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评粤好 > 观点·争鸣 > 张颐武:怎么样创造出一个未来的,是中国文学的象征性的一部分

张颐武:怎么样创造出一个未来的,是中国文学的象征性的一部分

更新时间:2011-06-10 来源:本站原创

    张颐武:谢谢,每次都是找10位,这个任务是很重,广东文学的力量看来确实是很有分量,多少年来,他们做这个工作确实后继有人,因为大家都会发现我们一个很困惑的现象就是70后、80后这一批以后,我们就没有出现既有市场影响力,又有声望的这种大的、有分量的作家,这个情况现在一直是延续,而且这个城市整个文学的结构在发生很深刻的转变,这个转变的后果我们现在不清楚,但是现在看起来这个转变有。70后、80后可能未来的走向,我们现在不好说,尤其是70后,发现这个情况,原来我们看着很有希望的,在90年代后期看着很有希望的一些作家,都没有在后来发生大的影响力,这可能跟整个阅读的习惯,阅读的状态变化有关系,所以阅读的状态跟我们传统的路径有点不同了,比如有的人也认为莫言这一批就是最后一批,这个当然不能这么说,但是它确实也有这样一个挑战。但是我觉得广东作协的努力就非常重要,就是怎么样在这样一个结构里边,在我们传统文学的结构里边,不断发现新的创造力、想象力,给他提供新的力量,这个我觉得是他最重要的构想,这是战略性的,不光是一个文学性的,而是一个战略性的构想,非常有气势的战略性构想,我觉得这个非常值得我们去学习的。

 

  具体到这个作品,我仔细看了林渊液的这个做题,就是《无遮无拦的美丽》,我是觉得这些作品你会发现,它都是有些新的品质、新的状态。你比如这个作品它就是主要是以跟网络相关的这种,林渊液本身就是跟网络相关的作者,你会发现这个结构性的变化已经影响到文学的未来。究竟我们这个纸面的文学和网络是怎么互动的?这些情况其实有了很深的变化。将来我们的文学形态其实会有很大的变化?怎么既适应这个形态又保持我们传统文学巨大的影响力。别人现在不接触文学,中产阶级和知识人,好多人都不接触文学,他一看到茅盾文学奖,按图索骥,他以为到这个就买到茅盾文学了,这种构思使得我们原来的一些作家还有很长的生命力,这个还是客观的。

 

  所以我是觉得,这次这些作品其实是表现了我们文学新的一个变化。所以它跟文学的象征性不一样,它是一种真正的新实力,从具体里边出来的,真是具体的写作而不是象征的写作,贾平凹也不需要我们再开多少次讨论会,你再开他也开,你不开他也开,贾平凹就是文学,莫言就是文学,就是有了茅盾文学奖他就要买,反正这个就是它的意义。所以我说的这个是什么意思?就说现在实际上文学的结构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这些变化其实我们广东文学是敏锐地感受到,所以我看这个《无遮无拦的美丽》,这个其实是网络写作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从生活的琐事,但其实它又不是生活琐事,对生命有关切,有很多感慨,有很多真切的东西在里面。所以这样一个写作可能是将来我们相当大的一部分,现在看的话,我们可以看到,就是我们传统文学在创造这种新的影响力方面怎么样做到更厉害?更有分量,这个我觉得还有利用的空间。这个你会发现原来没有影响的类型小说现在都有影响了,将来我觉得可能中国文学很大一部分是从这里面出来,这样的话,中国文学作品的形态越来越像西方,所以我们现在作协这个系统特别宝贵的地方就是延续我们传统文学的生命,让它不断发展,所以这个系统是国家对文学的守护,这个意义还是非常非常重大,没有国家对文学的守护这一块,那么这个文学是不完整的,所以我觉得广东作协这个努力,其实是从一个区域性,岭南的区域,但是他其实是表达了社会和国家对文学的一种真正的关切和守护。

 

  所以像《无遮无拦的美丽》这部作品,还有像柳冬妩这个打工诗人,他们这些作品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这些人都是热心于写作,也热心于参与到社会写作活动里面,参与到我们社会这样的进程里面,这个其实非常宝贵,没有这些人参与,我们文学的未来就是很完整。所以我觉得文学的生态要有这一块,这一块在90年代的时候其实衰弱比较快,但是21世纪以后,我们政府的支持力度比较大了,所以它复苏了,复苏了以后就需要我们创造更高的形象给他,把这些人的形象塑造出来,我们文学的象征不仅仅有贾平发一个,不仅仅有莫言一个,我们要更多的文学作家能够被大众接受。所以我是觉得这些小感受,小的心态,然后它结合着历史,结合着自我生命的体验,这些东西其实都是现在文学里面的一部分,所以我觉得林渊液这个书很有意义,当然他可以写得更好,但是这个已经达到了他的目标,他在努力过程当中把生活的细节,把生命的感受和一种历史的情怀,这种历史也不是大历史,就是个体生命对历史的体验结合起来,所以这本书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一本书,所以他们其实是在我们这些传统文学里寻求突破。

 

  怎么样创造出一个未来的,这个其实是中国文学的象征性的一部分,所以我是觉得这些是延续一个大的文学传统,五四以来我们有一个大的文学传统,这个文学传统,过去我们这个文学,就是作家协会这一块的文学,它其实就是文学的全部,现在好像它只是文学的一部分,网络一块、青春文学一块,还有什么官场啊一大堆,各种类型的小说一大堆,都把它快分割了,但是基本上这三块创作出很多新的作品,盗墓的,穿越的,最近越来越开始对青年有影响,所以将来我们这一块,其实传统文学这一块至关重要守护我们文学的基本的一个生态平衡,维持这个生态,所以国家要支持这个东西有它的合法性,就是延续一个文学的历史的传承,延续一个文学生命的发展,这个我觉得是文学生态的一部分,就跟老虎狮子,现在要消失了,越来越少,国家要保护,保护很多老虎,你看其它类的东西出来很多别的,但是老虎你说这个东西要不要保护?要保护,所以这个其实就是跟保护老虎一样,保护我们文学的生态,就是生态平衡,文学生态要平衡,所以它的意义是非常非常重大,这不是说笑话,就是文学需要生态上的丰富性,物种上的多样性,这个其实对我们的文化来说是非常重要。

 

  所以我的意思说现在做这样的工作,“新实力”是迫在眉睫,我觉得推的力度还可以更大,让更多人了解,现在太难,现在这个力度的瓶颈,大家还是不够了解,10个作家,有些我看着名字都陌生,这个就产生一些困扰,我一天看很多的,但是我都不知道,那别的人就更难了,比如说一般群众,白领,他就只知道贾平凹,这怎么办?我就忧虑,所以我觉得广东作协确实是扛顶着工作,他把一代时代的责任赋予了自己,这个是文学自觉的部分,非常有价值,所以我觉得从这个书我可以引出很多感慨,就是我们的文学必须要有这样的分量的,有力度的东西,我们才能撑得住,因为这10个作家,10个新实力,我现在走不了解,所以我需要去学习,通过这个会我们就知道了,曾小春、卢卫平,这些名字都强有力地灌输给我们,下面我们就要对这些作品有更深入的研究和了解,这样的话我们文学的未来就会有更光明的前景,我们的文学生态就会更平衡,我们就会看到那些老虎、大象跑来跑去,其实这个比喻经常有,契科夫讲的把文学比作狗,其实还不够恰当,这个也可以商榷,也可以探讨,但是什么意思?我们其实从这里发现中国的文学未来具有巨大的潜力,这些人好像是水面下面的人,他一旦浮出水面他的能量当然是非常大的,当然没有福岛核辐射那么大的。所以我觉得我已经感受到广东作协新势力到新实力的一个新的进展,所以我感到冰山下面那个厚重的,在海水下面沉默不言的这10个人他在慢慢地浮出水面,而这个浮出水面就是我们传统文学有无限的生机了,所以现在已经看到了这种生机,看到了文学生态的多样性,通过广东作协的这种力度,所以我感到特别受鼓舞,觉得文学有机会,我们大家未来都有机会,完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