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少数民族文学的新气象

少数民族文学的新气象

更新时间:2016-07-22 来源:本站原创

少数民族文学在当代文学中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近年来,随着深刻的社会变革和巨大的转型,少数民族文学也开始呈现出新的发展态势,突出表现在:文学题材一步步扩大,表达方式越来越多样化。仅以近两年《民族文学》刊发的小说为例,简单谈谈少数民族文学的新变化。

通过文本阅读我们发现,过去所津津乐道的“民族性”不再作为少数民族作家所唯一或重点关心的方面。他们的心包容的是整个中华民族共同体,他们的目光投向的是整个世界。具体表现在,对题材的选择和人物形象的塑造方面。如潘小楼(壮族)的《小满》以节制而又富于张力的叙事,涵盖了两代人面对残酷现实的反应,呈现出转型时代中国的伦理与道德的嬗变。再如尼玛潘多(藏族)的《协噶尔村的央宗》一方面体现了女性情感的幽深纠结以及男女之间沟通的艰难,另一方面则显示了日益变迁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对普通人家庭乃至情感结构造成的冲击。此外,还有海勒根那(蒙古族)的《寻找巴根那》、包倬(彝族)的《纸命》、第代着冬(苗族)的《那些月光的碎屑》、于怀岸(回族)的《一眼望不到头》、陈铁军(锡伯族)的《谁住二单元九号》等作品都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

可以说,这些作品都是少数民族作家“文学当随时代”的结果。他们从传统少数民族题材,转向底层叙事与边缘关注,尤其是关切城镇化时代的农村命运、不同文化碰撞时的心理与情感,交织着感伤与希望、残酷与温情、失落与憧憬。这些作品中所包含的体验和感受是复杂的,带有明显的批判指向。

时代的变化,同样也给少数民族作家文学观念、创作方法,以至文学的社会地位和作家的创作心态等都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导致近年来的少数民族文学呈现出从社会意识形态到审美意识形态、从一元走向多元的发展的新气象。比如,瑶族作家钟二毛的小说《旧天堂》就是文学叙事方式转变的一个典型。

该小说采用三种叙述视角,分别由偷书贼、大榕树和一个准爸爸新闻记者这三个人物来完成故事的讲述。每个人物在叙述时均采用第一人称内视角,这不是上帝的全知视角,每个人只能尽力讲述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事情,也就是自己所知道的那部分内容,因此每个人都必然会有自己的缺陷,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于是这三个视角在变换中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补充完整了整个故事内容,让这个大时代中的小故事得以全方位呈现。另外,还有土家族朱雀的《暗红的酒馆》、满族张牧笛的《莱特先生》、布依族梦亦非的《环型废墟》等多篇小说,无论是实力作家还是青年新秀,都打破了少数民族文学原来的“单边叙述”,能够在变化中坚守,于低调朴实中见内蕴丰厚,给读者带来一种新鲜感,让人充满期待。

综上所述,当前的少数民族作家在文学题材开拓、主题思想挖掘、文学想象和表现技巧提升等方面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令人欣慰的是,一大批新生代少数民族作家正以自己独特的书写个性崛起于文坛。相信随着作家对生活的提炼、对时代的洞察、对文学的理解和对民族性的把握不断深入,新时期的少数民族文学必定会走向新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