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标题

内容

广东作家网 >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学评论 > 廖红球在网络文学研讨会上的讲话

廖红球在网络文学研讨会上的讲话

更新时间:2010-05-21 来源:本站原创

 

  

2010521

 

 

 

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党组书记 廖红球

 

 

 

各位作家、评论家,同志们,朋友们:

 

由中国作家协会、广东省作家协会联合主办的“回顾与展望——中国网络文学研讨会”今天在这里举行。我谨代表广东省作家协会对出席会议的各位专家、学者、作家、评论家朋友们表示诚挚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网络文学是社会发展、科技进步和文化创新的时代产物。在世纪之交的中国,凭借网络的迅速普及,文学走上了信息的快车道,聚集了庞大的创作队伍,推出了数量惊人的作品,掀起了持续升温的全民创作热潮,可以说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回归,堪称文学生产力的一次大解放。网络文学以更快的速度、更广的范围增加文学作品的覆盖面和受众群,也正以更新的手法、更强的冲劲扩大文学在社会生活中的吸引力和影响力,在世界文学发展史上烙下了独具中国特色的网络印记。

 

“江湖夜雨十年灯”,网络文学从肇始发端到发展壮大,见证了改革开放经济社会开明进步的文明成果,也超越单一的文学现象自身成为广泛的社会变革的有机部分,成为新世纪民族文化新的标志形态之一,彰显出了巨大的潜力,值得引起不断的关注和深入的研究。

 

其一,网络文学带来了传播的革命。从结绳、刻契到岩画雕塑,自古以来人们记事的方法绝非一成不变的,从甲骨文、钟鼎文、金文到汉简等,文字的载体也总是与时俱进不断更新换代的。计算机作为20世纪最重要的科学发明之一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互联网的延伸又使世界真正变成了地球村,文字、文学与两者的结合,创造了参与、分享和互动的新局面。网络成就了信息从“强迫阅读”向“自主阅读”的转变,信息传播从单纯的“读”向“写”和“共同建设”发展,突出体现了开放、参与、体验的理念,阅读趋势正呈现数字化、多元化、个性化三大特点。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新的文化产业链的开端产品,网络文学更具可塑性、开放性和延展性,实现了文学价值的最大化。网络文学作品除了见诸于书籍之外,还衍生出诸如电视、电影、电子游戏和动漫等其他样式的文化产品,正迅速向大众日常生活渗透,其发挥的作用不可等闲视之。

 

其二,网络文学影响了创作的格局。传统写作长期以来形成了一定的体制、范式和惯例,而网络的出现则提供了一个无限宽阔、自由出入的天地,这里既是展示才华的大舞台,也是厉兵秣马的操练场,文学载体的推陈出新改变了创作的格局,走向文学的道路变得更加宽阔和多样。这种由“键盘”和“指头”敲打出的民间文学,形成了“集体写作”的话语特征,以平民化书写方式实现认知交流、思想交流、情感交流、生活方式、话语方式以及人生经验交流。也许并非人人都想当作家,写作可能只是表明自我存在的一种话语方式,网络也只是宣泄与倾诉内心、表达与张扬个性的自由空间,但是,这些“我手写我心”的自发创作行为正逐步形成“全民参与写作”的状态,网络文学的平民化互动模式产生巨大能量,所表现出的集体力量远远超出了个体力量,某种程度上也为文学的突破积累了基础。

 

其三,网络文学推动了文化的建设。一方面,伴随着社会生活的变化,网络文学创作思维方式与审美习惯迅速调整,在具体的创作实践中通过不断尝试,产生了一些有别于传统文学的新的表现形式和手段,其中类型化作品分类就包括:玄幻奇幻类、架空历史类、穿越类、武侠仙侠类、灵异惊悚类、军事类、游戏类、竞技类和科幻类等,不可否认,相当部分的作品洋溢着创新、探索精神,充满想象力、创造力,内容与形式各具特色,与传统文学一道,形成了功能互补、覆盖广泛的文学创作新形态。另一方面,网络的开放性和低成本性,带动了大众参与文化建设的自主性,网络文学展现出一种与精英阶层“主流文化”不同质的“亚文化”,如果能发挥其正面作用,这对提高民族文化素养是具有积极意义的。

 

“各领风骚数百年”,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在历史的各阶段都曾经成为文学的“代名词”。当今处于信息传媒时代,中华民族正在走伟大的复兴之路,文化也在经历着巨大的变革,网络在塑造民族形象和传播民族文化中潜力无限,文学在提升文化软实力方面更是占有重要地位,因此而言,网络文学大有可为。近十年网络文学高歌猛进的发展态势,令人相信其前景不可估量,在新世纪必将迎来新的高峰。

 

一要提升艺术创造的高度。科技可以成为推动文学变革的手段,却不应该成为弱化人文精神的工具,也不应该成为削减艺术美感的挡箭牌。适应社会大众精神文化多层次、多方面、多样性的新特点,适应审美情趣、欣赏习惯的新需求,适应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新变化,以网络文学为代表的文学创作大力推进文学内容和形式的创新,这是有目共睹的。但是不能忽略,文学的吸引力和感染力并不只是来自于题材体裁、风格手法的极大丰富,很大程度上还得益于艺术创造上取得的成功。网络文学的实践提出了文学的观念更新的问题,由观念更新推进理论创新,那么,如何相应建立一个网络文学的审美评价标准和批评标准,这是十分值得探讨的新课题。清代顾炎武说:“文之不可绝于天地间者,曰明道也,纪政事也,察民隐也,乐道人之善也。”不管网络文学跟传统文学在创作手段、存在方式、功能模式、价值取向和社会影响力等诸多方面是否迥异,文学的人文本位和审美本性仍然是值得坚守和拓展的。

 

二要挖掘思想内涵的深度。以斯拉·庞德说:“重要的不是思想,而是思想的深度。”无庸讳言,现在有的网络文学存在脱离生活、粗糙浅薄、怪异离奇等特征,创作类型化的问题也比较严重,片面追求速度和快感,推崇轻松,躲避崇高,甚至为点击率迎合种种低俗趣味。文学之所以成为文学,在于思想的提炼和艺术的价值,倘若文学流为电脑游戏或动漫的文字版,其存在意义就值得存疑了。“出身”不能定“终身”,作品的题材选取不是文学价值的决定因素,综观古今中外,科幻、玄幻、魔幻类作品历来不乏经典之作,在文学史上占据昭然地位,并不止于娱乐至上,也有情感之升华,制造阅读愉悦的同时也带来心灵的震撼。不少优秀的著作,探讨人类经验,表现生态危机,揭示生存困境,扬善惩恶,激浊扬清,既带来深刻反思,亦传播美好憧憬,与天马行空、奇思妙想相对应的,是对艺术境界的千锤百炼、探索创新,文字在构筑虚幻世界的过程无疑也是在构筑精神的另一个家园。网络文学势必会催生出文学艺术殿堂的瑰宝,这定然还是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俱佳的作品。

 

三要刷新创作群体的亮度。网络文学兴旺发达的一个标志就是产生一大批优秀的作家,群体闪亮就能照亮前进的征程。一方面,网络的发达,实现了创作者和读者的互动零时差,在线交流的即时性突破了过往的时空限制,两者的关系更为密切,相互影响更为直接。另一方面,创作者、网站、出版机构之间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价值链,有市场潜力的作品受到强力追捧,走势强劲的作家甚至也登上了各类富豪排行榜。网络文学对某些作家而言也许成为“掘金场”,但它肯定同时也是一块“试金石”。网络作家是靠财富精装,还是靠人品立身,靠作品说话?每个文学时代都造就了一批灿若星河的名家大家,那些受到社会公众尊重的作家并不仅仅是一个站在文字背后的人,他们被视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践行的是人品重于文品,立德先于立言。时代的变迁,使作家的劳动价值得到更大的物质和财富的保障,这是十分可喜的事情。网络文学时代作家的亮点,不只是财富的金光闪闪,还有因为人格修养、潜心创作散发出的魅力之光。事关网络文学发展方向、事关作家艺术道路的重大问题,相信有理想、有抱负、有责任感的作家都会作出理想的选择和回答。

 

文学是社会史,是生活史,是心灵史,观照天、地、人,关乎物质、精神、世相,载体并不决定其生存的意义和价值。进入新世纪,网络使文学的辐射无远弗届,促进传统纸媒创作和网络创作的交流与融合,是时代的召唤和历史的必然。在百舸争流的创作格局中,广东已经成为中国网络文学的重镇,一大批网络创作者以积极、活跃、富有生气的作品,不断绽放异彩,成为潜力无限的文学生力军。“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广东省作家协会今后将进一步加强对网络文学的关注,发掘、培养、扶掖网络文学创作人才,鼓励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创作,以文学的名义集结各路好手,携手并肩阔步迈往欣欣向荣的文学前程。