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观点·争鸣 > 以“本心”温暖大地——读廖东明的小说《太阳城》

以“本心”温暖大地——读廖东明的小说《太阳城》

更新时间:2013-08-21 来源:本站原创

王兆胜

 

廖东明给小说取名《太阳城》,而作者和小说的名字都被设计成红色,它们高悬于封面上方,加上“太阳城”三个字以点代线的变体字,更闪动着光芒朗照的色调和韵致。这与作者的第一部小说《太阳升起》似乎形成某种关联和象征。在我,感悟的是作者与小说的照耀和温暖,一种发自“本心”的力量,这既来自于“太阳”,更来自于作家本人。

关注和描写中国社会的巨变,为伟大的时代把脉和立传,是《太阳城》这部小说最有价值的部分。应该承认,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人们的生活方式、价值观、社会观也与以往大为不同;然而,反映在小说创作中,除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等作品,真正着力书写这个伟大时代的小说并不多。这既是一个能力问题,更是有无兴趣和理念的体现。廖东明从改革开放前沿东南沿海的房地产开发入手,以陈三地、张学东、黄福三兄弟为中心,用侧锋行笔描绘了中国社会的城镇化进程。其中,既有人物的成长史,也有房地产商的发家史,还有国企和国企领导的蜕变史,更有世道人心与价值观的演变史。当然,小说中也包含了人与自然、人与人、家庭与婚姻、小我与大我、金钱与爱情、人性与生命等的思考与诘问。应该说,这部小说是借东南沿海一角的房地产发展,透视中国社会改革开放以来巨变的方方面面,思考其中的一些关键性问题的。不过,由于作者思想透力的不足,他还难以深入中国社会这一巨大转型的骨里,也就难以写出巴尔扎克式的具有深刻批判力量的现实主义巨著。

博大的爱与仁慈是《太阳城》最坚实的基座。一般人总认为,房地产是个充满暴利的行业,而其老板也一定是心狠手辣的。然而,在廖东明笔下的陈三地却有与众不同的宅府仁心,从最初的兄妹情义,到后来为阿娟的两肋插刀,再到后来的为他人着想,以及最后的捐赠义举,所有这些都表明作者的温情与大我。关于这一点,通过与张学东的好利相比,陈三地的特点得到了更加充分的显示与张扬。最值得提及的是黄福这个人物。一般人总觉得,他在小说中并不是最主要的人物,言语不多,只有几个场面的零星地描写了他;但是,他却是一个用情最专,几近为“守身如玉”的人物。像张学东是个情种,连颇有丈夫气的陈三地也把持不住,而在酒后失身于阿娟,但是,只有黄福对妻子用情专一,恩爱有加,他唯一的兴趣是“喝功夫茶”。有趣的是,黄福的妻子又黑又丑,还比黄福年长,他们夫妻又是长期分居,这就更显示出黄福的独特性。尽管作者在黄福身上着墨不多,但我仍觉得在这个形象身上自觉不自觉寄寓了作者的爱情观和价值观:作为一个男人,他要顶天立地,成为一个大丈夫,其中很重要的是,要有一颗感恩之心,过有节制的生活,平等待人、低调做人和高调做事。遗憾的是,作者在这方面缺乏自觉意识,对于黄福这一茢挖掘得也不够,这就影响了小说的新意、深度和力度。

诚信地写出自己的人生和生命感受,这是《太阳城》这本小说的另一特长。以往,我们看得最多的是小说家写的小说,这其中当然充满了强烈的艺术性表达。不过,由于小说家有时太重“形式”,所以小说往往被写“滑”了,这主要表现在:缺乏丰富而真实的生活,没有现场感,少真情实感,更不是将写作建于真诚和热爱之上。有的人受到市场和利益驱动,甚至将写小说视为生财之道,一天写出数万字,一两个月就可写出一大部头的长篇。廖东明是业余写小说,从作品中可见其小说技巧的缺乏。不过,也可能正因为如此,才使其小说避免了许多小说家写的小说的局限,而显得生机盎然、自然朴实、真实可信。因为许多小说家只知道小说可以虚构,甚至可以大胆地编故事,但不知道这些虚构和编的故事后面,必须有一颗真诚、温暖、善良的心。当然,写小说不能光靠真诚与生活,它必须上升为艺术,这就需要在丰富多彩的生活现象面前,不断提升和创造的自身的能力,这既包括思想、智慧也离不开审美与诗性,在这方面,《太阳城》还有较大的距离。比如,这部小说受到流行观念的影响就比较明显,平面书写和现象描述较多,神来之笔较为少见。从这方面说,廖东明还要继续努力,真正能获得从生活岩层钻进地心的能力,从而发掘其中的生命活水。

曹雪芹并不是以小说家的身份写出了《红楼梦》,但这并不影响它成为伟大的小说。我想,廖东明也不要以业余写作为憾,而是要感谢这个“本心”,因为在“太阳”的映照之下,它才能发出温暖之光,给天下生灵以勃勃的生机。只要葆住“本心”,再经过生活与艺术的冶炼,廖东明的创作一定会更上一层楼。只是要警惕自己,不要成为“流行”的“小说家”:没有“本心”,为写小说而写小说,过于看重外在的形式。若果如此,有再多的技巧又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