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报刊中心 > 新世纪文坛报 > 构建自己的文学姿态

构建自己的文学姿态

更新时间:2016-01-20 来源:本站原创

  沈涌(佛山)  

                      ——读王心钢的小说集《紫色圈》

     2014年的最后两天,在基层干公务员活儿的我,终于有机会休息两天年假,驾车行驶200公里,来到大亚湾海边的一个别墅,独自安静待着;长空万里,海天一色,非常惬意。很难得地享受另一种味道的生活,也是我以前担任大学教师所熟悉热衷而如今依然怀念的体验:读书写作。于是,我就按计划专门花时间读了王心钢的小说。

那是一个就要出版的稿子,他在QQ中发过来的,电脑统计字数是24万字,排版出来该有30万字。几天前,他给我电话说,能否为我这集子写个序言。以前出版的著作,都请那几位文友写过,就缺你没有。我说,那要先拜读。他说,我发给你。我说,什么时候要的。他说越快越好。我说,你还是给个时间吧,我到最后期限交给你稿子就行了。又说,写序就客气一些了,就写读后感吧。

王是多年的文友朋友,近年作品频出,成果丰硕,让人惊叹。我觉得他是个传奇甚至颇有一些文学与文字的天才。也许是对于自己的残疾身体的一个抗争与反拨,他的经历是非凡的,所表现出来的充溢着才智、激情与人性的动力,常常犹如浪潮与激流,发出澎湃声音,跳起雪白水花。而文学,尤其是小说,是他这种生命体验与表达的切入点与载体。读过这个书稿,再一次深化了我的感受和认识。

王心钢的文学触角是敏锐而深刻的,作为作家主体所表现出来的文学结构与建构意识,不仅拓展了自己的题材空间,也为作品奠定了文学的内涵与特性。12个小说,其中《紫色圈》是一个长篇架构的小型作品,所以说,长篇,中篇,短篇,都有。内容来看,一部分直接反映了作者生活轨迹。《走出大山》与高考有关,《紫色圈》写大学生活,《开始还是结局》《黄叶飘飞》《裂变或一个乒乓球的寻找过程》《工钱》写国企或打工者生活,《策划工作室》写文化人。另一部分是与他的别的题材写作有关,《鼠迹无踪》《非典型谋杀》,写警察与官场,显现了他近年采写的一些纪实文学的积累。《血色百合》叙述抗战时期的动人故事,可看到作者热衷于历史档案的探寻,看到他写作历史纪实《岭南黑风》以及薛岳、张发奎长篇传记的影子。而《镇委书记》《世纪之吻》,可以说是作者写作石灰岩地区的报告文学以及对于岭南历史文化研究的一种以小说形式的反映。《紫色圈》是作者80年代在韶关大学中文系念书的文学回忆与总结。王在后记中说,中文系的教授当时对此作品不认可,说是不像小说。现在也许来看就不会这样了,因为传统的叙事模式已经打开了缺口,更不像小说的小说已经大量出现。对于这个作品,我非常熟悉其背景,因为我当时就是那里的大学教师。王表现了敏锐的观察力和形象的表现力,平淡的大学生活变得有滋有味。有一次,我去王在郊区的国有企业破旧楼房的家居聊天,离别时,王送我一程,走一两百米后,经过一条简易的货运铁道,路口一切如常。王说,昨夜大雨,视线不好,一个工人骑摩托车路过时,被火车撞死了。他的意思是要注意交通安全,我还明显感到他对于一个生命突然离去的隐隐沉痛。现在知道,由点到面,从表象到深沉的扩容,这个核心情节造就了叙述国企工人在转型生活中艰辛苦难的《黄叶飘飞》。

王心钢注重对叙事方式的营造,故事性强,讲究线索和结构,人物性格丰富,不仅有吸引力,展开很有厚度的内容层面,而且在对照中凸显了内涵。《鼠迹无踪》是在最后的解谜时才回应了一路追问的叙述悬念,让读者恍然大悟中完成了一个人物的塑造。《世纪之吻》的传奇故事环环相扣,层层深入,引人入胜。《血色百合》写历史人物故事,但叙事的切入角度是当代,并且树立了两个当今的同龄女子形象,以此进行赞许或反衬,从而使得历史主人公更为突出,体现了结构的意蕴。《非典型谋杀》一个作为枢纽式人物的洞察一切的死亡灵魂为视点,使得叙述更为立体深邃。

起步于80年代后期的王的小说,语言的风格显然是更多地参照了王朔,引入了大量的城市生活词汇与言说方式的现代语句,适应了当今阅读的爱好与习惯。这些语言,糅合了调侃味、诗意和学理的思考,色彩绚丽多姿,不仅表现了丰富的当代生活信息,而且内涵充分,富于感情与理性的张力,耐人寻味,确立了作者的小说风格。

小说的主题不是一个确定的数字,而是一个由多维要素构成的立体的函数。王心钢也表达了这样的感悟。应该说,这也是王写作起点高的一个原因或者说秘诀。《紫色圈》就是从多样的角度来展示这一代大学的生活道路、精神风貌和所处的大学以及社会环境的,富于诗意与激情的青春脉搏,也都是在这样的语境中以独特的方式演绎出来。《工钱》等,以事件的延伸,人物的活动,写出了各种社会风貌,各色人等,也寄寓了作者宽容与复杂的主题意识。文本不是为着证明什么,不是直奔什么,而是,作为文本元素的人物、事件以及环境,这些要素的存在,由于作者主体的叙述驱动,于是就自如地也是丰富地流露和散发着鲜明又多样的意念。王心钢的小说有这样的特点和追求,或调侃嘲讽,或冷酷直面,或同情怜悯,或敬而歌之,无论现实的还是历史的,写实的还是虚拟的,都注入了深沉的人性理念,于是,其作品也就获得了感悟与思考的沉重分量。

读王心钢的小说,我还想到,一个驾驭多样文体写作数量甚丰的作家,无论历史的角度还是现实的角度,无论是理性推导,史料钩沉还是形象思维,其实,作家往往只有一个最为根本的底色与角度,这是一个作家的核心。写过张发奎薛岳张九龄传记,写过石灰岩扶贫京珠高速冰冻粤北发展建设以及抗日战争刑事案件警匪枪战等各种纪实文学的王心钢,是以他自己的文学姿态,也就是人性的审美与思考的角度来体验和构建他的世界的。

冬天的大亚湾海边没有可以游泳的夏季的热闹和激情,但空气似乎更新鲜,阳光似乎更干净,安静舒适,夜晚不断的隐隐涛声,这一切,与王心钢的小说美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