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学评论 > 断裂-消费社会的力比多寓言——网络“屌丝文”探析

断裂-消费社会的力比多寓言——网络“屌丝文”探析

更新时间:2016-09-14 作者:林品

从2011年开始,以百度贴吧李毅吧为原点,以“屌丝”及其衍生词为意指实践的生发点,借助于社会性媒体提供的信息发布平台,在互联网络上出现了许许多多被称作“屌丝文”的帖子,形成了一种风格化、程式化的叙事类型。而这些类型化叙事文本的编码程式,又为活跃于各种社会性媒体的网络化用户提供了一套进行文艺评论、社会评论、经济评论、时政新闻评论、娱乐八卦评论的概念图式和符号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理解和阐释各种文艺现象、社会现象的视角与方式。在本文中,笔者就将解析“屌丝文”的编码程式与意义结构,进而探讨这种叙事类型的文化及社会意涵。

按照A.J.格雷马斯的观点,所有的叙事文本、乃至全部文化文本中,一定包含着一个意义的深层结构;而这一深层结构是由一组核心的二项对立式及由其推演出的另一组相关且相对的二项对立式建构而成的,将这两组二项对立作为一个矩形的四个端点予以排列,便可获得一个有助于揭示文本意义结构的“意义矩形”。作为一位结构主义语义学家,格雷马斯尝试创造出某种简明有效的理论范式,使其对于千差万别、千变万化的文化文本具有普泛性的解释力。[ 参见【法】A.J.格雷马斯:《结构语义学》,蒋梓骅译,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法】A.J.格雷马斯:《论意义:符号学论文集》,吴泓缈、冯学俊译,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5年版。]当然,即使暂时搁置对宏大叙事和普泛性诉求的批判,仅就实践层面而言,也并没有哪一种研究范式具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的价值。但诚如戴锦华所提示的:“一般来说,结构主义诗学范畴内的叙事学范式,对于今天的大众文化文本具有更广泛的适用性。……相对于批评实践(包括其他的文化和表意实践),理论,只是或可借重的利器。将某种理论应用于批评实践,无所谓成败,而在于这一理论范式是否对于对象文本具有阐释力,是否开启了思想与批评的新的空间和可能。”[ 参见戴锦华:《电影理论与批评》,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01页。]而在笔者看来,对于“屌丝文”这个具有明显程式化倾向的叙事类型来说,格雷马斯的结构语义学是一柄可以借重的理论利器。

“屌丝文”的主人公是“屌丝”,其属性标签“矮丑穷”是一个由经济阶层属性“穷”与身体外貌特征“矮”、“丑”组合而成的合成词;而与之形成对抗性关系的角色“高帅富”,亦是由经济阶层属性“富”与身体外貌特征“高”、“帅”组合而成的合成词。这种构词法提示我们,可以将“穷”与“美”作为“屌丝叙事”之意义的核心二项对立式,借重格雷马斯的结构语义学建立起“屌丝叙事”的意义矩形(见图1):

图片3.png

图1 “屌丝文”的意义矩形

我们由此可获得六对三组关系。其中,“穷”与“美”、“非美”与“非穷”之间是对抗性关系,“穷”与“非美”、“美”与“非穷”是互补性关系,“穷”与“非穷”、“美”与“非美”是矛盾性关系。在这些不同的相对关系中,屌丝叙事的各个人物可以找到他们在意义结构中所居的位置:“穷”与“非美”的复合项为“屌丝”(“矮丑穷”),“美”与“非穷”的复合项为“高帅富”、“白富美”,“穷”与“美”的复合项则为“黑木耳”。不过,虽然“非美”与“非穷”的复合项在逻辑上应为“逆袭的屌丝”,但正如下文将要论述的,在“屌丝叙事”中,“逆袭的屌丝”将因其经济地位的提升而自动升格为“高帅富”,在视觉性消费文化占据霸权地位的文化语境下,“非美”与“非穷”的复合项成了某种不被“屌丝文”这个再现系统所显影的存在。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