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新书架 > 《清远当代文学史》:前  言

《清远当代文学史》:前  言

更新时间:2011-02-28 来源:本站原创

 熊国华

广东省清远市,总面积1.92万平方公里,总人口405万,其中少数民族人口17.24万人,是广东面积最大的地级市和少数民族主要聚居地。

清远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是一个开发较早的岭南古邑。春秋战国时,清远地区属百粤。秦始皇统一中国后,设置行政机构,把清远定名为冽江县,属南海郡。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改为中宿县。南朝梁天监年间(502519)置清远郡,清远之名由此而始。隋开皇十年(公元509年)改为清远县。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清远县曾先后归属韶关、广州管辖。198817经国务院批准,清远撤县设地级市,下辖清城区、清新县、佛冈县、阳山县、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连南瑶族自治县,并代管英德、连州两个县级市。

作为一种文学现象,清远文学究竟起源于何时,尚难以考证,但应当有着悠久的历史。在民间长期流传的《瑶族歌堂曲》中,就有盘古皇开天辟地的神话故事,大洪水、兄妹婚的远古传说,还有瑶族十二姓的来源,以及过大海、定安居的民族迁徙的记录。南朝时,清远郡出了个自称清远道士(真名不详)的诗人,经常赋诗自娱并与梁朝名士唱和,颇负盛名,存诗一首。至唐代,清远文人留下著作者,有邵谒的《邵太学逸诗集》,顾复撰的《袁氏传》等。在清远文学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我们不能忽视大文学家韩愈和刘禹锡在贬谪期间对本土文化教育的巨大推动,以及由此产生的深远影响。

唐代大诗人韩愈,于贞元十九年(803)由监察御史贬为阳山县令,在任上一年多时间写下了《燕喜亭记》、《送区册序》等散文名篇,创作了《同冠峡》、《县斋读书》、《县斋有怀》、《答张十一》等二十多首诗歌,留下的墨迹有《鸢飞鱼跃》摩崖石刻、《千岩表》石刻和《远览》诗石刻。阳山人民为纪念韩愈,形成了颇具特色的景韩仰韩文化景观,主要有景韩诗、崇韩文、祀韩联、韩愈谪阳令阳的故事和传说,还有贤令山、韩公祠、韩山书院、贤令门、景韩亭、韩愈纪念馆、文塔等景区景点,以及为纪念他而命名的韩愈路、思贤路、文昌路等。

诗豪著称的中唐诗人刘禹锡,更是与连州结下不解之缘,曾两度被贬连州。第一次是唐贞元二十一年(805),“永贞革新”失败后,他由屯田员外郎贬为连州刺史,赴任途中再贬为朗州(今湖南常德)司马,与连州擦肩而过。没想到十年后(815),他再次贬为连州刺史,为政近五年,功利存乎百姓有口皆碑,并留下散文25篇,诗歌75首。他大力推行文化教育,致使连州学风大盛,刘景高中进士,后来其子刘瞻不仅高中进士,而且官至宰相,成为唐代岭南二相之一(另一位是曲江张九龄)。此后数百年间,连州名人辈出,先后出现了黄损、陈拙、孟宾于、邓询美等十多位进士、诗人、音律家,其中孟宾于被盛誉为诗价满江南。在唐代,广东中进士者38人,连州就有12人,占近三分之一,以至广东科举考场上有连州科第甲通省之盛誉,全在于刘禹锡任连州刺史时兴学重教的开化之功。清乾隆本《连州志·名宦传》称:吾连文物媲美中州,禹锡振起之力居多。

据不完全统计,清远从唐至清末,留存的文学专著达39部,诗文数以千记。

清远当代文学,按照中国当代文学史的划分,通常是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算起,这一点应无争议。在具体分期上,我们舍弃了一般划分为“十七年文学”、“文革十年文学”、“新时期文学”、“21世纪文学”等做法,而是按照1988清远撤县设地级市为界,将清远当代文学分为“建市前清远当代文学”和“建市后清远当代文学”。这样做的理由,一是从行政区域的划分考虑,新中国成立后,清远县曾经先后归属韶关、广州管辖,1988年才升为地级市;二是从文学创作的实绩来看,据不完全统计,建国后至19882月,清远作者在省以上报刊发表各种文学作品100多篇,正式出版文学著作3部;1988年建市后至2003年,在省以上报刊发表文学作品2000余篇,出版文学著作126部,获省以上奖励60多次,并且有5人加入中国作家协会,35人加入省作家协会。在具体编写过程中,我们鉴于清远建市前后的文学成就差异较大,并没有按时期为序编写,而是按文体分类编写。但在某一文体内,却基本按时期先后为序,这样纵横交错,基本符合文学发展的真实轨迹。

在以文学作品为主型的文学史和以文学知识为主型的文学史之间,我们更倾向于以文学作品为主型的文学史。因为以文学知识为主型的文学史,一般是以文学运动和文学思潮为主要线索来串讲文学作品的。清远文学作为一个地区性的文学现象,并没有多少文学运动和创作思潮可言,如果说有,也是融合在整个中国当代文学之中,或者融合在岭南文学之中。我们编写此书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梳理清远当代文学发展的主要线索和规律,介绍评论清远作家的作品和成就,总结创作经验与得失,以期促进清远文学的繁荣发展,为后人研究岭南文学留下一部真实的资料和文学遗产。当然,我们以文学作品为主型并不排斥对文学知识的介绍,例如介绍到某一时期的作家作品,自然会联系到那一时期的历史语境、文学运动和文学思潮,只是编写的角度和着眼点不同而已。

在本书的编写过程中,我们对清远文学的基本特点和编写原则达成了共识,这就是:本土性、民族性、时代性、文学性和兼容性。

清远文学是地区性的文学,本土性是其首要特征。清远市位于珠三角与粤北山区的结合部,为粤、湘、桂“三省区通衢”,交通便利,能源充足,气候温和,山青水秀,同时人文荟萃,颇多名胜古迹,是广东自然生态环境最优越的地区之一,被誉为珠三角后花园。这里的自然景物、社会生活、风俗民情、历史文化、人生百态……都是文学作品所描写的对象。作为一个地区性的文学,必须首先有一批本土的作家和作品,否则就不能构成清远文学。但是清远文学又不是清远人的文学,不管是土生土长的清远人,还是其它地区的广东人、外省人,甚至外国人,只要他曾在清远生活过较长时间,写的又是清远的景物、人物、事件,都可以算作清远文学的范围。如果籍贯是清远人,但长期在外地活动,写的作品也是外地题材,与清远文学的源流没有必然联系,就可以排除在清远文学之外。这也是我们入选《清远当代文学史》的标准之一。清远作家有着非常强烈的本土意识和“清远情结”。从题材来看,清远最有分量的小说基本上都是写本土题材的,如郑江萍的《长路》,谭伟文的《上廓街,下廓街》、《春梦如烟》,唐德亮的《山寨》集,李伟新的《棋神》、《喇叭手》,钟雪莲的《梨花雨》集,陈修飞的《山恋》等,都是这类题材的代表作。潘伟的散文集《故乡这方土》和摄影散文集《民间一瞥》,唐德亮的《苍野》,都以“本地土著”而自豪,如数家珍地描绘家乡的山川风物,津津乐道故乡的风俗民情。清远诗人尤其注意强化地域概念,很多诗都直接冠以“清远”之名,黄海凤的一本诗集就叫《聆听清远》。

清远市设有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和连南瑶族自治县,少数民族人口有17万多人,是广东省少数民族主要聚居地之一。民族性,可以说是清远文学比较重要的特征。唐德亮作为粤北瑶山的儿子,他最好的诗几乎都是献给瑶山或与瑶山有关的,如《瑶山,瑶山》、《太阳部落》、《我与群山一起奔跑》、《写给瑶山》、《十二月歌》、《瑶家澡桶》、《瑶家火塘》等。他在诗中不仅抒写了瑶山的蛮荒雄奇、森林的古老深邃、图腾符咒的愚昧神秘,独特的地域风貌和民俗风情,而且写出了瑶族人民在摆脱贫困的进程中表现出来的不屈不挠、不断进取的精神品格。成春则用散文诗的形式,写了《瑶家少妇》、《排瑶水彩》、《山寨的眼睛》、《耍歌堂》等诗篇。作家龚政宇,更是四十多年扎根瑶山,从瑶山汲取丰富的营养,不倦地在瑶山热土上耕耘,写下200万字的文艺作品,结集出版了《瑶家风情》、《瑶山风情》、《瑶山抒怀》、《瑶山大风歌》、《瑶山地火》、《瑶山苍鹰》等12部各类文学作品,而且对瑶族文化很有研究,发表了十多篇很有学术价值的民风民俗文章,由此赢得“瑶家大秀才”、“瑶山通”的美称。

文学只能发生在特定的时空背景中,每个时代的文学都以反应自己的时代为己任。写过往的历史题材,需要用现代眼光去审视。写未来的科幻题材,也必须从现在出发去展开幻想。清远当代文学,将以鲜明的时代性有别于其他时代的文学。尤其是1988年建市以来的清远文学,真实而生动地展现了清远市在中国社会转型时期人民生活和心灵所发生的沧桑变化和巨大成就,热情讴歌了改革开放时代的新风貌新气象。潘伟的报告文学《走出寒极》,真实记录了粤西北18万石灰岩特困地区山民大迁移的重大扶贫事件。他与曾建平的《大路歌》展示了打通大山与城市阻隔的清连一级公路修建的艰难历程。诗人唐德亮的《粤北大移民》、《我与群山一起奔跑》、《大风拍击》热情歌颂了改革开放的时代精神。曾任清远市长和市委书记的骆雁秋,用古体诗描写了清远的贫穷、新生和发展,具有“以政为诗,以诗论政,心系清远,笔著春秋”的特点。陈修飞的《小康之路》,则记述了清远市人民在党的富民政策指引下,苦战多年终于摆脱穷困,基本达到总体小康水平并向全面小康迈进的历程。这些具有鲜明时代性的文学作品,将以其真实的题材内容和独特时代风貌而成为清远建市以来的历史见证。

文学是一门以语言文字为媒介形象反应客观现实的艺术,它有一整套独特的形式、技巧、规则和表现手法,以构成其文学性质。一部作品无论其题材如何新颖,思想如何深刻,首先必须是要用文学语言和手法去形象化地写作,具有一定的美学价值,否则就是新闻或哲学著作而不是文学作品。因此,我们在编选和评论作家作品时,文学性始终是一项重要的衡量标准。

   正如“多元共存”、“可持续发展”是生态学的基本原则一样,我们主张文学生态也应作如是观。作为一部文学史,更应当具有兼容性。这种“兼容”是一种横向包容、纵向拼接的美学观,即内容是混杂的,方法是综合的,风格是自由的。对于新的文学形式——如摄影散文、生态诗,我们给予特别的重视;对于传统的文学品种——如古体诗词,我们也给予应有的位置。

清远当代文学从总体上来看,已形成了以现实主义创作方法为主流、多元共存的艺术格局。作为广东省的一个地级市,清远当代文学已经取得了相当可喜的成就,出现了几位在全国都有一定知名度的优秀作家。但从文学的可持续发展来看,如果在艺术上的探索与创新、人性的深度和广度作进一步的开拓的话,清远文学的繁荣发展还有更美好的前景。

 

《清远当代文学史》由广东教育学院中文系、清远市作家协会联合编写,所用文学作品资料的年限从1949年截至2006年。编写人员主要来自广东教育学院中文系的教师,另外还邀请了韶关学院文学院、清远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参加。根据各位编写者的研究领域及专长,本书由大家一起分工合作完成,具体执笔编写的情况如下。

熊国华(广东教育学院):前言,第三章第一节、第二节、第三节、第五节,第八章第

一节、第二节,后记,附录一,附录二,附录三;

 

黄树红(广东教育学院):第一章,第二章第一节、第二节、第三节、第八节、第九节、第十节;

全艳萍(广东教育学院):第二章第四节、第五节、第六节、第七节;

蔡莉莉(广东教育学院):第三章第四节、第六节、第七节、第十节之一之二之四;

  一(广东教育学院):第三章第八节之一之三、第九节、第十节之三;

钟光贵(广东教育学院):第三章第八节之二、第十一节之三、第十二节之二之三;

郑国岱(广东教育学院):第三章第十一节之一之二、第十二节之一;

  朔(广东教育学院):第四章第一节、第三节、第六节之二,第八章第三节、第四节;

陈辉辉(广东教育学院):第四章第二节、第四节、第六节之一、第七节;

徐志林(广东教育学院):第四章第五节、第六节之三、第八节、第九节;

温阜敏(韶关学院):第五章;

韦少娟(清远职业技术学院):第六章,第七章。

 

《清远当代文学史》是一项大型系统文化工程,涉及半个多世纪的八十多位作家的大量文学作品,动员了十二位学有专长的教授、副教授、讲师参加编写工作,其中绝大多数人具有博士、硕士学位,历时四年完成。虽然编写人员的写作能力略有差异,但大家的写作态度都是十分认真的,克服了很多困难,花费了很多心血,任劳任怨地潜心写作,而且也不计较得失和报酬。这在商品经济时代,是难能可贵、令人感动的事情。

本书的写作大纲,经过大家的集体讨论和研究拟定,在写作的过程中又根据实际情况对框架结构做了适当的调整。各章的负责人收齐稿件,撰写各章的概述。最后,由主编熊国华统一审定全部书稿。由于我们的文学眼光和写作水平有限,本书在编写过程中难免存在一些错误和遗珠之憾,敬请各位专家和读者不吝批评指正,以期将来有机会弥补和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