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粤读粤精彩 > 会员新书架 > 《清远当代文学史》:第一章  小说(上)

《清远当代文学史》:第一章  小说(上)

更新时间:2011-02-28 来源:本站原创

第一节 概 述

 

清远辖区地处粤北山区,这里山青水秀、人杰地灵:有雄奇峭拔的山岭,有苍翠旖旎的江湖;有少数民族的别具风采与独特风情,有唐代文人韩愈、刘禹锡等留下的高尚的人文精神和高绝的文风……这一切,无不滋育、陶冶着清远人民去追求、去颂扬。一代代清远人民继承着祖国优秀文化传统,凝各民族的生活于笔端,创作出一批批独具民族风格和地方特色的文艺作品。尤其是1949年建国以来,清远作家在党的正确文艺方针指引下,文学创作正在走向发展和繁荣。1957年以后的二十年间,清远的文学创作虽然一度受到“极左”思潮的干扰,但清远的作家们能够尽力排除干扰,不断有好作品问世。

    1949年至1987年,也就是清远建市前,其小说创作大体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具有山寨农村的土色土香。

清远的作家无论是土生土长的,还是曾经长期生活在山寨的外乡人,总是坚持写清远的人与事。他们在深入农村生活过程中,碰到许许多多的人和事,引起重视和思考,而后把自己思考的结果,加以艺术形象化。这样的小说,具有直接的现实性。由于作家们把灵感的触角伸进了普通农民日常生活的土层中,因此,他们的作品就很自然地散发出泥土的芳香。解放前后曾在清远工作多年的郑江萍,他的长篇小说《长路》,就是以清远地区的农村改革为题材,选择了一个半山半水的区县为背景,揭示了农村改革初期的矛盾和斗争,指出“大锅饭”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作品塑造了两个不同类型的党的干部形象,一个是官复原职的地委书记陈贯一,一个是新提拔的县委书记高峻。这两个人物形象塑造的成功,是作家到清远县挂职县委副书记3年的硕果。用作家的话说:这3年,我一头“钻进农村干部林去观察,体验上上下下的人物形象。”小说运用现实主义方法,素材从生活中来,笔头所写出的人物、事件,都是有根有据的,只是对原始生活的真实作一定程度的提炼、升华,因而,在艺术上能收到真实的土色土香的效果。梵杨于20世纪50年代从省城来到清远,立刻深入瑶寨山区,踏遍瑶家,体验生活,与瑶胞建立了深厚的手足之情,吸取了丰富的写作素材。创作出许多描绘瑶寨风采,反映瑶家生活,表现瑶乡变化的文学作品。如他在《瑶家寨》中,一边描绘垌边的草泥杉木屋,鸬鹚竹筏,从岩上伸入屋里水缸的竹水管,陶窑似的瑶寨,白石砌的街巷,还有那园篱,柴寮,谷仓,草垛;一边描绘各家各户散发出的饭味、酒香,村头巷尾传出的鸡鸣狗吠;还有那或明或暗的桐油灯及掺杂着山寨气息的街巷……组成了淡雅而宁静的田园风味,与剽悍雄奇的性格渗透,流动着一种独特的情调。再就是小说真实地展示了瑶族的社会风习,即把瑶族的特定的风俗习惯、典章制度、婚姻伦理展现出来,以及对瑶山墟日的描写,显示了时代的生活气息和历史的巨大变革。梵杨也没回避愚昧、野蛮、残忍等社会风习的描写,让人们看到这幅图画的层次感和历史纵深感,从而感觉到它的土色土香的真实性。尹仁竟的小说,也是处处散发出农村特有的诱人的泥土芳香:取材“土”,写本地农村的事,如《改灶》写改造山寨传统的然而落后的“坐地灶”的事。《村井》写因井名而引出的迷信与反迷信的故事等;写人“土”,都是写本地山寨的人,写他们的举动、神情、心理和语言,如对《山地,又撒满笑声》中的杜纪的心理描写。写法“土”,很少有静态的工笔肖像,重人的行动,重讲故事,以人的行动,推动故事发展。这是我国小说的传统手法。那怕是500来字的《赏糖》,也讲清了故事情节;语言“土”,他的小说的人物所讲的话,全是日常口头语,质朴、明白。

二、追求真切平实的自然美。

清远的作家长期生活在农民中间,他们从农民的乳汁里吸取了务实、诚实、崇实的品

德,升华为自己的美学理想:实事求是,不雕琢,无粉饰。在他们的小说中,一切就像在清远山寨农民日常生活和斗争中发生的事那样真切、自然。他们不写超出农民生活和想象之外的事件,他们的小说无不散发出地地道道农村特有的诱人的泥土的芳香。梵杨的长篇小说《瑶家寨》,对草泥杉木屋,园篱,柴寮,谷仓,草垛的描写;对各家各户散发出的饭味、酒香,村头巷尾传出的鸡鸣狗吠的描写;对那或明或暗的桐油灯及掺杂着山花气息的街巷的描写……这一切所组成的淡雅而宁静的田园风味,以及对瑶山墟日的描写,显得那么真切、自然。尹仁竟的小说,也处处散发出农村特有的平实的自然美。如《改灶》,写山寨传统的然而落后的“坐地灶”该不该改造,对人物的心理转变的描写,就显得很真切、实在。又如对《山路,又撒满笑声》中的杜纪的阿Q心理,也描写很真实、可信,质朴、明白。陈钦然的小说《“黑旋风”磨刀》更是写得真切、平实。小说讲述主人公龙角坑三种植杉树三起三落的故事:外号叫“黑旋风”的龙角坑三,是瑶族人,住在青芒寨,靠山养山吃山,山寨民主改革时期,他高兴地种植了两百株杉树。可是,到了极左年代,被充了公。他不甘心,第二年,跑到离寨很远的天鹅岭暗地里又种了三百株杉树。工作队知道后,要来割资本主义“尾巴”,他虽然用铁夹等办法阻拦过,但都无效,还是被充了公。“虎死不变形”,他再第三次种了两百株,这一次迎来了中央的惠民政策,他终于领到林权证。主人公那种百折不挠的性格,显得十分真实、可信,具有一种自然美。

    三、强调人物的行动性,注重故事的结构性。

清远的作家们为了适应农民的审美情趣,很重视从我国古典小说和民间叙事体文学中,吸收叙事写人的手法。他们不着重去描写扮相、穿戴,只通过人物的行动和对话去写人。郑江萍的小说,就很少写人物的仪容外表,他笔下的人物个性,都是从言行中塑造出来的。梵杨小说的人物外貌,也着墨不多。像《映山红》的主人公秀娌萍这样一个很有个性的瑶家女子,作家都不重视写她的音容笑貌,而把笔力放在她怎么经历“白毛女”式的生活,又怎么具有敢于反抗、敢于斗争的传统性格。共产党解放瑶山后,她怎么成了瑶山的第一代大学生、建设新瑶寨的有文化科学知识的新型的领导者。她怎么热爱科学,喜欢钻研,处事干练,性格开朗、泼辣、爽脆、敏捷。在她的身上,怎么表现出瑶家孤女的成长过程和闪耀着民族性格的光彩。《瑶家寨》中的洛高妹,作为瑶山年青一代的代表。小说也没有过多地写她的肖像,而把笔端放在对她的丰富的内心世界和性格特点作生动、感人的揭示。陈钦然的《“黑旋风”磨刀》,同样只集中刻画主人公的“虎死不变形”的个性:他第一次遭到打击(砍树),但不气馁,“硬是爬过”三座大山,“跑到”天鹅岭第二次种树;又遭到打击(砍树),他还是“执迷不悟”去第三次种树。这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顽强性格,很能代表瑶家人的性格。小说虽然只有3000来字,但故事情节的安排比较曲折,一波三折,推动着情节的发展,中间还穿插了主人公用铁夹阻拦砍树而误伤了工作队员的脚,他后悔地把伤者背回家治疗,并上望天崖采药的小故事。因而,使全篇小说故事性比较强。总之,清远作家笔下的人物,都很少有静态的工笔肖像,有时连长相、身材、服饰的粗略勾勒都不做,强调的是人物行动。与此相适应,他们注重结构上的故事性,通过故事来刻画人物,以设扣子、造悬念等手段,将人物勾魂摄魄地树立起来,把故事波澜起伏地发展下去。

 

 

第二节        郑江萍的小说

 

郑江萍(19231993),出生于广东省清远市佛冈县水头尾村。1938年夏,他参加连县中学的进步社团“闹钟剧社”。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地下党的支部书记、县特派员、游击队的政工队长、连指导员等职。解放后,初任连县中心县委宣传部长连县文联主席,后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宣传文艺处副处长。19585月,被错划为右派,直至19791月改正,同年调去中国作协广东分会文学院。198010月,到清远县挂职任县委副书记。198310月至198911月,任中国作协广东分会党组书记、副主席。

郑江萍首先是党的干部,然后才是作家。在文学创作上,他自称是“半路出家”。然而,他竟创作了1部长篇小说、7部中篇小说、8个短篇小说、47篇(首)散文和诗歌、10篇论文,都编入《郑江萍文集》四卷本,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可见,他的勤奋和刻苦。

早在20世纪40年代,郑江萍就开始文学创作。起初,写战地剧,写于1945年春的《增城新生》,可算是他的处女剧作。写于1949年的《马骝精》则是他40年代的代表作,小说生动地再现了游击队战斗生活的场景,讲述了一个农村野孩子变成战斗英雄的故事,塑造了一个游击战士成长的性格,当时,被认为是直接表现华南农村革命武装斗争的第一本小说。50年代,他写了《欧秀妹》、《何老懵》、《取枪记》等几本中、短篇小说出版。尤其是《取枪记》,描写了一个游击队的小战士进城取枪,灵活机智地完成了任务,情节曲折而又紧张,适合青少年的口味,成为当时少年儿童的畅销书,全国发行近百万册,还有拉丁拼音的版本。1958年以后,他被迫封笔21年。1978年至198910年间,是他创作的高峰期,共写了《刘黑仔》(1978年)、《港九枪声》(1979年)、《何直教授》(1985年)、《长路》(1987年)等4本中长篇小说出版。他还写了《高山红叶》、《短枪队长》(又名《过江龙》)、《黎明曲》、《幻宝记》等4个大型剧本,交由省专业剧团演出,均获剧目奖和剧本奖。他还写了大量诗歌、散文和论文,在多家大型报刊发表。

郑江萍的文学成就主要是小说。他的小说主要有战争题材和现实题材两种。以战争为题材的小说,主要有《马骝精》、《取枪记》、《港九枪声》、                                                                                                                                                                                                                                             《恩与仇》、《刘黑仔》、《佛仔》等;以现实为题材的小说,主要有《长路》、《何直教授》、《欧秀妹》、《何老懵》等。

郑江萍注意到,文学是人学。他的小说无论是战争题材,还是现实题材,都以刻画人物为主,描写人的所作所为,展现人的性格,叙述人的悲欢离合,安排人的命运,甚至书名也多用主人公的姓名,或者跟主人公的姓名(包括绰号)相关。郑江萍还注意到,“人以事显,事在人为”。他写人的时候,总要安排一定的事情给笔下的人物去做,而且让他们做得合乎自己的性格发展逻辑。例如,作家把自己亲历的高堡战斗利用棉被簸萁作为盾牌的事,安排给马骝精(《 马骝精》的主人公)做,是考虑到马骝精的身材较小,性格活泼好动,又有深仇大恨,必定敢于拼搏、勇往直前。人们看到马骝精在关键时刻完成任务,也就相信他的为人业已成熟,不愧是个战斗英雄。         

《长路》是郑江萍在任清远县委副书记时创作反映清远改革开放为背景原型的一部长篇小说,是他“对人生体味的总结”,可认为是他的代表作。小说以农村改革为题材,选择了一个半山半水的区县为背景,揭示了农村改革初期的矛盾和斗争,指出“大锅饭”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作品塑造了两个不同类型的党的干部形象,一个是官复原职的地委书记陈贯一,一个是新提拔的县委书记高峻。陈贯一“文革”以前,担任过县委书记和地委书记。他与许多县委书记级以上的领导干部一样,是民主革命阶段培养出来的,有过战争的考验,同时又是极左路线的受害者。但他官复原职之后,错误地接受教训,以为自己一贯正确,拒不接受新鲜事物。在汹涌澎湃的时代浪潮中,他一时拐不过弯,感到失落,患了“肠梗阻”症,成为改革开放的绊脚石。高峻是新提拔的县委书记,年青有为,实实在在工作,诚诚恳恳待人,拥护改革开放,敢想敢干,敢作敢为,努力带领全县干部群众奔小康,是社会主义建设的领头人。在他的身上,闪烁出一种真正共产党员的光芒。这两个人物形象塑造的成功,是作家到清远县挂职县委副书记3年的硕果。用作家的话说:这3年,他一头“钻进农村干部林去观察,体验上上下下的人物形象。”小说运用现实这主义方法,素材从生活中来,笔头所写出的人物、事件,都是有根有据的,只是对原始生活的真实作一定程度的提炼、升华,因而,在艺术上能收到真实的效果。

中篇小说《何直教授》可以看作是郑江萍的又一部力作。小说的主人公何直,早年留学美国,获得了博士学位,成为名闻国外的植保专家。可他放弃了能在纽约大学当教授的机会,与在美国长大将可获得博士学位的华侨女儿、他的新婚妻子柳丽丝,一同回到共产党执政的祖国来,任南方植物学院柑桔病害研究所所长、教授,正当他不知劳累地工作、发现“黄龙病”、并提出防治方案时,他被错划为极右分子,押到农村监督劳动。从此,他和他一家遭受着苦难。尽管如此,他没有放弃对果林的研究。直至粉碎“四人帮”,他才得以彻底平反。这是一篇教授的颂歌。小说真实地描述了一位中国学者二十多年的特殊的生活经历,是一幅曲折、痛苦、难以想象的知识分子的生活写照。何直和他的妻子遭受的厄运,是中国知识分子悲剧命运的组成部分。这幅图景,揭示出这样一个主题:不消除社会上的病毒,柑桔的“黄龙病”就难以消除。这个社会病毒,就是“左”的流毒、“左”的思想。小说不仅主题具有重要社会意义,而且故事的编排,人物的刻画,语言的洗练,都堪称佳作。

 

 

第三节  梵杨的小说

 

梵杨(1930—),原名梁铭纲。广东四会人,从事文学编辑工作,先后任职于中国作家协会广东分会、广东人民出版社、广东省文联等单位。上世纪抗战时他在连南三江儿童教养院读书,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他长期在连山工作,六十年代初,他挂职连南瑶区50年的业余创作生涯,共发表长篇小说1部,中、短篇小说27篇;诗歌232首;散文56篇;文艺评论93篇,约200万字。取得如此丰硕的创作成果,除了他个人的勤奋之外,就是他有两个坚实的创作生活基地:一个是山上的清远瑶寨,另一个是水边的珠江三角洲。他的作品也主要是写连南连山瑶寨的生活、斗争与变化。描写瑶寨的代表作有:小说方面,长篇《瑶家寨》、中短篇《瑶寨三月三》、《映山红》、《旅伴》、《天长路远梦魂飞》等;诗歌方面,长诗《不落的星辰》、短诗《短笛》(三首)、《重逢》等;散文方面,《瑶区散记》、《瑶山猎猴》、《瑶家人》、《奇人怪事》等。如果要概括梵杨与瑶区的关系,可以用三个字:早(建国初期的50年代),长(近10年),多(作品多)。

综述梵杨描写清远瑶寨的小说有以下特色:

(一)   一张瑶胞生活的真实图。

梵杨是最早运用现实主义创作,又吸收浪漫主义营养,比较系统地描绘和表现瑶族同

胞的生活与斗争精神的作家。如果说他的长篇叙事诗《不落的星辰》,是描写二十世纪上半叶瑶山人家战白军、打鬼子的英雄事迹的话,那么他的小说《瑶家寨》、《瑶寨三月三》、《映山红》、《旅伴》等,则是描写二十世纪下半叶连南瑶山人家建设新生活的光辉业绩。他们延续和发扬了先辈们斗争精神,从而把瑶胞古老原始的粗豪、武勇精神,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英雄主义精神,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的革命豪情连结起来,熔铸成不畏险阻、不怕困难的典型的瑶胞新品格,形成了英雄谱系。梵杨小说中的人物,有从旧社会过来,苦大仇深,对新社会无限热爱的人们,他们成了新生活的建设者、组织者、同时又是领导者,如《瑶家寨》的房坚沛,《映山红》的秀娌萍等;有出生在新社会,朝气蓬勃、积极向上的建设新生活的接班人,如《瑶家寨》的洛高妹、罗古烈等。无论是老一辈,还是新一代,或者反映在血泪史上,或者表现在矛盾与斗争,或者揭示出思想意识的变化,都真实地再现了瑶山人家的过去和现在的生活变迁。真实——富于梵杨小说的艺术生命。

(二)   一卷瑶寨人家的性格图。

梵杨在以描写瑶家为题材的小说中,塑造了许多富有瑶胞个性的人物形象。《瑶山寨》

的主人公房坚沛是全寨的顶梁柱。他生在旧社会,出身贫穷,苦大仇深。作为党的书记,他斗争坚决,公而忘私,舍己为人,坚持原则,明辨是非,眼光远大,遇事清醒,有胆有识,生产技能全面;作为寨的领头人,他又极富个性,善良、朴实、深沉、坚毅、剽悍、勇敢、倔强,能歌善舞。尤其是他有超群的力——挑担的耐力,打钎的超常力,伏虎的智勇力。他成了一种力的载体,这是他特有的个性。瑶胞都把对力的崇拜看作是对勇士的崇拜、英雄的崇拜。房坚沛就是瑶胞心目中的勇士和英雄。《映山红》的主人公秀娌萍也是一个很有个性的瑶家女子。她经历过“白毛女”式的生活,具有敢于反抗、敢于斗争的传统性格。共产党解放瑶山后,她成了瑶山的第一代大学生,建设新瑶寨的有文化科学知识的新型的领导者。她热爱科学,喜欢钻研,处事干练,性格开朗、泼辣、爽脆、敏捷。在她的身上,表现了瑶家孤女的成长过程和闪耀着民族性格的光彩。《瑶家寨》中的洛高妹则是瑶山年青一代的代表。小说对她的丰富的内心世界和性格特点也作了生动、感人的揭示。

(三)一幅瑶山民族的风情画。

构成梵杨瑶寨题材小说中瑶族风情画的色彩和光斑因素,主要有三个方面:首先是瑶

山自然风光的描绘。在作家的笔下,一方面是,险峻的峰峦,刀削的峭壁,倾斜欲塌底石崖,连绵起伏的岗丘,高入云天的山尖……还有作家多次写到的啸风的鹰,翱翔的鹰。组成了高亢而雄浑的气魄,与瑶家人的粗犷、坚韧的性格,多么协调和统一。另一方面是,薄雾淡蓝淡蓝的秋夜,寨头村尾那墨蓝的暗影,千奇百怪的溶洞,单调淳朴的瀑音……组成了淡雅的村寨风光与奇妙的高山大峒混合的情调,无不含蓄地道出瑶家人古朴安宁的生活,以及温顺柔情的性格另面;其次是瑶寨村落景物的描写。一方面是,垌边的草泥杉木屋,鸬鹚竹筏,从岩上伸入屋里水缸的竹水管,陶窑似的瑶寨,白石砌的街巷,还有那园篱,柴寮,谷仓,草垛。另一方面是,各家各户散发出的饭味、酒香,村头巷尾传出的鸡鸣狗吠,还有那或明或暗的桐油灯及掺杂着山花气息的街巷……组成了淡雅而宁静的田园风味,与剽悍雄奇的性格渗透,流动着一种独特的情调;再其次是瑶家民风民俗的描述。作家在小说中,真实地展示了瑶族的社会风习,即把瑶族的特定的风俗习惯、典章制度、婚姻伦理展现出来。诸如瑶寨“三月三”节的描写(《瑶寨三月三》),并渗进时代的新意,呈现出健康和绚丽的一面。瑶胞奇特的恋爱方式的描写(《瑶家寨》),并赋予别一番意味。还有瑶山墟日的描写,显示了时代的生活气息和历史的巨大变革。梵杨也没回避愚昧、野蛮、残忍等社会风习的描写。让人们看到这幅图画的层次感和历史纵深感,从而感觉它的真实性。

 

 

第四节   关照禧、龚政宇的小说

 

    一、关照禧的小说

关照禧(19221992),生于广东省连县(今为连州市)。中山大学毕业。抗日战争时期,积极参加家乡的抗日救亡活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地下革命活动期间,写了《戚老爷解甲归田》、《在漫漫的长夜里》等小说、诗歌作品,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假抗日、真投降的阴谋。解放战争时期,出版了新诗集《走出了梦之谷》。建国初期,转入文教部门,历任连州中学副校长、连县文联主席、宾于诗社社长等职。主要做了三件事:一是创作反帝题材的章回小说《火烧洋楼》和历史题材小说《刘瞻上疏》等有影响的作品。出版了唱本《欧秀妹义擒匪夫》;二是以“文联”名义,创办《巾峰文艺》杂志,亲任主编,培养业余作者;三是一如既往热衷于群众戏剧活动,既当演员,又当导演,还当辅导员。1957年以后,由于极“左”路线干扰,他累遭厄运。粉碎“四人帮”后,他仍坚持写作,陆续在省级报刊发表《山长水远》、《无花果树赞》、《连阳大石桥》、《歌声》、《小红灯》、《古亭青山燕喜飞》等小说、诗歌、散文作品,并先后加入广东省作家协会和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19924月去世。

关照禧的主要职业是教书,创作是他的业余。他利用有限的业余时间,创作了许多小说、诗歌、散文等, 共50多万字,从中选了20多万字编入《余妍集》(由中华文化出版社于20014月出版),其中小说3篇,散文和故事24篇,散文诗和诗词28首。这是他一生的精华。

关照禧的3篇小说是《刘瞻上疏》、《竹马腾云》和《火烧洋楼》,均为历史题材。《刘瞻上疏》是他的代表作,先发表于《作品》19837月号上,2001年入选《连州古今文学作品选》,并更名为《山长水远》。小说主人公刘瞻是晚唐懿宗皇帝时期的名相(连州人)。懿宗皇帝爱女同昌公主病死,皇帝居然残酷地把乳母和服侍公主的宫女作陪葬,还杀了医官们,刘瞻对这种惨无人道恶行,极为不满,愤而进谏,在朝廷上痛斥路岩(皇帝宠臣)派,得罪了皇帝,被贬到岭南。小说歌颂了刘瞻的正直,为主持公道而把生死置之度外、把官位等闲视之。《火烧洋楼》是一部章回体小说,可惜没有写完,写到第八回,作者就去世了,只留下11万字的文稿。故事发生在19世纪末,连州城来了两个美国传教士麻衣士和皮约翰,他们认为连城是块胜景宝地,便决定留下来,开始买地建房,遭到村民反对,他们就收买地保,强行占地,与村民多次发生冲突,他们还抓了地的主人孔火龙坐牢。后来,洋楼虽然豪华地建起来,但是,更加激怒了村民们,众人编歌咒骂,写对联讽刺,还准备放火烧洋楼。这是清远地区比较早的一部以反帝为题材的小说,写出了中国人的骨气和民族精神。情节比较复杂,语言比较流畅。《竹马腾云》则是一篇富有神话色彩的小说。主人公邵廷娟是南汉国的一员大将,开疆拓土,立下汗马功劳。可是,国王残暴、多疑又愚蠢。邵廷娟为了避免国王陷害,他从神人中学会控日术、竹马腾云术等,尽管如此,国王还是赐他自尽。

关照禧的小说爱憎分明,冲突尖锐,情节波澜,语言通顺。

 

 

                  二、 龚政宇的小说

 

龚政宇(1941—),广东省连州龙潭镇人,大专文化。放过牛,耕过田,教过书,演过戏,写过新闻报道,主编过文艺杂志和综合小报,阅历丰富。现为连南县“文联”主席,清远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清远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戏剧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民族研究会会员、广东省民俗研究会会员。中国民族戏剧家协会会员。

龚政宇的文学起步,是从写故事、小说开始的。1971年,刚复刊的《南方日报》就发表了他的第一篇小说《新鲜血液》。接着,广东人民出版社又发表了他的中篇《卡基寨风雨》和短篇《斗歌台》等。从此,他一发而不可收,写了不少小说、故事,在省市报刊发表。

清远建市前,龚政宇发表过的小说主要有:《新鲜血液》、《卡基寨风雨》、《瑶山红梅》、《咂孔庙的故事》、《连心坝》、《斗歌台》等。

《新鲜血液》可看作是龚政宇在建市前的代表作,它除了在《南方日报》发表外,还被收入由新疆人民出版社1972年出版的《新鲜血液》一书,后又被收入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铁姑娘》一书。小说的主人公方岩梅是一位新提拔的农村党支部书记,她立场坚定、旗帜鲜明、热情肯干、年青有为。她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广泛联系群众,很快把大伙团结在一起,与她一条心,支持她开展工作;第二件事,组织群众批斗地主的造谣惑众,提高觉悟,激发生产热情;第三件事,带领大家开田种稻,“以粮为纲”,生产丰收。三件事取得成功,进一步树立了方岩梅的威信,表现了党的新鲜血液的主题。小说发表在特殊的年代,难免有“极左”的东西,诸如抓阶级斗争等。《卡基寨风雨》的主人公盘锣古松,卡基寨的人们都叫他古松公爹。解放前,开始给瑶长歪角吊公做长工,瑶长陷害他,一怒之下,打死瑶长,逃到广西,给董山霸打工,又受尽苦难。解放后,回到山寨,翻身做主人,事事带头,很受寨里人尊敬。当潜伏在寨里的董山霸的儿子勾结歪角二搞破坏活动时,他能识别阶级敌人的阴谋,以高度的阶级斗争觉悟,和全寨群众一起,粉碎了敌人的破坏阴谋。《瑶山红梅》等其他几篇都多是写阶级斗争内容的。这是受到当时社会主调的影响。不过,可以看出作者的创作水平。

龚政宇的小说,故事性比较强,情节比较曲折,结构时有波澜,人物也有性格,形象比较生动,语言通顺。

 

                 

第五节  陈云清、陈钦然、尹仁竟的小说

 

一、陈云清的小说

陈云清(19441997),男,广东省罗定市人,中共党员。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1968年至1984年在连山县工作,曾任中共连山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等职。后调广东电视台工作,任《广东电视周报》和《广东电视周刊》主编。

    陈云清从小热爱文学,高考时,毅然报考中文系。大学期间,专门接受语言文学课程的教育,广泛阅读了中外文学名著,对文学创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大学时就在《作品发表文学评论,毕业后,分配到连山工作。他扎根基层,深入生活。这里既是他锻炼成长的地方,也是他获取创作源泉的基地。他在连山工作期间,一方面努力干好党的工作,一方面开始了创作实践。从1971年起,至1977年止,几年间,他在省级报刊发表了《赤脚书记》、《老干劲》、《夜访》等较有分量的小说,影响颇大。他还在全国大的报刊发表过一批散文。当时,著名作家陈国凯称赞他为“响当当的作者”。著名作家、评论家萧殷也很关注他的创作发展。

《赤脚书记》是陈云清的成名作,也是他的代表作。最初发表在《广东文艺》,署名连珊,后入选多种选本,其中最有影响的是被选入人民文学出版社为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三十周年而编辑出版的《全国短篇小说选》。小说的故事发生在粤北山区向阳公社前进大队。一天早晨,在公社蹲点的县委书记高洪来找新当选的大队党支部副书记铁明,想了解他挑担子情况,两人正好在路上碰着,谈论起做群众贴心人的话题,高书记的诚恳自责,深深触动了年青的铁明。特别是他俩来到田间,看见高书记对群众的和蔼可亲,与群众的亲密无间,听到高书记与卫生员小秀的融洽谈话,知道高书记对连阳大伯的了解,尤其是收工后,在连阳大伯家,高书记又是挑水,又是征求意见,又是写体会,又是记调查……所有这一切,更加深了铁明对“贴心”二字的理解。书记的思想境界,书记的革命精神,激励着铁明,书记用学习毛主席著作的体会来教育年青的一代干部,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关心群众,向群众学习。铁明都记在心里,暗下决心,做群众的贴心人。小说的故事取材自文化大革命时期,作品又写于并发表于文化大革命期间,难免有“农业学大寨”、“抓革命、促生产”、“狠批……先验论”之类的时代流行语。但通篇的难能可贵处,并没有歌颂文化大革命,甚至没有出现一个文化大革命的字眼,而是歌颂我们党的领导干部怎样深入农村基层,与农民打成一片。小说的意义是歌颂党的群众路线。群众是我们党赖以生存的基础,党群关系、干群关系是我们党生存的依据,群众路线是我们党的生命线。深入基层,与群众打成一片,做群众的贴心人,这是每一个党的干部、尤其是党的领导干部必须做到的。立党为民,以民为本,这就是小说描写的真正价值和意义。小说的艺术处理也很有特色。故事情节并不复杂,基本按时间顺序描写农村一天从早晨出工到下午收工回到连阳大伯家的劳动生活,没有什么特别。但由于作者善于选择场面,选择了路上相遇拉开“贴心”话题、田间劳动“贴心”场景和连阳大伯家“贴心”表现等三个场面,生动具体地描写了高洪的“赤脚书记”的表现,令人信服。三个场面的串连,像一挂珍珠项链,带在“贴心人”颈上,闪闪发光。作者朴实无华的文笔,与作品简单的情节结构相配得十分自然、谐调。假如学“毛著”的语言再少一点,也许会更好些。

    《老干劲》是作者又一篇力作,写的是一个农村基层干部带领群众改造农村落

后面貌的故事。人物形象鲜明,性格突出。

 

二、陈钦然的小说

    陈钦然(1941—),又名陈欣然,广东省汕头人,1963年起在连州工作了20多年,历任公安干警、保卫干事、车间主任、经理、总经理、党委书记、连县文联专干等职。1984年加入广东省作家协会,1989年受聘任广东省文学讲习所副所长,1999年任广东省作家协会《作品》杂志社专职副社长,兼任韶关市、清远市作协副主席。现任《人生》编委会主任。1981年起,在《作品》、《羊城晚报》、《广州日报》等刊物上发表文学作品约100万字,25万字长篇报告文学集《长江之歌》已由广州出版社出版。

陈钦然的小说创作有长篇一部《血铸的问号》(15万字),中篇一部《侠女恩仇记》,短篇如《鹧鸪声声》、《“黑旋风”磨刀》、《余量姑娘》、《硬度》、《为何睡不着》、《白衣仙子与三号目标》、《第三个枪眼》、《荒唐班车》等十六、七篇。

陈钦然小说的代表作当是《“黑旋风”磨刀》,发表于1981128《羊城晚报》副刊“花地”上,发表在省级报刊的第二个短篇。1990年被收编入《萌芽》中,2001年又被收编进由广州出版社出版的《连州古今文学作品选》一书中。小说讲述主人公龙角坑三种植杉树三起三落的故事:外号叫“黑旋风”的龙角坑三,是瑶族人,住在青芒寨,靠山养山吃山,山寨民主改革时期,他高兴地种植了两百株杉树。可是,到了极左年代,被充了公。他不甘心,第二年,跑到离寨很远的天鹅岭暗地里又种了三百株杉树。工作队知道后,要来割资本主义“尾巴”,他虽然用铁夹等办法阻拦过,但都无效,还是被充了公。“虎死不变形”,他再第三次种了两百株,这一次迎来了中央的惠民政策,他终于领到林权证。小说弘扬了主旋律,艺术地批判了极左思潮对农民的坑害,歌颂了党的惠民政策。小说的人物性格也很鲜明,龙角坑三的“黑旋风”性格很突出,作品集中地刻画了他的“虎死不变形”的个性:他第一次遭到打击(砍树),但不气馁,“硬是爬过”三座大山,“跑到”天鹅岭第二次种树;又遭到打击(砍树),他还是“执迷不悟”去第三次种树。这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顽强性格,很能代表瑶家人的性格。小说虽然只有3000来字,但故事情节的安排还是比较曲折的,一波三折,推动着情节的发展,中间还穿插了主人公用铁夹阻拦砍树而误伤了工作队员的脚,他后悔地把伤者背回家治疗,并上望天崖采药的小故事。因而,使全篇小说故事性比较强。小说的语言也颇富瑶山特色,如形容百折不挠的性格,用“虎死不变形”;形容坚定的信念,用“高山离不开地心,鸟儿舍不得树林,我不信瑶人种不成参天树”;形容说实话,用“山里人莫说海话淹人”等。这些语言都是瑶家山寨人的口气。形象生动,很有特色。

 

三、尹仁竟的小说

    尹仁竟(1954—),生于广东省连山县。曾任过中小学教师,县文化馆创作员,县委调研室副主任,镇委书记,县文化局副局长,现任连山县文联主席,清远市作家协会理事。系广东省作家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民俗研究会会员等。曾主编出版过多种歌曲艺术类的书籍。

    尹仁竟的文学创作主要是小说、散文和歌词,收入他的《山情——尹仁竟小说散文集》中的小说就有30篇。比较有代表性的,如《卖鸡》(发表于《南方日报》198649日)、《改灶》(发表于《南方日报》1987224日)、《山路,又撒满笑声》、《村井》、《选代表》、《选举》、《都是雕像的错》、《松林之泪》、《喇叭手》等。

尹仁竟的小说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土色土香。尹仁竟总是把灵感的触角很自然地伸进普通农民的日常生活的土层中,敏感地发掘时代风云给农民带来的思想感情的变化。在他的小说中,一切是如此的真切、自然,处处散发出农村特有的诱人的泥土芳香。具体表现在:取材“土”,写本地农村的事,如《改灶》写改造山寨传统的然而落后的“坐地灶”的事。《村井》写因井名而引出的迷信与反迷信的故事等;写人“土”,都是写本地山寨的人,写他们的举动、神情、心理和语言,如对《山地,又撒满笑声》中的杜纪的心理描写。写法“土”,很少有静态的工笔肖像,重人的行动,重讲故事,以人的行动,推动故事发展。这是我国小说的传统手法。那怕是500来字的《赏糖》,也讲清了故事情节;语言“土”,他的小说的人物所讲的话,全是日常口头语,质朴、明白。

(二)幽默善讽。尹仁竟长期生活在农民中间,既了解农民的美德,也了解农民的劣根性,他认为农村的实际问题,莫过于农民因袭的各种精神负担而成为前进的沉重包袱,所以,他在小说中用了不少篇章去劝讽他们去掉身上的劣根性,用爽朗的笑声去轰毁农民的旧意识,如《山路,又撒满笑声》中的杜纪,用谐音起名,以及杜纪对李大夹到狐狸又被跑走后的心理变化,把杜纪的妒忌心态讽刺得淋漓尽致,惟妙惟肖,笔墨幽默而又善意。又如《选代表》,当出席市的先进工作者的代表选不下去的时候,A局长挖空心思地安排吃西瓜的情节,真使人带泪而笑,把局长们尤其是A局长想当代表的心情,嘲讽可谓入木三分。再如对《改灶》中的张继的保守、傲气,以及从不服气到服气的描写,也很有幽默意味。

(三)短小精悍。尹仁竟的30篇小说,除了《喇叭手》、《松林之泪》等少数几篇较长之外,其余都很短,多在两千字之内,短至500来字,如《赏糖》、《一上一落》等。虽然短,但它们都能把一个个故事讲清楚。这种小故事很适合农村的农民阅读。

    尹仁竟的小说很有点像山西“山药蛋”派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