”,还强调不要跟风,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这其实与市场主流是格格不入的,你觉得儿童文学作家如何才能深入浅出,真正“静”下来、潜下去?

陈诗哥:一方面,孩子的可塑性很强,孩子在童年时的阅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他未来人生的走向,所以我们要有敬畏之心。另一方面,童书市场的火爆为儿童文学作家带来很多好处,包括财富,相对比成人文学作家的困境,我觉得我们更要珍惜我们的才华,减慢写作速度,潜下心来,写出一些能流传下去的作品。

记者:作为深圳儿童文学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你认为深圳目前的儿童文学创作整体情况如何?有哪些值得注意和改进的现象?

陈诗哥:我只是作家中的一员吧。目前深圳儿童文学的种类比较齐全,童话、校园小说、动物小说、乡土小说、成长小说、科幻小说等等都有。前段时间,我们在中国作家协会举办“深圳儿童文学作家群研讨会”,获得高度评价,深圳儿童文学被列入中国儿童文学的第二方阵。深圳儿童文学还有很多不足,如队伍还不够壮大,儿童文学作品质量还有很大提升空间,深圳文学政策对儿童文学不够重视,如深圳人才认定标准把儿童文学排除在外,作家获奖也缺乏奖励措施。深圳有着肥沃的土壤,我相信深圳儿童文学的明天是辉煌的。

记者:有一种观点是儿童文学是“解放孩子,教育大人”的,你同意吗?

陈诗哥:我非常赞成大人需要阅读儿童文学,因为长大之后,他们离生命的本真越来越远了。鲁迅先生说:“救救孩子!”我更想说:“救救大人!”孩子现在受到的束缚太多,其实儿童有自己独立的儿童哲学,有自己完整的世界,大人长大后就把这给忘了。

记者:近期你还有哪些创作计划?

陈诗哥:我想写《小国王》,是我“童话之书”系列中的一部。

陈诗哥简介

陈诗哥1981年出生于广东肇庆,现居深圳。

于2009年开始发表童话,先后获冰心儿童文学奖,《儿童文学》金近奖、十大金作家奖,上海好童书奖等;2013年凭《风居住的街道》全票获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是首位获中国儿童文学最高奖的80后作家;2017年当选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是迄今最年轻的委员。

出版童书有《几乎什么都有国王》、《童话之书》、《风居住的街道》、《故事马上开始》、《在我睡着之后》(1—3)、《陈诗哥诗意童年读本》(1—3)等。


友情链接: 人间杂志社 全国各省市作协官网 中国作家网 网易读书频道 国内各大文学网站论坛博客 广东各地市作协文联官网 广东各大文学网络论坛博客

©广东省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4976号

zuojiawang2010@163.com
技术支持: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